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九章 追殺!!!

十數個刀手圍住了李舜,大雨中他們像餓狼一般狠狠地盯著李舜,地上躺著的那名刀手大聲嚎叫著,這些人並不理會,尋找著發動攻擊的時機。

不知是誰說了聲:“上!”這些刀手突然狂喊起來猛地衝了過去,

李舜左手陡然間一抖,剛才一直握在手心裏的五枚硬幣嗖嗖嗖地四散飛射而出!

哎呀!頓時又四名刀手被飛射而出的硬幣給打中,其中一名刀手的一隻眼睛被打中,硬幣深深地鑽了進去,一人額頭被打中,另一個人右臉頰被打中,硬幣深深地陷在了骨頭裏,而最倒黴的一個刀手是被打中了咽喉,硬幣完全打了進去,打穿了他的氣管,這人捂著喉嚨不能置信地倒下了。

就在李舜撒出硬幣的同時,李舜突然動了,手中的開山刀呼嘯著卷起淩厲之極的寒芒,身體同時也向左邊的兩名到手撲了過去!

鐺鐺!!

李舜手中的開山刀瞬間劈中了左邊兩名刀手的開山刀,那兩人頓時感覺如同被一柄巨錘擊中一般,持刀的手瞬間麻痹了,手中的開山刀立時脫手飛出!

就在李舜用手中開山刀劈砍最後一下時,握住的塑膠手柄哢嚓碎裂了!李舜手腕一抖,那把手中的開山刀呼地往前麵飛射出去,噗地洞穿了飛身上來的那名刀手胸部!

李舜低喝一聲,左腳重重地往前踏上一步,仿佛巨大物體落地一樣,方圓幾米的地方都跳了一下,他吐氣開聲,雙拳同出,蓬蓬地擊中了那兩名開山刀脫手的刀手,就在他出拳的瞬間,強勁的拳風激得落下的雨水呼地箭矢一般飛濺出去,而那兩名刀手連哼都來不及哼上一聲就被擊飛了,仿佛兩個被拋飛的玩具一般飛出了三四米遠,重重地撞上了後麵的一輛大客車上,大客車居然被撞得一陣晃動,鮮血濺得到處都是,隨後兩名刀手軟塌塌地滑落在地不動了,車裏的人嚇得驚叫起來!

李舜眨眼間就將刀手的包圍圈撕開了一個大口子,他猛地吸了一口氣,身軀陡然間膨脹起來,而隨著他的呼吸,瓢潑的大雨陡然間仿佛被無形的一股力量給攪得圍著他飛舞旋轉起來!他抬腿就朝身邊那名額頭被硬幣打中的刀手踢去,這名刀手就像一截樹樁一樣呼地被踢飛了,後麵好幾名刀手立時被撞飛,紛紛慘叫起來!

李舜在踢飛這名刀手的同時立即閃身跟上,那些刀手隻覺得眼前一花,原本還在兩米遠的李舜瞬間便到了他們身邊!這些人雖然對剛剛一幕給震驚不已,但是為了活命,他們必須要同眼前這個怪物一般的少年做個殊死之爭!他們發了一聲喊,手中的開山刀紛紛朝李舜劈來!

李舜貼到了一名刀手的身邊,右手食指戳中了他的膻中穴,他身體立時軟了下來,手中的開山刀被李舜奪過,卷起一道寒芒斜向上劈砍向一名刀手,那刀手沒想到李舜會以這種刁鑽的角度砍過來,一時慌了神,那把開山刀鋒利的刀刃從他的咽喉處劃過,立時濺起血花來!

李舜矮身躲過兩名刀手劈砍過來的開山刀,手中的開山刀已然砍中了一名刀手的右小腿,卻是齊齊切掉了,那名刀手慘叫一聲撲通倒地!

李舜一招得手,左手也拿到了一把開山刀,兩把開山刀舞的是密不透風,但凡是挨到刀鋒的刀手無不被他砍倒在地,短短幾秒過去,隻見血花飛濺,數名刀手紛紛慘叫倒地不起,原先十幾名刀手此刻隻剩下四名刀手站在那裏。

也許是鮮血刺激了李舜,他心中的殺意更盛,手中的開山刀揮舞的力道更大,一名刀手格擋了一下,李舜的另一把開山刀已然劈中了他的肩膀,砍出了一個大豁口,箭雨一般的鮮血從傷口處噴濺出來,李舜的臉上被濺上了許多。

李舜也沒有擦拭掉臉上鮮血的意思,眼中閃著凶光,手中的開山刀呼地朝右手邊的一位刀手砍去!那名刀手心膽俱裂,臉色煞白地奮力抵擋,但是在絕對實力麵前,他那反抗是徒勞的,李舜手中的開山刀因為太過用力而折斷了,但是另一把開山刀隨之削掉了那刀手的右手!

剩下一名刀手發了聲喊,轉身便逃開了,保命要緊呀!

李舜冷哼一聲,手中的開山刀朝那刀手後背指出他,噗地一聲,開山刀洞穿了那刀手的身體,他搖晃了幾下噗通倒在了地上。

李舜轉過臉來看著眼前最後的這名刀手,眼神冷的可怕!

當的一聲,那名刀手手裏的開山刀掉在地上,眼神裏滿是驚恐,渾身顫抖著,他見李舜抬腳走向他,頓時噗通跪倒在地上,不住地砰砰砰地磕頭哀求道:“大佬饒命呀!”他的額頭不幾下便滿是鮮血長流,這時雨勢減小,不過額頭上的鮮血還是被衝的滿臉都是。

“滾吧!”李舜厭惡地地對這名刀手揮揮手,轉身朝瑪莎拉蒂GT跑車走去,臉上冷峻凶狠的神情便收斂了起來。

短短兩分鍾不到時間,李舜就已然將十數名黑幫刀手砍殺倒地,唐語嫣和楊曦兩人心中還是砰砰砰地狂跳著,看到李舜走過來,兩人還是有些眩暈,比起李舜揮刀砍殺這些黑幫刀手來,那些凶狠刀手衝過來的可怖情形依然在她們心中盤桓。

啊!!!兩個女孩子看到李舜背後的情形猛地驚叫起來——那名刀手此時卻拿著開山刀神情凶狠地向李舜後背劈砍過來!

在兩個女孩子尖叫之前,李舜的後脊便突然湧上一股寒意,而且他的腦中有個地方嗡地叫了一聲——這是他身體察覺到危險發出的警報!他剛才已經放過這個刀手,但是這名刀手又不知死活地想來個背後偷襲,這讓他心中的殺意不可遏製地瞬間膨脹起來!

李舜突然間轉身,同時間左腿隨著旋轉的身體踢了出去!嘭地一聲,正中那名刀手的腹部,他的身體頓時像一隻蝦般弓了起來,喉嚨間發出不成音調的慘呼聲,隨即整個人便像一個包袱一樣被拋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一輛轎車的車身上,他隨即撲通地跪倒在地上,喉嚨裏發出咕嚕聲,隨即哇地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李舜提著手中的開山刀往那名刀手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是如此的充滿威力和霸氣!

跪倒在地上的刀手雙手撐在地上,身體在顫抖著,哇地又是吐出一口鮮血來,煞白的臉上充滿了絕望、哀求的神情:“別……別殺我……”

大雨已然停歇,一道陽光從雲縫間投射下來,罩住了李舜的身上,他手中的開山刀閃著刺眼的光芒,他揚起了手中的開山刀,那名刀手死命地閉上了眼睛——

“安其羅!”楊曦跟唐語嫣推開了車門,一臉不忍地同時對李舜大聲喊道。

兩個女孩子一兩分鍾時間看到那些原本殺過來的凶狠刀手兩分鍾時間就被李舜給砍殺倒地,由於時間太短,她們隻是感覺到心髒狂跳不止,大腦一片混亂,此刻看到李舜提起開山刀要殺最後一個刀手,看到那刀手臨死前的神情,她們忍不住都推開門想阻止。

李舜手中的開山刀停在了空中,他轉頭看向兩個女孩子的時候,腦袋裏突然又嗡地響了一聲,他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手中的開山刀突然擋在了麵前——

砰!

一聲槍聲從對麵的車道上響起,瞬間就聽鐺地一聲,呼嘯而來的子彈擊中了他豎起開山刀刀身上,彈頭幾乎打穿了刀身!

唐語嫣和楊曦驚叫一聲,兩個女孩子頓時抱在了一起!

挨著中間隔離帶的那輛黑色商務車正緩緩地開著,打開的車窗裏露出一個神情凶狠的男人正拿著一把黑色的手槍對準這邊,李舜看到這槍手槍口偏了偏,正對準了唐語嫣和楊曦,他身體猛地往左邊一閃,張開雙臂擋在了兩個女孩子的身前!

砰砰砰!對麵的槍手連續扣動扳機打光了彈匣裏的子彈,六發子彈嗖嗖嗖地打在了他胸前,立時鮮血從李舜的胸口湧了出來,他彎腰拾起了地上的一把開山刀縱身就跳上了旁邊的一輛轎車上往那輛商務車上的槍手衝了過去!

隻聽一陣尖利的輪胎摩擦聲,那名槍手沒想到六發子彈都沒將那名少年射倒,此刻還像個殺神一般衝過來,他手忙腳亂地猛踩油門,商務車嘎吱尖叫著向前衝去,李舜這時猛地縱身跳過了隔離帶,像一陣狂風一樣追上了那輛商務車,槍從後視鏡裏看到飛快逼近的李舜,他驚恐地狂踩油門,商務車呼嘯著往前躥出去,李舜立即加速,竟然給飛馳的商務車不相上下!

這時商務車猛地往右邊一拐,李舜猛地一縱身跳上了前麵的一輛轎車後尾箱上,那輛轎車猛地往下麵一沉,李舜縱身撲倒了那輛商務車上!

車裏的槍手猛地一踩刹車,商務車發出尖利的嘎吱聲,在地上劃出了深深的痕跡來,車頂上的李舜被巨大的慣性力給甩了出去!但是李舜瞬間一拳擊打在車頂上,竟然一拳打穿了車頂,這樣便卸掉了力道,他的身體便穩穩地釘在了車頂上!

李舜開氣吐聲,兩手抓住自己打穿的洞口猛地往兩邊一扯,便聽喀拉拉一陣令人牙酸的撕裂聲,車頂上的合金車皮竟然被他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那槍手這時已經可以確認自己遇到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厲害人物,他此刻隻想著要逃開,推開車門撒腿便往前麵隻跑!

李舜立即便跳了下去,甩開腳步狂追上去,這時那名槍手斜刺裏想從兩輛車裏穿過去,李舜猛地加速拉近了跟那槍手的距離,但是後麵那輛客車司機顯然是慌了,猛然間踩了油門,客車陡然撞上了李舜,隻聽蓬地一聲,李舜被撞得飛了出去,落地時他在地上滾動了幾下,瞬間便爬了起來,手中的開山刀嗖地飛了出去,洞穿了那名正在攀爬隔離帶槍手的身體!

李舜來到了那名槍手的旁邊,看到後者身體那裏抽搐著,鮮紅的血液從身體下方汩汩地流了出來,很快便成了一片血泊,他俯身用食指探了探那人的鼻息,又按壓了下脖頸上的脈搏,發現這名槍手已沒了生氣,便翻過了隔離帶,就這樣大搖大擺地從停住的車輛間大步往前麵走去,附近的司機看到李舜經過都是一臉的驚恐。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