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拳頭=真理 (上)

朱七見他的神色,放下了心中大石,接著說:“刀哥身手很好,嗯……好到打遍東城無敵手。要不是他脾氣比較暴躁橫蠻,早就混出個人樣了。很多老板都看重他,不過對他這一缺點也沒什麽辦法。脾氣天生的……嗬嗬……”

“我們倆商量好了。這次出去就跟刀哥一起混,就憑他自己不吃也要給小弟吃這一點已經值得我們跟隨。”懵豬偉終於幫李刀換好了衣服,站起來對白向雲說。

“隻是刀哥這次犯的事兒好象不小,應該沒那麽快出去的。”朱七應和著懵豬偉說。

白向雲對兩人點點頭:“你們先弄他上床吧,等會再說。”

曾為軍人的他對血性漢子還是敬重的——即便是敵人也一樣。

看著李刀在床上安靜睡好,白向雲望向鐵門,心中說不出是什麽滋味。這些自己往日認為是人類渣宰社會毒瘤的人就近在眼前。今天開始自己就要和他們同處一室共睡一床吃一樣的東西。雖然自己也不是什麽善男信女,但目前的一切都是憑本事拚搏出來的。想不到……不過還好,至少他已經看到這些人中還有值得自己一交的。

“想不到我也有今天。”白向雲心中苦笑不已。

“妹妹應該會處理好一切吧。”想起他那美麗與智慧兼具的妹妹,在上這裏前她再次對自己保證,一定不會讓自己始創的“飄雲集團”垮下去。更會好好服侍年事已高的父母。

“白老大。”兩人三下兩下將地上的血跡擦洗幹淨,坐到李刀身邊,有意無意的和已經成功喧賓奪主的新房客保持距離。

白向雲心中一動,臉上掛起縱橫商場時專用的笑容:“你們在外麵的時候是怎麽過的呢?”

兩人對望一眼,顯得有些尷尬,良久朱七才說:“我們平時隻是時不時的向別人借點東西,換點零花錢用用。”

白向雲愕了一下,好一會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麽意思。不由失笑的搖搖頭:“難怪你們以後想跟他。”

懵豬偉一挺胸膛:“我們也不差啊。在偏門中我們做‘十一爪’的算是很正當的了。”

“偷也算正當?那什麽才是不正當的?”白向雲被引起了興趣。

“拐賣人口、販賣毒品和強奸是最為人所不恥的。偷蒙騙是中流。極具智慧色彩的走私和刀哥他們做的那行是最為人稱道的。打打殺殺,也是憑著自己的身體和能力混飯吃,和百姓良民基本沒多大區別了。”

朱七侃侃而談,神情也隨著說的內容變化而變化。最後換上一副洋洋自得樣。

白向雲有些堂目結舌,也大感新鮮,想不到竟然能聽到如此論調。他在商場搏殺中雖然也用過不怎麽見得光的手段和對手競爭,但那畢竟沒有超出道德和法律的界限。再說,商場如戰場,成王敗寇,從來都是隻問結果不問過程的。可是現在眼前這小子將黑社會的行業和三百六十行相提並論,自己一時間還真有點接受不了。

“白老大,你原來是做什麽的?”朱七見他臉色有些不對,小心的問道。

白向雲微微一笑:“做點小生意混飯吃而已。”

雖然他的事業成功事跡和照片也曾在報紙雜刊上出現過,但在清溪這國家級城市中隻能算是浪花一朵。根本不虞這幾個小混混會認出他。

懵豬偉翹起大拇指又拍起馬屁來:“想不到白老大還是文武兼備的大老板呢。”

“就是就是。”朱七跟著也是一頓狂潮。出來混的,眼光最重要。白向雲的裝束和儀態告訴他們,實情絕不象他說的那樣。

白向雲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麽也沒說。在這裏說出自己曾當兵從軍做官實在不是件光彩事情。

外麵傳來哐啷的開門聲,不久鐵門外出現老管教的身影:“都回床上坐好。”

然後一陣嘩啦啦聲響,打開了門鎖。

白向雲心中一跳,就在他以為和李刀打架的事情暴露時,老管教卻又走了。接著隔壁也傳來開鎖聲。

“到放風時間了。”朱七輕聲說。

“哦……”白向雲放下心來。雖然自己並不怕惹事,但剛進來就發生什麽“麻煩”,要是連累到高凡身上就非自己所願了。

“好了!”隨著老管教一聲吆喝,在一陣歡呼聲中,這監棟中十三個監室的門同時打開,百多犯人或緊或慢的從裏麵走出來。

緊的都是那些在各室中地位比較低的犯人——白向雲後來才知道,這些人有個專門的稱呼:老丁。他們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從大水池中裝水把監室內的小水池充滿——那是衝廁所和不屑於和一般犯人在天井大水池搶水的“大哥”們洗澡用的。再然後是為牢頭們洗衣服,再後才輪到處理自己的一切。慢悠悠晃蕩出來的當然就是那些牢頭大哥了。他們要做的就是夾著煙伸著懶腰曬太陽而已。

百多鋥亮的光頭在陽光下或緊或慢的晃來晃去,蔚為奇觀。

站在比天井稍高的走廊上,白向雲看著眼前一切,不由歎了口氣。弱肉強食到哪裏都存在,即便在這種同病應該相憐的地方也不例外。

白向雲高大的身材十分搶眼。除了忙得不知所以的老丁外,犯人們幾乎都拿眼看他,隻是眼中多了點東西。有奇怪,有迷惑,也有恐懼。

李刀慘叫的聲音透不出監棟大鐵門,他們卻是聽到的。

“朱七,刀哥呢?”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向這邊走來,雙眼卻盯著白向雲。

“胖哥……”曬著太陽無所事事的朱七看看白向雲,沒有說話。

“你找李刀?”白向雲和善的笑了笑:“他在裏麵睡覺呢。”

胖哥腳步一停,高聲說:“吊眼四,阿拉鬼,我們和刀哥‘煲煙’去。”

“好啊。刀哥好煙多的是,不抽白不抽。”

犯人堆中走出兩個一看就知道不是善類的家夥,晃悠悠的跟著胖哥向十三室走來。

眾犯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們的聲音吸引過來,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看著白向雲。

對著監室門的朱七突然一動不動的看著白向雲身後,剛剛打了桶水到門口的懵豬偉也驚呼起來:“刀……刀哥……你醒了?!”

白向雲輕輕轉身,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與敬佩。

李刀正扶著門口憤怒的看著他,麵容扭曲,鼻子已經不再流血,但右腿軟搭搭的拖著。一隻手時不時的揉動一下。

“胖子,吊眼四。幹掉他。”不等白向雲出聲,李刀已經大叫起來。然後又是一陣呲牙咧嘴。

“兄弟,我們進裏麵談談,讓我胖狗熊見識一下今天來了個什麽厲害人物。”胖哥怪笑著和李刀打了個招呼後走進十三室。

“東城區的奪命刀變成了瘸子?”吊眼四上下打量著李刀嘖嘖有聲。

“吊眼四你他媽的少說風涼話,不擺平他我們都沒好日子過。”李刀提著褲管一跳一跳的回到通鋪。

“兄弟,進去吧。裏麵好說話些。”阿拉鬼看著白向雲,向室內擺了擺頭。吊眼四則一副不到你不進去的樣子。

白向雲微微一笑,毫不猶豫的轉身走回室內。在部隊他可是以一搏十的高手,那會怕幾個小流氓。

阿拉鬼看看大鐵門,對天井中百多號人高聲喊道:“你們這些混蛋不是很喜歡唱歌嗎?過年了,唱大聲點慶祝吧。”

一陣哄笑,不知是誰先扯起鴨公般的喉嚨,跟著各種曲調、各種嗓音都響起來。一時間雜亂無比。

白向雲剛剛走進門口,一張棉被就如烏雲般迎頭蓋來,跟著背後也響起阿拉鬼凶狠的喝聲:“去死吧。”

門口到通鋪的地方窄小,前是棉被後是敵人,左邊是放口盅牙刷的牆壁,右邊是小水池。水池到通鋪之間不過四尺餘,胖子就在這裏守著, 通鋪上還有狠辣得讓自己佩服的李刀和一臉邪笑實力不明的吊眼四。也不是個躲閃的好地方。

“一群不講道理的家夥,我會怕了你們不成。”

白向雲怒氣上湧,看也不看的彎腰躬身一腳後蹬。

“啪”的一聲,阿拉鬼又狠又準的一腳就這樣被白向雲一個後蹬接住。巨大的力量讓阿拉鬼渾身一震,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差點跌坐在走廊上。

反震的力量也讓白向雲身體向前一傾,雙手就勢叉到地麵,虎腰一動,整個人倒立起來,在棉被罩到他之前雙手一曲一伸,猛的彈起數尺高,雙腳已經比棉被高出了尺多。

通鋪上的兩人看不到棉被後麵白向雲的動作,還以為陰謀得逞,正要得意時隻見高出棉被的雙腳一翻,白向雲就奇跡般出現在空中,踏著棉被落下穩穩站定。

看著白向雲臉不紅心不跳的樣子,胖子和吊眼四不由有些頭皮發麻。但他們畢竟是刀光棒影中的過來人,很快就回過神來,狠狠的盯著他不放。

“道理?哈哈,可笑。在這種年代,在這種地方,拳頭就是道理,也是真理。”身後的阿拉鬼陰聲說。

“就是!”胖哥附和說。

白向雲目光一閃,聲硬如鐵:“好!那我們就看看誰的拳頭硬。”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