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裸出鏡,但沒人敢說她演三級片

來源: 2022-10-02 07:59:3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22808 bytes)
 奔奔 InsGirl 

 

 

 

出道25年,郝蕾沒捧回一個影後獎杯。

 

外界對郝蕾,常常有種美麗的錯覺。人們好像一致認為,這個從18歲演到43歲,在大小熒屏留下無數個經典角色的女演員,早該拿獎無數。

 

但事實上,25年,她隻收獲一座金馬最佳女配角獎。

 

孟京輝說,郝蕾是在用靈魂演戲。

 

賈樟柯說,郝蕾的表演讓我們找到內心最柔軟的地方,在電影院裏偷偷哭一場,燈亮後繼續當強者。

 

觀眾說,這時代配不上郝蕾的演技。

 

對於讚美和失意,郝蕾照單全收。

 

她笑著說:放心吧,等我離開這個世界時,他們一定會發終身成就獎給我。

 

畢竟他們反應慢。

 

 

 

 

 

 

 

懟天懟地郝二蕾

 

 

 

 

郝蕾最近一次在公共視野引起廣泛討論,還是在2021年,《我就是演員》第三季

 

在這檔圍繞演技展開競技的真人秀節目中,郝蕾化身表演指導老師,和劉天池、李誠儒、張頌文一起,對演員的表演進行一對一指導,以及在表演正式完成後,對演員進行最終點評。

 

大多時候,郝蕾的點評直接又犀利:

 

她勸唱跳歌手金子涵不要來演戲,「你不是一個做好演員的材料」

 

 

 

 

她勸金莎不要跨界,「有能力的可以跨無數界,能力沒有那麽強的,不要強跨」

 

 

 

 

她勸李汶翰,暫時不要拍戲了,「你是一個有靈氣的演員,但你沒有時間」

 

成為一個演員,是要落到塵埃裏,要去菜市場,觀察賣魚的,要去火車站去看拾荒的,作為一個那麽瀟灑的idol,你怎麽有機會和時間去觀察那些人物呢?

 

郝蕾說得有理有據,讓人想不到如何反駁。

 

而麵對真誠打開自己內心的演員,郝蕾會流露另外一麵:

 

當盛一倫被章子怡的「天賦論」搞得下不來台時,她寬慰他,我就不是一個有天賦的演員,我就是拍爛戲長大的,不是所有人都像子怡那麽幸運。我們隻能不斷地學習

 

 

 

 

當張檬講述自己因為不自信而去整容,差點葬送演員生涯的經曆時,她直接拿自己開涮,鼓勵這個勇敢揭開傷口的女孩:

 

「作為一個女演員,我已經胖成這樣子了,但我還是非常自信地坐在這裏,因為我的演技是誰也拿不走的,盡管容貌上有一些改變,我相信你可以通過你的演技扳回這一局。」

 

 

 

 

節目播出後,郝蕾上了好幾次熱搜。罵她的不少,不過更多是讚美和支持的聲音

 

在處處是“虛假”“懸浮”的娛樂圈,她就像那個站在大街上,告訴皇帝沒有穿新衣的小孩,用一次又一次的「毒舌」不斷戳破著行業發展的亂象。

 

同時,人們也非常驚訝,原來當初那個敢說、敢做的郝蕾,一直沒有被時間改變過

 

她依然不掩飾自己的想法,不虛偽,不假裝,熱烈地生活

 

這一點,25年來從未改變過。

 

 

 

郝蕾,天生為戲而生的

 

 

 

 

標準鵝蛋臉,略帶肉感的骨相,五官分散,自帶美人尖,一雙杏眼會說話,不笑時神情冷淡倔強,笑起來,眼如彎月,溫柔恬靜。

 

郝蕾的長相,是極具古典韻味的。

 

 

 

 

1997年的《十七歲不哭》裏,郝蕾飾演高中生楊宇淩,是勤奮好學、性格直爽的宣傳委員。

 

校園裏,她梳著小鹿純子的發型,走起路來一蹦一跳,和李晨飾演的男主角簡寧一起,成就了上世紀90年代古早青春片裏的熒屏cp。

 

她暗自喜歡簡寧,卻隻敢將這份不成熟的感情默默藏在心底。在她身上,我們看到一個十七歲少女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故作老成,以及藏不住的青澀稚嫩。

 

 

 

 

2002年的《少年天子》,郝蕾飾演一個地位尊貴、恃寵而驕的草原公主。十幾歲的年紀,本該在家鄉的草原上追逐落日和雄鷹,卻被迫踏入宮牆,淪為政治權力的犧牲品。

 

被欲望吞噬的她,殺害許多無辜生命,最後在冷宮懸梁自盡,結束自己短暫而悲劇的一生。

 

戲播出之後,她呈現出來的殘忍與猙獰,讓人們很難想象她與清純天真的楊宇淩出自同一個身體。

 

郝蕾天生為戲而生的。

 

 

 

 

小時候,郝蕾就指著家裏那台電視機跟奶奶說,以後我一定要進到這裏去

 

上中學時,郝蕾跟正在玩鬧的同學們說,你趕快買個本子,我給你簽個名,以後找我簽名就不容易了,同學不理會她,覺得她簡直是個神經病。

 

但郝蕾從不理會旁人的奚落。

 

 

 

 

15歲那年,她考進長春電影製片廠演員劇團。開學那天,她看著爸媽走遠的背影,抱著長影廠門口那棵大樹狂哭,整整哭了一星期。

 

哭完之後她緩過神來,路是自己選的,既然出來了,就不能輕易回去

 

三年後,不服輸的郝蕾考進上海戲劇學院表演係,在那裏,她開始了更自由的表演人生。

 

上大二時,郝蕾偶然去看了一部話劇,叫《戀愛的犀牛》。雖然話劇充滿先鋒、實驗,很難弄懂,但她還是被迷住了。連看了四場之後,郝蕾心想,要是我演女主角明明就好了。

 

兩年後,她如願飾演了明明。編劇廖一梅覺得郝蕾和明明很像,都有股特任性的勁兒,「控製不了身體裏的能量、欲望、荷爾蒙,所有一切對世界的企圖都要從身體裏噴出來」

 

 

 

 

郝蕾對演戲有企圖心,二十幾歲的年紀,就敢對著媒體說,我要讓自己的演技被寫進表演教科書。

 

演《親愛的》時,郝蕾給黃渤、趙薇做配,導演陳可辛帶著編劇找她開會,說:這個戲的戲點都不在你身上,我能為你做點什麽?

 

她直接拒絕,戲是大家的,不是一個人的

 

 

 

 

演《黃金時代》的丁玲,是她第一次演真實存在的曆史人物。出場戲份不多,但郝蕾還是格外認真,「戲越少,越要把她的前因後果帶到她的角色裏麵,而不是膚淺地完成她在戲裏麵的動作」

 

編劇史航看了她的演出,說:湯唯不像蕭紅,但郝蕾就是丁玲。

 

編劇李檣說,郝蕾沒台詞時表演更耀眼,郝蕾是我們通向丁玲的唯一路徑。

 

 

 

 

 

這會讓我失去愛情的

 

 

戲中的郝蕾通過一個又一個角色,不斷燃燒、釋放自己的情感。戲外的郝蕾,同樣投入充沛的愛去澆灌生活。

 

郝蕾的生日是11月1日,標準的天蠍座女生,她的偶像木村拓哉也是天蠍座。

 

她形容自己是「天蠍中的戰鬥蠍」,絕不能忍受背叛。聊起天蠍座的愛情觀,她認真地說:

 

天蠍是可以殺掉自己,愛另外一個人的。

 

愛情是郝蕾生命裏的巨大養分,年輕的郝蕾可以為了愛情,放棄自己所熱愛的角色。

 

 

 

 

2004年,婁燁正在為他的新電影《頤和園》尋找合適的女主角,郝蕾在備選演員之列。

 

郝蕾早就想和婁燁合作。

 

在這之前,她看過這位年輕導演的《蘇州河》,電影裏,周迅飾演的牡丹在經曆愛人的背叛後,跳進冰冷的蘇州河,自殺之前她許下願望,來世要做一條美人魚繼續尋找愛人。

 

郝蕾被這個殘酷而詩意的故事打動。

 

但當機會就在眼前時,她放棄了。

 

拒絕的理由隻有一條:這會讓我失去愛情的

 

那時她正在小心翼翼經營著一段不穩定的愛情。對象是之前合作過的演員鄧超,他們在《少年天子》裏結下緣分。

 

 

 

 

拒絕之後,郝蕾從婁燁的辦公室下樓,立馬落了淚:“我覺得我在放棄我一如既往特別熱愛的工作”

 

但她的妥協最終沒能換回這份愛情,那份感情其實早已有裂縫。

 

幸好婁燁夠堅持,整個劇組停工,足足等了她一個多月,把原定的男主角劉燁都給等跑了,才讓她沒有錯過這個中國電影史上經典的銀屏形象「餘虹」

 

 

 

 

婁燁選中郝蕾,是因為,她是400個演員中唯一一個因為愛情拒絕演出的人

 

這是電影裏「餘虹」能說出來的話。

 

郝蕾確實和餘虹非常相像,她們都是永遠勇敢、熱烈、不顧一切愛一個人,在每段情感中傾盡所有力氣,大膽、前衛、充滿反叛精神。

 

郝蕾的每段愛情都是全力以赴。

 

2005年,郝蕾和李光潔在電視劇《密令1949》中邂逅,盡管當時的李光潔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但他們還是相愛了。

 

 

 

 

一年之後,沒有婚紗,沒有戒指,更沒有房,他們領了結婚證。

 

一個從來都不會織毛衣的女孩,第一次學會為心愛的人親手織一件毛衣。

 

但好景不長,這段婚姻在對外公開的一年後,就以李光潔與神秘女子疑似牽手的照片被曝光一事,走向了終結。

 

 

 

 

“這事兒對我來說太突然了,事前一點征兆都沒有,我想不通。我的精神領域一直是陽光、海灘的狀態,突然就被重重地敲了一錘。我發現自己原來是站在垃圾場,甚至更惡劣——臭水溝,但是我都沒發現……”

 

在婚姻中摔倒的郝蕾,並不打算停手。

 

2012年,郝蕾再次結婚,對象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大明星,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公務員。這個CP組合你很難在娛樂圈中見到,但郝蕾就是郝蕾。

 

她擔心對方接受不了自己過去的經曆,於是帶著他去看了《頤和園》。

 

郝蕾很忐忑。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她去了兩次洗手間,其它的時間一直在觀察對方的反應。

 

他喝了好幾罐啤酒,前後抽了四五根煙,在電影結束後,他含著淚說,我可以不評價嗎?

 

郝蕾終於放心,這就是最好的評價。

 

 

 

 

兩人官宣時,郝蕾在自己的博客上寫道:要讓所有人看看什麽叫一生一世的愛情

 

有很多人不解,明明受過那麽多傷,早該十年怕井繩,怎麽又說出如此絕對的話。

 

但郝蕾的回答是,難道愛情不是應該一生一世的嗎?難道愛情都不需要執著和認真嗎?

 

“我覺得對待愛情就是應該認真啊,就是應該抱著我一輩子就愛這一個人的想法,即便當中有一些折斷,節外生枝,但你不能一開始就抱著節外生枝的想法”。

 

這段婚姻持續了7年時間,郝蕾生下了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寶寶。離婚後,郝蕾好似變得更加柔軟,她的離婚聲明也比前一次要溫和。

 

 

 

 

年輕的郝蕾為愛情不顧一切,視愛如生命。人到中年之後,愛情已不再是郝蕾的人生全部。緣盡,離開,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盡管愛情的濃度正在被其他的情感稀釋,但「愛」這件事,她從沒懷疑過

 

 

 

無所謂,你來傷害我吧 

 

 

 

 

在訪談節目《十三邀》中,郝蕾和主持人許知遠談論成為一個好演員的標準

 

「好演員的內心是絕對敞開的,有一部分是極其純潔的,無所謂你來傷害我,就傷害我吧」

 

郝蕾不經常參加采訪,每隔幾年才會進入公眾視野,但隻要參加采訪,她一定是毫無保留的。在普遍都是「人設」加持下的娛樂圈,郝蕾從不顧忌展示她的「破碎」。

 

 

 

 

她和許知遠談自己在原生家庭受到的傷害,談到她出生在重男輕女的大家庭裏,從小就要被當成男孩養,在父親的打擊中默默成長。

 

談到童年的孤獨歲月。她曾經和母親一起出了嚴重的車禍,母親重傷,她沒有事,出了醫院之後,父親和母親就不見了,一年半後才回了家。那一年半,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個孤兒。這件事讓她和父母之間存在隔閡,再見麵時不知道應該如何和對方相處。

 

第二次離婚時,她很傷心,想向父親求一個擁抱,卻遭到不留情麵的拒絕:擁抱有什麽用!

 

 

 

 

她流著淚跟許知遠說,孩子懂事,父母就不懂事,我爸我媽,那個殘酷是你不能想象的。

 

她想談更多的細節,卻被許知遠適時打斷。這是人物采訪現場中極難見到的一幕,一個節目主持人選擇用「私下聊」的方式,來保護受訪者不受輿論的圍觀。

 

對待生命裏的任何事,郝蕾都是坦坦蕩蕩。

 

《頤和園》裏,郝蕾的「全裸出鏡」成為輿論追逐的熱點內容。

 

但提及這段過去,郝蕾的態度讓每個試圖從這段故事挖掘獵奇內容的人,都感到自慚形穢。

 

“有什麽是我們豁不出去的?你的身體早晚有一天會在這個世界消失的,沒有那麽多禁忌,如果你沒有框,就不存在突破這個框,因為你是大而無限的。

 

“如果你覺得《頤和園》是一個三級片,那你太不過癮了,你還不如去看蒼井空。”

 

《頤和園》拍完就被禁映了,導演婁燁被禁止拍片五年。

 

戛納閉幕式,顆粒無收的電影劇組被評委莫尼卡·貝魯奇邀請進入VIP區。

 

 

 

 

這位意大利國寶級女演員安慰郝蕾,“沒得獎不要失望,你看過我演的《不可撤銷》嗎?也沒有得任何獎,好電影跟得獎與否沒有關係。”

 

頒獎儀式過後的記者會,有一位評委說,“有一個事實是我們不能接受的,就是《頤和園》沒有任何獎。”

 

郝蕾說,你還要什麽呢?

 

“能在二十幾歲時演一個這麽好的電影。它可能會是留在中國電影史上的一部電影。你是創作者之一”。

 

“我沒什麽可遺憾的。”

 

 

 

 

 

外界對郝蕾,常常有種美麗的錯覺。人們好像一致認為,這個從18歲演到43歲,在大小熒屏留下過無數個經典角色的女演員,早該拿獎無數。

 

但事實上,出道25年,郝蕾隻捧回一座金馬最佳女配角獎

 

 

 

 

在人均千萬粉絲的娛樂圈明星中,郝蕾隻有80萬粉絲。微博也不是真名,主頁沒有任何內容。

 

這卻是郝蕾想要的生活狀態。明星和演員這兩個越來越模糊的身份之間,她堅定地選擇了後者。

 

生活中的郝蕾,很討厭走在大街上被認出來。每次聽到路人「好喜歡你演的戲」的讚美,她就在心裏想,趕快,三句,最多三句

 

在郝蕾心中,演員的魅力是由角色賦予的,任何跳脫角色的誇獎,都讓她像沒穿衣服一樣,充滿危險。

 

對於43歲之前發生的一切,郝蕾從未後悔。

 

2014年,郝蕾曾接受南方人物周刊記者易立競的采訪。

 

當被問到:如果有機會重走一遍人生的話,你會選擇刪除什麽嗎?

 

郝蕾的回答是:不修改

 

“因為不會有一模一樣的重複,因為時間不會重複。還有就是如若你真的想修改什麽,說明你對此段是後悔的。我沒有什麽東西是讓我自己後悔的。

 

八年過去了,她依然不後悔這個答案。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