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1-28建築工地

唐風滿不在乎,目光當即迎了過去,四目相對。

“這女孩的眼睛真是純淨啊。”隨即唐風感歎了一聲,女孩的雙眼如同清水一般,沒有一點雜質,這在現代社會很是難得。

“這女的不錯吧,她可是我的老鄉,湘西的,叫關子矜,新來沒有兩個月。”曾內秋扒了一口飯說道。

“你認識?有沒有QQ或者電話?”唐風問了一句。

“這個……這個還真沒有。”曾內秋立馬萎了下去。

“操,我還以為你跟她很熟呢。”其實唐風早就猜到這種結果了,這家夥就是那種悶騷型的,能有聯係方式那就出鬼了。

唐風也不再理會這些,這會他還真有點餓了,早上隨便吃了一點。他又連加了幾次飯,看得曾內秋目瞪口呆,這家夥不會是餓死鬼投胎吧。

一頓飯下來,唐風一人足足吃了四個人的飯,要是每個人都像他這樣吃飯,這食堂遲早都是要倒閉的。

兩人吃過飯之後,唐風謝了秋哥的請客,自己就出三立歐公司,這廠外與廠內完全不一樣,外麵雖然陽氣充足,可是風水卻沒有裏麵,看來這個高人真是別具匠心啊。

唐風看了看日頭,現在恐怕是下午一點多的樣子,日頭當空照,毒辣得很。

回到大姑家,大姑父劉誌誠一把拉著他,說道:“小風啊,我這一期買什麽啊?”

“大姑父,今天晚上又開馬嗎?”唐風摸了摸腦袋,難道自己記錯了日子不成。

“沒有,是明天,我不是著急嗎?我知道老唐家的本領,你就悄悄透露點消息給大姑父,讓大姑父發點小財,你看這房子太小又是租的,這麽多年一直想置套房子,卻沒有錢。”大姑父懇求著,就差痛哭流涕了。

“別啊,大姑父你這樣我可受不了,再說你侄子又不是神仙,不是每次都能算到的。”唐風真是無語了,這大姑父也太貪心了點吧,所謂富貴在天,自己又怎麽能夠推算得出。

“小風,你就告訴你大姑父吧,要不然這今晚都睡不著覺。”自從上次唐風告訴劉誌誠買中了馬,這劉誌誠做夢都在笑,隻恨當初買少了。

“大姑父,不是我跟你說,看你麵相,這幾天怕是要破財,最好還是收斂點。”唐風這話也不是嚇唬他,如果不出所料,這幾天大姑父是要破財的,所以唐風這才提醒一下他。

“真的?”劉誌誠半信半疑問道,到現在他對唐風還沒有達到百分百的信任,再說劉誌誠沒有資格繼承老唐家的東西,所以對這些也不懂。

“大姑父我可是提醒了你,信不信就由你了,對了明天可能出牛這個生肖。”唐風也不再和劉誌誠糾纏,反正這東西是信則有不信則無,不過唐風又提醒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再去買馬,這種東西害人害己,而且這地下六合彩很不靠譜,裏麵的水可深著呢。”

“好的,我知道了。”劉誌誠說了一句就出門了,唐風看著他的背影,不由搖了搖頭,看來他還是沒有聽進自己的話啊,栽了跟頭才會知道悔過吧。

“大表哥,起來了啊。”這時候,劉少平從床上爬了起來,睡眼惺忪,不過臉上的氣色好多了。

“嗯,你回來了,工作怎麽樣了?要是找不到就來我們公司,累是累點,這工資還是不錯的。”劉少平拿著毛巾順便擦了把臉,隨便換了一身衣服。

“怎麽?你這是要出門啊?”唐風看到劉少平換好衣服,端出剩菜剩飯胡亂吃了幾口,看來他是要出門了。

“是呀,還不是昨晚那件事,公司又要我去那工地上去看看,這算什麽事,現在公司沒有一個願意去那裏的,邪門的很。”劉少平抱怨了幾句,他也不想去,可不去不行,這一大家子的等著他養活,而且現在工作也不好找,他自己還不想失業。

“我下午也沒有什麽事,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強。”唐風聽劉少平這麽一說,倒還真想去那個地方瞧瞧,到底是人為的還是怎麽的,他到現在還沒有碰到過同行,如果真是人為的,他倒想看看到底是什麽人物。

“行呀,晚上咱哥倆找個地方再去喝幾杯,白的不行,啤的還是可以的。”劉少平聽到唐風要跟自己去,那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也知道老唐家的本領,再說兩人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過酒了,順便再喊幾個兄弟聚一下。

“這喝幾杯就算了,公司同事約我去聚聚。”唐風笑著說道。

“你找到工作了呀,是在哪裏?”劉少平問了,隻是唐風並沒有回答自己,現在聽到唐風說找到工作,頓時吃了一驚。

“就是大姑那個廠子,三立歐公司。”唐風說。

劉少平神秘的說道:“小子,不錯呀,那公司可是美女如雲,清一色的女人,什麽時候給我找個弟妹回來?”

“得,你們家敢情都遺傳了這個啊,你等我一下,我拿個東西。”唐風一陣無語,沒有想到劉少平的思想跟她大姑一樣,也不再理會劉少平,回房間從箱子拿出那把月牙,順手用一塊毛巾裹了起來放在身上。

劉少平在樓下推了一輛舊巴巴的摩托車出來,要不是這個司機就是他的大表哥,唐風打死他都不敢坐,這車也太沒有安全感了,一經開動,立馬傳來隆隆的轟鳴聲,隔了老遠就能聽到。

還好這路麵算平整,而且這時候並沒有多少車輛,沒有過去多久,兩人搭著老爺車來到劉少平所說的那個地方。

這裏原本是一塊荒地,劉少平所在的建築公司竟標買下了這裏,打算開發成經濟房,因為這裏打工的都是外地人,市區買房子可不是他們這些人能夠買得起,外省一般都是租房。

這塊地方被挖了幾個大坑,並沒有被鏟平,看來是動工的時候就出了問題。

“大表哥,你們這可不能怪別人,這都沒有請風水師來看過嗎?”唐風看了看這塊地,一條河流繞著這裏走過,如同一隻彎彎的手臂一般,這風水按理說不會差,陽宅陰宅都適合,可是一動工就出了問題,八成是這地下有什麽東西吧。

“風水師?是不是陰陽先生,好像有請過掌了眼吧,是佛山那邊的大師,公司還拿了一萬塊錢呢。”劉少平聽唐風這麽一說,就想起拍下這塊地之後,公司請了大師看過地。

這個不能說是什麽封建迷信,粵省特別注意這些傳統,那些建築公司更甚,有的商廈開張什麽的,都喜歡拜商王,這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找人看過了?還出了一萬塊。”唐風心中生出疑慮,原來這風水師現在掙錢這麽容易啊。想了想,又道,“這裏原先是不是有一排柳樹的?”

“咦,你是怎麽知道的?這些柳樹是前幾天砍的,樹幹和木材早被這裏的人拿去當柴燒了。”劉少平吃驚地看著唐風,唐風也是第一次來這裏吧,怎麽知道這裏有一排柳樹的。

“那就對了,死的那幾人怕就是砍樹的人吧。”唐風暗暗運轉了一下腦中那個奇特的羅盤,雙眼立馬與之構起聯係,形成所謂的地眼,看到常人無法看到的東西。

唐風放眼望去,這裏布滿了烏黑的晦氣,如同烏龍一樣在空中遊蕩,從地下冒出來,這些都是常人無法看到的。

“敢情這裏當真有什麽古怪,不會是朝陽公司那邊搞的鬼吧。”劉少平立馬就想到了朝陽建設公司,他們可是競爭對手,如果有人使壞,一定就是他們。

“這個……大表哥,你可不能怪人家,這可是你們自找的,你們先前請的陰陽先生恐怕是個濫竽充數的家夥吧,要不然你們會選在這裏,這裏可是屍骨累累的地方啊。”唐風用地眼看出了一些名堂,原來這地下竟是一個殍地,所謂殍地就是一個萬人坑,餓殍遍地就是這個情況。

“不會……會吧。”劉少平連退了幾步,敢情他們現在就踩在累累屍骨上麵啊,這之前的陰陽先生也沒有說啊。

“什麽不會?”唐風一瞪眼,在挖出柳樹的坑搗鼓了一陣,一條人骨就被他提了出來,看上去跟一根棍子似的。

媽啊,還真是,我先打個電話。”劉少平臉色一變,馬上掏出手機打了老板的電話。

過了一陣,他說:“唐風,我老板馬上趕過來,等下你跟他說說怎麽回事。”
更多

編輯推薦

1都市特種兵
2都市邪劍仙
3從小就是天才
4特種都市
5非正常人類事務...
6吸血保鏢
7忘情都市
8往生記
9韓國娛樂大亨
10野槍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非常變身奏鳴曲

    作者:幽魂  

    都市小說 【已完結】

    這是一個徹底YY的故事,主人公很不幸地在一個微小的意外裏從一個男人變成了一個女人,最讓他頭疼的是變成的...

  • 都市逍遙客

    作者:隨緣·珍重  

    都市小說 【已完結】

    楚雲飛是一個天下聞名的頂級高手,遭朋友出賣後隱藏在都市賣烤串,麵對各方勢力打壓卻越過越瀟灑,叱詫商界...

  • 都市之古武風流

    作者:梁家三少  

    都市小說 【已完結】

    當古武遇上現代火器,當古武者對上異能者,將會碰撞出如何燦爛的火花?世界紛亂,強者並起,一個身負滅門大仇的...

  • 極品小混混

    作者:範凡  

    都市小說 【已完結】

    講述了一個江湖大亨的成長曆程,他從小調皮,在江湖路上迷茫彷徨,他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賣,他原來隻是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