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8章 龍逸天涯

兩人的視線尖刀般撞擊在一起,互不相讓,展廳中似乎能聽見眼神交鋒的回響聲。空氣頓時緊張凝滯起來,如有一層無形的烏雲籠罩在展廳上空。

  凱瑟琳站在遊子岩身後,目光投注在他寬廣結實的肩膀上,默然不語。

  “你放心,我們並不是要抓捕你,畢竟是你解除了這次危機,所以我們也不會就這次恐怖事件追究你的責任和過去。”泰勒站出來說:“但是,你也應該協助配合我們作一些調查,讓我們能對上麵有一個妥善合理的交待。”

  “恐怕不隻是協助調查這麽簡單罷?”遊子岩望一眼目泛寒芒死盯著自己的史密斯,麵容漸轉森寒,冷冷道:“如何交待是你們的事,如果想把我留下就直說,不要找借口繞圈子,我討厭跟背信棄義虛偽無恥的小人打交道。”

  泰勒一張方方正正的橙紅蟹臉漲成了紅通通的猴子P股。

  “你以為自己還有拒絕的權利嗎?沒有了生化彈這張護身符,你什麽都不是。”史密斯一臉傲慢,以高高在上的姿態盛氣淩人地說:“美國是一個信守諾言的國家,我們不會出爾反爾對你進行製裁,但是也不可能允許你就此一走了之。作為一個極度危險人物,今後你必須在指定的地方和範圍內生活居住,所有的戶外活動也都必須先進行申請,得到許可之後,還要在我們的監管之下才能外出。隻要你老老實實,不惹任何麻煩,我們可以給你美國公民的身份,並且為你提供一份不錯的救濟金,保證你會過得很愉快。”

  “哦,原來你們不僅是寬宏大量的君子,還是樂於助人的慈善家,失敬了。也許我應該對你們的慷慨施舍表示感激。”遊子岩古怪地笑笑道:“不知道你們給我安排的居住地點在什麽地方,監獄?或是一間豪華的狗舍?”

  他的黑眸驟然冷厲,煞氣大熾,語氣輕淡,卻冰冷得象地獄中吹來的陣陣陰風:“你們想限製我的行動,剝奪我的人身自由嗎?很好,來砍下我的頭顱罷,你們會如願以償的。”

  冥戈鏘然低低清鳴,疾然昂首,悍厲至極的殺氣如洪水猛獸一般從遊子岩的身體中衝激而出,撲麵生寒。

  “戰化。”史密斯疾退,駭然狂喝。剛才旁觀遊子岩那一往無前的狂野攻擊手段時,他感到的還隻是震驚而已,現在正麵對上,這股凶悍絕倫的氣勢竟令他心中油生恐怖,不由自主避開。

  泰勒揮舞蟹臂,大喝撲上。

  “不要動手。”珍妮特突然衝到兩人中間,急叫道:“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他,他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

  遊子岩手中遊龍般躥起的冥戈硬生生滯住,正要喝叫她讓開,尖銳的破風聲猝然從他身後響起,一陣劇烈的痛楚立即傳遍全身。

  遊子岩厲吼,望前迅絕急掠,反手狂野劈出,冥戈疾如雷電,厲嘯著反向激飆而去。

  兩朵淒豔的血花飛濺。

  一朵屬於遊子岩。

  一朵屬於凱瑟琳。

  淒厲的慘叫聲中,凱瑟琳身形急彈而起,疾掠出窗外。

  意外的突變在一刹那間發生,大家一時都沒來得及作出反應。

  外圍布防的反恐部隊成員沒有得到命令,未發一槍一彈,眼睜睜望著在博物館外牆上如履平地般的凱瑟琳迅快攀落地麵,遁入下水道中消失不見。

  鮮血,從遊子岩左肩胛下泉水一般大量湧淌,鮮紅的肌肉可怖地向外翻卷,隱隱可見青色的筋絡和森森的白骨,再深入幾分,便是心髒位置。

  雖然受到幾近致命的創傷,遊子岩身形卻是挺得筆直,清俊的麵龐微顯蒼白,從眸底深處竄上來的火苗,是那種冷酷到極點的黑焰。神色卻很平靜,更如一座亙古不化的孤傲冰山,誰也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麽。

  死寂,凝固一般的死寂。

  每個人,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心髒突然間跳動得極為困難,象是給什麽在極力壓抑著一樣。

  這股令人窒息的龐然壓力,是有若實質,恐怖到極點的危險。受傷的野獸,通常才是最危險,最令人恐懼的,誰都不會懷疑,這短暫的平靜過後,必定會是驚天動地的毀滅性爆發。

  冥戈一分一分昂起,緩緩,卻決絕。寒氣逼人的刃麵上,那道遊動的幽冷青芒就象死神手中蓄勢待發的魔矢,所有人都不知不覺地屏住了呼吸,口幹舌躁地盯著它。

  “怎麽?”遊子岩森然道:“你們還在等我動手麽?好。”

  尖銳異嘯驟然炸響,一道青色閃電迸現。

  史密斯和泰勒悚然齊退一步,下意識結成攻守同盟。

  “請等等。”珍妮特突然又衝出來,張開手攔到遊子岩麵前。

  厲嘯與閃電霎時止歇,冥戈冰冷的刃鋒緊貼在珍妮特細膩嬌嫩的欣長粉頸上,清冷寒芒森然閃爍。可以想象,隻須微一用力,佳人優美動人的嬌軀必會無情地一分為二。

  強忍傷處那能撕裂神經,浸透到每一個細胞的巨痛,遊子岩緊皺起眉,冷喝道:“你這算什麽?真以為我不會對你下手嗎?”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才會讓你受傷。”珍妮特美眸中滿是內疚自責,懇求道:“我答應過要讓你自由離開的,請不要動手,再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履行承諾好嗎?”

  遊子岩久久凝視她。

  在他的凝視下,珍妮特瑩潤如玉的俏麵慢慢浮現出一絲紅暈,竟似有些不勝羞赧。

  遊子岩冷冽的眼神亦慢慢溫柔下來,手腕微翻,冥戈倏然消失不見。

  兩人的眼神繼續無言地交纏了一刻,珍妮特才低低地說:“謝謝。”

  緊張肅殺的氣氛漸漸緩和。

  “泰勒先生。”珍妮特對泰勒道:“我願意作他的擔保人,希望你們能撤銷對他的監控。雖然我不是超人特攻隊的正式成員,但是這個擔保權我想自己應該有吧?”

  “當然,您有這個權利。”泰勒皺眉,猶豫道:“不過,珍妮特小姐,鑒於他是一個極度危險的人物,我無法現在就答應你,必須向上級請示,而且就算上級批準之後,我們還要派人二十四小時貼身監護觀察他一段時間......。”

  遊子岩冷冷打斷他道:“這跟剛才那個自大狂所說的有什麽區別麽?”

  “你說什麽?”史密斯惱怒地冷哼。

  “不,這隻是暫時的而已,不需要太久。”珍妮特急忙解釋,提議道:“如果你不習慣,那由我來監護你可以嗎?”

  “你?”遊子岩微是愕然地望著她,忽然微微一笑:“這倒是可以考慮,但是他們會同意麽?”

  這次泰勒沒有過多猶豫,立刻點頭說:“沒問題。”

  遊子岩認真看看他紅膛膛的方正臉龐,亦點頭道:“嗯,你比某些人要值得信任,這個給你。”

  泰勒抬起蟹臂靈巧地鉗住他拋來的一件東西,訝道:“怎麽還有一個遙控起爆器?”

  遊子岩淡淡地說:“我毀去的搖控器是控製塑膠炸彈的,這個才是生化彈的起爆裝置。小心點,如果毀了它,生化彈真的會在三十秒後發射。”

  泰勒張口結舌,泌出了一身冷汗。

  “呀,你還在流血。”珍妮特忽然輕聲驚呼,焦急地繞過去查看遊子岩背後的傷口。

  遊子岩本能地迅速側避開去。

  珍妮特一怔。

  “抱歉,是我太敏感了。”遊子岩笑笑說:“我不習慣別人近距離接近我身後,剛剛是第一次......。”

  珍妮特感覺到他笑容後麵深深的苦澀,柔聲道:“放輕鬆,讓我幫你看看,先止住血,好嗎?”

  遊子岩沒有說話,微微側過身去。

  大批反恐精英和特警潮水一樣湧進博物館,拆除炸彈,清理現場,處理各種善後工作,這驚心動魄的一場現實恐怖劇集終於拉上了帷幕。

  ***

  湛藍的天幕上,散漫著五光十色錦緞似的晚霞,夕陽在霞雲中徐徐下沉,薔薇色的餘暉斜灑在一灣波光粼粼的清澈湖水中,習習輕風拂過水麵,頓時漾成一湖碎碎的金黃。

  遠處,是楓樹和橡樹組成的一片片小樹林,幾乎看不見行人,一幢幢劍橋式和哥特式風格的建築疏落有致地分布在其中,靜謐而安詳。

  這是美國東海岸新澤西州一個人口隻有三五萬,寧靜幽雅的古樸小鎮,因普林斯頓大學而聞名遐邇,距繁華喧鬧的紐約僅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遊子岩雙臂枕在腦後,躺在湖畔已略呈枯黃的草坡上,仰望著天際一片緩緩移動的浮雲出神。在他的生命中,從來就沒有享受過如此自在安適的悠閑生活。

  遊子岩已經在這裏呆了近兩個月,身上的傷也早已痊愈。對於凱瑟琳,他並不是怎麽刻骨地去仇恨怨懟,雖然她這一逃,他勢必要亡命天涯,在聖戰軍附骨之蛆的無休止追殺下終其一生。

  他們都是從小就被聖戰軍訓練出來的殺人機器,她要殺他是緣於對聖戰軍大首領喬森納的極端恐懼,這麽做隻是為了生存而已,與他為了自由而叛出聖戰軍是同樣的一個道理,怨恨她毫無必要。遊子岩隻是有些感歎她的麻木可悲,寧可自願套上沉重的鐐銬枷鎖回去受人操縱,也不願堅強一點,為自己的自由勇敢與命運去抗爭。

  細碎的腳步聲輕輕響起。

  “岩,你在想什麽?”珍妮特在他身旁坐下。

  遊子岩側頭望去,隻見她一身素裝,女神般的俏顏在斜陽餘暉中更顯嬌豔,明媚不可方物,稱讚道:“珍妮,你比天使還要美麗。”

  “謝謝。”珍妮特俏麵微泛嫣紅,雖然她每天都可以聽到無數讚美,早已習以為常,與遊子岩稱呼時亦相互用上了比較親密的呢稱,但他的由衷讚美仍是令她耳熱心跳不已。

  “坐過來一點好嗎?”遊子岩坐起來發出邀請。

  珍妮特略略移近少許,秋風徐徐吹拂,陣陣如蘭似麝的幽香盈滿遊子岩的心肺。

  西方女人身上一般來說身上都會帶有濃重的體味,需要靠大量的香水來掩蓋。而珍妮特卻是一個例外,她的肌體天生就有一種自然香馥,與她超凡脫俗的天生麗質相得益彰,上帝的恩寵在她身上似乎達到了極致,賜予的已不僅僅是美麗。

  “你還未回答我。”珍妮特繼續著她的問題。

  遊子岩剛要回答,一陣輕風掠過,將珍妮特柔順亮滑的長發吹散成一片璀璨的旗幟,他忍不住伸手捉住一縷調皮的秀發,漫聲道:“我在想,你為什麽要逃避?”

  珍妮特曼妙的嬌軀輕輕一顫,低頭半響無語。

  他們相互之間早有好感,這兩個月來朝夕相處,更是無可避免地產生了深深的愛戀之情,然而每當遊子岩欲進一步發展兩人之間的關係時,卻都遭到了珍妮特的拒絕,而且之後還有意地疏遠,以各種方式躲避他的表白。

  對她的態度,遊子岩相當地覺得不可思議,也相當地無所適從,他決定直截了當攤牌。

  “你的監護期明天就要滿了,已經可以向上級作出交待。”遊子岩縮回手,緩緩道:“所以,我想明天我也該離開了。”

  他望住珍妮特優美無倫的側麵剪影,企盼她能出言挽留自己,哪怕是隱晦地表示出這個意願,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留下,因為他知道她並非對自己無情。

  珍妮特身子再度一顫,卻始終不開口。

  天邊的夕陽一分分地下沉,遊子岩的心也一分分地下沉,眼神慢慢變冷,緊抿住刀削般的嘴唇,起身寞然行開,竟然什麽也不再說。

  暮色漸漸朦朧,四周的景物模糊起來。遊子岩決然走遠的背影亦呈現出柔和的輪廓,似乎伸手便可觸及,又似怎麽也抓不住的幻覺。珍妮特驀然抬頭,盈盈美眸中滿是難言的酸楚淒然。

  遊子岩的成長環境造成了他這種似乎不近人情的孤傲和冷僻。他幼年失母,與父親兩人相依為命,自小便養成了倔強、獨立的性格。在十歲那年,遊子岩基因覺醒時偶然被聖戰軍大首領喬森納發現,看中了他的能力,將兩父子帶回聖戰軍基地,以父子彼此的性命為要脅,逼迫他們服從他的操控。

  在聖戰軍基地中,能夠得到什麽待遇全取決於個人的實力。剛去的前兩年時間裏,遊家父子是組織中地位最低下的人。尤其是遊父,作為一個附庸於兒子才能存在的廢物,他幹的是最苦最累最髒的活,得到的卻是非人的待遇。任何人都可以命令支使他,心血來潮時可以盡興地侮辱欺淩他,稍有反抗便是變本加厲的折磨摧殘。

  在悲慘得形同於煉獄般的生活中,遊父曾無數次想過自殺以求解脫身心的苦痛,但終究放不下年幼的遊子岩,擔心自己死後,還不明世事的孩子要麽會因此步自己而去,要麽會給聖戰軍訓練成隻知冷血殺戮的行屍走肉。為了遊子岩有一天能逃脫魔窟,過上自由的正常人生活,遊父別無選擇,隻能痛苦、屈辱地活著,利用一切機會一點一滴教導遊子岩,讓他能保持健全正常的人格心態成長。

  逆境和苦難是使一個人快速成熟的催化劑。懂事的遊子岩每次訓練回來後,目睹父親受到折磨後身上的累累傷痕,並未空自哀泣怨天尤人,而是對自己采取了嚴厲到殘酷的訓練方式,瘋狂地提升自己的力量,竭盡全力讓自己盡快變得強大起來。

  遊子岩的第一次爆發是在他十二歲的時候,對手是四個久經訓練,實力遠超常人的聖戰軍精英成員。那時他的超能力還處在低階段的發育期,源力非常弱,隻能勉強對付其中一個。但是那次也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父親被別人象一條狗一樣輪番欺辱毆打,原因隻是那幫雜碎閑得無聊想取取樂而已,他沒法子控製自己沸騰的憤怒,發瘋般地撲了上去。

  遊子岩先打倒了一個,然後被其餘的三個家夥打倒,後來他就完全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麽事,醒來時隻看到四處流淌著鮮血,滿地腥紅的碎肉和內髒,還有父親悲恐欲絕的眼睛。

  他非自然化身成了完全戰鬥體,變成了一頭完全失去本我意識的獅型妖獸,瘋狂地將那四個聖戰軍精英成員撕齧得隻剩下四副白森森的骨架。

  此後遊父在聖戰軍基地的日子好過了許多,然而好景不長,遊子岩十四歲那年,一個實力強橫的狼屬基因覺悟者為一件小事打斷了遊父的一條腿。聞訊趕來的遊子岩當即發了狂,一場生死惡鬥之後,他生生將那個狼屬覺悟者的咽喉咬斷,自己也是奄奄一息,全賴遊父拖著一條斷腿日夜不眠精心照料了好幾天,才僥幸把他從鬼門關拉回來。但遊父的傷腿卻也因此無法再治愈,從此成了殘疾之軀。

  這件事之後,聖戰軍基地中沒有人再輕易敢招惹遊家父子,就這樣,兩父子相依為命苦苦熬過了不堪回首的艱難歲月。

  再後來,完成各項訓練的遊子岩到了外出執行任務的時候,每次都必須與父親分開一段時間。

  自小的經曆讓遊子岩深深領悟到一個道理,在這樣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裏,要想不受人欺負,唯一的方法隻有自己夠強、夠凶、夠狠,要讓別人從骨子裏害怕你,畏懼你,躲著你。

  為了殘疾的父親在自己外出時不再被人嘲笑欺侮,遊子岩於是主動去挑釁基地中任何一個自己看不順眼的人。凡是讓他找上的人,隻要稍許流露不滿,他不管其實力強弱,也不管自己能否打得過,一律全力拚死相搏。

  如此一來久了,遊子岩的戰鬥力飛速提升,基地中已經很少有人是他的對手,基本上人見人躲。但他的目的固然達成了,卻也帶來了一個弊端:基地中的人都把遊子岩看成是一個凶狂自大暴戾乖僻的瘋子,沒有人願意跟他接觸來往,除了父親外,他甚至連找人說幾句話都困難,更談不上交結到朋友,就象原野荒漠中一株孤單單的幼棘,在風雨雷電中頑強地孤寂成長。

  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一年前,遊父因病去世後達到了頂點。

  這一年遊子岩剛好滿二十歲,他身邊沒有一個親人,沒有一個朋友,孤獨得幾乎要精神崩潰,是父親臨終時的遺言讓他支撐了下來。他要堅強地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幸福地活下去,不光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父親的心願,為了父親的靈魂能在天國得到安息。

  而美麗善良的珍妮特,是他有生以來第一個朋友,也是他第一個喜歡上的異性,可是她的心扉拒絕為他開啟,這對極其渴望關愛的遊子岩來說不啻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也許,表白愛意熱烈追求或死纏爛打會讓對他非是無情的珍妮特改變心意,但是遊子岩的孤傲不允許他放下自尊去乞憐一份感情,受傷的感覺也讓他忽略了珍妮特的異常,他決定默默走開,甚至沒想到要去尋一個答案。

  第二天,東邊的天空剛剛透出一線乳白色的晨曦時,遊子岩收拾好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隨身物品,輕輕敲響珍妮特的房門。

  門幾乎是應聲而開,珍妮特仍舊是昨天的一身素裝,絕美無瑕的瑩潤麵龐微有些憔悴,似乎整夜未睡在這等著他敲門告別。

  “我走了。”遊子岩深深凝視夢幻湖泊般的翡翠美眸,極力控製不讓自己的真實情感泄露出來,平靜地說:“謝謝你的照顧。”

  她回眸望著他,長而翹的睫毛微微顫動,亦平靜地說:“我送你。”

  “不用了,這裏我已經很熟,不會迷路。”遊子岩飛快回答。

  兩人一時無語,這兩個月間,他們相伴隨行的足跡幾乎遍布了普林斯頓鎮的每一條小徑。

  “還記得你為我申請的電子郵箱嗎?”兩人靜靜互望,許久,遊子岩才道:“如果有什麽事,你告訴我,我來找你。”

  雖然不能成為擁有彼此的愛人,但他們還是曾經共曆生死患難的朋友,隻要珍妮特需要他的幫助,遊子岩願意為她做任何事。

  珍妮特輕輕點頭,左手握在門後轉柄上的纖長五指因為太過用力,微泛出青白。

  “保重。”遊子岩再深深凝望她一眼,毅然轉身離去。

  “嗒。”

  房門輕掩,發出一聲微響,遊子岩挺拔的背影消失在珍妮特的視線中。

  “岩,我愛你,對不起......。”珍妮特終於壓抑不住自己的嗚咽。她無助地閉上眼,讓淒楚的淚水溢滿雙頰,哀傷的狂流在瞬間淹沒了她。

  在遍地霜紅的楓葉落英中,迎著東方越來越亮的晨曦走出很遠很遠,遊子岩忍不住回首,隻見一片浮雲拖曳著優雅的潔白長裙,慢慢地拂過來路一座白身綠頂鍾樓的上空......

  (第一卷完)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