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蘭之愛--觀‘蒼蘭訣’

來源: 2022-10-02 09:27:2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46063 bytes)

蒼蘭訣,眾多仙俠劇之一,因其立意的高遠寬廣,故事人物合情合理的發生發展,唯美的特效和服化道,對細節的關注,流暢的進展,讓我覺得是迄今為止看到的最好的仙俠劇,它精彩地詮釋了好幾組神仙間縱使萬劫不複逆天改命也不悔的愛情,主線東方青蒼和小蘭花的生命之戀,讓我感動且震撼,它是兩個內心強大有力的男女之間平等,尊重,真實,真誠,相互付出給與奉獻的情愛。當息山神女,或者曾經的小蘭花,想到自己以命去愛的人,想到三界她要護佑的眾生,說出那句:我愛蒼生,也愛一人,我被深深地震撼。這個看似柔弱的小蘭花,站在無邊的蒼穹下,那麽渺小,但她心中無限的大愛與慈悲,又讓她顯得那麽堅韌,不可摧毀。至此,能讓萬物複生能以愛消弭仇恨的神女形象豐滿地立住了,與此同時,因一絲不願被心愛之人忘記的動搖被凶神太歲附體的東方青蒼,曾經七情盡毀而生業火,與小蘭花一起經曆了生生死死,終於亦心懷大愛與慈悲而生琉璃之火,一個從無欲無情到深刻領悟了真愛的月尊形象,也豐滿地立住了。這樣的兩個神仙深駐於心中生命中的愛,無邊,深刻,永恒,非凡人可企及,這是隻能讓人仰望的神仙之愛。

東方青蒼,少年時被父尊毀了七情練就所向披靡的業火以拯救自己的族人不被滅絕,變得無愛,無懼,無痛,隻知殺戮,成為強大卻可怕的力量,被赤地戰神以死封印三萬年,小蘭花,一棵柔弱的蘭花化成的膽小如鼠的小仙女,為救自己崇拜的男神冒著灰飛煙滅的危險誤入囚禁著青蒼的昊天塔,無知無覺間迸發出神女之力,闖進青蒼的心海,那是一個冰雪覆蓋的空寂的世界,生命之樹早已枯死了三萬多年,卻在神女輕輕觸碰間開始複活。這時的小蘭花並不知道她那好奇的一點,傳遞的,是神女的愛與慈悲,它不分對錯高低貴賤,是對一切生命一視同仁的悲憫,也隻有這樣的大愛,方有使世間萬物重生的力量。無論你的表象是仙是魔,她隻以愛悄然堅韌地滲透。小蘭花以尚無知覺的神女之愛與慈悲打破封印,融合了青蒼的元神複活了他的身體,可如何複活他心中的情愛?如何阻止他的複活必然引起的再一次毀滅性的兩族殺戮?息山神女之力喚醒青蒼生命的同時,以自身之命與青蒼相連,這就是同心咒,它將一個無比強大的生命,係於一個那麽弱小的蘭花身上,同悲同喜,同生同死,身心相連,如同一體,被施咒者能感受施咒者一切情緒與身體的狀態,從此一仙一魔生死相連,一個柔弱膽小善良,一個強大萬能嗜殺,開啟了相互認知,影響,改變,融合,相生相愛的征途。

你不懂什麽是情感的酸甜苦辣鹹嗎?那麽先從被動地感受開始吧。同心咒讓青蒼的喜怒哀樂,依附於小蘭花,她體驗的傷痛,危險,恐懼,心中所思所喜所憂,每一分此時麻木的青蒼都要被動地體會,實在令他抓狂。當這個無人可以威脅一揮手就能以業火擊退萬千仙軍的魔頭意識到一棵小小蘭花竟成了他的軟肋,不僅殺不得,還得時刻保護,他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種種關心之舉,幾番救小蘭花,隻為一己之私,看似愛的舉動,與愛卻毫無關係。把差點兒被扔進化魂鼎的小蘭花救下後,他說:‘本座的確非常非常非常想殺你,想把你的手砍斷,腳砍斷,丟進忘川裏喂靈鱷,但本座不能這樣做,不僅本座不會殺你,本座也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你,任何人隻要敢動你一根毫毛,本座便將他抽筋扒皮,做成人皮燈籠。從現在起,你是我的,你的命屬於我,你的呼吸屬於我,你的心跳屬於我,你身體裏的每一滴血,都屬於我。’這些話,任誰聽了,不會認為他對自己有意思?這些霸道之語,像極了情愛之語,每一個字,都是青蒼的肺腑之言,但它們跟愛有什麽關係?不過為自己而已。世間多少這樣的情話?又有多少人全然誤解其意?就像小蘭花,幾次三番確定他喜歡上自己了,想起昊天塔裏全非所願的一吻,她無比天真地推測:‘他說我屬於他,他難不成是。。。這罪仙一直在昊天塔裏關著,沒見過什麽世麵,我又是他這麽久以來見到的頭一個仙女,他不會喜歡上我了吧?’

小蘭花性本單純天真軟弱膽小愛哭亦愛笑也善良,點點小事就能讓她大喜大悲,心心念念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兼男神長珩仙君,一心要考進仙君的湧泉宮報恩。被施了咒語的青蒼也就隨著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一會兒難過一會兒害怕,甚至小蘭花夢中的恐懼都能感受。這個三萬多年什麽情緒都沒有的月尊有了眼淚,開始悲傷,開始不受控製地笑,但這些感情的流露與他毫無關係,讓他不勝其煩,咬牙切齒地想殺了她擺脫控製,但他卻說:‘無論你在天涯海角,本座都會找到你,確保你絕對的安全;你說的每一句話對本座都非常重要。’ ‘你要是死了,本座也活不成。’‘你的命和本座的性命一樣重要。’這些話聽在不明就裏的小蘭花耳朵裏,變成了不折不扣的癡情之語,誤會了很久。

他們日夜呆在一起,做糕點,吃飯,還不知道他是誰的小蘭花自編兩族大戰的情景把青蒼罵成青麵獠牙長牙五爪幾千年都不洗澡的一坨屎,這個自稱‘三界第一強者,曠世月尊’的青蒼難咽汙蔑,惡狠狠地反擊:‘東方青蒼最喜歡吃的就是你這種細皮嫩肉白白胖胖的小仙女,涮著吃,烤著吃,幹煸清蒸,還有,生著吃。’凶惡的目光看得小蘭花直發毛。此時的青蒼,無懼,無敬,無情,更無對生命的悲憫,堅硬強大無所禁忌令人生畏生懼,卻被迫屈從於一個這麽弱小的小花妖,被迫去幫助,照顧,保護另一個生命,也感受小蘭花的喜怒哀樂,她無意間施與的愛與慈悲的咒語,滴水穿石般一點點無聲化解青蒼心中的冰雪,他的生命樹的枝幹開始複蘇,但還沒有長出枝葉更無從開得滿樹的情感之花;剛剛複活的青蒼,隻想掙脫這會把他置於旁人控製的該死的捆綁,這個咒語不僅讓他被迫感受小蘭花的一切情緒,更是將自己的命係於一棵如此弱小無能的小草身上,曾經沒有禁忌不知道什麽是恐懼的月尊第一次有了可以被拿捏的軟肋,他怎能容忍?

得知赤地女子尚存一絲元神在凡間曆劫,而破損的命簿正好在小蘭花手裏,就逼迫她去修,以便他取得元神去解封自己的十萬月族將士,踏平仙界,那時還管它什麽息蘭咒語。可憐的小蘭花本事不夠身體又弱,脅迫之下不得不從,很快就虛弱地病倒了。青蒼不得不耐著性子翻閱大量的書籍,研究如何養育蘭花,誰想蘭花如此麻煩:喜清晨自正東照射的第一縷陽光。。。息蘭聖草,至純至粹,若生神魂,則需用無根水澆灌,其中每日以卯時最佳,竟是朝露水。堂堂月尊,如今竟然要舉著大碗,好幾個小時站在綠葉邊,一滴一滴接露水,端給小蘭花,太涼了,他用業火燒熱,又太燙了,他吹涼些;小蘭花住的地方陰冷,為了照到晨輝,他帶她去水雲天晨光最好的地方雲中水閣曬太陽,當清晨的第一縷霞光映滿了皓天,一隻巨大的雲鯨飛過,如此的美景讓小蘭花驚喜地叫出來,青蒼看著她天真快樂的眼睛,一向冷漠的麵容變得柔和許多,他感受的,不再僅是小蘭花的快樂,更是發自內心的自己的快樂,自此,青蒼生命中柔軟細致的情感被喚醒,他發現小蘭花的房間陰冷,到了晚上更是有寒氣,就去蒼鹽海地縫岩漿中取來長明火為她取暖;小蘭花提起以前生病的時候,師傅都會煮百花羹喂她喝,她想她師傅了,從未做過飯的青蒼就笨拙卻認真地去煮。這些點點滴滴,已然推開了青蒼的情愛之門,他對小蘭花的體貼照顧,不再被動心生厭惡,更不僅是為了讓她修命簿,當他說:對本座而言,這三界沒人比你這小花妖更加特別。這特別之處,已經不是生死相連的咒語,而是小蘭花這個生命在他情感中漸漸加重的分量。所以他才會說:本座要讓她成為這世上最開心的女人。他開始因為這份萌芽的情愛而嫉妒,而努力想讓小蘭花開心,不願意她難過。看到小蘭花 一提到長珩的事,便嘴角帶笑,滿眼放光,不是跟她一樣高興,而是煩悶;再聽到小蘭花讚美長珩,因為長珩的幾句誇讚,又能跟去侍奉,而興高采烈,青蒼雖不明就裏,卻心裏發堵。小蘭花聽到崇拜的男神說自己什麽都不是,盡管仙考第一卻還是不願意要她,非常傷心, 覺得自己卑微,青蒼認真地說:‘你本來就和她們不一樣,你比她們珍貴很多。你就像我的生命一樣珍貴。’此時他並不清晰小蘭花在他眼裏已不同於其它小草,心底裏的一絲情愛朦朦朧朧,但這已足夠讓他改變了最初的冷漠開始發自內心地體貼小蘭花:即使她的身體已經恢複了九成,他也不再急於讓她繼續修命薄:他心疼著這一成的虛弱。而他後來知道,這一成無法恢複的法力,是小蘭花對他安危的擔憂。青蒼的生命之樹,開始發芽。

他以自己心脈之血,做成骨蘭:‘本座投桃報李,把它送給你,以後你有了危險,它可以保護你,從今以後,就算本座不在你身邊,也沒人可以傷害你。’在水雲天的日子裏,青蒼三次救了小蘭花,第一次純粹怕她死了自己也沒命了;第二次從發狂的靈獸手裏救下她,第三次從雲中君手裏解救,這兩次的舉動已經有了其它的動機。麵對整個仙族,他抱起受了重傷的小蘭花:‘誰敢阻攔本座,本座便殺光所有人,蕩平水雲天,三萬年前封印之恥,蒼鹽海被欺壓之仇,必將悉數奉還。’長珩試圖阻攔,他本要殺了他,小蘭花懇求他,他便住手,長珩始終不肯放他們走,他一揮手便毀了四水寶珠,滔天的洪水頃刻就要湮滅三界,他抱著小蘭花走過長珩的身邊,霸道地挑釁:‘你是要救她,還是要救你的水雲天?’小蘭花因為私藏月族而被認定是奸細和叛徒,又在眾目睽睽之下被青蒼帶走,再也無法在水雲天呆下去,盡管根本不想離開,這裏是她生活了一千年的家,司命殿裏有花草精的陪伴,更有她仰慕的救命恩人仙君長珩,但她隻能隨著青蒼去了蒼鹽海,此時,她並不知道,自己本出自息山,且是一代神女,注定要消弭兩族的仇恨,為三界帶來和平與愛,而青蒼隻知道,他已經在意著喜歡著這個孱弱的小花妖。

盡管擁有大愛與慈悲的神女還在小蘭花的身體裏沉睡,這棵小草不過是表麵的假象用以為她避開災禍,小蘭花還是有著神女的品性:善良,博愛,寬容,憐憫。也因此,她的所有舉動,都變得合情合理。她內心的愛與慈悲讓她無論麵對誰都充滿了體諒同情,即使法力微弱,麵對生命危險,雖然嚇得渾身發抖,也敢挺身而出,把怪獸引開,解救其她小仙女,這是息山神女的本能,三界所有的生靈,都在她的照拂之下,這樣的人物設計,讓小蘭花的一切舉動思維,都自然合理。在昊天塔裏救下青蒼,她雖不知他就是月尊,卻也明白一定是個罪仙,而且,從第一秒開始,青蒼便要殺了她,且對她凶神惡煞一般,但小蘭花從未因此以惡還惡,即使夢見因為窩藏罪犯自己也被男神斬於劍下,嚇得從夢中驚醒,卻沒有想過去舉報。她且隨時發現著他身上點滴的善,體諒感謝著他為她做的種種,不管它們出於什麽動機:‘難道你是為了我,去了蒼鹽海地縫岩漿,你這個人怎麽這麽莽撞,我冷一點沒關係的,你知道那裏有多危險嗎?你一個小小罪仙,要是把命弄丟了怎麽辦?‘‘我們仙界的人都說月族的人全是壞人,但我認識你之後,覺得你一點兒也不壞,你們月族也不全都是壞人。’是否罪仙,她想到的,隻是:‘自從師傅走了以後,已經很久沒人能這樣整天陪著我了,我才生活了一千年,可他在昊天塔裏一個人關了幾萬年,應該更孤單吧。那昊天塔裏空蕩蕩的,什麽都沒有。’這份同理心,讓她即使害怕他被人發現自己也會牽涉其中,也隻是希望他悄悄走了才好;知道抓月族罪仙的風聲緊了,她把他迷暈,送他上船離開,還準備了鮮花餅,不管他從前犯過什麽罪,她不想讓他再被關上幾萬年。青蒼問她:‘你可曾想過私放月族之事暴露,可會如何?私通月族,輕則監禁,重則喪命,本座早說過,情感隻是負累,是你的心軟讓你愚蠢,你若想平安無事,就應該把我這個月族交出去。’小蘭花卻想到他對自己的救命之恩:‘但要不是你,我早在海市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小蘭花的寬厚仁慈之心,在短短相處的日子裏,讓青蒼感受到人心裏,除了仇恨與殺戮,還可能蘊藏著慈悲善良與憐憫:小蘭花差點兒被發瘋的靈獸吃掉,被青蒼救下,從來以牙還牙的青蒼要殺了它,被小蘭花擋住:‘這畜生傷了你,為什麽不讓本座殺了它?’‘它都這樣了,我怎麽忍心啊。’

青蒼的父親為使他成為三界第一強者,保護自己的族人不被滅絕,強行拔去他的七情,在他看來:‘人受七情說累,喜,憂,悲,憫,愛,恨,妒,斬斷情根,拔情訣愛,沒有弱點,你就不會心慈手軟,方能成為三界第一強者。’三萬多年來,青蒼的確沒有了弱點,卻也沒有了情愛,在他的世界裏,一切問題都用殺戮解決。他覺得小蘭花以弱小之軀引開發狂的靈獸救其她仙女實在愚蠢,在他看來:‘無情便能分析利弊,無愛,就不會心生憐憫,你若不同情她們,就不會讓自己陷入險境。’小蘭花卻告訴他:‘我是感情用事,但若沒有情感,那不成了不長葉子的樹,永不開花的草,沒了翅膀的鳥。如果真像你說的這樣我們每個人隻顧著自己的安危,一盤散沙,我們早就都被英招吃到肚子裏去了,恰恰是因為我們有不忍之心,不願意眼睜睜看著同伴喪命,所以才強忍害怕,齊心協力,這才贏得了求生的時間。情不是負累,是我們活下來的原因。’

青蒼本非生而無情之人,生命之樹也被神女之力激活,所以她說的,做的,為他,為其他人,她的仁愛,慈悲,才能被他接受,且因此悄然改變。回到蒼鹽海,他不再想著如何解咒,即使知道隻要用上古神兵承影劍殺死小蘭花,咒語便解,他告訴替他尋找承影劍碎片的殤闕不必再找。他不再提同心咒,因為小蘭花已經是他真心想去護衛的生命,是否有咒語,他已願意與她生命相連。他隻是戴上月族聖物幽玉戒擺脫小蘭花的情緒對自己心緒的幹擾。為解小蘭花思鄉之苦,他為她打造一座一模一樣的司命殿,雖然小蘭花發現這不是原來的那個,她沒有回到水雲天,非常失望,但她卻完全體會了青蒼的良苦用心:她數了這司命殿裏的花,真的有四千八百五十二朵,連這個細節他都注意到了。當初在水雲天,她煩他打擾她睡覺,隨口一句那你就去數花朵,他因為同心咒必須聽從,一朵朵數完了殿裏的花朵,他一直記著花朵的數量,讓蒼鹽海的司命殿裏,也開滿同樣多的花。青蒼強硬的外表下,其實有著非常的細心與敏感。小蘭花的陪伴貪財的結璃偷了許多靈寶閣的寶貝被發現,怕被殺了,謊稱是小蘭花要的。後來青蒼與小蘭花要結婚了,他便把靈寶閣的鑰匙交給她。漸漸習慣也熟悉了蒼鹽海的小蘭花與月族女子們歡宴,青蒼躲在一旁聽著,揮手撒落滿樹的花瓣,落在眾人身上,小蘭花高興地笑著,他悄悄摘下幽玉戒,去感受他為她帶來的這點滴快樂。這樣一個細節,讓人十分動容:堂堂月尊,也能愛得如此細膩。除此,他致死都未摘下過幽玉戒,劇中每一次他的手出現的鏡頭裏,都有這個戒指,這也是這個劇眾多對細節的關注與認真之一。小蘭花被容昊劫持到夢境中替他修複師傅的命薄,青蒼去救,在千百個小蘭花的幻境中很快找到,因為他已經認知了她的獨特:‘莫說這些虛幻假象,就算把你真身放進成千上萬棵一模一樣得蘭花草裏,本座也能一下子找到你。’動了情的青蒼其實非常想知道小蘭花是否也喜歡他,在雲夢澤鹿城遇到曆劫的長珩,小蘭花拚命去保護他,怕青蒼殺了他,讓他十分困惑而嫉妒,他真想知道她心裏到底怎麽想,甚至趁她熟睡要去偷換了她的藏心簪,但他最終忍住了,寧願整夜思考著一個‘也’字去猜測她的心思:‘她說也是什麽意思?她說我也想娶,難道她也想嫁?本座從未想過竟會有比不過別人的時候。她關心長珩,保護長珩,不讓人欺負他,哪怕他如今是個沒有半分能耐的凡人,難道我就這麽比不上長珩嗎?’

青蒼在愛中變得成熟起來:他學會了尊重小蘭花的情感,這也是對自己的愛的尊重。表麵上兩人一強一弱,其實骨子裏都一般強大也一般真誠熱烈勇敢。小蘭花雖法力微弱,但生死關頭,卻每每有膽量與勇氣以弱小之軀擋在青蒼前麵;青蒼強大的法力讓人又畏又懼,但他舍命保護小蘭花的同時卻也十分細致體貼,兩個人身上的反差讓他們的形象飽滿生動,而這些多麵與他們的人設十分協調一致,很是可信。

初來蒼鹽海,小蘭花不情不願,水雲天才是她的家,而月族被描繪成凶殘的一群,兩族世代為仇,更何況,水雲天有她心馳神往的長珩,即使水雲天認定了她是叛徒,她也還是想回去,對青蒼,她明確地說:‘就算是月尊,我也要說,你搶走了我的人,也搶不走我的心。我是不會喜歡你的。’從蒼鹽海到雲夢澤,他們曆經了幾番生死,相互拯救,在雲夢澤青蒼為救小蘭花被祟氣重傷,小蘭花為護虛弱的青蒼再一次迸發神女之力,因此虛弱昏倒。在人間的這一段時間裏,她開始回想從前的種種,意識到自己心裏也已經喜歡著青蒼,結璃和曆劫的赤地戰神幫她揭開困惑,讓她看清了情之所向:實用的結璃說:‘變一下怎麽了,凡人活幾十年都能變心,我們兩族都能活十萬年,要是一直一成不變喜歡同一個人,豈不是無聊死了。’小蘭花一直為自己與青蒼身份的不同而糾結甚至痛苦,不知道如何解這個死結:‘可是你是月尊,你要殺光水雲天的人。就算是死,我也不可能背棄水雲天的。你是高高在上的月尊大人,而我,隻是一個連身份都弄不明白的小草,我們之間談什麽情。你是月族的領袖,擔負著月族的使命,我也一樣,水雲天是我的家。’‘倘若之後你真的攻打水雲天,殺仙族的人,你就是我的敵人。’聽到青蒼說:‘還懂了,你對我的好,也懂了你有家難回的痛。’ 小蘭花很高興,結果他接著說:‘所以,本座決定,蕩平水雲天,殺光雲中君那幫雜碎,殺光所有欺辱你的人,把你的家搶回來,送給你。’她又十分失望沮喪。她不知道如何去愛一個要殺光她的族人朋友乃至於長珩的人。她理解他所說:‘本座的願望,就是踏平水雲天,將那幫虛偽的仙族盡數斬殺,然後告慰父尊。讓我蒼鹽海的子民,少病,少災,永不受離亂之苦。’但她亦不能眼看他屠戮水雲天:‘我的願望,其實很簡單,忘川靜處無征戰,兵氣銷為日月光。幾萬年來,月族已經飽受離亂之苦,戰事一起,無論月族還是仙族,又將會有多少悲劇重演。’她無法回答青蒼的質問:‘你不想水雲天受戰火侵襲,那我月族先祖背叛之痛,蒼鹽海子民所受之辱便算了?’

小蘭花內心對三界一切生靈都心懷慈悲,她從未有恨,隻有廣博的體諒:‘我不恨你,仙族的命是命,月族的命也是命,十萬將士的親人,還在等著他們回家。你是月尊,是他們的希望,我怎麽可能會恨你。可是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如何去愛一個人也愛水雲天?她把困惑說給在凡間曆劫的戰神婉卿:‘她有一個喜歡的人,可是卻因為身份的原因,不能跟她在一起,你說怎麽辦?’‘我這樣教坊司出身的女子,論身份,已是最為卑微,都不會因為身份而放棄心悅之人。’‘可我說的這個身份,要不比的要命的多,假如,有兩家人世代為仇,誰也容不下誰,可這一家的人,卻喜歡上了另一家的人,眼看雙方就要打起來了,他們又不得不分開。’‘那這兩個人便是世界上最大的傻瓜,為了身外之事,放棄心之所向,這不是傻瓜又是什麽呢?’‘若是普通人也就罷了,可她喜歡的人,肩膀上有重重的使命,不能放棄的使命。那他們該怎麽辦?’‘那我的答案也是一樣的,這世上有多少人能夠遇見真愛,多少人,生生世世都遇不到那個人,若是遇見了,就不能放棄。’戰神這灑脫坦蕩的言辭,也正符合了她的人設,三萬年前她自毀元神封印月族士兵,她的徒弟容昊拚命留下她的一縷元神,放入人間,經曆千次情劫,才有希望生還。每一世,她都因情而死,這最後一世,她愛上青蒼,最終也被青蒼刺死。縱使結局悲慘,她不會因此躲避情愛,她是戰神,保護了水雲天,她也是瀟灑去愛的神仙,幾萬年前遊曆人間,被窗外的笛音所動,那個吹笛的小男孩兒凍死在路邊,她將他帶到水雲天,請求司命修改他的命簿,將他起死回生,司命提醒她:‘既死,則不可複生,這是鐵律,若一定要起死回生,必會帶來災厄,即便你是上神,也不會例外。’赤地因這笛音而愛上這個男孩兒,她堅定地回:‘無論什麽代價,赤地都甘願承受。’‘倘若有一日,那代價使你萬劫不複,你會後悔嗎?’作為戰神的她,既已愛上,便不再瞻前顧後,這一次凡心,最終的確讓她萬劫不複:她的元神被祟氣浸染得千瘡百孔,如若不死,將完全被祟氣占領,失去記憶,神識,終將變成隻知殺戮,連野獸惡魔都不如的怪物,無知無覺的傀儡。但她擁有過容昊的愛,他為救她:誤入歧途又如何?三界毀滅又如何。這愛堅定果決到:定是拚得粉身碎骨,哪怕眾叛親離,哪怕違逆天道,也在所不惜。與這樣徹底燃燒自己去愛著彼此的幾萬年相守相伴相比,最終萬劫不複又如何!我欣賞這個劇對神仙情愛的設定,這裏不獨青蒼和小蘭花,每一份愛情,都蕩氣回腸,坦蕩灑脫,從不拖泥帶水,即使與全世界為敵,亦要捍衛自己的情愛,為了所愛之人,逆天改命亦不猶豫,這樣的情愛,充滿了力量,讓人震撼,青蒼小蘭花如此,赤地容昊如此,長珩如此,甚至觴闕也如此。

小蘭花被認定是水雲天的叛徒,作為水雲天上仙與戰神的長珩,不再如其它仙俠劇裏的上神人設那般身居高位卻清冷無人味兒口口聲聲為了蒼生舍棄一人之愛的神仙而使自己所愛曆盡災難然後追悔莫及,這個神仙,因為愛小蘭花,一再違逆天命去救她,不懼被監禁,被懲罰,跳下神水廳去人間曆劫,隻為丹因仙子告訴他天極鏡中顯示他與小蘭花曾在人間成婚,哪怕隻是這一世短暫的塵緣,哪怕如有差池他便灰飛煙滅,他也毫不猶豫;他的朋友容昊曾對他說:‘你如今為救小蘭花,落得眾叛親離,你我本就是一樣的人。’被兄尊責問:‘你一再違逆天命,究竟所為何人?’他坦然回答:小蘭花。‘難道你真的對她有情?’正是’簡短而斬釘截鐵的幾個字,充滿了力量篤定坦蕩,讓長珩這個形象,有血有肉,令人尊重。經曆了人間煙火氣的生活,他更加明白有情之珍貴,婚喪嫁娶,陰晴圓缺,也許比戰爭比殺戮更加重要。回到水雲天,麵對眾仙和高高在上的兄君,長珩坦率自己的心聲:‘長珩從前敬重兄君,幾萬年來恪守天規,可曆劫人世間,長珩明白了很多,直到今日長珩才明白,在兄君眼中,母神拳拳愛子之心是怯懦,長珩掛念鍾情之人是踏錯,世間種種真情,在兄君眼中不過是愚昧和不堪,若這荒謬之事是天規,長珩反了又如何?’厭倦了雲中君以一己之私發動戰爭的虛偽,也因為小蘭花表明了另有所愛,他心灰意冷,但求一死:‘長珩自幼恪守仙規, 漫長的生命,猶如北冥永凍之海一般,不興波瀾,直到遇見小蘭花,才仿佛有了色彩,如今她心有所屬,甘願留在蒼鹽海,餘生漫長,長珩實在不知道如何度過,我已厭倦戰爭,從今往後,不會再為你四方征戰。’一個不一樣的上仙的形象,如此便豐滿地立住了。

人間短短幾日大起大落生生死死的種種,讓青蒼與小蘭花都認清了自己情感所向。逃離危險後深情一吻,在兩人心中種下同樣的情愛,此時,青蒼心海的生命樹已開滿了雪白的花朵,他的七情複活了,但也同時失去了最強大的武器業火。兩人都很虛弱,被水雲天的人包圍,長珩為了小蘭花救下二人,讓小蘭花跟他回去,她回答:‘我還未化形之時,被師傅澆壞了仙根,是仙君替我說了情,師傅才將我留了下來。仙君是我的救命恩人,隻是,小時候我懵懂,不諳世事,不知道這世間的喜歡分很多種,我對仙君的喜歡,是感激,欣賞,卻唯獨不是,能讓這裏又酸又痛,就算碾碎了埋進土裏,仍能開花的那種喜歡。’現在,小蘭花愛青蒼:‘縱使死於萬千滅靈劍下,我也絕不會回頭。’

長珩雖無比心痛,卻尊重她的選擇,不再多言,沒有怨懟,轉身回了水雲天。這些台詞,非常貼合人物,合情合理。小蘭花內心的強大,開始漸漸顯露。青蒼,長珩,小蘭花,皆是強大的神仙,皆愛得坦坦蕩蕩,這是一場三角戀,卻幹幹淨淨,其中沒有誰因此形象受損。

回到蒼鹽海,小蘭花修複了青蒼的七情樹,並幫他重見歸墟之境的父尊,解開心結。他的父親仍然想讓他再殺自己一次斬斷情根重獲業火:‘你的情根恢複了,所以你才會這般痛苦。你是要作所向披靡的月尊,還是要將你從前經曆的所有痛苦,白費,繼續沉溺於你的情愛,你便會在痛苦之中,無力自拔。青蒼,拔出你的業火劍,擊碎我的神魂,這樣你便可以清除情根,否則你將永遠困在痛苦之中。難道你願意承受之前的弑父之痛嗎?’

這一次,青蒼做出了自己的選擇:‘近日來,我白日所想,夜夜所夢,都是與父尊一起蹴鞠,一起練劍的快樂。所以這次我要自己決斷,我寧願承受弑父帶來的痛苦,承受所有情愛帶來的痛苦,我也不要忘記這些感覺。’幾萬年來那個不知情為何物的青蒼在做無情的三界第一強者和感知愛與痛苦之間選擇了後者,他參悟了:愛,是生命裏最珍貴最有力量的東西,是生命的意義。而融合了他的元神複活了他的精神與情感的,是他舍棄生命也必不放棄的愛人小蘭花,他們一路都是如此相互救贖,這樣的生命之愛,堅不可摧,牢不可破。

青蒼要與她結婚,讓她成為月主。但月族與仙族世代為仇,月族始祖鹽女當年被仙族背叛,橫渡忘川時,曾立下訊誓,月族永不能和仙族通婚。青蒼的決定遭到全族的反對,對此,他這樣回應:‘若本座從未遇見小蘭花,就沒有人教會本座如何寬恕悲憫。本座鍾情於她,不僅要與她共赴山月之約,還要為她準備一場三界中最盛大的婚禮,你們既愛戴本座,從今後,也要像愛戴本座一樣愛戴她,她溫柔如水,從未有過仙月成見,把我月族,也同樣當做心中的蒼生,你們隻見她如此柔弱,卻不知她的英勇無畏,是三界中最有膽識的女子。沒能迎回十萬將士,確是本座之失,本座願意承受噬骨霜鹽釘之刑,向我月族將士和子民謝罪,本座以月尊之名在此立誓,十萬將士一日不歸,本座體內霜鹽釘便一日不取。本座也曾立誓,縱然身死魂滅,也定不負她。你們認也罷,不認也罷,本座的月主,隻會是她。’如此鏗鏘有力的言辭讓我動容,身為月尊,他並未推卸身上的責任,但他也定然不會因為族人的反對舍棄小蘭花,這是一個真正內外都強大的青蒼。他要為自己的族人,也為小蘭花,為他們的情愛,擔起一切。麵對如此的困境,小蘭花的堅強與擔當也充分展示。知道青蒼為她承受這樣的折磨,她沒有慌亂無助,她隻是坐在殿外,默默陪伴等待天亮,等痛了一夜的青蒼恢複;當她知道如有執意通婚者,便要入弗居洞,她毫無猶豫地前往。青蒼明白那要承受怎樣煉獄般的痛苦,比噬骨霜鹽釘更甚,很可能因此喪命,他絕不可能允許。這是祖訓嗎?‘本座這就破了這個先例’。小蘭花冷靜地對他說:‘月尊大人,我自願入弗居洞,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是為了你,也不全是為了你,自上古,鹽女與重華決裂之後,仙月兩族戰火連天,你毀我一城,我滅你一族,已經根本分不清誰的仇恨更深一點,如果任由仇恨滾滾不休,悲劇會重新上演,今日,我願意螳臂擋車,讓仇恨的車輪,從我身上碾過去,我身份平凡,隻是一介普通仙子,自知沒有資格妄談替整個仙族承擔刑罰,消弭仇恨,但我希望你們能看到我的誠意,我自願入弗居洞,一來是我不願意眼睜睜看著我愛的人為了我兄弟鬩牆,受人指摘,無法給子民一個交代,二來,若我拈輕怕重,弱不禁風,不能承受月族百萬年來的仇恨與痛苦,那我怎麽配成為堂堂正正站在月尊身邊的月主。’小蘭花本是息山神女,其心箐純無比,其愛與慈悲之力寬廣深厚強大,這些話,正是她才能說出。

青蒼還是不能接受。她也不退讓:‘你可以為我受霜鹽釘之痛,為什莫我不可以為你入弗居洞?既然做了這個選擇,我們就要為此付出代價,經受考驗。’‘所有的代價,所有的考驗,本座一個人受就夠了。’‘那怎麽能行,要這樣的話,外麵那些人怎麽可能心悅誠服地接納我,認為我是配的上你地人。你想想,你月尊地地位,並不是從你父親那裏繼承來地,而是靠你手中地劍,踏過一片修羅血路,自己打下來的,同樣,月主的尊容,隻能靠我自己贏來。’‘你已經為我受盡委屈,有家難回,我怎麽再舍得讓你受苦。’‘當年你可以挺過來,我也可以。我想要的,是你尊重我的選擇。現在我們要做夫妻了,那便不能和從前一樣,夫妻之間,沒有尊卑高低,隻有榮辱與共,生死相隨,無論發生什麽,我們都要一起麵對。但該是我的,我就要自己承擔,自己決定。我們都要為愛一個人承擔責任,付出代價。’這是讓我感動而尊敬的愛:相互尊重,平等互愛,共同承擔風風雨雨,男女身體雖有強弱之分,但在愛中,卻不必一強一弱,女子不因體弱而理所當然被保護,男子不因強健的體魄而事事要遮風擋雨,相互的支撐才成最穩的情愛。

青蒼不再反對,他像長珩一樣尊重了她的選擇。因為同心咒,小蘭花不願他感受同樣的痛苦,從朔風那裏要來藥酒,讓青蒼喝了,就可以隔絕感應。青蒼偷偷吐了,並且摘下幽玉戒,在三日的酷刑裏,每一分鍾都承受著小蘭花的痛苦,他對殤闕說:‘既然要做夫妻,便要生死相隨,榮辱與共。縱然本座不能替她承擔一切,又怎能讓她一人受苦。’

他們終於要結婚了,但雲中君卻發起戰爭,二十萬仙軍逼近蒼鹽海,此時,月族連帶婦孺,也不過八萬,真打起來,定被毀滅。青蒼不忍小蘭花身處險境,先聽任來搭救小蘭花的長珩把她帶到息山,告訴她息山神女的真實身份,再一次站在玄武麵前,上古神靈告訴她:‘你是息山神女,你大愛無私而廣博,你終將承擔起你的命運,你注定消弭仇恨,護佑蒼生。’小蘭花怎肯放棄青蒼:‘我隻知道,我愛東方青蒼,是真,他愛我,也是真,比一切都真。為什莫愛蒼生便不能愛一人,為什莫非逼我做出選擇?我不服。’

他們並非隻能坐以待斃,容昊為救師傅,將她的元神逼迫結璃注入青蒼給小蘭花的骨蘭裏,元神吸取神女之力便可複活,但神女與戰神的命此消彼長,不取下,小蘭花終將殞命;強行打破骨蘭,取出元神,便可解封十萬將士,但小蘭花還是會因此喪命,因為:‘這骨蘭是本座心脈血所化,若她對本座用情不深,那這骨蘭便是普通的護身法器,但若她對我已生死不渝,那骨蘭便無法取下,若要強取,會傷及她性命。’小蘭花未對青蒼動情時幾次摘下,此時命懸一線卻無法摘掉了。青蒼不能為解封士兵殺死自己的愛人,他試圖讓她不再愛他,這樣便可取下骨蘭,既救了她也可解封士兵,他對她說盡了絕情冷酷的話,甚至毀了自己為她造的司命殿,毀了那四千多朵花,把小蘭花給他編的手環扔在她的腳下,讓不明就裏的小蘭花痛苦萬分。

在朔風眼裏,小蘭花先是魅惑了兄尊:‘你讓兄尊耽於情愛,疏於職責,還因同心咒術與他性命相連,是你將他置於危險之中。’現在殺了她可以拯救月族,為什莫不?他告訴她隻要用他打造好的承影劍自戕,便可救了青蒼,救了整個蒼鹽海。青蒼冷酷犀利如刀的話語言猶在耳,小蘭花卻還是跟著朔風去了玄虛境,正如青蒼在相思橋上回憶時所說:‘這世間,所有人都恨我,怕我,仰仗我,崇拜我,唯有她,愛我。她陪我度過難關,她幫我修複情根,哪怕是與全世界為敵,她也要跟著我走,而我,渾身是刺,隻會讓她傷心,我是個混蛋,可她,卻是個傻瓜,她明明知道我那麽壞,還找盡了理由原諒我,哪怕傷痕累累。’無論青蒼如何對她,至死她依然愛著他,為他付出生命在所不惜。她向朔風確認:‘隻要我用承影劍殺了自己,這十萬月族士兵就能回家,隻要我死,他真的就會平安無事?,得到肯定的回答,她最終在兩族混戰時把劍刺向自己,而青蒼此時還遠在戰場之上。小蘭花命隕的那一刻,萬道霞光照亮了昏暗的世界,所有戰死的月族仙族士兵神仙平民都複活了,十萬封印了三萬年的月族士兵也複活了,這是息山神女的愛與慈悲之力。她用自己的命換得了天下的和平,青蒼卻失去了生命之愛。他抱著將要逝去的小蘭花,痛不欲生,小蘭花對他說:‘你那麽討厭,我還是喜歡你。’小蘭花消散了,青蒼也倒地昏厥,去做一個夢,夢裏與自己的愛人一起看日出日落,為了這以全部的元神之力所造的虛幻的夢境,他不惜燃燒心火,耗盡元神,哪怕這樣會元神粉碎,形神俱滅。他決意在這夢境中,與愛人同生死;長珩進入他的夢中,告訴他小蘭花還有可能複活,他才不舍地醒來。

他與長珩一起找到司命,才知道司命並非如小蘭花所說去人間遊曆了,而是被囚禁:千年之前,司命星君私放罪龍長淵,與他相愛結為夫妻,觸犯天規。為正天道,他二人被永囚於萬天之墟,它在三界之外,因緣寂滅之處,生靈有進無出,唯有星河永伴。這個劇中每一對相愛之人,都為自己的感情承擔後果而無悔。司命曾說:‘世間萬物都是命,唯獨這愛,不是命。’或說,即便是命,愛了,便有勇氣對抗改變。她便如此,劇中各個神仙皆如此。

司命告訴青蒼小蘭花尚有一縷元神,融在他的元神之中。青蒼與長珩合力抽離元神,化作一顆蘭花種子,青蒼就呆在息山養育蘭花,他再一次接來無根之水,這一次,卻是傾注了所有的愛去喚醒愛人,同心咒已解,他的生命樹早已因這愛的咒語開滿了花朵,他的心中,充滿了小蘭花給與的愛與力量。

當息山神女醒來,再次遇見上古神靈玄武,他告訴她:‘曆代神女都終生戍守息山,雖和你一樣篤信使命,但終究隻見天地不見眾生,而你,走遍了水雲天,雲夢澤和蒼鹽海,你對眾生不止有使命,還有真正的愛。你將與初代神女一樣,開創一個令人神往的新的世界。’她依然記得小蘭花的一切,記得她對青蒼的愛,但逃出息山的上古凶神卻開始危害眾生,她肩負的使命使她必須與長珩成婚:‘我們息蘭一族,與水雲天東君一脈,共同護佑三界和平,自上古以來,世代締約如此,你我成婚,亦是使命。’隻有成婚,才能開啟神女之力,拯救三界。剛剛醒來的神女法力尚未恢複,卻沒有時間等待了,她決意與凶神同歸於盡,所以不肯與青蒼相認,寧願對麵不識,也不願他再受半分痛苦。長珩問她:‘你真的要犧牲自己去保護他?’神女回答:‘我愛蒼生,也愛一人。’這是小蘭花的天命:以愛與慈悲,淨化祟氣,消滅凶神,以一己之命,護佑蒼生,也保護自己所愛。

青蒼卻像當初的赤地女子一樣,哪怕萬劫不複灰飛煙滅,也要為她逆天改命!赤地女子已經身死,這世間唯有青蒼的金身可以承載凶神,他找到凶神,讓他拿去自己的元神,準備與之同歸於盡,凶神本是人心最隱秘極致的欲望,它想盡辦法動搖青蒼的信念:‘我不信你已全然沒有妄念。東方青蒼,我們本來可以與天地同壽。成為無心無情的三界之主,可你卻為了息芸,要焚燒元神,與我同歸於盡?我們死了,仙界的人就稱心如意了,你堂堂三界至尊,犧牲自己去救一群螻蟻? ’‘替她赴死,有何不甘?’‘我們死了,長珩就會得到息芸,他們能永生永世在一起。’‘我們的死,可換她永世的安寧,我已無憾’。‘我是不死不滅的上古凶神,想要徹底消滅我,焚燒元神還遠遠不夠。’‘隻有我一人,的確不夠,加上她種在我心裏的力量,便足夠了。’

這是青蒼內心與自己欲望的對話,他覺得他已準備好以自己之命換得小蘭花永世的平安。但當他想到:‘你的存在會被天道徹底抹滅,就如同你從未在三界中存在過一般;你的息芸不會記得你,你為她付出的一切,你們曾經所經曆的快樂,痛苦,甚至不惜與命運對抗,多熾烈的愛,她都會忘記,她會真正永遠地忘記你,這些,你都不怕嗎?’他的目光裏有一絲不舍的痛:他甘願為自己所愛之人付出生命,但他卻不想被她忘記。當一個人深切地愛上,他(她)最深的渴望,當是被放在所愛之人的心中,記憶裏,長存到盡頭。當愛時,最痛,便是被忘記。越是美好,越想記得。

這一絲妄念,被凶神捕獲,從而控製了他的身體,天地間一片黑暗,剛剛成婚的息芸,看到被凶神附體的青蒼,不顧自己尚無神力,拚命去救他,仙界月族齊心協力助其靠近青蒼。如同他們的開始一般,小蘭花吻上青蒼,這一次,是生命之吻,經曆了幾番生死相愛,小蘭花與青蒼的心裏,充滿了真摯純粹熱烈忘我的情愛,這愛,讓失去拔情訣愛獲得的業火的青蒼得到了更強大的琉璃火:‘這是上古就失傳的慈悲之火,需得七情八苦淬煉,仍不失本心,心懷大愛與慈悲之人,才能駕馭。’

麵對小蘭花,青蒼平靜請求:‘殺了我,殺了我就可以殺了太歲。’小蘭花淚落不止:‘不可能,我做不到。’她愛他,更勝於自己的生命,她怎麽可能親手殺死青蒼。‘小蘭花,你看著我,殺了我。我若不死,太歲會繼續禍害三界,這樣你做的一切都白費了。’‘拯救蒼生是我的命運,不是你的。’‘但拯救你,是我的使命。小花妖,本座說過要替你逆天改命,我做到了。’這一次,盡管痛苦萬分,小蘭花如當初的青蒼一般,尊重了他的選擇,親手殺了青蒼,當青蒼的元神慢慢散去,隻有小蘭花能感受,那是什麽樣的心碎。青蒼形神消散處,飛來月牙形的骨蘭,落在小蘭花的手上,這青蒼心脈之血化成的骨蘭,曾幾番救下小蘭花,也曾與她的命脈相連,如今,愛人已逝,這小小骨蘭,從此印在小蘭花的心裏,兩人永世相隔,卻也血脈相連。

這一個故事,這一場生死之戀,講述的非常精彩圓滿,充滿了想象力,前後呼應,至美至善,讓人動容動情;劇中其餘幾條複線,也寫得豐滿有感染力,通篇貫穿的大愛與慈悲的理念,純粹平等強大尊重的愛情觀,讓其中每一個人物,都穩穩地立住,可信合理,沒有一個人物,一個場景讓人感覺別扭。它打破了以往仙俠劇的套路,格局大氣,加上非常契合角色的選角,精彩的劇本,華美的特效,貼切主題的歌曲配樂,精致的妝容,細節的處理,於細微處深深打動著觀者。還能有哪個仙俠劇能與之相衡?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完全同意這是迄今為止最好的仙俠劇,不可錯過。 -983163- 給 983163 發送悄悄話 983163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02/2022 postreply 19:47:57

握手!的確,全方位地突破了以往的套路,格局很大,製作精良,導,演俱佳。 -小謅07- 給 小謅07 發送悄悄話 小謅07 的博客首頁 小謅07 的個人群組 (30 bytes) () 10/03/2022 postreply 06:02:01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