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三章 **沙皇?!

“嗨,頭兒,這裏就是我們特別調查局最機密的電子監控中心。三十台巨型母機級服務器,監控了除了中國大陸本土外幾乎世界上所有的電子信息。。。看,這就是我們特別調查局在情報係統內部都受人排擠的最大原因,沒有人願意自己的隱私一天到晚被我們盯著的。尤其,上次我們軍情係統的頭兒,他給情婦打的電話不小心被我們偷聽到後,我們的經費都縮水了百分之三十!”



“你們這是活該,我也討厭專門偷聽的人。。。還有,0052,請稱呼我的名字,不要老叫我什麽頭兒!”萊茵哈特很不習慣0052的稱呼。



0052隨手從一個女特工的桌上偷走了一片朱古力,飛快的塞進嘴裏咀嚼了起來。含糊不清的,0052朝著那個似乎有所發現的女特工露出了一個迷人的笑容,快步跟上了萊茵哈特。“可是,你如今是我的頭兒,這沒錯,這是K的命令,我隸屬你的那個特工小隊。稱呼您為萊茵哈特神父大人麽?神啊,這是一個瘋狂的做法,你應該明白,在倫敦,我們不能用這樣的稱呼。”



“親愛的頭兒,你隨時隨地要把自己當成一個純種的。。。哦,是純粹的特工,而不能總是想著自己還是一個神職人員!知道麽?每次我跟隨神庭的聯絡官上街,都提心吊膽的!所以,我隻能稱呼你‘頭兒’,從我的嘴裏,再也不會說出‘神父’這個詞。”



萊茵哈特皺起眉頭,歎息到:“隨便你罷!”繞過一台正在瘋狂閃動著的信息交換機,萊茵哈特突然回頭說道:“對了,上次你給我的那些案卷,一百五十年前到二十年前所有的和黑暗勢力有關或者懷疑和他們有關的案卷,我都看完了,請把最新的二十年的案卷給我。”



‘砰’的一聲,0052一失神,膝蓋猛的頂在了一台機器的棱角上,疼得他大聲的抽起了涼氣。“不可能!居然是精選出來的惡性案件,可是也有一萬兩千多份卷宗,你全部看完了?我們的分析小組五十人,想要瀏覽一遍這些案卷,都起碼需要兩個月的時間,不可能,你一定在開玩笑!嗨,威力,你說,我的新頭兒一定是在開玩笑,是不是?”



附近那些正在全身監控的特工拚命的點頭,沒有一個人相信萊茵哈特的話。



萊茵哈特回頭,掃了一眼這些傻呆呆的特工,微微點頭,滿不在意的說道:“哦,0052,我的資料上沒有注明麽?我六歲的時候智商測試,我的智商是常人的二十五點七二倍。而我離開神巢的時候,這個數字是,四十七點一三五倍。”他溫和但是有點矜持的笑起來:“雖然超高的智商並不能帶給我超脫常人的情商,可是,起碼過目不忘這是能做到的。我的閱讀速度,是常人的上百倍,並且看過了,就不會忘記。”



長寬都在兩百米以上的監控中心鴉雀無聲,在場的特工全部被萊茵哈特一番話弄得呆若木雞。過了很久很久,0052才突然的醒悟過來,一手抓著萊茵哈特就往監控中心大門走去。一邊走,他一邊低聲的喝罵著:“天啊,頭兒,你瘋了不成?你一定瘋了!按照特別調查局的製度,你的智商、你的血型、你的基因類型、你的一切一切的資料,都是機密!”



一手把萊茵哈特拉到了大門外,0052重重的關上了那透明的玻璃門,低聲喝道:“我給您的特工手冊呢?”



萊茵哈特老老實實的說道:“那東西,有用麽?”



0052一口氣噎在喉嚨裏,茫然的抬頭看天,喃喃自語到:“神啊,看來我的好運用完了。以前的聯絡官,都是一些老奸巨猾的黑衣聖堂,他們的保密手段比特工手冊還要嚴密一百倍!可是這位神父大人,天啊!”



搖搖頭,0052無力的說道:“親愛的頭兒,那麽,好罷,隨便您了,隻要您在被狙擊槍襲擊的時候,不要向我靠攏就是了。”搖搖頭,似乎要狠狠的甩掉腦子裏麵不祥的念頭,0052撇開了話題:“好了,現在您已經對我們特別調查局的各個部門有了足夠深入的了解,等下我就帶您去您的辦公室,見見您屬下的其他幾名特工!”



撇撇嘴,聳聳肩膀,看到萊茵哈特滿臉的疑惑,0052立刻說道:“您屬下的特工,我是一個,然後是005、006、008、009,看,都是我們編號非常靠前的,最能幹的精銳特工。我,常伴您身邊,協助您處理一些事務,而如果您有其他的事情要辦,就可以叫他們出去活動,不用勞煩頭兒你自己了。當然,實際上,身為神庭的聯絡官,您並沒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處理,可是出於禮貌,才給您配備了五名精銳。”



萊茵哈特微微欠身,用非常標準化的聲音說道:“那麽,請向K表示感謝,實在是讓你們費心了。不過,007在哪?”



0052愣了半天,長吸了一口氣,然後似乎根本沒有聽到萊茵哈特的問題一樣,繼續說道:“如果您覺得有必要,還可以去征調幾位高級的神職人員在您身邊作為護衛。當然,他們必須穿西裝,配槍,攜帶我們特工的證件。這是數百年來的傳統,我認為您這樣做會明智得多。”



歪著頭看了0052好一陣子,直到0052不自然的轉過了頭去,萊茵哈特這才微笑起來:“你在教我怎麽作?嗯,這樣不好!0052,我,萊茵哈特,是神庭地位最高的幾位導師協力教授出來的,你也知道,在我們神庭,等級製度極其嚴明。下位者,絕對不能向上位者提任何的意見,除非上位者主動的向他谘詢意見。”



伸出手去,輕輕的拍了拍0052的肩膀,萊茵哈特有點淡漠的笑著:“在神庭,雖然我的位階不高,可是就算黑衣聖堂,也不能向我發號施令,因為我的身份,並不比他們低,因為我是精英,神庭全力培養的精英。所以,雖然你0052並不是神庭的屬下,可是你也是神的信徒,那麽,在某些方麵,也要遵循神庭的傳統。”



“永遠不要再這樣的建議我,或者說是‘提醒’我應該怎麽作才算得上明智!如果有必要,我會從你身上學習我所需要的知識,但是你要明白,是我主動的學習,而不是你主動的傳授,這是有很大區別的。”幽幽的電光從萊茵哈特眼裏閃動起來,0052渾身肌肉突然一緊,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極其強大的殺氣已經把自己籠罩在了裏麵。



“如果他出手,我要反抗麽?可是,我的身手,僅僅是殺拳道七段,中國古武道入段的級別,我能抵擋他的攻擊麽?”0052渾身冷汗,身體不由控製的顫抖起來。他突然發現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僅僅十七歲的萊茵哈特,也許比他以前效力過的那些聯絡官更加可怕,因為他的身份更高,腦子更聰明,性格更加高傲,而且,更加的強大。



“下位者,絕對不允許在任何方麵冒犯上位者,0052,記住這一點。”萊茵哈特輕輕的拍打了幾下0052的肩膀,悠然說道:“你是教徒?很好,過幾天,我帶你去倫敦城最大的聖彼得大教堂進行儀式,我有權封你為普通的神父階!0052,為神效力,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獻給神,你最後一定會得到神的恩典,成為神界的子民。”



堅定、狂熱、不容悖逆的目光死死的盯著0052,0052差點哭出來,可是在萊茵哈特那濃烈有如實質的殺氣威脅下,0052滿臉笑容的應諾到:“能夠成為神職人員,成為神的仆人,我感到萬分的榮幸,萊茵哈特神父大人。”



滿意的點頭,那濃烈的殺氣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萊茵哈特溫柔的說道:“你的選擇,絕對沒有錯,親愛的大衛•詹姆斯。我將作為你的引導者,指引你在光明的大道上不斷的前進。。。既然你承諾了我,你將要成為我的門徒,那麽我可以告訴你,我公開不過是普通的本堂神父,可是我的導師,他們在神庭中給我預留的職位,是白衣聖堂,想來這個身份代表著什麽,你應該很清楚。”



0052額頭上終於滴落了一顆冷汗,白衣聖堂代表著什麽,0052很清楚,整個神庭的白衣聖堂加起來,絕對不會超過一百人,那是絕對的權力中心的人物。而0052從萊茵哈特的嘴裏得到了更加重大的信息:一個可以為自己的學生預留白衣聖堂職位的導師,他在神庭又是什麽身份?紅衣聖堂?不紅衣聖堂都沒有這個權力!



除非萊茵哈特的導師是教宗大人,否則沒有人能為初出神巢的萊茵哈特安排這樣極高的地位。或者,在神庭內部,還擁有其他的權力機構?甚至,這個權力機構所掌握的力量,並不比教宗小?



沒有任何經驗的萊茵哈特,如果知道自己一不小心說出去的幾句話,竟然就在一定的程度上暴露了暗殿的存在,他一定會懊惱得殺死自己的。可是0052畢竟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特工,雖然在心裏已經分析出了一些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資料,但是他臉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的不對勁。



萊茵哈特本能的認為,0052額頭上的冷汗,是震懾於自己的真實身份,他不由得有點洋洋得意了,畢竟是年輕人,看到人家畏懼自己,能不驕傲麽?他笑著說道:“你明白了就好,0052,你很幸運,你能讓一位白衣聖堂為你做入職的儀式呢。當然,我這個白衣聖堂,僅僅是存在於神庭的檔案上的,可是我的身份,是絕對沒有錯的。”



0052在心裏嘀咕到:“沒錯,僅僅還存在於檔案上。你想要成為白衣聖堂,起碼就要能活過這五年,而如果你能在倫敦安然的渡過五年,那麽要麽是你的絕對力量已經到了極高的境界,從無數次的暗殺襲擊中幸存下來;要麽就是你的經驗已經比那些政客還要奸猾,和黑暗勢力能夠融洽的並存。不管是哪一種情況,那時候,你出任紅衣聖堂都足夠了呀!”



正準備要再說點什麽,利用梅林傳授給自己的那一整套洗腦的方法,讓0052成為最為虔誠的信徒,整個特別調查局突然間就彷佛炸窩的螞蟻一樣,瘋狂的騷動了起來!無數特工尖叫著,似乎是毫無目的的瘋狂的奔跑著;紅色的燈光瘋狂的閃動,彷佛敵人的光核彈頭已經到了頭頂;無數身穿黑色作戰鎧甲的內部警戒部隊的士兵,扛著巨大的透明盾牌,‘轟轟轟’的在各個交通要道布上了崗哨。



萊茵哈特整個的暈掉了,他死死的抓著0052的肩膀,大聲尖叫到:“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0052眼珠子差點就從眼眶裏跳出來,他瘋狂的嚎叫道:“特級紅色警報,到底是怎麽回事?該死的,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電子監控中心的大門猛的推開,0052一個不提防,被那股巨大的力量扇出了三米多遠,重重的一頭撞在了走廊對麵的牆壁上。搖搖腦袋,0052憤怒的朝著那大門內一個枯瘦高條的特工咆哮起來:“彼得,你這個混蛋,沒看到我在門口麽?”



彼得,也就是萊茵哈特第一次到調查局總部來時,在電梯內和0052鬥嘴的那個特工根本懶得理會0052,而是尖著嗓子嚎叫起來:“天啊,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整個歐非聯盟的官方網絡,全部被攻擊了!瘋狂的、無恥的、下流的、**的攻擊,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有這樣的本事?你們這群混蛋,還喝什麽咖啡,快給我回來!”



站在走廊一角的咖啡機邊,正在發楞的幾個技術特工猛的一聲尖叫,有如受驚的野牛,瘋狂的跑了過來。他們手上的咖啡杯扔出了老遠,正好砸在了一群正在快步跑來的人身上!跑在最前麵,就是頭發灰白,滿臉鐵青的K!一個咖啡杯毫不客氣的在她裙子上留下了一大塊汙漬,而K就彷佛沒有注意到一般,一腳踢開了一個體重起碼在兩百斤以上的內部警戒部隊的士兵,大聲嚎叫著衝了過來!



“孩子們,滾開,滾開,0052,你這個廢物,你懂電子技術麽?不懂的話,就滾開,不要攔在門口礙事!讓開,讓開,你是誰?站在這裏幹什麽?。。。啊,萊茵哈特,我可愛的小夥子,你來這裏幹什麽?嗯,進來看看罷,我們有大麻煩了。”



根本不等萊茵哈特發問,K矮小的身體爆發出了恐怖的力量,一手扯著萊茵哈特衝進了電子監控中心。一進大門,就聽到了整個電子監控中心內,正在波動著不堪入耳的聲音。“啊,哦,呃,用力,用力。。。啊,用力啊,繼續用力!”



各式各樣的呻吟聲、喘息聲、稀奇古怪的聲音,讓從來沒有經受過這些事情的萊茵哈特腦袋裏麵彷佛爆了顆炸彈一樣,整個的眩暈了起來。而那數十麵巨大的監控屏幕上,各種顏色的肉體糾纏在一起,瘋狂的顫抖、**,用盡了稀奇古怪的道具相互折磨、相互蹂躪,那瘋狂噴射的白色的體液。。。這些不堪入目的鏡頭,讓萊茵哈特這個一直在神的純淨氣息中受熏陶的年輕人,‘噗哧’一聲從鼻子裏噴出了兩道鮮血。



K威嚴的看了萊茵哈特一眼,眼裏閃過了一絲好玩的笑容:“啊,萊茵哈特,這是正常的,這些片子看來都是精選過的,難怪讓你的反應有這麽大!。。。給你介紹一個好地方,倫敦東區的‘洛克似克’別墅,是倫敦最高級的妓院,如果有需要,你可以去那裏消費一次!價錢雖然很高,但是作為一個神庭的聯絡官,你的資金足夠開銷上千次的。”



差點一口血從嘴裏噴出來,萊茵哈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這些話是從K的嘴裏說出來的。這麽一個雍容華貴的老婦人,向萊茵哈特這樣純潔、虔誠的神職人員介紹妓院?天啊!這世界到底都怎麽了?



電子監控中心內的那些做技術的特工早就亂成了一團,他們瘋狂的嚎叫著:“不,不,不,他正在攻擊我們的機密資料庫,天啊,這個瘋子是誰?三十秒,三十秒的時間,他繞過了我們七道防火牆!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神啊,救救我們,歐非聯盟銀行總部的數據交換機,也在被攻擊!不能這樣,今天是周末,正是女人逛街市麵上消費金額的最高峰,要是被他攻破了安全體係!神啊,快,快,通知聯盟銀行總部的人,要他們趕快想辦法處理!”



“不!!!倫敦交易中心屬於歐非聯盟的主機內,兩筆巨款失蹤!電子撥款在半路上就被更改了數據,現在,失蹤了。”



“該死的,他到底想要幹什麽?超過1000T的**電影,正在往我們政府官方網站上傳,所有的官方公開資料,全部被洗淨了!”



“英國政府、法國政府、德國政府、意大利政府。。。所有的官方機構的所有的對外開放的網站,所有資料被洗幹淨!全部被換上了**片!”



“愚蠢,他們居然現在用備用數據庫的數據導入,完蛋啦!他們的備用數據庫不到千分之一秒就被攻克,全完啦!”



“不,不,不!怎麽可能!所有不應該連上公眾網的主機,全部連了上去!天啊,聯盟銀行總部的用戶數據主機!各國國防部的資料主機!還有,其他三十七家國際銀行的所有資料的主機!這是有人故意操縱的,他們,他們把那些主機都連上了公眾網!所有的數據都在被洗劫中!”



“不,不能這樣,天啊,完蛋了,他們完蛋了,這股**狂潮已經到了美國境內,他們的機密資料。。。”



“砰、砰、砰、砰、砰!”K麵色不改的拔出了手槍,朝著天空就是五槍。



整個電子監控中心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特工都老老實實的坐在了自己的崗位上。



“不要管他們的死活,追查這些該死的數據的來源,直接去抓捕那個進行攻擊的人!通知所有部門的安全部隊,去他們的機房,抓捕一切的技術人員,看看是哪些白癡把那些不應該出現的主機連上了公眾網!”



“斷開歐非聯盟和美洲的網絡主幹道,關閉那幾顆信息交換的衛星。”



“開始清理數據,網絡上流傳的所有的**片,全部刪除!”



“對了,通知各國的信息服務商,在這次的風波停息前,向平民開放的網絡服務,必須停止!”



K刻意的看了萊茵哈特一眼,惡意的笑道:“我們有很多的年輕小朋友,不能讓他們看到某些如今這個年齡不能看到的東西。”萊茵哈特整張臉頓時變得通紅,尷尬的用手絹擦去了鼻頭的鮮血。



“新聞管製,嚴禁任何新聞媒體播放有關的新聞!有敢於觸犯禁令的,讓新聞管理局去對付他們,吊銷他們的執照!如果有人硬要頂峰作案,叫稅務部、法務部的人去和他們的老板仔細的溝通溝通!”



“孩子們,不要發呆了,趕快工作。追查出那個該死的王八蛋,我要扒了他的皮!”K眼裏閃過了幾道凶光,惡狠狠的發誓。



萊茵哈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有點不好意思的把手絹放進了口袋裏,低聲問道:“K,你認為,能抓到他麽?”萊茵哈特心裏,有很不祥的預感,他預感到,這一次的風波,絕對不是孤立的,這種全麵性的對官方機構的主機進行攻擊的行為,應該有更深層麵的意義。



K的臉上無比的凝重:“我想,如果不出意外,不可能抓住他。這麽多國家這麽多機密部門絕對不應該連上公眾網的主機,一共分屬三千九百多個機房的兩萬五千九百七十二台主機。這麽多的主機,在同一時間同時連上了公眾網,這就證明,那些機房內的技術雇員中,很多人都是那人的屬下。”



萊茵哈特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這樣,他們應該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數據偷走,為什麽還要做這麽大的動作?唯恐天下人不知道麽?”



K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隨手把那手槍丟給了身邊的一名特工,她冷冷的說道:“挑釁,這是惡意的挑釁。同時,他在顯示自己的力量!那些機房的雇員,都是地球上官方雇員中絕對的精英,他們每一個人,都被調查了十幾次,才得到了那個職位。可是,就是這樣的精英,被我們無數個情報部門連他們的祖輩都調查過十幾次的精英,卻同時有這麽多人出了問題!”



K的臉色,簡直就無法形容了,看了看還有點懵懂的萊茵哈特,K很有耐心的解釋到:“萊茵哈特,這證明,我們整個官方機構都出了問題啊。情報部門失職不說,那些官方機構自己內部的調查部門,恐怕。。。更恐怖的就是,如果這麽多的雇員同時出了問題,我們必須撤換他們,但是一時間哪裏去招這麽多的人頂替他們呢?倉促間招來的人,難道就全部是純潔、可靠的麽?”



萊茵哈特啞然,他隻能向K露出一絲安慰的笑容。



搖搖頭,K歎息了一聲,剛要說話,那數十麵巨大的監視屏上突然顯出了一個身影!那人影似乎經過了特殊的處理,很昏暗,看不清他的臉龐是什麽模樣。但是他身體的其他特征,卻是清晰可見的:亂糟糟的一頭黃褐色的頭發,彷佛足足有半年沒有清洗過了;幹癟癟枯瘦的身體,上半身套著一件樣式極其古老的花花綠綠的大襯衫,下麵穿著一條寬大的短褲――拉練沒有拉上,露出了下體的幾根黃毛;嘴裏叼著一根細長的煙卷,鼻孔裏不斷的噴出煙霧來。



“猥瑣,極度的猥瑣!”萊茵哈特對這人的第一印象是極其的惡劣的。可是他猛然間省悟到:“這裏是整個歐洲最大的監控中心的中央機房,誰能如此輕鬆的闖入,把自己的影像傳遞進來?”



突然間,那身影開口說話了,他似乎有點癲癇症狀一樣,聲調忽高忽低,尖細難聽。



“嗨,我的同行們!不管你們是情報部的,還是軍方的,不管你們是開銀行的,還是開股票交易所的。總之,你們的皇,回來了!”



“在網絡上,我就是你們的皇,你們沙皇,現在,請所有的技術人員同時歡呼罷,歡呼你們的沙皇契科夫大人的再次降臨!”



那人‘嘎嘎’狂笑了幾聲,惡劣無比的聳動了一下下體。



“當然,也是你們的噩夢降臨了!從今天開始,我會不定期的攻擊你們的網站,給你們增添一點點人生的樂趣!如果哪一天,你所使用的主機內,出現了某些美妙的成人**教育片,那麽,你們就知道,偉大的契科夫先生,已經**了你的主機!”



狂噴了幾口煙霧,那人在屏幕上猛然伸開了雙臂,大聲的嚎叫起來:“我,網絡的沙皇契科夫大人,你們不可戰勝的網絡之神,回來了!你們這群無能的廢物,等著我慢慢的蹂躪你們罷!偉大的神明啊,該死的神,哦,該死的上帝啊,該死的一切的一切的正義的、光明的神靈啊!我,契科夫,回來了!”



他咆哮到:“所有的安全人員,你們注意了,曾經在地球上銷聲匿跡數百年的,那些美妙的產品,又要回來了!假護照、假身份證、假信用卡、假鈔、假證卷,一切一切可以賺錢的假貨,都要回來了!睜大你們的眼睛,振作你們的精神,歡呼吧!一個全新的,犯罪的世界,再度的降臨了。。。啊!”



一個無比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那自稱契科夫的人身後,一拳把他打趴下了。那人甕聲甕氣的說道:“契科夫,閉嘴,老板說了,你剛剛醒過來,必須好好的休息!你這個惡棍,你蘇醒的第一天,就把老板安插在政府部門內幾乎全部的人手調動了,你等著挨揍罷!”



萊茵哈特、K麵麵相覷,他們有點茫然,這到底是幹什麽?



突然,那個高大的身影微微的彎下了腰,用那粗重的聲音慢慢的說道:“不過,既然契科夫已經作出了這些該死的事情――那麽,我也就借著這個機會和你們溝通一下。”



所有人都感覺到,那人在咧嘴微笑,屏幕上,應該是嘴的地方,露出了一片白色的光芒,看來是那人的牙齒在反光。那大漢低沉的說道:“準備好,你們一定要準備好,遊戲開始了!在最後決定勝負的時刻到來之前,我們不介意和你們玩玩一些好玩的小遊戲!”



他嘿嘿嘿嘿的笑了幾聲,伸手指向了屏幕,指向了屏幕前的所有人:“我預告一個目標,就是今天晚上,英國軍情局特別調查局的總部,我會給你們送去一點小禮物的!唔,如果你們不想有太重的傷亡,那麽,還請調走所有的特工,否則,我們不保證他們的安全。”



那契科夫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在那裏尖叫到:“記住,這是我們的宿仇,我們是來報複的!特別調查局,總是在找我們的麻煩,現在我們想要製止這些麻煩,所以,你們學得安分點罷!”



屏幕突然黑了下來,一切都消失了。不僅僅是那兩個人,就連網絡上正在瘋狂傳播的那些**影片,也消失了,一切就有如神跡。



所有的特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沒吭聲。



萊茵哈特沉默了好久,終於說道:“夫人,似乎你們招惹了一些了不得的對手!不過,似乎他們不是黑暗勢力所屬,所以,我是不好插手的。”萊茵哈特的話不是沒有道理,那些血族、獸人、黑暗巫師抵製一切的尖端科技,他們怎麽會想到利用網絡來挑釁呢?



K的麵孔整個的扭曲了起來,她厲聲喝道:“沒錯,不是黑暗勢力的人,我也相信這一點!這是一個新興的犯罪團夥,一個高科技的強大的罪惡集團!我們必須鏟除他們!哈,他們在向我們挑戰!孩子們,行動起來,趕快行動!調集我們的全部力量,我要看看他們能幹點什麽!”



萊茵哈特輕手輕腳的離開了監控中心,沒有理會那些炸窩的特工。他低頭尋思到:“網絡沙皇契科夫?唔,你應該說是**沙皇才對。天,1000T的**影片?你從哪裏弄來的?恐怖的家夥。不過,和我們沒有關係,人類社會中的犯罪組織,不是我們神庭打擊的對象。我們所要鏟除的,是那些威脅到了人類信仰的黑暗,而不是這些罪惡的小爬蟲。”



突然,萊茵哈特停下了腳步,他遲疑到:“可是,他們能夠安插這麽多人進入政府的信息部門,他們的實力,也太龐大了吧?”



遲疑了好一陣子,萊茵哈特還是繼續往前走去:“不過應該不是什麽難事,人類,尤其那些信仰不堅定的人類,被人用金錢收買總是很容易的。這些事情,應該是他們情報部門去頭疼,我麽,是不用參與這些小事的。”



“嗯,今天要繞過特別調查局的人,和當地的幾位主教大人聯絡上,讓他們小心戒備。如果政府的官方力量,都去對付那個犯罪集團了,那麽黑暗的勢力,也許會趁人們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走的時候,對我們發動全方麵的襲擊,這是必須要小心的啊。”



不知不覺中,才倫敦才兩天的時間,萊茵哈特已經被逼從全局開始思考問題了。不管怎麽樣,他總算是又成長了一小步。

————————

下一章——第十四章 新的決心

24點準時放出,敬請期待。

章節節選:

“頭兒,如今這年頭,討生活真的很困難!”在調查局財務部,和那幾位出納爭吵了足足兩個小時,終於結算完了上個月的所有帳單後,0052不無感慨的朝著萊茵哈特歎息起來。“我是特工,我領國家的薪水,我要為國家效力,我在為國家拚命流血!可是這群吸血鬼,這群摳門的家夥,難道我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吃的那幾塊比薩餅,就不能報銷麽?”



萊茵哈特沒有發表任何意見,目不斜視的徑直朝著調查局的大門走去。0052歎息了一聲,無可奈何的聳聳肩膀,低聲說道:“果然是神庭的大老爺,真的不知道我們的辛苦!雖然,那幾塊比薩,有一部分是我兒子吃掉的,可是。。。喂,頭兒,你不搭乘我的車麽?”



回過頭來,萊茵哈特露出了一絲笑容:“哦,謝謝,不過,今天夜裏,你們應該會很忙碌,所以,我就不用你陪同了。K已經發布了緊急戒令,所有的特工都召集了起來,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你陪著我,這是很不公道的。你應該為自己的部門效力,不是麽?”

……

——————

推薦——《大預言》

《飄來蕩去》作者子非魚最新力作。

http://www.17k.com/main/frontBook.do?method=about&bookId=4989
更多

編輯推薦

1大羅金仙在星際...
2屍人
3墨龍變
4洪荒青蓮聖卷
5八神異界遊
6鬥神狂飆
7全係修真大法師...
8近戰召喚師
9魔法通行證
10獸戰天下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幻神

    作者:雲天空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聖獸的名字,想必大家已經耳熟能詳了,可是有誰知道,四大聖獸到底為什麽會成...

  • 活金

    作者:逐沒  

    東方玄幻 【已完結】

    靈脈為生命之脈,為免靈脈不被破壞也就有了‘護靈人’。林寶駒的先祖是‘護靈人’中的奇才,擁有逆天造勢的...

  • 傳奇之縱橫瑪法

    作者:星星辰  

    東方玄幻 【已完結】

    在網吧裏激戰了三天三夜的星辰,終於完成了統一沙巴克的偉大霸業,但是由於勞累過渡,居然暈倒在地。當他醒...

  • 異界海盜王

    作者:唐川  

    東方玄幻 【已完結】

    一次意外的穿越,打架高手唐傑卷入了一場詭秘狡詐、驚心動魄的奪寶風暴,開創了一段屬於自己的玄幻旅程。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