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九章 再次相逢

滔天的氣勢從包房的門縫內衝了進來,有如颶風之下的海浪,衝撞著萊茵哈特的精神。幸好此刻已經不用麵對穆恩那雄壯如獅的身體,不用麵對他那邪異無比的紫金色眸子,萊茵哈特還能苦苦的守住自己的心神,不讓自己徹底的被那恐懼給吞沒。



一瓶接一瓶的紅酒灌進了肚子裏,萊茵哈特眼裏閃動著兩點鬼火一般的金光。“這家夥到底有多強?難道他就是神巢秘密記載的那些和神戰鬥過的太古純種的血族麽?隻有這種解釋,那傳說中來自宇宙深處,背棄了整個血族社會,跟隨著傳說中的魔王向神挑戰的純種血族。隻有他們中的成員,才可能僅僅釋放出一點點的氣勢,就讓我的精神差點崩潰。”



酒精慢慢的麻醉了萊茵哈特的神經,他終於長吐了一口氣,憑借著酒精的幫助,他終於可以勉強抵擋住穆恩釋放出來的氣息了。渾身大汗淋漓的萊茵哈特麵色灰白的推開了包廂的門,大步的走了出去,站在舞池的邊上,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站在無限的光芒中,興奮的彈動著一柄吉他的穆恩。穆恩每一塊肌肉都在跳動,都在充滿生機的彈動著,他身上那些玄奧的花紋――一個複雜的魔法陣的魔法符號,也在不斷的跳動,在燈光下居然反射出了幽邃的黑色光芒。



強勁的節奏在整個空曠的空間內震動,地麵在震動,包廂在震動,四周的人的身體在震動。不知道多少手臂茫然的伸向了天空,向著天空胡亂的抓、胡亂的揮動,有如亂墳崗上那密密麻麻的十字架一樣,讓人心裏發怵。



穆恩在台上瘋狂的、胡亂的吼叫著,強大的黑暗魔力發動了奇妙的精神法術,控製了整個舞池內所有生物。除了萊茵哈特這樣擁有強大精神力並且還刻意的利用酒精麻醉了自己的人,其他‘人’全部陷入了深深的癲狂狀態。



舉起酒瓶往肚子裏麵又灌了一通酒,回頭看了看蜷縮在沙發上,麵色茫然的0052,萊茵哈特飛快的掃了一眼那些筆直的站在那裏,絲毫沒有被那魔音引得迷亂的侍者。就在他們的脖子上,一條精巧的銀質項鏈上,有淡淡的光芒冒了出來。萊茵哈特恍然的點頭:“難怪你們在這麽恐怖的精神攻擊下還如此的從容,感情你們有法器護住了自己的精神。”



站在舞池的邊緣,萊茵哈特不時偷偷的瞥一下那忘情的在高台上瘋狂歌唱的穆恩,盤算著下一步應該怎麽走。搗亂麽?不可能,先不要說這裏的黑暗生物這麽多,自己一旦顯露出哪怕一點點的神力,怕是都會被撕成碎片。就算自己能逃脫,可是已經被魔音控製住的0052,難道自己能拋棄他麽?何況他身上還一點衣服都沒有,就算自己想要帶著他離開,也不能讓他光著身子啊。



那麽,就在這裏繼續的喝酒玩鬧下去?神啊,天知道這裏還會有什麽稀奇古怪的東西出來。如果再來一個魔力比穆恩更強大的惡魔,恐怕萊茵哈特今天就要栽在這裏。就算那魔音並不能給自己造成實際上的傷害,可是如果自己的精神一旦失控,本能的運用起神力抵抗的話!後果,可就真正的難測了。



走還是留,正在遲疑的時候,一個柔柔軟軟、有如上好的冰酒一樣的聲音傳了過來:“嗨,小帥哥,你在這裏幹什麽?滿頭大汗的,難道你剛才做了什麽劇烈運動不成?”緊接著,就是一絲品流極高的幽香傳進了萊茵哈特的鼻子。如果他沒有聞錯的話,這香精應該是從極其珍貴的,神庭用來配置醒神香的‘碎夢’香草中提煉出來的精品。



本能的撫摸了一下胸前那個裝著三顆‘醒神香’的小掛綴,萊茵哈特轉過身去,臉上已經露出了極其迷人的笑容:“哦,您是說,我麽?”‘醒神香’,神庭秘製的保命靈藥,就算你心髒破了個口子,這藥丸也可以讓你再撐一個小時,等待同伴的救援。對於神庭的神職人員來說,一顆醒神香就是一條額外的性命。奈何碎夢香草極其難得,神庭每年也無法大量的煉製這種藥丸。今天突然發現有人在身上噴灑用這種珍貴至極的香草調配的香料,萊茵哈特心頭的震動,可想而知。



剛轉過頭來,萊茵哈特眼前頓時一亮,心裏平白的冒出了一股驚豔的感覺。他已經很高了,大概如今在一百八十厘米以上,加上腳下的靴子,更是顯得挺拔不凡。而眼前這個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少女,竟然看起來比他還要高上這麽一點點。



皮膚無比的白皙,身材****,玲瓏有致迷人至極。標準的鵝蛋臉,配上大大的眼睛,湛藍色的眸子,挺拔的鼻梁,小巧紅潤的嘴唇,以及那梳得油光水滑,沒有一絲淩亂,在腦後紮成了一個大大的發髻的金色長發,具有極強的媚惑力。



而更加要命的就是,這麽一個惹火的尤物,她身上竟然隻穿了極短的、極薄的緊身皮衣、皮褲,乳白色的皮革衣服讓她的曲線一覽無遺,更是顯得她身上的皮膚白得可怕。大片大片白花花的肌膚嶄露在外麵,有如一朵成熟的太陽花,毫無顧忌的向四周釋放出濃烈的誘惑力。



看到萊茵哈特回頭看向了自己,少女微微的挺了挺已經挺拔得嚇人的胸脯,有意無意的用白淨細嫩的手指滑過了萊茵哈特濕漉漉鼻頭,紅潤的小嘴唇撇了撇,溫柔的笑道:“你可真狼狽,天啊,你剛才再作什麽呢?嗯?有興趣陪我喝一杯麽?。。。你居然喝這樣不入流的酒麽?來吧,我這裏有上好的美酒,完全按照古老的方法用手工釀造的,可不是這種機械化生產的垃圾所能比美的。”



隨手抓住了萊茵哈特的手腕,少女手上微微用力,就要拉著他往舞池的一角走去。臨走,她扭頭看了看萊茵哈特的包廂,看了看那裏麵衣衫不整的少女以及**的0052,眉頭猛的挑了一下,眼角裏、眉目中頓時有一股子銳氣冒了出來。



萊茵哈特站在原地紋絲不動,他微笑著看著這個美麗、火辣辣的少女,裝模作樣的擺出了貴族的虛偽派頭,驚呼到:“天啊,尊敬的小姐,難道我們認識嗎?您拉我去哪裏?”身上的雞皮疙瘩一顆顆的冒了出來,萊茵哈特不由得在心裏詛咒到:“那幾個該死的貴族禮儀課的導師,據說他們還是某個古老王國的公爵,可是他們每天這樣裝腔作勢的說話,就不嫌惡心麽?”



少女回過頭來,滿臉的驚訝:“天啊,我邀請你喝酒,難道你還會拒絕麽?得了,小帥哥,你看,我知道你心裏想著什麽,你跟我過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少女的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古怪的笑容,小嘴嘟起來朝著萊茵哈特做了一個親吻的動作。看到包廂內的那不堪入目的淩亂景象,少女已經把萊茵哈特歸結於酒色之徒一流了。



她的這種媚惑功夫,如果放在以往,任何一個生理正常的男人,對於這麽一個高條、美麗的少女主動的邀請以及她那曖昧的動作,哪裏還會考慮什麽?自然就隨著少女的擺布,她讓他作甚麽,就去做什麽了。可是如今麵對的,卻是萊茵哈特,已經因為這個插曲,從穆恩的那海濤一般的精神攻擊中漸漸清醒過來的萊茵哈特。



帶著一點點的慵懶和無力――也的確是沒有什麽力氣了,從穆恩的精神攻擊中清醒過來,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萊茵哈特歎然說道:“哦,不,難道您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麽麽?可是我敢發誓,我心裏絕對不在幻想一次豔遇,我也從來沒有幻想過,第一次進這種地方,就會有如此美麗的一個少女主動的邀請我去。。。”



少女溫暖的身體猛的撞進了萊茵哈特的懷裏,她吐氣如蘭,朝著萊茵哈特的臉故意的噴了幾口香氣,笑著說道:“哦,那麽,您認為我現在在做什麽呢?說真的,在這裏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迷人的英俊的青年呢,難道我想結識您,也不行麽?”她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萊茵哈特的領帶,慢慢的把領帶繞在了自己的手指上,輕輕的扯動著。



斜次裏,一個清朗但是帶著一點點邪惡的聲音突然傳來:“不,我想這位先生已經喝醉了,他和他的朋友,應該回家了。。。親愛的小姐,如果您有興趣的話,嗯,我臥室裏的那張床,非常的寬大,非常的鬆軟!而且我的能力也很不錯,起碼和我**過的女人,都說我讓她們的靈魂都快飛上了天堂!怎麽樣?今夜,不如你和我,發展一段超脫友情,但是絕對不是愛情的,純粹**的關係,怎麽樣呢?”



少女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她緩緩的轉過頭去,看著那個晃悠悠的走過來,穿著一件鬆鬆垮垮的灰色風衣的年輕人,氣惱的喝罵到:“你去死吧!就算是獸人中最難看的女人,恐怕都沒有人願意陪你上床!想要占我的便宜?你去死吧!”



狠狠的一腳踢向了那個年輕人,卻被那年輕人踏著古怪的步伐輕鬆的躲開了,少女急驟的喘息了幾下,不甘的看了萊茵哈特一眼,轉身就走。一邊走,她一邊嘀咕到:“哼,難得碰到一個看起來不惡心的人,偏偏就有人出來攪局,混蛋!”



萊茵哈特目送這個絕代的尤物遠去,那走過來的年輕人卻是嘻嘻的笑起來,吊兒郎當的靠在了舞池的欄杆上,從口袋裏摸出了一根很大很長的雪茄煙,用火機慢慢的點著。噴吐了一口散發著醇厚幽香的煙霧,年輕人慢條斯理的朝著萊茵哈特伸出手來:“很高興再次見到你,先生,你怎麽稱呼?。。。我叫易天星,中國人!”



他刻意的重重的讀出了‘中國人’這個詞,然後才繼續說道:“易,中國周易的易,天,天空的天,星,星辰的星!不過,你懂中文麽?”這一段話,他是用中文說的。



萊茵哈特伸出手去,和易天星握了握手,微微鞠躬道:“萊茵哈特。自然,我聽得懂中文。很高興認識您,我們,的確應該是第二次見麵了,前天夜裏,在泰晤士河邊的觀光塔,不是麽?”



易天星直起身體,一口一口濃濃的煙霧不斷的噴出來,他滿臉笑容的看著萊茵哈特:“唔,我就說,如今這個社會,你可以不懂英語、不懂法語、不懂其他的語言,可是如果你不學會幾句中文,那是根本不用想找到工作了。”聳聳肩膀,他笑了幾聲:“啊,我又把話題給扯遠了。唔,萊茵哈特,不錯的名字,當然,沒有我易天星這名字好聽。不過,你沒有姓氏麽?”



萊茵哈特謹慎的看著易天星,緩緩點頭道:“對不起,我是孤兒。”



猛的愣了一下,易天星臉上的笑容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有點抱歉的看著萊茵哈特,道歉道:“對不起,我不知道,哦,我有時候管不住自己的嘴巴,總是說些不該說的東西,雖然被我家的老家夥教訓了很多次,可是。。。哈,哈,哈,哈,很高興認識你。”



彷佛剛才的談話一直不存在一樣,萊茵哈特再次和易天星握手,微笑著說道:“沒錯,很高興認識您。易先生的興趣果然獨特,半夜三更的跑去觀光塔欣賞風景,這等風雅的舉動,可是普通人做不出來的呀!”



下一句話,就讓萊茵哈特明白了什麽叫做無恥。易天星仗著自己比萊茵哈特高了半個頭的優勢,親熱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得意的笑起來:“這話說得不錯。我父親擁有好幾個國家的爵位,最高的爵位是侯爵,我們家族,也算是門閥世家了,在歐洲,我們家擁有上百座中世紀的古堡,無數的農莊、田野、山林、湖泊。身為世家唯一的繼承人,如果我沒有一點點的風姿雅趣,怎麽行呢?”



由衷的有一種想要嘔吐的衝動,萊茵哈特擠出了一絲笑容:“哈,原來易先生是貴族,這就難怪了,難怪您有那興趣半夜爬上去這麽高。”



易天星大笑著,仔細的看了看萊茵哈特潔白沒有絲毫瑕疵的手指,點頭說道:“唔,你不抽煙麽?那你的人生又少了一種樂趣。當然,我不能像普通人那樣,大白天的跑去觀光塔吧?隻有半夜跑過去,才能顯示出我與眾不同的身份來!”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易天星深深的看了看萊茵哈特的臉,微笑起來:“不知道萊茵哈特你,又是為什麽在那種時間、那種天氣跑上去呢?”



眯起了眼睛,萊茵哈特眼裏有刀鋒一樣的寒光射了出來,他悠悠的說道:“這個麽,我說我是英國軍情局的特工,跑上去查探特別調查局的總部是如何被人燒毀的,您覺得這個解釋合情合理麽?”



易天星再次的愣了一下,突然間,他竟然有點興高采烈的笑起來:“哇,你是特工?太神奇了,太奇妙了,你居然是特工?那麽,你一定帶著配槍了?我還從來沒有見過槍是什麽樣子呢!”他的右手猛的朝著萊茵哈特左肩腋下的槍套伸了過去,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不如,把你的配槍借給我看看?”



五指輕輕的朝著易天星的手揮了出去,萊茵哈特笑道:“哦,不,我們的配槍,可是不能。。。”



萊茵哈特的話突然僵住,眼神震駭的,彷佛見鬼一樣的看著易天星。方才萊茵哈特唯恐用力過猛傷了易天星,所以出手攔截的時候,留下了三分餘力可以隨時收力!可是易天星的手就彷佛幽靈一樣,幻出了幾條黑影後,輕鬆的突破了萊茵哈特的防線,把他的手槍從槍套中抽了出來,握在了自己的手裏。



身體猛的僵硬了起來,不敢有絲毫的動彈。這K-7的威力,聽0052的形容就可以想像得出來,萊茵哈特毫不懷疑,這一槍可以讓自己的上半身整個的消失掉。而如今槍柄掌握在易天星的手中,而槍口正有意無意的靠在自己的心口處。



僵直著身體看著易天星把K-7慢慢的抽了出去,嘖嘖稱奇的在手上把玩起來:“奇妙,真是古怪,你們軍情局,總是有些奇怪的玩意出來。這手槍這麽小巧,卻這麽沉重,想必威力是極大的。唔,我相信你是特工了,果然你也有正當借口半夜跑去觀光塔呀!”



把手槍交回給了忐忑的萊茵哈特,易天星隨手把那雪茄扔在了地上,用腳尖踩滅了上麵的火星。抬起頭來,易天星滿臉說不出的古怪笑容,慢悠悠的說道:“不過,萊茵哈特先生,你跑來迷幻龍窟,難道是查案的不成?真是不幸,那天我在那上麵,也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經過。那些該死的匪徒,實在是太大膽了,不是麽?”



反手把槍插了回去,萊茵哈特聳聳肩膀,無可奈何一般的說道:“沒錯,的確是大膽。可是和我沒關係,那個案子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來迷幻龍窟查案?您在開玩笑,我不過是陪同一個同伴過來消遣,他是一個風流的家夥,可是被老婆管得太緊了,平時不敢出來胡鬧。隻有我這個可憐的,剛剛被分配來調查局的小特工,才會陪他出來胡來呢。”



回過頭去,仔細的看了看滿臉呆滯,明顯被灌了強力迷幻藥,最後又在穆恩的音樂中徹底迷失的0052,易天星開心的笑起來。朝著萊茵哈特深深的點頭示意後,易天星笑道:“哦,那太好了,迷幻龍窟是個遊玩的好地方。可是,萊茵哈特,怎麽說呢,第一次看到你,我就對你非常的有好感,所以,我必須給你一個。。。一個勸告。”



湊近了萊茵哈特的耳朵,易天星低沉的說道:“迷幻龍窟這種地方,以後你最好不要再來!今天,很幸運,我在這裏,否則,你如果被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魔女給拉走的話,恐怕你明天連爬起床的力氣都沒有了。。。聽我的一句勸告,今夜你在這裏盡情的歡樂,可是明天天明之後,不要再靠近迷幻龍窟。”



重重的拍打了一下萊茵哈特的肩膀,易天星臉上又是那吊兒郎當似乎什麽都不在意的笑容:“你要記住,你的運氣可不見得總是這麽好,總能碰到我為你解圍吧?哈哈哈,你是特工,而他們,卻正好是特工的對立麵,倫敦最大的黑幫團夥、走私集團,乃至毒品、**、軍火、賭場、高利貸,都和他們有關係!萊茵哈特,記住,這裏不適合你來!”



深深的看了萊茵哈特一眼,易天星轉身快步走進了瘋狂扭動的人群中,立刻就消失不見了。



萊茵哈特皺起了眉頭,低沉的說道:“不錯,很顯然,我對你也很有好感,易天星!!!。。。很顯然,你知道些什麽,或者,你和很多東西有關聯?可是,也許我應該明智的聽從你的勸說?我的這一點力量,可不夠讓我在倫敦保住自己的性命的。”



搖搖頭,萊茵哈特終於還是按照易天星的話做了,並且他做得更加徹底。直接抓起了**的0052,胡亂的給他套上了衣服,萊茵哈特攙扶著渾身抖動不休,嘴裏胡亂叫嚷著的0052,快步的朝著出口的方向走去。



最高一層的角落裏,易天星重新點起了一支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後,噴出了幾個煙圈。他的聲音變得很低沉,充滿了威壓感:“告誡那幾個血族的小丫頭,不許動那個小夥子以及他的朋友。。。唔,真是很難得,難得有一個如此英俊的青年男子,讓我不反感的呀!”



易天星突然又嘻嘻的笑起來:“我的血統是如此的高貴,如此的優良,世界上原本就不該再出現和我一樣英俊的男人。可是很奇怪,這個萊茵哈特,按照道理來說,比起我,也就隻醜陋這麽一點點了,偏偏我還不會生氣,反而想要去做他的保護人,真是奇怪啊!”



聳聳肩膀,他有點不可思議的說道:“要知道,什麽貓啊狗啊的,我是從來不養寵物的,可是偏偏看到這小家夥,我居然想要去保護他,不想讓任何人傷害他,真是太古怪了!如果他是一個美女,這樣會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可是他居然是一個比我僅僅這麽不帥一點點的男人,這就真正是匪夷所思了。”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無比的陰冷:“你們,知道我說什麽麽?”



幾個眼裏閃動著紫色的光芒,身上有強大的能量波動不斷釋放出來,身體四周的空間竟然有如水波一樣隱隱起浮,渾身都籠罩在黑暗中看不清容貌的男子‘嗬嗬嗬嗬’的笑起來:“少主,放心,我們明白的,以後在倫敦,不會有任何我們的人靠近他。”



站在高高的地方,看著萊茵哈特艱難的攙扶著0052擠出了人群,慢慢的走了出去,易天星有點猶豫的把雪茄放進了嘴裏,低聲說道:“唔,奇怪,真是太奇怪了,我居然會有這樣古怪的心理麽?天啊,難道我突然發現,我竟然有同性戀的傾向麽?”



歇斯底裏一般的低聲嚎叫聲從易天星嘴裏傳了出來:“哦,天上天下所有該死的神啊,你們不會這樣開玩笑罷?要不是我控製得當,我已經給我們易家添了幾百個子孫了,我可是從十四歲開始,就閱盡天下美女,一杆不倒金槍,橫掃世界歌壇、影壇、體壇等等,隻要是美女,基本上都被我寵愛過!難道,現在你又要讓我去征服男人麽?”



幾個男子眼裏紫光大盛,同時退後了幾步,喉嚨裏發出了含糊不清、意義不明,但是很明顯是詛咒的聲音。



重重的歎息了一聲,易天星無奈的站直了身體:“好吧,好吧,隨便了,反正,相信我會堅定的抵擋住男色的誘惑的。。。去給穆恩叔叔說,讓他把音樂變得更加瘋狂一點,更加的淫褻一點,更加的下流一點,更加的無恥一點。最好能讓所有的客人都脫光他們身上的衣服,好讓我仔細的看看,今天晚上是否會有幾個身材極佳的美女出現呢?”



淫笑了好幾聲,最後看了一眼萊茵哈特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外,易天星大叫了一聲,眼裏發光的朝著幾個隻穿著貼身小襯衫的女孩子衝了過去:“美女,你們還是處女麽?你們不介意我用我的**,去捅破你們的處女膜吧?。。。哦,神啊,我們能夠在這裏巧遇,實在是至高的萬能的那個叫做什麽名字來著的神親自的安排呀!讚美所有的美女神靈,讓我們**吧!”



“讓我們發展一段超脫友情,但是絕對不是愛情,純粹是**的,完美的肉體關係吧!”



那幾個詭異的男子渾身一陣哆嗦,其中一人突然喃喃自語道:“天,如果首領和夫人出關,突然發現少主變成了這個模樣。。。”所有人的身體,同時都哆嗦了一下,眼裏冒出了極其的。。。無法言語形容的古怪神色。



一個人用無比細微的聲音說道:“可是,誰叫少主小時候,一直都在接受契科夫大人的熏陶呢?”沒人回答這個問題,一陣的死寂。





豬頭的話:請豬頭的兄弟姐妹支持雲天空。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32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