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五章 他們的就是我們的 (上)

晚餐出乎白向雲意外的豐盛,雞鴨魚肉海鮮野味無所不包,還全是新鮮的,味道雖比不上五星酒店名廚大師的手藝,但也算得上是色香味俱全。

“這裏怎麽會有這麽好的東西?”白向雲夾過朱七剝好殼的大對蝦放進嘴裏,嫩嫩滑滑的新鮮香氣直衝腦門。

“有錢什麽沒有?在哪裏都是一樣。”李刀撇撇嘴接過懵豬偉遞來的雞腿,還自嘲了一句:吃什麽補什麽。

“老大,這是看守所專門為犯人們加菜開的廚房,還有日雜百貨。好是好,就是東西貴了點。”朱七一邊剝蝦一邊解釋說。

“聽說以前有個因為經濟問題進來的官兒,嫌這些東西難吃,叫直接從香格裏拉送整桌的來,承包食堂的人還不是一樣送來了。”李刀嗬嗬笑著說,“隻是價格貴了三倍。”

“還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嘿嘿……”白向雲心中又打起了商人小算盤。這裏的情況看來複雜得很,以後的日子那麽長,自己得趁早打算。隻要對得起自己內心,無論做什麽他都不後悔!

李刀看了他一眼,到目前為止,這新老大對他們來說還是個迷樣的人物,不但身手高強,更出手大方。而送飯菜來的管教除了樂嗬嗬的和他打個招呼外,也沒什麽奇怪的神色。

白向雲到底有著什麽樣的背景?李刀他們雖然心中疑惑,卻一句也不敢問。

其他監室吆五喝六的喧嘩傳來,讓這冷清的十三室多了些閑適的感覺,很有些團圓飯的味道。這裏不準喝酒,隻能以飲料代替,但也無損他們過年的熱情。

這是白向雲幾天來吃得最舒心的一頓。他是個勇於麵對現實的人。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他也不再期冀什麽。



冬天的夜晚總是降臨得比較快,地處郊外的看守所有些靜溢,隻是偶爾傳來的爆竹煙花聲讓人覺得是在過年。

這感覺讓白向雲有些不習慣,就象室內長明不熄的燈泡對他來說很是刺眼一樣。

“老大,別想太多。剛進來的前幾天誰都一樣,慢慢就能調適過來了。”

李刀湊到坐在門口透過柵欄鐵門呆看夜空的白向雲身邊,遞給他一根煙。

看著火柴慢慢熄滅,白向雲向哨樓方向噴出口中的煙霧,在隱約中看著一身綠裝來回晃悠的武警,悠悠的說:“這就是坐牢嗎?”

“不。”李刀搖搖頭:“這隻能算是熱身。”

“哦?”白向雲望向他。

李刀淡淡一笑:“以後你會看到的。”

白向雲點點頭。想想也是,在這種匯集了特殊人群的特殊地方,哪會象自己現在看到的平靜夜空這麽簡單。在街上擺個小攤子還勾心鬥角的搶生意呢。

自己今天的事情就是最好的例子。要不是自己有兩把刷子的話,現在想來不是用牙刷刷蹲廁就是扮小醜為身邊的人解悶。

要拳頭?我有。

要錢?我也有。

要手段?我更有。

想到這裏,白象雲心中笑了。

軍人、商人、獄犯。三位一體,

多麽完美的組合。

“對了,平時你們也是這樣吃的嗎?”白向雲想起剛剛的“晚宴”,最後剩下的大部分飯菜都被懵豬偉倒進了下水道。

李刀聞言笑著點點頭,若有深意的看了看正在玩“梭哈”賭煙的懵豬偉他們一眼,說:“基本上都是。不過錢不是我們的。嗬嗬……”

白向雲明白了,這壓榨剝削可不是資本家的專利,在黑社會和監獄這種地方更為常見。

拳頭就是真理!不是麽?

掌握著真理的人同時也是掌握著最多資源的人。

“既然他們叫我大哥,總得孝敬點什麽吧?何況又不真的是自己兄弟。”李刀知道這老大完全明白了。

白向雲點點頭。大魚吃小魚是自然規律,也是社會規則,沒本事就乖乖的認孫子。

夜漸深,看守所慢慢靜了下來。在這沒有什麽娛樂的地方,睡覺成了渡過漫漫長夜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

倦意襲來,白向雲合上毫無焦點的看了天花板很久的眼睛,對長明燈的不適應終究敵不過惡鬥後的疲倦。

不知過了多久……

“救命啊!”

一聲淒厲的慘呼響徹夜空。跟著外麵的走道和頭上的樓頂就響起密集的腳步聲。

白向雲霍地坐起來:“怎麽回事?”

多年的軍旅生涯早就養成了他從不深睡的警惕,何況身處這自己還隻是一知半解的地方。

李刀翻了個身有如夢囈般說:“還不是又一個老丁被玩得受不了。睡吧,沒什麽奇怪的。”

“老大,你把它當成噪音就行了。反正也是隻能聽不能看。”另一邊睡得稍遠的朱七也冷漠的開聲。

白向雲心中一寒,人性這東西到了這裏怎麽就被放大和扭曲成這個樣子了呢。

鐵門響,鐵門再響。喧嘩,又再喧嘩……

“都給我跪下,操你媽的……”

隨著管教粗魯的咒罵,清脆的“砰砰”聲響起,還不時雜夾著一聲慘叫。從密度和聲音判斷應該不隻一人被抽,聽起來甚為熱鬧。

“又是按摩。不知是誰這麽幸運。”懵豬偉翻過身來趴在枕頭上,一臉有滋有味的幸災樂禍。

“按摩?這不是皮鞭打的聲音嗎?”白向雲想起下午在走道時見到的管教桌子上那一條條牛皮鞭。在軍隊時他雖然沒享受過這樣的待遇,但也總見過別人被懲罰。那玩意落到身上可不是鬧著玩的。

至少他看到被抽的人的表情是如此說明。

“老大,這你就不知道了。”朱七坐了起來,一副專家的樣子講述道:“開頭那幾鞭是很火辣的疼,疼到就象自己的肌膚被燒灼撕裂似的。十多鞭後就適應了,這時候的那種感覺……唔~~酥**癢麻麻的,舒服著呢。”

懵豬偉也點頭附和:“除非被抽上幾百鞭,不然還真的是鬆筋活骨的按摩。嘿……經驗之談。”

白向雲不由目瞪口呆,心中不期然的想起一句話:人呐,真是賤。

慘呼聲果然一會就低了下去,變成了哼哼唧唧的呻吟,看來是進入狀態了。

哐啷一聲,監棟的大鐵門突然打開來,隨著充滿怒火的咒罵與急速的腳步聲,一個管教拿著兩條皮鞭快步的走到水池邊,一伸手浸了下去。

“張Sir,那個壞人這麽囂張?**他!”吊眼四那**的聲音又響起來。

“對,張Sir。插爆這讓人不能安睡的家夥的菊花。”阿拉鬼嘎嘎怪笑起來。

“是啊,張Sir,你老人家累了就叫我一聲,胖子我別的沒有,力氣倒有點。”胖哥賤笑著說。

“你們這些猴子給我老實點。別哪天讓我操你們。”張管教把浸了一會的皮鞭拿起,怒吼一聲走了出去。

“碰上了殺手張值班,這下那倒黴蛋完了。”李刀叫朱七遞過煙,就蹲在鐵門那聽起大戲來。

別的監室也是議論紛紛,但都不敢大聲。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刻,任何風吹草動都是武警們鎮壓的對象。

“要是再抹上一層鹽就更好玩了。”

朱七邊邪笑著邊給兩人點上煙。反正倒黴的不是他,樂得意淫一下。

白向雲當然知道浸水加鹽的皮鞭意味著什麽。真被這東西抽上幾十下,不躺三天再脫層皮的人就是鐵打的。

想想今天發生在這室的事情,他還真有種幸至的感覺。這麽大的事傷這麽多人也沒人打小報告,李刀他們做大哥做得還真有一套。

慘叫又響了起來。這回比開頭的時候更撕心裂肺,還夾雜著斷斷續續的求饒聲。

“大過年的被抓到。活該!”李刀昂起頭,豎起兩指輕輕拍打著腮邦,一個個完美的煙圈從他啜圓的嘴裏飄出。

白向雲坐在他對麵,看著他還有點歪斜的鼻梁,想起下午被自己打得堆了一地的人,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歉意:“還疼嗎?”

“沒事了。”李刀毫不在乎的說:“整整兩瓶的止痛藥,還有幾顆安定可不是白吞的。”

接著他就發現白向雲臉色有些不對,拍拍他肩膀又說:“老大別往心裏去。這地方就是這樣。我李刀也隻佩服有本事的人。哈,最多你以後請我去香格裏拉多吃幾頓補充點營養就好了。”

“香格裏拉……”

白向雲沉默下來。在進警署之前的那晚,他還因為生意上的原因在那吃在那住呢。請他吃?他倒希望還有這樣的機會,以自己所知不多的關於這方麵的法律知識,能不能從這裏走出去還不知道呢。

李刀見他的樣子,知道不小心觸到了不該觸到的地方。在這裏呆了三個多月,加上以前自己也不記得多少次進來的經驗,他很明白白向雲這時候的心態。下午的時候他下手這麽狠,也是受這不穩定的心態影響。

朱七和懵豬偉能留在這室,當然也是善於觀言察色的人物。見兩位老大的樣子,他們更不敢說話。

監室靜了下來,四個人都在默默的抽著煙。

外麵走道的咒罵聲皮鞭聲不斷,慘叫聲求饒聲也越來越微弱。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