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一章 小黑屋 (中)

“要不要美酒美女?”隨著鐵柵門打開,一個聲音譏諷的應和著李刀的嘶吼:“每人一口盅水,其他免談。這還是廖sir仁慈,不然你們得等明天早上才能有東西下肚,現在隻是半夜而已。”

隨著他的說話,鐵門下打開一個小口,一個裝著大半盅水的塑料口盅遞了進來:“你們省省力氣吧。廖sir的手段大家都知道,別想提前一分鍾出來。”

“謝謝。”

白向雲和李刀一聽就知道他隻是個事務犯而已,自己對他說什麽都不會有什麽用。

在李刀再次叫他給煙過癮時,那人已經關上鐵門的小口子走了。

“操!”李刀又一腳踢在鐵門上,帶起一陣轟鳴。

“媽的這水怎麽喝啊?”

李刀想蹲下拿水的時候才發覺,自己根本無法從任何位置方向讓自己身體傾側超過三十度角——空間實在太窄小了,雙手根本夠不著放在地下的塑料口盅。

“李刀,用腳夾起一點,手就夠得著了。”白向雲的聲音傳了過來:“還有,不要一次把水喝完。”

李刀應了一聲,盡量的向後挨著牆壁摸索著用腳夾著杯沿,小心的一點點提升,好不容易才將口盅拿到手裏,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大口,然後長長的吐了口氣。

進來這麽久,最舒服就是這一刻了。

得水分的補充,白向雲覺得喉嚨舒服了好多,渾身也沒那麽煩悶疼痛了。但現在僅僅是半夜,睡覺是不可能的了——除非暈過去,不然第一次處身這樣的環境下能睡得著的不是僵屍就是怪物——但時間還是要過的,不然就這樣無聲到天亮的話,不說李刀,估計他自己也差不多要崩潰了。

“雲哥,我煙癮上來了。”李刀抽著鼻子哀嚎起來:“媽的剛才那小子真沒人情味,叫給根煙都那麽吝嗇。”

“現在你渾身是傷,抽個屁煙。”白向雲也趴在鐵門上,湊近空隙說:“忍一忍,或許能讓我們把煙戒掉。”

“戒煙?!雲哥,虧你說的出來,不抽煙還叫男人嗎?”

“連這點意誌都沒的人才不是男人。”

李刀窒了窒,轉過話題:“剛剛那小子說得也不錯,要是有美酒美女陪著就爽了。”

“美女?”白向雲心髒抽搐了一下,繼而想起在看守所那舒適的生活,說:“吊眼四不是說過,老婆或者女友來探監的時候可以陪犯人過夜的嗎?”

“是有這回事。不過聽說檢查得挺嚴格。”李刀又一個個的點起牆上的坑來:“雲哥,我這裏夠得著的地方一共有大大小小八十七個坑,嗬嗬……要是有八十七個美女陪著我,這樣的禁閉我天天都願意。”

白向雲心中一動,想起看守所裏遇到的靠女人吃飯的雞頭明,隱隱浮起個不良念頭。

“兄弟,你說這裏能不能賺錢?”

那邊的李刀聽到他的話,不由愕然:“老大,你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商人,現在這樣也想賺錢?!不過……在看守所裏的方法在這好像行不通。”

“不懂得因時而異因地而變的商人根本不是合格的商人。這就和打仗是一個道理,沒有兩場戰役的時間和地形是一模一樣,想贏……就得變。”

白向雲嗬嗬笑起來。

“你想到什麽了?”李刀好奇起來:“說來聽聽。”

“一個模糊的想法,等我想清楚再說。哼……媽的……”

白向雲興奮過頭,不小心碰到了腫得奇大的雙手,痛哼出聲來。

“好。”李刀的聲音狠起來:“我們拿錢砸到幹警頭暈,再玩死道友成那殺千刀的。媽的……長這麽大,還真沒試過這樣窩囊。”

“嘿嘿……”白向雲也冷笑起來:“慢慢來,我們有的是時間。”

兩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一邊胡扯著,一邊活動累得逐漸麻木的雙腿和身體。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是誰先閉上嘴巴,兩人的聲音漸趨於無,整個漆黑的禁閉室又回歸一片死寂。

兩人都太累了,竟然就這樣站著睡了過去。

“砰砰砰……”

一陣拍打鐵門的巨響將白向雲和李刀同時震醒過來,跟著昨晚給他們送水的那把聲音也響起來:“天亮了,起床啦。”

“你怎麽知道我還沒睡醒?”

白向雲有些奇怪,習慣性的想活動下全身的各個零件,卻發覺除了嘴巴和眼皮外,所有的關節都好像凝固了似的,更是酸痛無比。

“經驗。嘿嘿……”事務犯怪笑起來,下麵的小口子也跟著打開:“不過要是今晚和明晚你們還能睡得著的話才真是本事。”

“媽的……好痛……”那邊李刀的呻吟聲也傳了出來,接著好像突然記起什麽似的叫道:“雲哥……你沒事吧?!”

“兄弟,我沒事。”

白向雲想提高聲音回答,卻覺得喉嚨除了巨痛外,更好像有什麽東西堵住一樣,出來的聲音都是低沉嘶啞的,不由艱難的咳了幾下,吐出口就算現在看不見他也感覺到濃得惡心的痰。

“你要是吐到稀飯裏還得自己吃下去。”事務犯又怪笑一聲:“把口盅給我,不然午餐沒有水給你們。”

就著那小口滲進來的微弱光亮,白向雲把早就沒了一滴水的塑料口盅踢出去,巴結的問道:“兄弟,你是做後勤的吧?!”

“嗯。”事務犯應了聲,關上小口,轉到李刀那邊繼續做事。

“給我們買兩包煙來吧,兄弟。價錢好商量,出去後我們再好好謝謝你。”

“對,兄弟,拜托你了。”李刀也叫了起來:“沒煙抽的日子會死人的。”

“這事兒我可不敢做,被發現了那可是吃不了兜也兜不走的災難性後果。”

事務犯說得有點誇張,但態度很堅決。

白向雲聽出他話中有話,不由好奇起來:“這話怎麽說。”

“以前有個人在這裏抽太多煙,得了‘煙醉’,發現的時候他差不多成了僵屍,在監獄醫院裏救了三天三夜才救回來。還有……要是讓你們有火,一不小心神經搭錯線,在裏麵自焚了怎麽辦?別忘了,這裏可是全國示範監獄啊……”

“示他媽個屁範。”李刀一掌拍在鐵門上,將剛拿起口盅起身想走的事務犯嚇了一跳,也一掌打在鐵門上:“你他媽的找死啊?!”

李刀被那巨大的聲響轟得一窒,就要發火時這才記起自己往後三天兩夜“生活”的舒適程度還捏在他手裏,連忙把到了嘴邊的狠話吞了回去,連聲道歉不已。

事務犯這才滿意,對著小口說:“小子,看你這麽識相,把腳伸出來。”

李刀不知道他要幹什麽,疑惑的伸出腳掌,一會後聽到“咯”的一聲輕響,一股他渴求已久的味道從空隙飄了進來,接著腳趾隙好像被塞進了什麽東西。

李刀驚喜的連忙往回抽,腳趾間真的如他所料夾著根煙,不由一邊道謝一邊努力躬身拿到手裏,美美的吸了起來。全身的骨頭不靈便也暫時忘記了。

事務犯想了想,轉回白向雲那邊,再次打開小口,也如法炮製給了他一根,著才帶著兩人滔滔不絕的感激之言走了。

三口兩口抽完煙,兩人還捏著煙P股舍不得丟,鼻子還在不停的抽動,吸著剛剛吸進去又必須噴出來的那小部分煙霧。李刀還好些,白向雲是一邊咳嗽一邊吸的,那情形就像這室內原來的惡臭也全化成了香味。

“李刀,你的傷口怎麽樣了?有化膿不?”好一陣後白向雲終於讓這根煙的煙霧在最大限度內麻木了自己的神經和喉嚨,沙啞的問。

“雲哥,我沒事。”李刀嗬嗬笑了起來:“先吃早餐吧,你更須要補充體力。”

白向雲明知李刀言不由衷,一時間卻也無計可施,應了一聲,摸索著艱難的用腳夾起乘滿稀飯的口盅,一點一點的吃了起來。

現在的他不但覺得自己雙手情況不妙,連雙腳也越來越糟糕,或許用不著到今晚就會酸痛腫脹得想動一下也困難,那時候自己想吃了吃不到了。

“雲哥……我……我內急。”

正在白向雲一邊吃一邊想如何恢複自己身體時,那邊的李刀突然叫起來。

白向雲愕然,終於醒悟這裏的惡臭是怎麽來的了,肚子不由一陣翻騰,剛剛吃下的東西眼看就要湧起來。

“哇……”的一下,白向雲的意誌終究還是敵不過自己的生理反應,才下喉嚨沒多遠的稀飯全嘔了出來,噴在前麵的鐵門上。

更讓他恐懼的是,他自己現在竟然也有了內急的感覺。

“要是今晚和明晚你們還能睡得著的話才真是本事。”

事務犯的聲音又在白向雲腦中響起來,他這才徹底的明白這句話的含義。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