s 閱讀頁

第7章 以身相報(中)

麵前這個年輕人即便站在那裏不動,亦帶給人極為濃重的脅迫感,吳文軍直覺到一種危險,不敢絲毫掉以輕心,穩步逼上,鼻息咻咻,灰黃獠牙律律切動,氣勢獰暴,凶悍迫人。

  見他一意孤行,樸管事頓即躊躇,稍作考慮還是退到一旁,為了一個陌生的外來者強行與越南幫交惡未免不值。

  “韓浩。”顏絲衣大聲叫著。

  韓浩明白她的意思,歉然搖搖頭說:“絲衣,對不起,他雖然幫了你,不過他是一個外人,限於移民城的規定,這件事我不能插手,請恕我無能為力。”

  顏絲衣急得隻是跺足,姬絲更是被吳文軍的醜惡異變體驚嚇得簌簌發抖,擔心地看著遊子岩,卻見他隻是寂然佇立,神情淡定,便如亙嶽峻峰,無所畏亦無所懼。她緊張得似欲跳出胸腔的心髒頓時莫名安定下來,瑩瑩雙眸中盈滿了仰慕。

  聽到姓吳的家夥低吼戰化,遊子岩先是一訝,待看見他變異後的完全戰鬥體後,差點錯愕得笑出聲來。

  在基因覺悟者的兩種基本類型中,刺蝟屬倒是勉勉強強能算得上是戰鬥型,但是階段低成這樣,連頭部還未能脫離異變的完全戰鬥體遊子岩卻是極少遇上。要知道每個覺悟者從發育期進入成長期後,頭、臉部的角、牙之類原生攻擊器官便可以經由主體控製轉移至手臂或足部,以便攻擊時更為靈捷方便,亦能因之保持本體麵目出現。而這個刺蝟屬覺悟者連這一點都還沒能辦到,想來還未脫出發育期。年紀一大把了竟然還是發育期,簡直是覺悟者中的一個異類,也簡直是覺悟者中的一個恥辱。

  不過,即使是處在發育期,戰鬥力低下的基因覺悟者,對於肉體脆弱的普通人來講,亦是強橫到恐怖的存在。

  見年輕人象是嚇住了一般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吳文軍切動獠牙含糊不清地咻咻獰笑:“小子,現在知道害怕了嗎?已經太晚了。”

  遊子岩靜靜地看著他,眼神冷得象塊堅冰:“你確定要跟我動手?”

  所有人都感覺到不對頭,麵對一個基因覺悟者還能如此冷靜,通常隻有兩種人,不是傻得無畏就是實力強大得根本不將對手放在眼裏。

  吳文軍鼻息轉粗,咻咻厲吼,猛地撲上。

  陡然間,場上的氣氛突然起了變化,一股比冰更要寒上幾分的煞氣有若一道怒海狂潮,以遊子岩為中心,洶湧無倫地衝激開來,吳文軍勉力凝起的凶暴氣勢如烈日狂風下的輕薄紗霧,瞬間消散煙滅,無一絲遺存。

  每個人都感覺到這股殺氣象刀子般割裂著自己的肌膚,雙眼更是凜冽生疼,紛紛駭然失色。

  深入骨髓的寒意在瞬間席卷了吳文軍的身心,他心膽俱裂地狂吼一聲,毫無保留全力發出自己威力最大的一著殺技。

  “嗤嗤嗤嗤。”

  覆蓋在吳文軍手臂上的銳刺雨點般激射而去,象是重機槍膛口中激烈噴射出來的彈雨,嗤嗤尖嘯著撕扯開空氣,交錯密布成兩米方圓的巨大刺幕,仿佛一張死亡大網,將遊子岩的身影全數籠罩在內,無處可以遁逃。

  威力如此之強的高度密集攻擊讓旁觀者動容不已,都在想,以後若是自己與戰化後的吳文軍作戰,絕不能讓他在近距離正麵自己,否則隻怕難以幸免。

  姬絲失聲驚呼,嚇得不自禁地死死閉上眼睛。

  遊子岩眸光一閃,亦微有些驚異這個低階覺悟者的一擊能擁有如此迅猛的聲勢,不過,這種攻擊的架勢雖然唬人,但因為攻擊麵積過於分散,其內質強度卻是差得太遠,僅是一個虛有其表的花架子而已,對他造成威脅的不值一提。

  遊子岩平地急掠而起,如強力駑弓射出的一支巨型箭矢,直衝入刺網中,揮拳擊出。

  刹那間氣浪狂湧,象是一道排天巨浪濤至,那些看似無堅不摧的銳刺紛紛倒折飛彈,無一能近到遊子岩身前。

  一眨眼的工夫遊子岩已經破開刺網,急掠至吳文軍跟前,左腿似一柄開天巨斧般狂烈劈下。

  吳文軍慘叫,如一株轟然折斷的枯樹,應腿栽倒,口中鮮血狂噴,灰黃獠牙給染得血紅。

  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就跟幼童與成人相角一般不成比例,戰鬥甫一開始便即結束。

  一片靜默,或遠或近觀看這幕打鬥的人群無一人出聲。

  緊閉著眼的姬絲感覺到身邊突然安靜了許多,空氣象是給什麽稠滯住了,氣氛十分怪異。她小心地睜開雙眸,差點歡呼起來,心目中的英雄竟然奇跡般地安然無恙,而罪有應得的壞蛋則躺在地上象條死狗。姬絲覺得這一刻簡直是激動人心,極是後悔自己錯過了最精彩的一幕。

  韓浩英俊麵龐上不可抑製地露出極度震驚的神色。移民城創建以來,各國幫派彼此的明爭暗鬥從來就無有休止,對相互之間的綜合實力底細高低都了解得七七八八。吳文軍雖然隻是越南幫中一個負責外務的高級管事,戰鬥力不算突出,但也畢竟是一個肉體力量均遠超常人的基因覺悟者,就算身為戰鬥型虎屬覺悟者的自己也不見得能毫發無損地戰勝他,而這個陌生年輕人竟在瞬息間不費吹灰之力將之擊倒,這樣的身手實在強橫得堪稱恐怖。

  遊子岩沒有繼續痛下殺手要吳文軍的命,僅隻踏上一步,就象踩折一顆小草般將他的一條腿生生輾斷,漠然道:“你應當為自己慶幸,因為你是第一個被我放生的人,不過,你要記住,你的幸運永遠不會有下一次。”

  他的目光掃向邊上幾個呆若木雞的越南幫眾,冷冽、森寒,比利刃更要鋒利幾分,那個手執斫刀的家夥駭得手一抖,斫刀鐺啷掉落。

  吳文軍傷勢慘重,即便他肉體遠比普通人來得強悍,卻亦不堪遊子岩的悍厲一擊,一側肋骨起碼斷裂了好幾根,再被活活踩斷一條腿,痛苦得幾近生不如死,牽呲著獠牙,強撐著嘶聲痛嚎道:“小子,有種告訴我你是誰,越南幫絕不會放過你。”

  “嗯,相當有骨氣,也相當愚蠢。”遊子岩踩上他另一條腿的膝蓋骨,腳尖慢慢揉動,冷冷地道:“如果你是在警告我,那你成功了。”

  喀喇一聲之後,細小卻極刺耳的磨擦聲毛骨悚然地響起,就象無數細碎的沙粒被傾覆在玻璃上的聲音,沙沙沙地鑽進人的耳朵裏。

  根本用不著看,從吳文軍淒厲磣人的慘叫聲中便可聽出,他的膝蓋骨此時一定就如汽車輾過風幹的泥石一樣,被殘酷地輾成了粉末。

  這時連韓浩身後那兩個麵容嚴峻的男子亦不禁臉色發白,如此凶殘冷酷的家夥已經不是恐怖和可怕所能形容了。

  “太殘忍了,這個混蛋......。”顏絲衣低語,說不清是痛恨還是失望,或是別的什麽,仿佛覺得他又加劇破壞了自己心中的某個形象。

  姬絲美眸中充滿了仰慕與迷醉,喃喃自語:“意誌堅定冷酷得就象鋼鐵一樣,這才是真正有魅力的男人......。”

  遊子岩再踏住吳文軍的一條胳膊,平靜地說:“雖然我說過不殺你,不過既然你想報仇,那麽我也不能留給你這個機會,以後的餘生你隻能永遠在床上渡過。”

  極度的恐懼和痛苦使得吳文軍全身激烈地抖動起來,終於崩潰,醜臉急劇扭曲,絕望地流涕號叫:“不,不,我不想報仇,求你饒了我......。”

  “先生。”墮落女王的樸管事上前一步,此際他白淨的麵孔已是白得分外耀眼,鞠了一躬,微有些緊張地說道:“先生,請您遵守我們的規定,停止您的這種行為。”

  雖然如此心狠手辣的恐怖人物沒有人願意平白得罪,但如果樸管事不加以製止,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從而不可收拾的話,越南幫到時找不到當事凶手,必定會因此向韓國幫興師問罪,他絕對負不起這個責任。

  遊子岩側頭看看樸管事,對他剛才維護自己的舉動比較欣賞,覺得這個人還算不錯,不想讓他有違職守過於難做,微微沉吟了一下,點頭說:“好,隻要你能讓他答應忘了今天的事,忘記我這個人,我可以放過他。”

  本以為還要費一番周折的樸管事沒想到這個煞神會這麽好說話,心中一喜,又深深鞠了一個躬:“先生,非常感謝你的諒解與大度,謝謝您。”

  也不用樸管事再勸說,吳文軍已經拚盡殘力忍痛竭力求饒:“我一定會忘記今天的事,不,今天沒有發生任何事,我也從來沒有見過您,請您饒了我吧。”

  “很好,希望你能記住自己話。”遊子岩輕輕點點頭,什麽也不再說,出人意表地逕自離去,連眼角的餘光都未再在周遭的人身上掃過,仿佛當他們與透明的空氣毫無二致。

  這個凶橫冷厲得猶如魔神的家夥就這麽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