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章 購糧大隊出發

樓道裏早已亂成了一團,許多人大包小包的往外拎,“你娘的,回娘家呢以為。”夏歡暗罵一聲,憋著一口氣擠在狹小的人縫中穿了出去。

樓下人群嚷嚷,樓爸一臉嚴峻的安排著什麽,幾位校警簡單地維持著秩序。

“大家安靜一下好麽,相信新聞大家已經看了,這次病毒的威力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厲害,何況現在還沒傳到我國境內,再說我們學校在西北內陸,氣候幹燥,也並不適宜病毒傳播。學校已經緊急下發了通知,允許一部分學生代表除外購買生活必用品,其他學生必須呆在宿舍等候命令,關鍵時期我也不希望大家發生什麽事,有學生會的請出列。”

年齡已經有60歲的樓爸此時的話語顯得蒼白無力,孤苦一生,膝下無子,隻有一個老伴還在鄉下,說實話,他現在都想扯開擔子趕緊回去看看情況。

學生們叫嚷開了:“什麽狗屁學校,這書我不念了,你還能攔我。”說這句話的一個學生掄起背上的包裹推搡著攔住自己的校警,更多的學生參加了進來,夏歡沒有動,因為他看到幾位校警手裏都拿著電棍,不到緊急時刻,他們是不會配備這些裝備的。

果然,一個校警忍不住,拿著電棍插在了一個學生的腰間,那位學生立馬癱軟在了地上,其他人見狀倒也安靜了下來。學生到底是學生,沒見過多大場麵,夏歡估計要是社會青年,絕對引發暴動。

樓爸趕緊過去,蒼老的手扶了起來,衝著電人的校警吼道:“誰讓你動手的,他們還是孩子,害怕也在所難免啊。”

校警一聽頓時來了氣:“非常時期采用非常手段,學校領導要求我們對待刺頭學生決不能手軟,現在外麵這麽亂,我這也是保護他們。”

一字一句倒也把樓爸說的啞口無言,的確啊,現在是非常時期啊,市內聽說已經亂作一團了,燒殺搶掠,連部隊已經出動了,中國人就是這樣,和平時唯恐不亂,等有足夠亂了,卻大呼著要求和平。

等暈過去的學生被攙扶了下去,現場倒也安穩了許多,“按照剛才所說,學生會的拿著工作牌出列。”為首的一位足有四十幾歲大叔級別的校警吼道,年老的樓爸根本震懾不住這幫年輕氣盛的小夥子,校警隊長便越俎代庖,首先站了出來。

夏歡摸了摸口袋,“還好,今早有個講座,我正好是執場的負責人,學生會牌子還沒來得急上交院裏呢。”夏歡掏了出來,揚著示意道。

“你呢,老三,今早你不是也去了麽,牌子拿出來給他們看看。”夏歡回過頭向著老三問道。

老三哭喪著臉,衣裳的兜都掏出底了,除了半袋煙和一個打火機,什麽也沒有。“我那工作牌中午就交了。”聽後夏歡很是無奈,對他說:“你先上去吧,等我回來。”

老三不信任的說道:“你可一定要回來啊,要是扔我一個人,萬一我掛了,我第一個就咬你。”

“靠!夠狠,我一定回來,不知道宿舍其他人怎麽樣了,我找機會會打探一下。”聽了老三的話夏歡一身冷汗,要是放在以前,也就是個玩笑而已,可如今他娘的真的有會咬人的喪屍,再聽這句話,一定會讓你毛骨悚然。

秩序很快井然了起來,十幾個學生出了列,手裏拿著學生會的牌子,夏歡所住的宿舍樓是一幢混合宿舍,各個院的都有,看著這些出列的佼佼者,除過一個有過一麵之緣外,其他的一概不認識。

狹小的宿舍門口已經黑壓壓的一片了,幾個起哄的學生混在人堆裏喊道:“我也是學生會的,隻不過沒帶學生會的工作牌,憑什麽不讓出去。”

威武的大叔不為之所動,舉起手中的電棍打開開關,“刺啦”的爆鳴聲嚇得學生們連連後退,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校警隊長電棍都開到了最大功率,這可是會電死牛的。

“除了他們都給我進去,安靜點,這幾天幹幹嘛幹嘛,我們學校自主供水供電,不會讓你們生活受到影響的。”嚴厲的訓吼聲讓學生們唯唯諾諾,老三看了夏歡一眼,和其他學生一樣心有不甘的上了階梯。

隻剩下夏歡這十來個人了。樓爸上前關住了宿舍樓門並且上了防盜欄,這才小步走來說道:“孩子們,學校的壓力很大,畢竟你們是來這裏讀書的,無論誰出了事,都無法向你們的家人和社會交代,所以,希望你們下去後能好好地安撫一下其他同學的情緒,如果這次的危機過後,你們一定能夠入黨的。”

站在一起的其他人聽說有入黨的機會,臉上的欣喜絲毫不掩飾,一個個昂首挺胸,真把自己當成了黨員。夏歡看到這副嘴臉不由惡寒了一下:“什麽都沒幹呢就想著好處,這類人的追求,切,根本不是和我一個檔次的,如果有機會,我不僅要入黨,我還要要求學校給我開個進入縣政府工作的介紹信呢。”

樓爸看著他們的千姿百態,不由歎了口氣,心裏想到:“唉,什麽都不說了,提正事吧。”

來回拍了拍他們的肩膀,給他們捏了捏淩亂的衣角,說道:“你們十一個人將是我們6號樓的代表,出去采購食物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隨行的還有其他樓的,這次出去會有校警保護你們,另外給區派出所也打了招呼,他們有配槍,所以你們的安全不必擔心,變異的屍體這段時間應該不會來,倒我們自己亂了陣腳,有些歹徒趁機作亂,記得保護好自己,不要脫離隊伍。”出列的幾人聽後點了點頭,夏歡對這個老是登記自己晚歸的糟老頭也多了一絲莫名的好感。

樓爸轉過身子,對著校警隊長說道:“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帶他們和其他隊伍匯合吧。”說完,轉過了身子,蹣跚著腳步向著樓門口的馬紮子(一把老式椅子)走去,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過頭衝著校警對著說道:“小王,一個都不能少。”

“嗯。”被叫做小王的威武大叔重重的點了下頭。

夏歡學校屬於二流學校,學校總人口大約有兩萬左右,可今天下午怪怪的,一路過去,人都不知哪裏去了。校門口停放了三輛大巴,後麵還有四五輛拉貨的大卡車,看來,學校是打算打持久戰了。聽學姐說除了當年的非典,再就沒見過這種陣仗。

天災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先是五個台風襲擊的東南沿海地區,接著是大暴雨將半個中國衝刷了一遍,“唉,末日,我日啊。”夏歡罵道。

浩浩蕩蕩的隊伍像一條小蛇一樣陸續集合了過來,按著順序向大巴車廂走去,夏歡環顧四周,希望找到一個熟悉的麵孔,但發現除了逃了幾次票老抓自己的大巴司機,男生都素不相識,別說女生了,不知從哪裏聽得小道消息,一個個戴著超大口罩,活像預防傳染的蒙娜麗莎。

“咦,那個身段玲瓏的妞好像我家花花。”夏歡不經意的一瞥,在一個角落裏發現了一個女孩,“真是天助我也,”夏歡開心的著向著她靠近。

校警在催了,簡單地說了下目的地和要求,就趕羊似的將所有人裝進了車裏。

“呃,還好,花花和我一個車廂呢。”

車子轟隆隆的發動了,幾輛車依次除了狹窄的校門,往日賣著關東第一煮的小販早已撤了攤子,網吧酒吧大門緊鎖,隻有兩家私人藥鋪倒是門開的大大的,“媽的,這年頭,藥店怎麽都有迎賓小姐了。”車廂裏一個粗狂的男生罵道。

一眼看去,果然兩個年齡逼近四十的大媽穿著白衣天使的服裝,麵帶微笑的注視著過往的車輛,手裏端著一盒防傳染針劑。夏歡心裏想著,世風日下啊。

突然,車子急速停了下來,不少人沒穩住身子傾倒一地。

“01 、 01我是007,前麵路況怎麽樣?發生了什麽情況?”車廂裏一個拿著對講機的校警問道。

“007、007我是01,剛剛接到緊急通知,全城戒嚴,橙色等級,重複一遍,全城戒嚴,橙色等級,從機場傳來消息,有位中國遊客剛從病毒爆發地回來,疑似攜帶病毒,目前正在接受治療,車輛進不了市內,收到請回答,收到請回答。”手裏的對講機刺刺拉拉的傳來了不妙的消息。

車廂裏頓時亂作一團,每個人惶恐不安,夏歡從車廂後擠了上去,人群中的花花害怕的縮成一團,直到被一雙有力的手抱住身子,回過頭一看是夏歡,掙紮了一下,便靠著他的胸膛哭泣了起來,夏歡安慰道:

“不要怕,你男朋友現在肯定趕不過來,我來保護你,你知道的,我喜歡了你七年,你難道一點感覺都沒有,哪有巧合那麽簡單,別怕別怕,再說你爺爺和我爺爺,還有你爸爸和我爸爸還是工友呢,我不會趁機占你便宜的。”

花花聽後卻哭得更厲害了,夏歡從小的女神,唉,看著她梨花落雨的模樣,自個兒都有些於心不忍了。

安撫了一下她的情緒,夏歡轉過身子對著手足無措的青年校警說道:“大哥,不要在猶豫了,情況已經危及,疫情能不能控製住根本說不準,現在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購得足夠多的糧食,非常時期采用非常手段,現在顧不得太多了,既然市內進不去,我們就去離這裏不足五裏路的農貿市場,吃什麽不是吃,熬過這段時間再說。”

不少人聽了這個想法後紛紛附和,表示讚同,現在是越靠近人多的地方越危險啊,所以還是不去的好。

青年校警猶豫了一下,對著對講機重複了一遍夏歡的內容,片刻後,終於長舒了一口氣,走過來握著夏歡的手說:“小兄弟,臨危不亂,比我強太多了,叫什麽名字,女朋友挺漂亮啊。”

夏歡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說道:“叫我歡子就行,可不是唱心痛2009那位哦,女朋友,咳咳,我沒那福氣。”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的,花花有男朋友的,但不是他。

“嗯,小兄弟,當我的副手吧,我一個人應付不來,司機,掉頭,去農貿市場。”青年校警毫不介意的說道。

夏歡想了一下,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車外已經日薄西山,本來應該到了都市夜生活的時刻,可在今晚這個時辰,卻零星的幾點燈光根本驅散不走黑暗的來臨,眼皮老跳個不停,夏歡有一種極不好的預感••••••
更多

編輯推薦

1邊緣
2姬的時代
3機械女仆
4辣手小子
5末日之翼
6寄宿
7末世卡徒
8人途
9星際屠龍戰士
10星際骷髏兵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霸天

    作者:毒邪  

    科幻未來 【已完結】

    一個不一樣的時代,遊蕩著一個個肮髒的靈魂,一個默默無聞的少年悄悄的崛起,作出了一個又一個無奈的選擇。...

  • 星海獵人

    作者:非主流神棍  

    科幻未來 【已完結】

    大宇航時代,人類已經在璀璨星辰間建立了龐大的帝國!一個身處社會最底層的少年,無意中邂逅一個法力神通盡...

  • 末日骷髏王

    作者:黑雲遮日  

    科幻未來 【已完結】

    末日來臨,血腥與機遇同在。張凡,剛大學畢業,拿著份剛好糊口的工資。末日的陰影籠罩著他所在城市上空的時...

  • 星空王座

    作者:朱邪多聞  

    科幻未來 【已完結】

    這是表裏兩麵的世界,背負賽格萊斯預言的占星術士學徒為尋找世界機器齒輪轉動的軌跡艱難跋涉於亂世,懷揣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