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八章 孤獨的身影

沒有人可以動我的兄弟。

夏歡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既然將他們三人帶了出來,就一定要把他們安全的帶回去,給自己一個交代也好,給司令一個交代也罷。T型人不是想製造出來就能製造出來的,何況還是一個訓練基地內走出來的。

可是現在,紅娘死去,C+自殘,絕也被自己打的昏迷不醒,本來一切不是這樣的,他們可以順利的完成任務,快快樂樂的為國家排憂解難,救助無助的民眾。

可就是手裏的這個男人,摧毀了一切,他沒法向他們交代,甚至沒法向死去的四千士兵交代。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而現在不仁的,還有這個披著人皮的將軍。

夏歡巨爪抓住將軍的脖領,穿透般的目光緊緊將他籠罩。

“有沒有解藥?”夏歡淡淡的說道,絲毫不理會身後退到一邊的士兵,夏歡不想傷害他們,因為他知道,罪魁禍首隻是手裏的這個家夥。

將軍被衣領勒的滿臉通紅,眼角的血管快要炸裂開來。喘著氣說道:“放我一命,解藥的確有,但隻製造出了一瓶。求你繞我一命,不管什麽東西我都可以換。”

夏歡心頭終於鬆了一下,看來情況還不是最遭。

夏歡手微鬆了一下,將軍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常態的紅暈。

“配方給我。”夏歡說道。

“咳咳••••”將軍掙紮著的雙手捂著嗓子撐開了一點縫隙,難受的答道:“隻有博士知道,他才是整個研究的負責人。”說完可憐巴巴的看著夏歡,再也沒了先前的囂張跋扈。

“該死。”夏歡暗罵了一句,怎麽辦才好,隻能帶回去求救司令了。

“你們都滾吧。”夏歡手一鬆,將軍跌落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心裏想著小命終於留了下來,一股溫熱騷臭的暖流,這時順著腿部流了出來。

士兵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心翼翼的從夏歡的旁邊繞過,將將軍扶了起來。

“你們不配當軍人。”夏歡冷冷的說道。

所有的士兵頭一低,他們知道夏歡再說什麽,隻是軍人,隻能服從命令,明知將軍再犯一個很大的錯誤,但他們又能改變什麽。

“給,解藥。”將軍終於放下了心來,看來夏歡不會殺自己了,頹廢的從懷裏掏出一瓶透明液體,遞給了夏歡。

在士兵的攙扶下,將軍站起了身子,一瘸一拐的像門口走去。

一張慘白的臉在背過夏歡後變得陰鷙,“都去死吧。”

將軍手耷拉在兩位士兵的肩膀,幽幽的說道:“到階梯了,引爆炸彈。”說完便又裝作若無其事的向前走去。

兩位士兵心領神會的用眼神暗示了一下,一步步的離去。

夏歡耳朵不經意間一聳,看著他們離去,一手拉住了一名士兵。一把把槍拽了過來,說道:“這裏沒什麽炸彈吧?”

士兵一時緊張,呆的說不出話來,連忙搖頭,兩腳狂奔,向著大部隊追去。

夏歡嘴角微微上揚:“我會放你走嗎,嗬嗬,看看我的槍法怎麽樣。”

夏歡舉起槍,上膛,槍托穩穩地靠在右肩,左眼微閉,十字準星瞄準了一個肥碩的腦袋。

“叭。”槍口火焰微吐,一個兩厘米的子彈頭鑽著往前飛去,就在腦袋消失在向下走的台階處時,一朵血花像玫瑰一樣在將軍的嘴裏噴射了出來,將軍兩眼一閉,倒地那一刻,條件反射般的,手裏的按鈕也壓了下去。

“呃,我想打的是左眼。”夏歡收起了槍,一把抓住C+的脖後頸,將藥劑拍進了他的嘴裏,攙著C+,然後單手抱起絕,一步步向著門外走去。

“嘣”一股刺烈的灼熱從夏歡的後背傳了過來,夏歡頭也沒回的身子向著過道旁的牆壁撞去,碎石亂飛,夏歡緊緊護在受傷兩人的身上,後背被燒起了大片的水泡。“媽的,畜生。”實驗室已經搖搖欲墜,天花板看來堅持不了多久了。

夏歡猛然雙臂發力,將倆人夾緊,向著麵前的牆壁一腳踏去,忍受著劇痛,灰頭蓋臉的從牆身中打開了一條通道。

“該往哪裏走?”夏歡來到了一處死角,密閉的空間裏隻有一個可以容下一個人的通風管道。

眼看著密室也要崩塌,一塊碎石紮在了夏歡的大腿,夏歡咬咬牙,硬是拔了下來,血液高噴有一人多高。

“我一定不放棄你們任何一個人。”夏歡看著腋下C+血跡流幹的眼睛,手裏的力氣加大了一些。

夏歡一把拉開密透的鐵蓋,蹭著皮鑽了進去,而這時,後麵傳來一片倒塌的轟隆聲。

“呼!暫時安全了。”夏歡壯碩的身子在管道裏顯得擁擠不堪,寸步難行。潛行的速度慢的可憐,夏歡每往前挪一步,狹小的管道就被擠得有些變形,幾道口子便順著管道壁延長。

夏歡的額頭細汗滲了出來,大口大口吸著渾濁的空氣,後路已經堵死了,可前方究竟通往哪裏自己卻一點也不知道。

夏歡將兩人放下歇了歇,C+這時也昏睡了過去,要是他們中間有一個人能清醒一點,自己也不會這般吃力了。

夏歡將身上的衣服撕扯了下來,將絕的腳和C+的手綁在了一起,自己也趴下身子,拉住慢慢的往前蠕動。

“好渴!”夏歡朦朧著雙眼,不知第幾次乏困的睡過去了,嘴唇幹裂的退了皮,手上的指甲也在擦碰中磨掉了,而這條管道似乎永無止境。

亮光!一絲微弱的亮光露了出來,夏歡笑了笑,終於看到了希望,耳邊也想起了外麵喧囂的吵鬧聲••••••

當夏歡支起身子站在管道的出口時,麵前的蔚藍讓他感到一陣無力,大海,茫茫無邊的蔚藍色海水,而夏歡所在的位置,卻在一條高達五六十米排水溝的中部,四壁光禿禿的沒有一絲支點,夏歡的活路,似乎也變成了死路。

夏歡絕望的倒下了身子,難道要跳海,可是他倆怎麽辦,拖得越久越危險。

“該怎麽辦?”夏歡冥想著,回過頭看著昏厥的兩人。

咬咬牙,一個翻身從海裏跳了下去。

“等我!”

夏歡決定自己逃出去了再想辦法就出他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拿回檔案。

海灘上。

一個身子埋在沙堆裏,幾隻海鳥在上麵盤旋著看著巨大的家夥,或許禁不住美味的誘惑,一隻海鷗輕巧的飛躍下來站在這座肉山上狠狠地啄了下去。

“額嗚•••••”肉山的肩頭聳了聳,海鷗受驚撲打著翅膀急忙飛走,不時的發出尖銳的鳴叫聲。

而這個人正是夏歡,他已經睡了一個早上。

灼熱的日光將他身上的水分蒸幹,形成了一層淡淡的鹽沫子。

“這是••••”夏歡艱難的翻了一個身子,猛然驚醒,拔腿向著市區的地方跑去。

“壞事了,不知道他倆怎麽樣了。”夏歡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半小時後,夏歡便回到了管道的上方,身上綁著一條麻繩。

將繩子的一頭牢牢地固定在一處鐵杆上,夏歡順著繩子飛速的溜了下去。一份檔案被包裹在一條布袋裏,纏在夏歡的腰間。

“兄弟們,我來救你們了。”夏歡一個蕩漾便再次回到了管道口。

“不!••••••”夏歡發狂般的五指緊握。

而他的麵前,C+的眼睛被纏著一條衣袖做的繃帶,滿是鮮血的嘴裏蠕動著一塊肉,一根指骨被吐了出來,一旁的絕殘缺了半條身子。

C+的鼻子向著麵前嗅了嗅,淡淡的說道:“我餓了,怎麽出去?”

夏歡一拳打在了C+的臉頰,肉末和牙齒濺落了夏歡一身,夏歡跪著,雙手微顫的撫摸著絕的殘軀,落寞的說道:“他是絕,你真該死。”

“我知道,我醒來後發現自己的眼睛瞎了,當我摸摸索索到門口時我就知道這是一條死路了。你不在,紅娘不在,而絕,不,他已經不是絕了,所以我餓了。”C+笑著說道,白皙的手指在牙齒間挑出一根肉絲舔了舔。

“你倆都被控製了,而你正好有解藥,C+,你忘了我們是夥伴嗎?”夏歡一臉冷漠的將絕的屍體抱起,慢慢走向管道口,扔了下去,傾聽著浪花,回過頭一臉輕蔑的看著C+。

“不,各取所需,我們這種人沒有夥伴的。”C+齜著牙心滿意足的打了個飽嗝。

“你錯了。”夏歡說完獨自一人攀上了門口垂下來的繩子,向上爬去,孤寂的海風,孤寂的身影。

一個全身布滿傷疤的男人,陽光將他的影子拉長,消失在了茫茫樓群中•••••••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