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四章 失竊 (下)

白向雲的吼聲將整個室內的人都嚇了一跳,紛紛向他望來。

“怎麽了?”老梁走了過來,疑惑的望著他。

“我的桶和裏麵的東西不見了。”白向雲向他描述一遍,問道:“這事情有沒人管的?”

老梁掃視了一遍監倉,郭老大不在,其他人在聽到白向雲的話後都不再理會,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隻是白向雲敏感的察覺到他們的臉色都有些古怪。

老梁看了看他,張了張嘴,最後隻是拍拍他的肩膀說:“算了吧。”

李刀這時候也刷牙回來了,見到白向雲的樣子嚇了一跳:“老大,怎麽了?”

“我的東西不見了,幫我找找。”白向雲對李刀說完,又轉向老梁:“怎麽算?我的東西幹嘛要讓別人白白拿走?”

老梁不再說話,沉思了一會後轉身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白向雲和李刀在監倉內一張床一張床的轉悠著找失去的東西。沒多久他們就發覺中間一張床上半躺著正在吞雲吐霧的瘦弱男子有古怪——那人不但不停歇的吸著煙,雙眼還不時的瞟向到處轉悠的他們,一副做賊心虛的緊張樣。

白向雲和李刀對望一眼,一起向那人走去。他記得在昨晚的介紹中,這人叫道友成,原來在外麵的時候是個以販養吸的癮君子,現在沒了毒品,除了煙不離手外,還時不時以感冒為名大量的買感冒膠囊,挑出其中富含咖啡因的顆粒放在錫紙上過下癮。

隨著他們的走近,道友成坐了起來,打起笑臉問道:“兩位,你們的東西有記號的麽?有就好找了。”

白向雲盯著他牽強的笑容,心中已經明白了七八分,念頭一轉,搖搖頭說:“沒有。昨天時間緊,沒做。但我能認出我的東西來。”

道友成聞言眼睛古怪的轉了下,笑容也自然了些:“那就最好,嗬嗬,那就最好。”

白向雲裝作繼續尋找,彎下腰探視附近的床底,果然在道友成下麵發現了個嶄新的塑料桶。

“這個好象是我的。”白向雲伸手就向那桶探去。

“你看錯了吧?這可是我前兩天新買的。”道友成丟掉煙頭,眼睛在他臉上轉悠著。

“是嗎?我看看。”白向雲將桶拿了出來:“我記得昨晚洗澡洗衣服的時候,桶身和桶底不小心讓水龍頭刮了幾下的,應該會有明顯的痕跡吧。”

白向雲邊說邊將塑料桶翻轉過來,湊到道友成眼前,臉上滿是揶揄的微笑。

道友成看著桶底和桶身那數條明顯的劃痕,臉色滯了一下,抬頭迎上白向雲的眼睛:“那個用桶不會被劃花呢,何況我用了好幾天。”

“嗯,昨晚我還不小心的把提手弄脫了,掉進了桶裏大大的劃了一下。”

白向雲又將桶肚轉向道友成,將裏麵那道深深的劃痕展現在他眼前。

道友成肩膀縮了縮,突然大聲說:“我說了這桶是我的就是我的。整個監倉的弟兄們都可以作證。幹……你這他媽的新丁這樣到底是什麽意思?那個桶沒劃痕的?你存心找茬是不?別忘了這裏是監獄。”

這**裸的威脅讓白向雲火氣一下子湧了上來,以更高的聲音吼道:“我自己做的記號我會不知道?我是新丁又怎麽樣?監獄又怎麽樣?我就認一個‘理’字,這是我的東西。”

白向雲的吼聲再次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知不覺間慢慢的圍了過來。

道友成看著越聚越多的犯人,也跳了起來吼道:“就憑幾條劃痕?你看看,整個監區那個桶沒有幾道劃痕的?這麽說這些桶全是你的了?靠……野心還真大啊,才來一天就想把整個監區的東西據為己有。”

“你說話小心點。”李刀一手搭在白向雲肩膀上,望著道友成冷冷的說。

“威脅我啊?我他媽的好怕呀。”道友成下了地,指著圍觀的犯人們說:“桶是我的,這裏的人都可以作證。你們想要?也行,五千塊,桶給你。我也不再追究因為你們的誣陷而造成我的名譽損失的問……”

“我他媽的給你五百!”白向雲甩開李刀的手,舉掌就印在道友成瘦削的臉上。

隨著一聲清脆的響聲,道友成被這一掌甩了個趔趄,那隻剩皮包骨的臉馬上浮現五道紅紅的指痕。

“打人啦,新丁打人啦。”道友成呆了一呆,高聲喊了起來。

李刀也不由被他氣得七竅生煙,正要出手,白向雲已經又一腳向他踢去:“你媽的偷人東西還有理了。”

道友成隻顧叫喊,那來得及躲閃,被這一腳踢得跌進圍觀的犯人中,連滾帶爬的衝向門口,口中還不停的喊著:“新丁打人啦。管教……郭領隊……救命啊,為我作主啊。”

隨著一陣密集的腳步聲,監倉門口一下子圍來了好多二室的犯人,吵吵嚷嚷的紛紛詢問是怎麽回事。

“白向雲,我們會被你害死的。”

“就是,你他媽的知不知道你在幹嗎?操你媽……”

兩把特別響亮的聲音讓白向雲有點不知所以,轉頭一看,原來是自己剛分到的“互監組”成員在說話。

他還來不及回味他們的話是什麽意思,更來不及想這事情會有什麽後果,幹警的聲音就從門口傳了進來:“全部抱頭蹲下。”

三個幹警和五六個武警出現在門口,手裏拿著能致人瞬間休克的高壓警棍指著犯人們高聲命令著。而他們後麵卻跟著郭老大和幾個事務犯。

道友成捂著被踢的位置不停的哎喲著,郭老大擠過來關心的問他傷到了哪裏和事情經過。

道友成一一述說著,對經過並沒什麽歪曲和添油加醋,但那語氣卻無一不是強調白向雲不但蠻不講理,還在冤枉好人。

“白向雲,出來。”一個幹警站在門口冷冷的喝道。

白向雲站起來,走到門口:“報告,我就是白向雲。”

幹警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有什麽話說?”

“報告,我認為那桶就是我丟了的,那些劃痕是我專門做的記號。”白向雲沒有看幹警,而是看著道友成大聲說。

“正如他所說的,劃痕對於塑料桶來說並不能證明什麽。無論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那些痕跡都會差不多。”幹警招手讓人把桶拿出來,看了好一會又說:“如果你拿不出別的證據證明這桶是你的話,你就要為你的行為和沒有根據的推測付出代價。”

這話讓白向雲的心一個勁的向下沉。

“報告,白向雲是真的丟了桶和裏麵的東西啊。”還在室內蹲著的李刀揚起頭喊道。

“如果你不能證明他是有罪的,那他就是無罪的。”幹警眯著眼睛冷冷的說出這句經典名言。

“東西?!”李刀的話提醒了白向雲,他的桶裏還有洗衣粉和洗發水呢。

“報告。”白向雲轉向幹警:“隨同我的桶丟失的同時還有一包洗衣粉和一瓶洗發水,都是剛剛開封用的。”

“這又怎麽樣?那些東西你也做有記號嗎?找到在哪裏沒?”幹警的神色注意起來。

白向雲看了看室內道友成的床位,又轉頭看著他有點驚慌和疑惑的臉:“報告,那兩樣東西我並沒做記號,但我相信現在正在他床頭的小箱子裏麵。”

“道友成,你敢不敢打開箱子證明你是清白的?”郭老大突然插話道。

幹警和幾個事務犯也看向他,蹲在地上的其他犯人更是靜靜的等著道友成的回答。

“可以。我現在就去打開。”道友成明顯的鬆了口氣,“勉強”站起來向他的床位走去。

道友成的神色讓白向雲覺得有點不對頭,難道真的不是他“拿”了自己的東西?可是這桶的確是自己的桶沒錯——以前的軍事訓練讓他絕不會記錯自己所做的暗記的。

白向雲、幹警、郭老大跟著道友成來到他的床位前,看著他拿出鑰匙,打開放在床頭的小箱子。

開了鎖,揭了蓋,道友成一翻就將箱子裏麵的東西整個兒倒了出來:幾件衣服、幾本封麵上滿是裸女或者妖精打架圖的書、幾包煙和一些雜物,並沒有什麽洗衣粉和洗發水。

“看到了吧?!”道友成得意洋洋對白向雲說:“你的洗衣粉和洗發水在不在這裏呢?”

整個監倉的人都看到了床上的東西,一個個都將目光轉向白向雲。

“一定是他轉移了。我兄弟他不會看錯的,這桶的確是他的。”李刀站了起來吼道。

“蹲下!”兩個武警衝了過來,二話不說的舉起警棍就向他身上招呼。

白向雲的心一下子掉到了穀底,動了動嘴,最後還是說不出什麽。

“剛剛分下監區就隨便打架,毫無證據就隨便說人偷東西。為了維護監區次序,使其他人引以為戒,有必要對你作出懲罰。哼……看在你事出有因的份上,‘蕩秋千’一天,不準吃任何東西,本月積分扣除。同一互監組成員做出深刻檢討。”

幹警說完抖了抖肩膀上的一級警司肩章,對幾個武警點點頭:“帶他下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