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章 宿舍中的分歧

這次的收購雖然是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進行的,但是夏歡他們本著大學生的優良傳統,不亂拿群眾的一針一線,算是雙方各有所得,嗯,票據給人家店主都擺的好好地,相信他們會明白的。

大巴,卡車轟隆隆的發動了,向著來時的方向趕了回去,這些物資說實話,頂多夠兩萬張嘴吃三天,沒有麵粉的支撐,鐵打的漢子都會瘦成杆,相信學校會妥善解決這些問題的。

上了車後花小青的手還被夏歡捏著,她有些不自然的想抽出去,夏歡怎麽可能讓她輕易得逞,便裝作若無其事的哼著歌,眼光看著零星燈光的車外。

“你把手鬆開好不好,我有點被你捏疼了。”花小青幽怨的看著夏歡,不滿的說道。

夏歡尷尬的笑了笑:“呃,第一次拉女孩的手,沒輕重,你別生氣啊。”

“算了,原諒你了。”花小青收回了手,轉過頭看著車窗外的世界,一時間陷入了平靜。

夏歡很喜歡她發呆的樣子,一塵不染,明亮的眸子裏散發著純潔的氣息。花小青的體香是草莓味的,這樣的女生,真讓人心動。

“你再想什麽?”夏歡輕輕地問道,說實話他並不想打擾花小青,隻是又覺得有機會不抓住會像白癡一樣在事後後悔的。

“我在想我爸爸媽媽,還有奶奶,嗚嗚,我怎麽回去。”花小青竟哭了起來。

說實話,在場的哪位不想回家,不想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可是有那麽容易嗎,夏歡摸了摸她的頭發,沒有答話,既然沒有把握說出讓她定下心的承諾,不如聽天由命,看事情往哪方麵發展了。

花小青很安靜,過了一會兒,便趴在夏歡的肩膀上睡著了,夏歡扯下衣服披在她的身上,直到校門“吱呀”打開,購糧小隊的車才停了下來。

購得的蔬菜被統一放進了食堂,夏歡向校警隊長請了一個假,說自己送個女生回宿舍,校警大叔問道:“你哪那個分隊的,為什麽背後背著鏟子?”

夏歡老老實實地答道:“第十分隊,隊長,鏟子是用來給廁所清理垃圾的的。”

大叔會心一笑:“哦,是那個帶頭砸門的小夥子啊,有魄力,鏟子記得明天交公,快去快回。”

“嘿嘿,得令!”

看來校警大叔對夏歡印象蠻好的,夏歡屁顛屁顛的再次衝進大巴車裏,看著熟睡的花小青,輕輕把她抱了起來,在其他人驚詫的目光裏,抱著她向著女生宿舍走去。

“我擦,那小子亂世把妹子啊,好羨慕。”

“滾,那是我們十分隊隊長,人家本來就是兩口子。”

很多人議論紛紛,夏歡回過去一個大大的白眼,等了一個口型:“去你丫的,管你們毛事。”

然後,然後就很安靜了。

等到了女生樓底下,花小青終於被顛醒了,一睜眼發現夏歡抱著她,“啊”的一聲,嚇得夏歡腿一軟。

“叫什麽叫,我是狼嗎,我不是。”說著夏歡輕輕放下她,將她的衣服拉鏈拉的嚴嚴實實,八月底的天氣晚上已經很冷了。

“哦,對不起,我以為是壞人,那••那我要上去了。”花小青看到夏歡生氣了,聲音越說越小。

“呃,我嚇著她了,該死,她可是我心中的女神,我做了一件多傻的事。”夏歡懊惱了起來。

“嗬嗬,沒事,無論出什麽事,我都會保護你的,晚上睡覺門拉緊點,有事qq聯係,網絡現在還能用,想辦法用這個和家人聯係一下,一切保重,沒事可以找我,有事一定要找我。”夏歡說道。

“嗯,拜拜。”

夏歡意猶未盡的還想再說點什麽,可一時語塞,隻能看著她將要消失在樓門裏,此時的夏歡多麽希望花小青像韓劇裏演的那樣,突然衝出來抱著自己的背後說:“你也保護好自己。”然後夏歡轉過身,深情的向她吻了下去,但,夢想很玄幻,現實很骨感。

夏歡黯然的向回走去,“喂,你的衣服。”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喊道。

是她的聲音,即使一萬個人說這句話夏歡都分的清。可夏歡卻一時腦殘,頭也沒回,拉風的一甩袖子,低沉的男中音說道:“是你的衣服。”

直到夏歡回到宿舍,還對這個結局耿耿於懷,放下裝備,一邊抽著煙一邊思索著最佳回答方式。

“我靠,一回來就悶悶不樂,快說說,今天到底怎麽回事,喪屍肆虐,哇靠,簡直比電影演的還刺激。”

夏歡抬起頭尋找聲音的來源,一看不知道,看了嚇一跳。

“老三,他們四個啥時候回來的,你怎麽不告訴我。”原來今天給老師搬家的四位舍友都回來了。說話的正是排行老六的藏小夥烏達哈旗,一身軍訓時候留下的地攤貨,拿著一把塑料槍,在一邊“噠噠噠”自己玩呢。

“關我錘子事。你一回來就蒙頭抽煙,是個人總會看見宿舍有幾個人吧。怎麽,你家花花住他男朋友那去了。”老三抱著一桶康師傅悠悠答道。

老大是位福建娃,長得蠻帥的,拍了拍桌子打住了夏歡和老三的拌嘴:“都過來開個會,這邊有吃的,誰餓了先墊點。”

夏歡站起身子走過去拉過椅子坐了下來,大吃起來,餓死了,塞了一把薯片說道:“你們幾個啥時候回來的?”

戴著眼鏡的文弱書生老五這時從被子裏露出頭來,回答道:“累了一天,下午在老師家裏吃了飯我們就過來了,你也知道,教師樓離宿舍又不遠,況且家具都在樓下麵,等回來後我才聽說了有什麽病毒擴散了,都是謠言,不可信,睡覺。”說著又要蒙著被子。

“媽的,都給我坐過來,開會。”夏歡一拍桌子打翻了幾個水杯,嚇了他們一跳,在床上的極不情願的翻起身來都坐了過來,這幫崽子都啥時候了,還像沒事人一樣。

“老大,你先說。”夏歡向著老大扔了一支白沙,他接過點燃鄭重的說道:“新聞,報道大家已經看了,什麽想法你們談談。老二,你接著說。”

夏歡深吸了一口煙,說道:“不是我造謠,兄弟幾個都做好準備,這次可能事情會糟到極點,喪屍不是鬧著玩的,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市內已經有了一個疑似病例,晚上睡覺清醒點,瞧見我床頭的工兵鏟沒,待會老大和我去吧宿舍後門的鎖子撬下來,有備無患才是。”

“我沒意見。”老大點了點頭,把捏著手中的打火機。

“噠噠噠,如果真有喪屍,我定把他打個稀巴爛。”老六舉起手中的玩具,唉,夏歡看在眼裏,痛在心裏,傻人歡樂多啊。

“切,一群傻逼,還真當今年末日啊,都是俄國的一場鬧劇而已,人家已經出來澄清了,說是這是當地的一個節日,類似於今天的愚人節,結果被有心人發到了網上,才被引起了轟動。”一直悶著的練武狂人老四說道,這家夥回族人,武術隊的,一天到晚的練著雙節棍,渾身筋肉疙瘩。

一旁的老五“嘎嘣”嚼碎一顆花生,舉起右手:“我也同意。”

“拜托,老四老五,一套新聞頻道都播了會有假,今天給老爸發qq過去,他都已經休假了,現在在我老家呆著呢,武夷山附近,比這裏可安全多了,我看這事八九不離十,老二,我相信你。”老三摟著夏歡的肩膀,跟夏歡站在了一條陣線。

“不跟你們說了,看著吧,明天就有新聞澄清這一切,愚昧的世人啊,應該信奉真主才是。”老四大聲嚷嚷著,起身回床,倒下去便要脫掉衣服睡覺。

老五見狀,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位。

夏歡沒有多說什麽,唉,也許這一切真是一場鬧劇呢,誰知道呢。起身走到窗前,拿起工兵鏟向著老大示意道:“走,咱倆把事給幹了。”

說完倆人奪門而去,樓道裏依舊有著光著膀子洗夜澡的家夥,看著夏歡拿著工兵鏟,鄙夷的一笑。

這幢宿舍樓是學校八十年代所留的文化產物,早已曆經風霜,睡在頂樓五層的房間裏是可以透過頭上的樓板縫看到星星的。前後各一個門,前門是學生常走的那個,後門被鐵鏈子封鎖多年,連接著一條螺旋階梯,至今鎖孔裏都插不進去一根針,可見其年代久遠,灰塵早已侵蝕壞了一切。

“嘎哢。”鎖子被夏歡鏟子剁了下來,“嘿嘿,果然削鐵如泥,寶貝啊。”夏歡對手裏的工兵鏟簡直是太滿意了。

“輕點,別讓樓爸聽見了。”老大回過頭觀察著動靜,夏歡笑著說:“沒事,我們住二樓,樓爸耳朵沒這麽靈光。輕輕再套上,保持原樣,沒特殊情況我們不會從這裏走的,好了,撤。”夏歡將手中的鏈子再次輕輕裹了上麵,外人看來會以為它完好如初,似往年一樣,阻擋著莘莘學子們翻樓包夜的步伐。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