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迎來了巔峰對決時刻

獻上感恩---為非常歲月領受到的奇異恩典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有很多的大學同學在美國做醫生,他們在一線抗疫。從一月份起,我們海外群裏天天都討論疫情。從四月份開始,大家慢慢看清了抗疫的本質,原來這是一場政治鬥爭,五月底的BLM示威抗議遊行已經讓我們不能更生氣了。

我們同學群裏有同學在休斯頓抗疫最主要的最大的醫院,他說他們醫院的情況基本可以代表休斯頓甚至德州的疫情情況,有在費城的醫生,有在加州LA的三個醫生,有在西雅圖的醫生,有在紐約做藥物研發的,還有在NIH工作的,有在梅奧診所的,有在阿拉巴馬做教授的,有在中西部做研究的,有子女在華盛頓DC做醫生的,有孩子在哈佛醫學院讀書的,群裏的醫生們有時還會分享他們做住院醫生時同事的信息,所以,我的微信群裏來自前線的信息很多。從一月底開始,這個群是我微信群裏營養最多的。我們常常看到醫生們討論一個病例、一張圖表、一個藥物、一個治療方案,還有NIH的同學很早就傳遞出一些政策性的消息。群裏每天都很熱鬧,我們不做臨床的也受益非凡。

從三月份西雅圖的同學第一個接診新冠陽性病人開始,群裏有更多的討論。他們聊的很專業,他們自己也在找預防用藥比如羥氯喹,疫情爆發時我也有過恐慌。後來,做醫生的全部上前線了,看到治療的曙光後,大家慢慢就適應了。

雖然同學說治療情況好起來了,拔管的也越來越多,但是紐約的情況卻一直不見好。有同學說紐約可能在胡來:因為大家覺得同一個醫療體係下,各地都在好轉,可是集全美國支援而且做為美國抗疫風向標的紐約卻沒有好轉,很奇怪。而且CDC指導也不得力,關於這個現象,大家討論了很多很多,我們都是單純地以為是技術性的問題,是因為美國醫療太程序化、太死板的緣故。

四月份開始懷疑醫療數字。到五月初,突然大家就明白過來了,原來,這不是一場公共衛生傳染病的問題,是一場兩黨之間的政治鬥爭!我基本就不看疫情的數字了。因為數字裏水分太多了。轉一篇文章,你們在電腦上看,可以看到圖表,在手機上,看不到圖表,影響判斷。https://bbs.wenxuecity.com/bbs/currentevent/2130245.html

我看同學群裏的消息,各地都比疫情平和下降的預期日期提前了好多,我們希望秋季可以正常上學。但是五月底發生的弗洛伊德事件就更清楚地表明示威抗議遊行隻是為了贏得選舉,這真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遊行帶來的第二波反複很快就到了。德州最早。當然和複工也有關係,但它不是主要的,因為病人中有很多遊行的學生和年輕人。

德州的同學比新聞報道還早兩天就在群裏說了,遊行的效果出來了,醫院病人猛增,以年輕人、輕症為主、也有住院的,醫院床位突然緊張起來。以前在最緊張的時候,他們醫院也好多空床位,休斯頓花了6000萬美元造的方艙醫院一個病人也沒有收過就拆除了,維護方艙醫院也很花錢。這第二波差點要住滿了,不過後來因為大多數的病人都是年輕人,他們恢複起來比較快,抗疫形勢還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關於羥氯喹,我這裏有一個來自同學群的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share&v=1x_11I5SLII&app=desktop我邊跑步邊聽的,同學說和他們了解的信息一致,情況屬實,看這個YouTube需要一個多小時。醫生和藥學博士告訴你在美國如何得到硫酸羥氯喹,如何用硫酸羥氯喹預防新冠病毒。

沒有疫情,我不會想到政治鬥爭是這麽瘋狂的,把百姓的生命拿來做政治鬥爭的資本。回頭想,我們還是太單純了,同學群裏一直就是從醫療技術層麵來思考疫情的走向。民主黨說疫情嚴重反對複工,但是卻支持BLM遊行示威,造成了第一波疫情未完全好轉之時就迎來了第二波疫情。

而我們很多人真的就把疫情失控隻歸結為川普政府的錯誤。

當初川普斷航中國,民主黨指責川普。對斷航,我們早就有共識。我當時在國內過年,看著武漢的疫情我很著急,封城後我就一天到晚擔心會斷航,會回不來美國。

事實上,川普斷航是做得對的。他做錯的是斷航歐洲太遲,但他要等到WHO的通告作為斷航歐洲地依據,而WHO遲遲不發禁止通航的指示,所以我們都很恨WHO的不作為。

美國是小政府大社會,各州的州政府決定抗擊疫情、地震、洪水等自然災害的政策和措施,總統隻能調配抗疫物資,但不能幹涉各州的抗疫決定,看到紐約州長顯而易見的錯誤也無法以行政命令幹涉。在我們隻有三四個陽性的州都發了禁足令以後,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州還是堅持不lockdown,州長帶頭坐地鐵、搞聚會、吃餐館。。。。

川普對疫情失控當然有責任,他對歐洲斷航太遲,又遲遲不肯戴口罩給國民示範,還說了喝什麽消毒液。但是他的出發點和民主黨的出發點完全不同,他希望疫情盡快過去盡快恢複經濟。他小事糊塗,但是在大是大非上一點也不糊塗。雖然他這個人有很多的缺點和過失,可是,誰又是完美的呢?

反觀民主黨,在疫情中的種種表現,在疾病的診斷、治療和宣傳上,為了選票,為了贏了選舉,已經置百姓生命不顧了。我們能放心把自己和孩子的未來交給他們去管理嗎?

美國設立兩黨是為了有在野黨對執政黨的監督,有利於社會和百姓。可是照目前這樣鬧下去,民主黨依靠政治正確會一黨獨大,因為傳統媒體和網絡媒體的輿論幾乎都被他們控製了,隻有狐狸台還偏向共和黨。所以大多數華一代都不明白現象背後的根本原因,不知道美國抗疫失控並非完全是現任政府的責任。我擔心這一次民主黨上台,美國很快就會南美化,我們辛辛苦苦為自己為孩子打拚的意義又在哪裏?

我以前有過兩次車門徹夜不關第二天的車子上就被警察貼了條子提醒我,中午時候,警察還專門回來看我車子有沒有重新關好。前幾天我又一次沒關車門,這一次沒有了警察的提示,我很失落。沒有警察我缺少了安全感。所以,你們手中有選票的,真的要好好想想,沒有警察的生活是不是會更好更安全?

如果沒有疫情,沒有微信,沒有美國的醫生群,沒有醫生同學和來自於NIH的消息,我也不會了解這麽多。現在我寫出我理解的疫情和我的思考,希望大家也多思考。這次選舉真的太關鍵了。

我昨天看到有個網友在一篇文章後麵的留言,很有同感。他說疫情確實如實反映了美國社會很多問題,而且是很深層的問題:

1. 美國是全球科學水平最頂級的國度,但疫情暴露出也存在一大批科學素養接近為零的人;

2. 美國高度(極端)自由化客觀上給疫情防控帶來了難度,對應集權的高效,讓人反思自由的邊界;

3. 美國三權分立兩黨製衡是人類文明至今最平衡的體係,但在文明衝突前依然有很大的改進空間。

攻擊美國最好的武器是利用其最為珍視的自由和製衡體製,這兩點恰恰被Covid-19和BLM找到。

無論源頭是什麽,這注定是美國的一個劫數。

這個體製能否最終找到應對解藥,從而繼續證明該體製是人類最優解,還是終於被抓住漏洞,一舉擊潰,讓自由資本主義和自由民主價值觀被極權席卷?

現在是巔峰對決時刻,勝敗關鍵不在其它,隻在於美國民眾覺醒程度!

2018年,2019年,2020年,慶幸美國民眾正在逐步醒來。

有投票權的想一想再決定要投誰,沒投票權的請轉發

voiceofme 發表評論於
說到疫情的數字的水份,這些數字難道不是一個一個醫院的情況加起來的嗎?如果這也有錯,是像你的朋友中的醫生們虛報數據,還每個周的衛生部門都在虛報數據?
猶他主婦 發表評論於
支持博主好文! 希望逐漸醒來的美國人再次讓2016年的驚喜重現! 為後代延續一個偉大的美國! God Blessed America!
voiceofme 發表評論於
斷歐洲航班需要WHO通告,斷中國航班為什麽不需WHO通告?這說明了Trump是個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者。美國疫情最大的問題是反智,這裏麵trump是美國反智的總指揮。
北極航線 發表評論於
沒有特朗普的美國會是個更好的美國。BLM的打砸燒前些日子再香港也發生過,是社會動蕩的常態。拜登是美國的希望,這次大選是讓美國恢複光榮的機會。我們看到的一切悲哀,是結束的時候了。
文所為文 發表評論於
北美_原鄉人:+1
非常歲月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京工人' 的評論 : 我看拜登的綱領就是奧巴馬第二,奧巴馬得那幾年把美國都拖到溝裏去了。
京工人 發表評論於
美國社會,最好是溫和左派執政。至今猶懷念90年代克林頓時代,美國非但不用借債,甚至有了每年數千億美元財政盈餘。拜登就是溫和左派,11/3,噩夢醒來是早晨。
非常歲月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我非常擔心如果現在的局勢不扭轉,換了民主黨執政,美國會不會很快就會南美化?
非常歲月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北美_原鄉人' 的評論 : 我其實沒有預設立場。但是我很反感在疫情關頭鬧BLM的打砸燒。我一直反對擁槍,因為民間擁槍讓我沒有安全感。但是後來看到BLM不敢到居民區使壞是因為居民區有槍,我第一次覺得擁槍不是壞事,我居然開始支持擁槍了,因為居民擁槍讓我有安全感。你看,BLM鬧得厲害的地方沒有警察了。。。民主黨居然給BLM下跪。。。
實際上,兩黨在疫情發生以後最應該團結協作的,以美國的醫療能力,怎麽可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我反對奧巴馬的廁所法令,我反對大量接納非法移民,我反對沒有底線的政治正確:不給黑人額外批改分數的教授會被批,這是什麽道理?
北美_原鄉人 發表評論於
謝謝分享一些華人醫學群體的真實情況和知識。但你的文章總體基調有所偏差。第一,請別把特朗普和美國劃等號,也別把特朗普和共和黨劃等號。沒有特朗普的美國沒有特朗普的共和黨都將會更好。第二,君子不黨,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如果已經喜歡了某個黨,肯定就看不到另一個黨的好處呢?其實,美國兩黨都各有長處和短處,他們代表著不同的階級和階層的根本利益,他們的執政理念和觀點都不盡相同。但它們都是美國客觀現實存在的一部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不是嗎?你願意共和黨極端分子把民主黨徹底滅了吧,然後再把共和黨的"和"去掉,不也就成了共黨了嗎?第三,美國的抗擊疫情應該和全世界做得好的國家此,尤其是中國,三個月就徹底控製住,打了個漂亮的整體殲滅戰。而特朗普從一開始就充滿了偏見和無知,一步錯,步步錯,把抗疫打成了一個持久戰消耗戰,沒有拐點看不到終點,美國有很大的可能將會被疫情徹底打垮,除了11月能夠換掉國家領導人。
yfz9465 發表評論於
"美國三權分立兩黨製衡是人類文明至今最平衡的體係"!
自由和製衡從來都不是體製賦予的,而是人的行為賦予的。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支持博主!
非常歲月 發表評論於
難道說我的醫生同學都是胡說八道?
HenryCharles 發表評論於
通篇完全胡說八道一通。寫的這些已經被證偽過多次了,還有頭腦不清的人信這些。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