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四章 親情

又過了半個月的一天,正在和李刀他們吹牛打屁的白向雲被老管教叫了出來。

“黃Sir,怎麽了?又是那老檢察員來了麽?”看著老管教鎖好門,白向雲遞上煙,疑惑而困苦的問道。

老管教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什麽意思,接過煙輕笑起來:“你被他折磨得很慘是麽?不過你以後應該不用再見他了。”

“什麽意思?”白向雲心中一鬆,殷勤的為他點上煙。

“你的律師來了。”

“律師?!”白向雲更加疑惑。他並沒有請律師,也叫過妹妹不要請。

“嗯,是法院分配的律師。姓黎,和我們都是老熟人了。”老管教揮揮手讓他先行,繼續說:“你這樣的案子沒律師是不行的,就算你們自己不請,法院也會給你指定一個。”

白向雲點點頭,他對司法程序隻是偶爾聽犯人們提起過一些,並不是很了解。當初他自己公司的經濟案是完全委托律師做的,自己除了在開庭的時候到位外,根本不知道其中的過程和必須。

“老大,你又出去兜風啊。記得泡個妹妹回來。”大崩牙鬼叫起來,引起一棟哄笑。

白向雲對他們豎了豎中指,跟著老管教走出了大鐵門。

在臨時會客室內,看著眼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律師,白向雲說不出心中是什麽滋味,靜靜的看著他沒有開口。

黎律師很沉穩,打量了他一眼,一邊翻翻手中的資料一邊自我介紹,然後說:“你的案子檢察院已經向法院提起訴訟,但因為你們沒有聘請律師,依照法律程序,法院就指派我來做你的辯護律師。”

“有什麽作用呢。”白向雲坐下,有些頹然的看著他。

黎律師一愕,聳聳肩說:“依照你的案情和目前的資料來看,有沒有律師的確是沒什麽區別。我隻是根據法律程序承擔這個義務而已。”

白向雲點點頭,十指交叉仰靠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一言不發。無論是提審預審還是問訊,他都有種傷疤被狠狠揭開的痛感。現在,他要開始真正的麵對這傷口了。

“但你也不要灰心,我會忠實的履行我的職責的。”黎律師合上資料,靜靜的看著他。

白向雲合上眼,好一會後才慢慢睜開,慢慢坐直身體,緊緊的盯著這年輕的律師:俊朗的麵孔,有點蓬亂的頭發,壯實的身材,隨意的夾克牛仔穿著,看起來有種不羈的狂放,但那坐著的姿勢卻又穩如泰山。

“你肯定我不會被判死刑麽?”

黎律師輕笑起來:“不說你殺人事出有因,就憑你投案自首這一條,也不可能被判死刑。”

白向雲眼睛慢慢亮了起來:“我的口供和案情沒什麽值得重新梳理考究的。一切都拜托你了,能少一天是一天。要錢要什麽的找我妹妹,她會把你需要的一切都辦得妥妥當當。”

黎律師眼中精光一閃:“我隻會依照法律依據和賦予我的使命,最大限度得履行我得職責。”

白向雲心中一震,郝然道:“不好意思,我失言了。”

黎律師點點頭,又和他說了一會必經程序和閑話,彼此初步熟悉後就走了。在走道中,他拍著白向雲肩膀意味深長的說了句:“賄賂和受賄一樣是犯法的。”

白向雲心中翻騰著他這句話回到監室,看來自己已經完全適應了這裏的環境和現在身邊的人,辦事說話都按照他們的規則去做了。以前的自己至少還會深思熟慮一下。

真不知道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坐在通鋪上,白向雲想了好久,拿起手機和妹妹通了個話,鄭重的告訴她不要做超出法律範圍的事情,自己會積極的爭取減輕刑罰。

“哥,你終於振作起來了。”電話那頭的白雁雲哭了起來:“你知道爸爸媽媽多希望你這樣麽?他們這麽久不去看你,就是不想看到你那頹廢的樣子啊。”

白向雲忍住淚水,輕輕的掛斷電話。她是多麽的深愛著自己的妻子,為了這個家他沒日沒夜的拚搏著,在他以為自己基礎足夠堅實,正打算要個結晶真正的建立個美滿幸福的家庭的時候,妻子卻做出了那樣的事情。

他最恨的就是背叛,就像軍隊裏容不下叛徒一樣。

“老大……”李刀幾人看著他,眼中滿是監獄裏罕見的關懷。對於白向雲,他們除了知道他曾經是軍人和隱約猜測到他外麵有龐大的關係網和資金實力外,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他是為什麽而入獄的。雖然他們很好奇象他這樣的精英人物也會入獄,但白向雲不說他們是不敢問的。

對於已知的白向雲,他們心中隻有佩服與尊敬。

“我能認識你們,是因為我掐死了自己的妻子。”

白向雲笑著說。隻是那苦到有點絕望味道的笑容讓人震顫。

李刀他們呆了。如果白向雲說他因為打架甚至詐騙而進來也不會讓他們感到奇怪,畢竟以這些日子來他的表現他的背景做出這些事情一點都不奇怪,但以他們所觀察到的以白向雲性情來說,殺了自己的妻子是在是太讓他們難以接受。

“是不是嫂子……”吊眼四囁嚅著,沒說出完整的話來,但誰都知道他想說的話的意思。

白向雲點點頭,緊緊的捏著手中的手機,眼皮一合,眼角滑下了一滴淚水。

“那雜種王八蛋是誰?我叫小弟們去砍了他。”一直倚在門口曬太陽的李刀吼起來,一腳踢在鐵門上,巨響振蕩天井。

其他監室的人被這聲巨響驚動起來,紛紛高聲探問怎麽回事。

白向雲沒有言語,就這樣靜靜的坐著,直至太陽下山。

第二天放風時間還沒過,白向雲就被告知有人來看望他,以為又是妹妹來了的他剛到審訊室(象上次那樣)門口就呆了。

裏麵不但有自己意料中的妹妹,還有於所長和高凡,最重要的是還有自己的父母白國華和聶清芳。

父母終於來看望自己了。

“爸、媽……”白向雲雙腳一曲跪到了地上。

“好兒子……起來。”兩老走到他麵前,一人一邊的扶起他。聶清芳抱著他淚水漣漣。

“爸、媽,你們怎麽瘦了那麽多?!”白向雲扶著母親的肩膀心疼不已。

“隻要你能振作起來就好,我們都沒事。” 白國華拍拍他手臂:“你於叔叔已經把你在這裏的事情都和我說了,不愧是我兒子,到哪裏都是最優秀的。”

“你們……不怪我麽?”白向雲滿臉羞愧的看著父親。

“哼,大丈夫處身立世,自當行之所安。那女人做出那樣的事情,就該承擔同樣的後果。爸爸媽媽又怎麽會責怪你。” 白國華頓了頓又說:“我們唯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你頹廢的樣子,白家沒有這樣沒出息子孫。幸好……你終於覺悟了。”

白向雲張開雙臂,又將父母擁入懷中,心中滿是幸福和感激。

“哥,”白雁雲走過來拉開母親,對他說:“快謝謝於叔叔,要不是他放縱,你能在這裏呼風喚雨嗎。”

白向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握上於所長的大手真誠的說:“於叔叔,謝謝你。”

“我還要謝你呢。”於所長爽朗的笑起來:“要不是你,這裏的秩序那能這麽好?不愧是我的好侄子,嗬嗬……”

高凡也走過來擂了他一拳:“兄弟,想不到你還真有一套。哈哈……”

握著高凡的手,白向雲笑了,真心的笑了。

所有的東西都沒有棄他而去,父母還是父母,親人還是親人,兄弟還是兄弟。對他來說,這就足夠了。

隻要還擁有這些,就擁有了整個世界。

心情好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快。白向雲現在就有這樣得感覺,報紙翻了三遍,連中縫的每一個字都逐一點過也不覺得厭煩,雜誌更是讓他翻到卷角又卷邊,就在這樣的“不知不覺”中日出又日落,開庭的通知書送到他手中時,他才“記起”自己到這裏已經三個多月了。他的賺錢計劃也以更加多的點更加廣的麵鋪開來,可說是日進鬥金,皆大歡喜。

三天後,開庭時間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