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六章 悲劇性人物

廣州,中國曾經第三大城市,真正的南大門,被譽為“第三世界首都”,總人口達一千兩百多萬,但是現在,已不再有往日熙熙攘攘的人群了,空蕩蕩的城市裏,到處留有炮彈摧毀過的傷疤,訴說著這裏曾經的輝煌。

夏歡嚼著嘴裏的泡泡糖,吹了一個大大的泡泡,“啪”的一聲炸開,反反複複,自個兒磨著時間。

晚上八點,一架波音航機從白雲國際機場降落,夏歡幾人下了飛機,幾輛加長版的蘭博貴賓車依次停靠在候車亭邊,等候著幾人的到來。

一位穿著灰色風衣的男人扶著車頭站在車前,抽著雪茄,旁邊幾位警衛恭恭敬敬的在四麵持槍而立。

和夏歡同行的大校走過去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接著說道:“五名t型人帶到,司令說一切聽您指揮。”

男子擺了擺手,示意他下去,對著五人掃視了一眼,其他人都站得跟槍一樣筆直,隻有夏歡比較好動,嘴裏還沒停歇,泡泡吹出來吞進去。

“將那個大個子帶下去,垃圾不需要。”男人拉了拉風衣的衣領,從懷裏掏出一張手帕擦了擦沾了一點煙灰的手。

“納尼?”夏歡眼睛瞪得圓圓地,五人中隻有他一個大個子,不是他是誰。

夏歡將泡泡糖吐出來粘在紐扣上,不屑的回道:“有種單挑,看看誰是垃圾。”

男人聽後也不惱怒,毫無征兆的一拳打向夏歡的胸膛,夏歡輕蔑的挺了挺,想接下來,可出乎意料的,看似軟綿綿的一拳,居然讓夏歡一個踉蹌,退後了好幾步,夏歡有些驚訝。

男人甩了甩指頭,喃喃說道:“還行,帶走。”

“太酷了,這男人什麽來頭,能將我這種t型人打的後退,不簡單啊。”夏歡心裏想著,旁邊的大校皺了皺眉頭,對這個老是搗亂的夏歡心裏很是不滿,走上前去小聲說道:“你他媽給我安靜點,惹怒了他你們t型人全完。”

夏歡心頭一緊,這麽厲害,看來得和他搞好關係了,說不定以後會很有前途的。

幾人上了車一路輾轉來到了一處不知名的碼頭,四周大型的貨廂鱗次櫛比,除了天上的星星,隻有幾盞照明燈給夜色平添了幾分色彩。

一間倉庫中,夏歡坐在一把老式椅子上,聽著所謂的異地上司的安排。

“據可靠情報,‘步行者’現在位於華秋山一帶,由於行蹤詭秘,具體方位還不得而知,現在你們五人的主要任務就是找出他並進行抓捕,記住要活捉。”

“怎麽可能,”夏歡放下手中的通訊儀嘴角一扭,痞氣十足。“這麽大的山去哪裏找啊,不行,我們需要可靠消息。”

“放肆,你是上級還是我是上級,你知道你們是什麽嗎,你們是t型人,難道司令派來的是些雜碎?”一位少校一拍桌子向著夏歡斥責道。

“你再說一遍我是雜碎試試!”夏歡的語氣有點冷,緩緩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拳頭握的緊緊地,如果沒人攔他,他可真的會出手的。

老任一見情況不對,忙把夏歡拉了拉,“冷靜點,不該問的別問了。”

夏歡不為之所動,麵對咄咄逼人的夏歡,坐在一個角落看著新聞的冷酷男人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

“那個女人應該會預測,這不是問題,夏歡狂化為人猿形態,屬於力量型t型人,你旁邊那位應該是敏捷型的,其實有你們三個抓捕行動就夠了,其餘兩個用處不大。”

男人一字一句的說著,夏歡的臉上變得越來越精彩,他到底什麽來曆,居然這麽清楚我們的資料,這時隻聽見男人繼續說道:“夏歡,想要活得久,就給我安分些,如果再出現你頂撞上級的事情,你直接回爐。”

夏歡聽後一眼盯著這個神秘的男人,在沒有足夠的實力和他抗衡前,夏歡是不會像傻逼一樣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的。

會議很簡短,對於軍人而言聽從命令就行了,不必考慮太多,但是夏歡還是不太適應這種教條主義。

在此同時,超級x-6病毒已經在菲律賓、越南等地蔓延開了,大多數熟睡著的人們被突如其來的大災變給嚇傻,城市在不知不覺間徹底失守了。

莫名其妙的咳嗽,迷迷糊糊中喪失了意識,等到當地政府軍隊反應過來時,人口眾多的大型城市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據說上帝有九位守護天使,排名第九的墮落天使—撒旦,而排名第三的蝶翼天使,就是絕望。在遙遠的那些國度裏,這兩個天使毫無征兆的降臨了。

夏歡是在睡夢中被驚醒的,當被喊醒時絲毫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五個人安安靜靜的坐在圓桌前,被意料之外的消息驚呆了。

“病毒完全失去控製,也就意味著人類社會塌陷了,行動提前,五分鍾後行動,務必將‘步行者’抓捕。”中年男人冷酷的說道。

“是。”夏歡也不再猶豫,堅定地回答道。

事情變得麻煩多了。

短短的五分鍾內,夏歡給司令打過去了一個電話。

“拜托了,請將我的家人轉移到安全地方,還有一個叫花小青的女孩,地址是xxxxxxx”

夏歡語氣有點懇求的意味。

早在蘭州的司令已經得知了病毒失去控製的消息,對於夏歡的請求有點遲疑,因為對於他們這種t型人來說,是沒有資格要求國家為自己做些什麽的,但是同夏歡一樣,在她心裏,真的還有一個值得掛念的人。

“我盡力吧。”

司令掛掉了電話。

夏歡心裏焦急如焚,但又能做些什麽,想想看,自己什麽都做不了。

當晚全中國,警笛徹夜長鳴。

華秋山不大,隻是蜿蜒縱橫,山中有許許多多的乳質洞穴,裏麵交錯盤旋。

“紅娘,你能感應到他的具體方位嗎?”夏歡對著身旁的短發女郎說道。

幾人埋身在一處低窪的草叢裏,不遠處是一個洞穴。

紅娘再次痛苦的閉上了眼睛,額頭的細汗不斷地滴落,“就是這裏,不過我的能力還不足以窺探到他具體在哪,對不起。”紅娘沮喪到,蒼白的臉上已經沒有了血色,看來預測很耗費紅娘的精神力。

夏歡點點頭,說道:“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注意周圍,進洞抓捕。”

五個人影飛速的向著洞裏鑽去。

等到了裏麵,一股難聞的惡臭味越來越明顯,夏歡瞳孔緊縮的注視著四周的洞壁,“媽的,全是死人屍體。”

一具具殘破的人類屍體被黏粘在洞壁的四周,似乎被什麽東西給啃過了。這裏果然是“步行者”的老巢,陰晦、恐怖。

夏歡走在前麵,越往裏麵味道越濃,流在地上的水被鮮血染成了紅色,隻是幾人不注意間,一根粗大的白乳柱後麵,一雙漆綠的眼睛掃過便不見了蹤影。



中南海會議廳。

最高領導人的緊急會議。

“預計能活多少人。”一位麵相普通的老人有些愁鬱的問道,白發彬彬的頭發雜亂不已,微紅的眼睛說明他已經好幾天沒睡過安穩覺了。

一位穿著紅色馬甲的老頭摘掉了眼鏡放在了桌子上,歎了一口氣,說道:“不到萬分之一。”

坐在頭位的老人繼續說道:“開放方舟吧,沒想到真的有一天會用到它。”頹廢的身子有些微顫,蒼老的皺紋像刻子一樣深深鑲嵌在臉上。

會議廳裏很安靜,沒有人多話,在這種時候,多說一句又會有什麽效果呢。

“總理,您先撤吧,四個方舟隻能容納一千萬人,這名額,你看••••••”一位戴著金絲邊,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問道,眼神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其他人。

其他人或喜或悲的掃了他一眼,又回過神看向了被稱為總理的老人。

“我不用撤了,將希望留給年輕人吧,小馬,記住這一條,五十歲以上的不允許進入名額範圍內,等病毒完全爆發,再從活下的人裏挑出那一千萬吧。”老人威嚴的說道,劍眉冷冽。

“是。”身旁的記錄員迅速的寫下這一條。

剛剛說話的那位微胖中年男子聽後手指握筆不穩,“啪”的掉在了地上,仰著身子靠在椅子上,無光的眼睛看著天花板,就在前幾天,他剛剛過完了五十歲。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