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4章 猛禽覺醒(下)

  事實上,凱瑟琳亦正是貓屬覺悟者,相對來說,猛禽類覺悟者對她的威懾力並不是很大。尤其是在室內這種逼仄的環境中,擅長在狹窄範圍內搏擊的她反倒要占據不少優勢。畢竟,兩個各有專長的覺悟者相互力搏,獲勝的首要條件是周圍的環境能確保他的特殊技巧能得到發揮。

  凱瑟琳伸長右臂,五指前端已化為堅硬的角質爪鞘,悄然望維蘭特頸後抓攫而去,堪堪觸及肌膚時,鞘內驀地彈出鋒利無比的彎曲尖爪,凶猛攫下,又快、又狠。

  利爪甫入肉中,維蘭特已然驚覺,怒吼著迅疾斂翅,一雙闊翅快速聳起閉合,身體亦猛往前衝。他並無變身的戰鬥經驗,這種反應完全是他的本能,也可以說是鷲屬基因覺悟者擅於戰鬥的天賦在支配他的行動,很幸運地逃脫了死神之吻。

  維蘭特斂聳的黑褐健羽如兩扇鐵閘霎時合攏,嚴嚴實實護住後背。

  凱瑟琳被迫臨時縮爪,隻及撕下他頸上的一條長長血肉,帶起一溜血珠,未能撕裂開大動脈給敵人致命一擊。

  偷襲,這種機會對擁有動物靈敏本能,警覺性極高的覺悟者而言是相當難得的。凱瑟琳心中微覺惋惜,膩滑渾圓的腰肢擰成一個高難度的鞍形,上身沒有骨頭一般向後平平地折疊,呈現出無限美好的豐挺曲線,賞心悅目的修長美腿微屈,又乍然凶狠彈踢,掃出一記重腿。

  維蘭特豐厚的羽翎雖然讓他免去再度受創之厄,龐然身軀卻也被踢得淩空飛起,實在叫人很難相信身段嬌小玲瓏的凱瑟琳竟能爆發出如此之強的力量。

  凱瑟琳蠻腰輕扭,又即靈活縱躍追至,爪趾再現,其中更突出數枚特別銳利的尖爪,上下交錯咬合,形如剪刀。

  這是貓科動物最有力的攻擊武器----裂齒,強力咬切時能鑿穿最硬厚的牛皮或割裂最堅韌的獸肉。異變後更是無堅不摧,灌注強大的源力後甚至能將硬度稍差的金屬輕而易舉地切割開,彌補了她力量方麵的缺陷。當然,缺乏力量這種說法隻局限於基因覺悟者之間。

  剛剛覺悟的維蘭特沒有任何與覺悟者搏鬥的經驗,亦還未能靈活自如地駕馭自己戰化的身體,隻能純憑本能展開翅膀被動擋架。

  幸好他的翅膀極為寬大厚實,勉強能擋下凱瑟琳靈巧狠辣至極的攻擊。尖爪切劃而過,隻帶走他幾片堅翎。

  凱瑟琳猛烈的攻擊接踵而至,攻勢如狂風暴雨般急驟、凶狠,動作卻也優美得如在跳一曲狂放的探戈。維蘭特空有一身龐大而充足的源力在體內沸騰、激蕩,卻是毫無還手之力,隻能頻頻展翅,笨拙地左支右絀,在憤怒而無奈的咆哮聲中,黑褐羽翎一片片蓬揚灑落。

  眾人的目光都被凱瑟琳舞蹈般悅目的戰鬥方式所吸引,麵容森肅的遊子岩默默步近一個持械男人身旁,手臂微動,冥戈悄無聲息滑出,劃出一抹冷電,沒入男人體內。

  男人的眼神瞬即失去光彩,軟軟癱倒,遊子岩在他身上略一摸索,很快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東西,控製展廳內塑膠炸彈的遙控器,又即悄然行開。

  除了時刻關注他動向的珍妮特,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情的發生。

  遊子岩漠然向她作出一個手勢,猶如在暗黑領域幽然巡行的冥神,悄悄掩至另一個持械男人身後,冥戈冷芒微閃,又一條生命在瞬間寂然消逝。

  珍妮特會意,驚喜地微微點頭,緩緩向最近的一個恐怖分子移去。

  遊子岩頜首,幽然行向下一個目標。

  刺耳的急刹聲中,兩輛大客車在博物館前大道上的地麵拖出焦黑的長長刹車痕,急速刹住。

  鄧肯站在防暴鋼盾前,執著高頻束音喇叭仰首瘋狂大叫:“停止傷害人質......。”

  一具無頭屍身從高空疾速墜落,象一塊隕石,重重砸落在一輛大客車頂部。

  巨響中,細碎的血肉、玻璃向四麵八方激射。

  “哐啷。”

  一麵扁平的銀色金屬胸牌從遠處滴溜溜滾到鄧肯腳下。

  L1365。胸牌上鐫刻的號碼在烈日下反射著刺眼的燦燦白芒,刺得木然呆立的鄧肯雙眼生痛。

  高處,CTU指揮官史密斯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

  泰勒牙齒咬得嘎吱響,嘶聲道:“狗娘養的雜碎......我們該怎麽辦?”

  “等。”臉色有點發白的蝙蝠俠韋恩吐出這個字,又緊緊閉上嘴。

  這一刻是紐約時間,下午兩點三十五分。

  同一時間。

  美國“三角州”反恐部隊總部----北卡羅來納州布雷格堡監獄的軍用機場,一小隊全副武裝的反恐精英如臨大敵,荷槍實彈小心翼翼押著一個閉著雙眼麵色臘黃,手腳皆禁錮著粗如兒臂的鐐銬,連雙手手指都用一副特殊材料手套束住的白人男子登上一架小型空中客機。

  甫一登機,白人男子立即被囚進經過特別改造的一個合金囚籠中,整個身體給固定在一副鋼椅上,囚籠隨之被嚴實鎖住,這隊神情嚴峻的反恐精英臉色才稍稍輕鬆一點。

  小型空中客機呼嘯著騰上廣闊無垠的天空,達到三萬英尺高度之後,開始在潔白的雲層上平穩地飛行。兩架超音速F--22A猛禽戰鬥機就象兩位忠心耿耿,一步一趨的貼身保鏢,一左一右緊跟在後麵保駕護航。

  白人男子忽然睜開一直閉著的眼睛,咳嗽一聲道:“先生們,能告訴我這趟旅程的目的地嗎?”

  反恐精英們沒有答話,隻是警戒地盯著他。

  “當然可以。”機艙中一個相貌粗豪的威嚴男子走過來,淩厲地瞪住他:“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托馬斯,你將被遣返回祖國,接受政府和人民的審判,為你分裂國家和暗殺政府官員的罪行受到應有的製裁。”

“馬加迪諾上校,請注意你的言辭。我並非是分裂國家,而是誌在推翻腐朽的當局政府。”白人男子托馬斯略略動了一下身體,鐐銬嗆啷啷地響了幾聲,冷笑道:“對於我來說,秘魯現在的政府隻是一個隻會壓迫人民,殘暴專製的傀儡政權而已,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祖國人民獲得真正的自由與民主,沒有誰有權力審判我。

“為了真正的自由與民主?”馬加迪諾上校亦冷笑,目光愈發淩厲:“托馬斯,你所謂的自由與民主就是利用自己的超能力,勾結境外伊斯蘭極端恐怖組織在祖國製造一係列的恐怖活動,來逼迫政府答應你的條件滿足你自己的私欲嗎?你問問那些被你殘酷屠殺的無辜平民的親人們,看他們會不會認同你這種血腥的自由與民主?”

  “自由,不是自來的,革命,總會有不可避免的犧牲。”托馬斯重又閉上眼:“和平之花,也需要鮮血的灌溉才會茁壯成長。與誌同道合的國外友好勢力進行戰略合作是必須采取的手段,總有一天,祖國人民會明白我的苦心,也會知道,他們所付出的一切犧牲都是值得的。”

  “無恥。”馬加迪諾怒斥,冷笑道:“托馬斯,你下到地獄去革魔王撒旦的命罷,相信你會如願以償的,因為,審判之後等待你的就是極刑。”

  “是嗎?”托馬斯毫不以為意,臘黃的麵孔沒有一絲波動:“我也希望自己能有幸參加這樣一個別致的歡迎會,不過,我認為自己將不會有這個機會。”

  他停停又說:“對了,請問現在是什麽時間?如果已經到紐約時間下午三點,那麽我想,應該是改變航向的時候了。”

  “什麽意思?”馬加迪諾警覺地問。

  托馬斯張眼,眸中射出詭秘的光芒,陰惻惻地獰笑道:“很簡單,我的意思是說,這個時候,美國總統應該親自下達命令,讓這架飛機飛往另一個目的地,而不是秘魯。”

  “馬加迪諾上校,雖然不再需要你的護送,不過我還是非常感謝你這一路的悉心照顧。很抱歉呆會要讓你在半途下機,嗯,著陸難度是大了點,但是一個強大的覺悟者是不會把這點困難放在心上的,是吧?桀桀桀桀。”托馬斯繼續得意地笑著。

  “你的腦袋出問題了嗎?”馬加迪諾嗤之以鼻,譏笑道:“我還不知道一條屬於軟骨魚類的電鰩竟然有勇氣說出這番話。告訴你,誰也沒辦法把你救出去,你那些臭味相投的夥伴恐怕連你在什麽地方都弄不清楚。你在可笑地幻想著逃脫製裁嗎?或許,我可以把你的話當成是變相的求饒,不過不起作用,你被處以極刑的命運已經注定不可改變。”

  “你覺得很可笑嗎?”托馬斯不動聲色地說:“馬加迪諾上校,你知不知道,電鰩覺悟者有一項很特殊的技能,為了利用我的異能,聖戰軍一定會不計代價,想方設法把我營救出去。”

  “你是想誇耀自己能放電的本領吧?”馬加迪諾毫不留餘地地大聲恥笑:“對普通人來說,你的電能足以令他們喪命,不過遇上覺悟者,你這點可憐的電能隻能鬆鬆筋骨罷了,有時候我還真是懷疑,聖戰軍怎麽會看上你這種弱小得跟廢物沒有差別的覺悟者,也許,他們是認為組織裏麵缺少了一個特別點的按摩師吧?我可不會以為聖戰軍會為你這個按摩師大動幹戈,哈哈哈哈。”

  托馬斯怪異地笑笑:“你錯得很厲害,上校先生,實話告訴你,我能夠遠距離探測接收到生物體內發出的電波信號,特別是被我種下一種特殊電能因子的基因覺悟者,在一千公裏範圍內,我可以輕而易舉地把他找出來......。”

  機艙中的衛星電話突然響起,一位中尉軍銜的反恐精英迅速接聽,麵上神情忽變,恭謹應道:“是,保證立即執行。”

  他放下電話,向馬加迪諾敬了一個禮,嚴肅地說道:“對不起,馬加迪諾上校,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下達一級緊急指令,原定引渡計劃必須取消,請您原諒。”

  “什麽?”馬加迪諾臉色大變。

  托馬斯得意地狂笑起來:“上校先生,現在你可以背上降落傘了,祝你旅途愉快,桀桀桀桀。”

  “中尉,您接到了什麽命令?”馬加迪諾急切追問。

  那位中尉冷冷地望一眼托馬斯,回答道:“立即擊斃被引渡罪犯。”

  托馬斯的狂笑聲戛然而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眨眨眼道:“你說什麽?不可能。”

  中尉仿佛沒聽見他的話,直接拔出佩槍。

  “等等,請等等。”驚愕不已的馬加迪諾急忙攔住中尉:“不,中尉,您不能殺他,他是我國反政府恐怖犯罪組織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成員,我們要從他身上找到打擊恐怖組織的突破點,必須引渡他回秘魯。”

  “抱歉,我無法答應您的要求。”中尉打開保險,黑洞洞的鬆口對準囚籠中的托馬斯:“這是總統的一級命令,我必須在一分鍾內擊斃他,否則沒有人能承擔違抗命令的責任和將會出現的後果。無論誰想阻止破壞這個命令的執行,那麽他就是美國的敵人。請您讓開,馬加迪諾上校。”

  馬加迪諾傻了眼,下意識退開一步。

  “不,不可能,你一定是聽錯了命令,他們絕對不可能下令殺我......。”托馬斯在囚籠裏瘋狂地掙紮嚎叫,鐐銬叮叮當當驟響。

  掙紮中,他體表的肌膚,包括臉上,迅速覆上了一層細細的黃鱗,被緊緊束住的雙手在特殊材料手套中發出隱隱的青弧電光,拚盡全力砸向囚籠。

  中尉根本用不著費神去瞄準,徑直冷酷地對著他的腦袋扣下板機。

  “砰砰砰。”

  威力強大的軍用手槍第一發子彈竟然未能擊爆托馬斯的腦袋,而是嵌在他布滿黃色細鱗的額頭上。一連三槍過後,托馬斯的頭骨才給掀開,爆飛的血漿登時濺滿整個機艙。

  時間回溯到紐約時間下午兩點三十五分。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三號翼樓,頂樓大展廳內。

  基因突變的維蘭特在貓屬覺悟者凱瑟琳的猛烈攻擊下,完全處於單方麵捱打的下風,身上已然是傷痕累累,一朵朵殷紅的血花與一片片黑褐羽翎不停地飛出,身形亦是搖搖欲墜,純粹憑著心中極度的憤怒和血氣之勇在支撐著才沒有倒下去。

又一朵血花濺出。

  凱瑟琳從維蘭特身後迅捷掠過,鋒銳的利爪上赫然又掛著一片血肉。

  維蘭特吃痛怒吼,胡亂反臂抓撓,雙翅所掀起的狂亂氣流中,鋼爪劃出嘶嘶的清晰破風聲,勁道十分駭人,卻亦毫不例外地再一次落空。

  誰都可以看出維蘭特支持不了多久,偏偏他始終就是不肯倒下。凱瑟琳亦不敢過於逼近,自己已然勝券在握,犯不著冒險貼身去施加致命重擊。猛獸與猛禽基因屬性的覺悟者天生就是戰鬥型超能力者,他臨死前的反撲一擊必定非同小可,凱瑟琳自認無法安然抵擋過去。

  局麵一時陷入僵持。

  “時間快到了,阿列克謝,上去結果他。”羅斯開始不耐煩了。

  猛禽類覺悟者天生就克製蛇屬覺悟者,特別是鷲屬,簡直可以稱為蛇屬的噩夢。雖然現在維蘭特的戰鬥力不堪一提,但羅斯絕對不允許這樣一個天敵威脅到自己,無論如何都要將之消滅掉,所以一直緊盯著眼前的戰局,無暇它顧,對展廳中正在發生的事情毫無察覺。

  “戰化。”

  一直躍躍欲試的阿列克謝吼叫一聲,重又化身為熊形異體,狂猛地虎撲而上,與蝙蝠俠一戰時所受的傷對他似是毫無影響。

  “轟。”

  阿列克謝一記重拳如千斤大錘直轟在維蘭特左翅上,氣浪立時暴湧。

  這一拳的力量極為強橫,維蘭特不諳閃避格擋技巧,硬架下這一重擊,登即給擊得離地飛起,口中鮮血狂灑,又重重跌落地麵,身下堅實的橡木地板塊塊炸裂,整個展廳都似乎震了一震。

  阿列克謝嘎嘎狂笑,龐然身軀隨即高高躍起,屈肘,悍然望維蘭特撲壓而下。

  身子似已痛得全然麻木的維蘭特拚盡餘力側翻。嘭然巨響中,阿列克謝的重肘竟生生將地板擊穿一個大窟窿,木板石屑飛射,更有一大塊混凝石板給轟得墜落到底下一層樓麵。

  格哈得望著這驚心一擊,目瞪口呆,這些家夥全是一些凶橫得不可思議的魔鬼,自己假若有幸逃過這一劫,不管什麽樣的代價也要雇傭一個超能者作為護身保鏢。

  凱瑟琳停手躍開,蹙眉厲聲喝斥:“混蛋,你想把這裏拆了嗎?”

  羅斯桀桀獰笑:“給我把這小子轟成肉漿。”

  驟然間,一波凜冽至極的殺氣如龍卷風般乍然席卷了整個展廳。

  凱瑟琳尖叫:“岩,你瘋了......。”

獸性基因的敏銳感官令羅斯駭然色變,他感覺到這波凜冽無匹的殺氣正是針對自身而來。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逆龍道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