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八章 再戰 (中)

圍觀的犯人都被白向雲的舉動嚇了一跳,不由齊聲驚呼的麵麵相覷,一時間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李刀掃了一圈,竟然沒看到郭老大在場,連包括老梁在內的那幾個“積委會”成員也沒看到。心中不由隱隱覺得有點不對勁。

道友成慢慢爬起來,摸了摸撞到了鐵架床床腳的頭,狠狠的看著白向雲,頓了幾秒突然歇斯底裏的喊了起來:“弟兄們,給我把他們往死裏操,**他們……你媽的,兩個新丁要騎到我們頭上拉屎了。”

“對,**他們。兩個狗雜種太囂張了。”

人群中不知是誰附和著大聲叫起來,讓這些每天除了勞動之外隻能用**的方式來發泄精力的犯人們血液開始加速流動起來,眼睛越來越亮的看向白向雲兩人。

在監獄這種弱肉強食法則加倍放大了的地方,新丁被欺負被剝削早已經是潛規則。那些坐牢坐到腦子早已秀逗的犯人們更是頑固的這樣認為和履行——除非實力不及別人,不然總會擺起老資格的臉孔指手畫腳,要東要西,稍不如意就拳腳相加。如果被新丁反欺負騎到頭上拉屎拉尿的話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了。每到這種時候通常都會有大哥出來維持“秩序”,至少其他有交情的老“同窗”也會幫上一把,反正都能“教”到新丁乖乖聽話。

何況以他們今天看到的情形,一切都是白向雲無中生有無理取鬧,而現在被懲罰後還是如此的囂張橫蠻,怎不令他們義憤填膺,再不整治一下的話,說不定明天就會讓人騎到自己的頭上。

李刀看看周圍劍拔弩張的氣氛,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白向雲現在的狀況根本無法動手,而單憑自己的實力要在這滿是架床的監倉裏、在這幾十人的包圍中衝出去向幹警求救根本就是件不可能的事,何況還要照顧白向雲呢。

白向雲也意識到了情況不妙,但這時已是後悔莫及。

上下左右掃了一眼,白向雲對李刀抬了抬下巴:“你從架床上麵衝出去。”

“雲哥,那你呢?”

“我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白向雲說著就要下床。

李刀一愣,搖了搖頭:“我不出去。一旦打起來動靜會很大,幹警很快就會趕來的。”

白向雲下了床,聽到他這樣說沉默了一下,輕輕的甩了甩勉強能動的雙臂,重重的說了聲:“好!”

說完連鞋也不穿就舉步而行。

雖然說他已經有水有米有鹽分下肚補充,但一天的折磨也不是一時半刻能恢複過來的,現在他不但雙手和肩胛並沒太大的好轉,就連腳步也還是有點虛浮。

李刀見他的樣子,不敢有絲毫怠慢緊緊的跟在他身後,一起向還捂著頭對犯人們煽風點火的道友成走去。

“你有膽量就和我單挑。”白向雲站在道友成麵前三尺處,冷冷的看著他說:“我們的事情一次解決。”

道友成一愣,憤怒的吼起來:“你他媽的憑什麽說這樣的話?!誣陷誹謗人還有理了?!跟你單挑?我秀逗了?我傻比啊?”

“你不敢?”白向雲不理他的顛倒黑白,還是一動不動的盯著他:“連我這廢人你都沒把握贏?你心虛了?”

“公道自在人心。我虛你個媽……”

“我讓你再問候我媽……”白向雲一下子暴怒如狂,嘶啞的吼著上前一步,勉強抬手向他眼角揍去。

慈祥的雙親在白向雲心中自小就有著無可替代的地位和深刻感情,坐牢本已經讓他對家人無比愧疚,現在竟然連遭道友成這不知所謂的東西侮辱,怎不叫他氣血翻湧理智全失。

道友成嚇了一跳,本能的向後一仰,躲過了白向雲的拳頭。

“操……新丁竟然還敢打人,大家一起上,做了他。”

不知道誰叫了起來,接著就是一個枕頭砸到了白向雲肩膀上,讓一些被道友成煽動得猶豫不決的犯人們也邁開了腳步。

“媽的,都是一群瞎了眼的家夥。”

李刀吼著後退一步,一伸手攥住身後的架床柱,猛的用力一拉,架床就傾側向場中砸了下來。

遠遠近近的犯人又被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或躲避或後退或觀望。

“雲哥,快走。”

攬上白向雲的腰,李刀拖著他就向門口衝去。

幾聲刺耳的怪響後,拉倒的架床上下鋪的東西都掉到了地上,架床的一角搭在旁邊的另一張架床上,卻並沒有砸下來,但已成功的達到了製造混亂的目的。

架床間的過道並不寬,整個監倉的犯人基本都或遠或近的聚集在一起,李刀扶著白向雲沒走幾步就讓並不怎麽受混亂影響的犯人們堵住了。

“幹死他們……”

道友成吼叫著跟了上來。

李刀看著下意識的拿起附近床上枕頭書本當武器的犯人們大吼起來:“你們實在是欺人太甚。”

“兄弟你看後麵。”

白向雲說完一把推開他,毫不猶豫的向舉起了“武器”的犯人們迎了上去。

“好!雲哥小心。”李刀也豁了出去。轉身,彈跳,橫腳一氣嗬成,向道友成那實在是影響市容的臉掃去。

白向雲忍著全身的痛楚撞進眼前的人群,奮起全身力氣施展在部隊中錘煉了數年的近身搏擊術,在窄小的範圍無差別的以手扭、肘撞、膝頂、肩碰、頭砸、腳踩……無所不用其極的攻擊身邊的人,還一邊或塌腰或轉身或歪頭避開要害避免受到攻擊。

將他擠進中間的這群犯人被兩人的囂張激得怒火高漲,都用力的向中間擠去想對白向雲施以懲罰,一團人就這樣越擠越緊,無數條粗大的手臂無數隻缽大的拳頭在頭頂晃著,卻沒幾個能真正打到白向雲身上的,倒是一些雜物砸了不少過來,但都無法給白向雲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雖然從一開始就大占便宜,但白向雲還是知道自己撐不了多久。

他神經被怒火激發得極端亢奮,隻是被折磨了一整天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剛剛努力積聚的力量在他的動作中迅速的流失,雙腳已經有了不支的感覺。

他周圍的幾個犯人早被他打得失去了戰鬥力無法還手,隻是外麵的人還在不斷的往裏擠,壓得他們根本無法換位,一個個咶咶痛叫著罵娘不已。

最中間的白向雲也被這樣擠壓著,如沙丁魚罐頭般緊密的空間讓連轉動都困難,近身搏擊術已經失去了效用,更無法打擊到圈子外的人。

在混亂的聲音中,他覺得視線越來越模糊,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再這樣下去的話除了暈過去沒別的結果,那時候自己就要任人魚肉了。

絕望中白向雲艱難的轉頭向李刀望去,期冀著他能脫得開身,出去叫幹警救援。

他不想死。也不能死。更不能這樣窩囊的死。

道友成在李刀迅雷不及掩耳的攻擊中早已雙目緊閉的躺在了地上,眼角紅腫,嘴角和歪斜了的鼻子還在不斷的流著血,看來是暈了的過去。

圍攻他的犯人們並沒有圍攻白向雲的那些那麽勇敢,也因此他受到了更猛烈的打擊——在見到他三下兩下就把道友成擺平之後,他們明智的找來了桶、口盅、牙刷,甚至裝個人物品的小箱子等做為武器。

身經百戰的李刀深知道要脫身得先打倒最賣力最勇猛的幾個人,至不濟也要用霹靂手段鎮住他們,所以他一出手就不留情,在架床和人群中靈活的左穿右插,將一個個叫囂著要他死無全屍的犯人們逐個擊破,打得他們信心漸失。要不是人實在是太多了些,他現在已經能過去救援白向雲了。

怒吼著又是一輪見縫插針的彈踢揮拳,在奪了一隻鐵桶後李刀又一次將舉著各種各樣“武器”向他圍攻的犯人們擊退。

急促的喘了幾口氣,李刀百忙中掉頭看了白向雲那邊一眼,見他被一群人包餃子一樣的情形困住動彈不得不由睚眥欲裂,最糟糕的是已經有一個犯人爬上了旁邊的架床,看樣子就要作勢往人堆中間跳下去。

以白向雲現在的狀態,如果被這百多斤重的大漢砸到的話,不死也要去半條命。

“雲哥小心……”

大急的李刀怒吼著向那邊衝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