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二章 十二門徒 (上)

良久後鄭魯才幽幽的說:“我跟人合夥經商,隻是不久我的錢就被合夥人吃了個幹淨,那可是我養家活命的血汗錢啊……我告上了法庭,可是卻因為當初過於信任他了,唉……也是他太狡猾了吧,最後證據不足,我敗訴了。破產不算,還欠下了巨額債務……憤怒之下我找上了他家,本來隻是想把他幹掉了事,可是他老婆衝上來阻擋,我一失手把她也殺了……”

不單是白向雲,注意聆聽的李刀他們也驚呆了,這種不是冤案的冤案最讓人同情,對於義氣為先隨時能為朋友兩肋插刀的他們來說更難接受。

“你不上訴麽?”李刀坐近了他,又遞上一根煙。

“兩條命,加上原來的事情證據不足,上訴好象不會有什麽區別。”阿拉鬼接過話說。在剛才的戰鬥中,占著居高臨下之利、旁有李刀清場的他是唯一一個毫無損傷的人,這時他正幫著吊眼四擦跌打酒,隻是時不時的“不小心”用力的觸到了他的傷處,惹來一個巴掌、一聲咒罵和一陣笑聲。

鄭魯黯然點點頭,滿臉的無奈:“上訴隻是多活幾天而已。徒自多折磨自己。”

“可是……”白向雲頓了頓才說:“你的家人……”

鄭魯不再言語,頭一仰靠在牆壁上,眼角滑下了一滴淚水。

監室靜了下來,良久沒有聲音。

“鄭兄弟,上訴吧。就算能多活一天,多想親人一次,多見他們一麵……也是彌足珍惜的。”

白向雲說完倒頭便睡。他不是累,而是在想他自己,想他的父母妹妹…………

今晚的重刑犯監棟也和昨晚一樣聲音隱隱,隻是笑語變成了呻吟——通宵達旦。

第二天早上放風沒人再敢囂張,傷得再重的也掙紮著爬起來(大多數隻是皮肉之傷或者關節脫臼,還不至於有人要住院),在李刀的指揮下老老實實的做晨操。

當然,監棟的門口也多了個管教看著,樓頂巡邏牆上也有了武警遊來遊去。大家都該幹嘛的幹嘛,沒有什麽不正常的。

白向雲幾人暫時是孤獨的。認識或者不認識他們的人都驚懼於他們的手段與力量,一時間都很難從昨天深刻的記憶中烙熱自己的臉貼向他們。

白向雲他們當然也不會主動向他們示好。在那些“老大”們回來之前,這些甘願屈居人下的“大哥”實在看不出有什麽利用價值。就算有,要他們一個個的去挖掘那也是勞神累心的事情,不值得。如果在這幾天某個室的老大位置會重新洗牌的話,那就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再說好了。

在這些個個都是桀驁不遜的重刑犯麵前,才剛剛兩三天、誰也不怎麽知道誰的情況下就想完全掌控局麵那是不可能的。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過去,眾人的傷也在一點點的好轉,各個監室慢慢有了人聲笑聲喧嘩聲,承包食堂百貨的管教也不再送止痛藥跌打藥來了。或許是那天的教訓太深刻了吧,竟然沒人再鬧事,一切仿佛都恢複了正常,直到暴亂事件後的第三天下午來臨。

“老大”們出禁閉的時間到了。

收風後,隨著大鐵門哐啷的一聲響,被關了三天禁閉的十幾人慢慢步進天井,在殺手張的厲喝下排成一排展現在監室內的眾人眼前。樓頂也瞬間出現幾個武警,端著槍對他們虎視眈眈。

這些老大們現在的樣子令白向雲驚訝、令李刀他們輕笑——原來生龍活虎紅光滿麵的人現在變得眼眶深陷,目中無神,滿臉晦暗,身體也瘦了好幾圈,雙腳時不時的震顫著,一副劫後餘生萎靡無比的樣子。

“這是什麽禁閉?竟然能將人折磨成這樣?”白向雲雙眼在這些人身上轉悠著,心中有點不是滋味。在軍隊的時候他也見過違反紀律的戰士被關禁閉,但那隻是單獨一人清靜的寫檢討的代名詞,那些戰士出來後不瘦反胖。說白了,他曾服役的軍隊禁閉室更象個療養室,隻是禁閉期間無法出來活動而已。

“老大你還真是孤陋寡聞了。”吊眼四笑起來:“和勞改場的比起來,看守所的禁閉仁慈多了。最多隻是因為精神受到折磨而讓身體跟著受罪而已。要是勞改場的……嘿嘿……那個狠呀……”

阿拉鬼嘎嘎怪笑起來:“‘因為精神受到折磨而讓身體跟著受罪’,四哥,想不到你竟然能說出這麽有文學水平的話來。監獄這‘大學’讓你進步不少啊。”

吊眼四眼中一黯,沒有再說下去,白向雲也沒再問,繼續看著天井中的動靜。

從排在第一的大崩牙開始,十幾個人在殺手張冷厲的目光下,一一數著自己的罪狀,指天發誓從此以後服從管教,好好反省,重新做人。那神情那架勢就象敢死隊出征前的宣誓一樣決然。

隻是他們看向十三室時,眼中還是多了點和他們言語不一致的東西。

白向雲心中笑了,這真的隻是一群流氓地痞而已。對於這些要麽隻會意氣用事,要麽眼中隻有利益的人,他已經知道如何將他們玩弄於股掌之間了。

“宣誓”完畢,殺手張又簡單有力的警告恫嚇了幾句,將他們放回了原來各自的監室——要是調亂原來的安排的話,還得再來一次“老大”爭奪戰——他可不想再來一次這樣的混亂。

然後,他再次意味深長的眼了十三室一眼,出去了。樓頂的武警也在眨眼間消失無蹤。

回到監室的老大們可能是對好好的休息太過渴求了,並沒鬧騰出什麽動靜來。那些重刑犯們對這些剛相處兩天就離開三天的老大顯然也沒什麽噓寒問暖的心情,所以監棟內就這樣一片寂靜,直至吃完晚飯太陽下山,各個監室連原來偶爾出現的笑語也沒有響起過。

夜了。今晚竟然有月亮掛空,雖然隻是半邊,但那溫柔的皎潔也讓人心顫。

白向雲和鄭魯各坐門口一邊,都歪著頭看著月亮,抽著煙默然不語。

“嘭!”不知哪室傳來這聲顯然是人體撞在牆上的聲音,然後就是暗啞的慘呼和滔滔不絕的三字經。

“唉~~”白向雲輕歎一聲,心頭一片煩悶。

不是月黑風高的夜裏,也一樣是殺人放火爭權奪利的好時辰。人性的醜陋從來都是在黑暗中加倍放大——無論是官場商場還是監獄。

悶響繼續不絕於耳,大有聲勢擴大的樣子。

白向雲覺得有點累了。不理會李刀他們關於這事情發生在哪一室的討論,爬上通鋪悶頭就睡。

是夜,白向雲睡了好多惡夢,但他還是一覺睡到天亮。

“把他們都叫道這裏來。”

放風洗漱過後,白向雲盤膝坐在床上,淡淡的對李刀說。

“現在合適麽?”李刀想了一下說。

“賺錢不會有人嫌早的。”

白向雲自信滿滿。昨晚老大位置有改變的是三室和七室,就這種情況來看,自己的計劃不會有什麽不妥當的地方。要說對自己的怨恨,原來的十二個老大們應該更深些,既然自己有信心連他們也收服,新老大就更不用說了。

十二個室十二個老大滿臉驚疑的圍坐到白向雲麵前,臉上都有些不安。特別是三室和七室那兩個“新老大”,更是一臉忐忑。

“抽煙。”白向雲將十二包高檔煙丟到他們麵前:“走多夜路總會怕遇上鬼的。各位都是成就非凡的人,我白向雲最敬佩的就是這樣的人。”

“你想說什麽?”金剛沒動麵前的煙,緊緊的盯著他。

其他十一人也和金剛一樣,他們都聽得出白向雲話中有講和的意思,但僅僅是這點的話,他們覺得自己根本不值得被召進來,從“暴亂”事件一直至今,瞎子都能看得出白向雲不但身手高明,還和看守所有著微妙的關係,在這裏絕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

“合作。賺錢。”白向雲逐一掃過他們:“牢獄生活怎麽樣大家都深有體會。我們總得想點辦法吃香些喝辣些,多點娛樂活動也好啊。再說……就算我們都是要被槍斃的人,但能為兄弟親人留下點什麽也是好事。”

所有人都被他說得心中一震,白向雲的話說到他們心坎上了。他們在這裏的日子不算短,每日無所事事的總有種等死的感覺——即便是沒有被判死刑的也一樣。監獄是個黑暗的地方,也是人性和感情最容易被放大和回歸的地方,要是真能如白向雲所說,即使是死,在死前自己也能快樂一陣——就算自己不想為誰做點什麽。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