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瓣雨

來源: 2020-01-17 22:32:02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4728 bytes)

 

 

再過兩周就是哈莉的十三歲生日了,她一直在盼著這天快點到來,都有點等不及了…….. 可有的時候她的眼神裏卻帶著幾分遲疑,仿佛在擔心時間走得太快…….

 

誰會不呢?告別懵懵懂懂的童年時光,跨入如花如夢的少女時代,單是想想就足夠讓人興奮而充滿期待!樂樂近來從她家回來時也常說,哈莉姐姐愈來愈不一樣了,有時還會化起妝來,看起來有些怪怪的不習慣。樂樂和哈莉的弟弟傑森是最要好的夥伴兒,住得近,成天鰾在一起,夏天在外麵野,冬天不是在他家就是在自己家折騰,周末玩兒得晚了更不願回家,時不常就睡在不管誰那兒,反正不把自己當外人就是。所以傑森的媽媽喬安娜遇見誰都說,她有倆兒子,她說這話時總顯得特別高興…….或許,那是她最高興的時候。喬安娜早早就告訴樂樂,哈莉的生日會邀請他,不,還有爸爸媽媽都來,那會是一個隆重的生日派對。

 

多快呀, 孩子說話就長大了,記得幾年前我們剛搬過來的時候,幾個人還都是小不點兒呢!傑森和樂樂都是屬鼠的小老鼠,怕生,光走到一塊兒就花了好長一陣子。幸好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哈莉,每次都陪著弟弟過來敲門。冬天一大清早,還能有誰呢?打開房門,隨著一股寒氣迎上來的一定是哈莉紅紅的小臉蛋,還有臉蛋上一朵又大又甜的笑容!“早上好,可以和樂樂玩兒嗎?” 小子聽到動靜早跑下來,哈莉看見了就把一旁怯生生的弟弟推上來,再道聲再見就蹦蹦跳跳地跑回去了,雪地裏她輕快的身影特別是她腦後一甩一甩的馬尾辮兒,每次都讓我想起一匹快樂的小馬駒。

 

哈莉喜歡跳,媽媽送她學芭蕾,也常看見小夥伴過來玩時幾個人在草地上踢腿、翻筋頭。遇到她有演出的時候,幾個一起搭車的小姑娘打扮得可漂亮了,頭發梳得溜光,眼睛畫黑了,嘴唇紅紅的。她們總有說不完的話,嘰嘰喳喳好像一群快樂的小鳥或者小天鵝,直到“飛”走了門前才安靜下來。

 

 

喬安娜近來很少送他們,多是由別的孩子的父母負責接送。她很忙。就像她喜歡讓孩子們處於一種忙碌狀態(傑森打冰球和棒球)一樣,她自己也不想停下來,雖然她除了偶爾在姐姐開的一家健身房幫忙外不怎麽上班。她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除了忙孩子忙家務,更多的就是照顧丈夫麥克,包括陪他看醫生、治療。麥克患癌症好幾年了,手術完了開始還好,休息了一段時間又回去上班,可沒多久就發現了轉移灶,化療,休息再化療……工作慢慢做不了了,人也眼見著衰弱下來,最近幾個月幾乎看不見他出來了。我每次在屋前遇見喬安娜都會和她聊幾句,看得出她眼裏的疲憊,她常苦笑著說,她不能停,不能多想。

 

但又怎能不多想呢?!那次她告訴我,麥克離職休養,公司給了一筆錢,他們剛剛用這筆錢在附近新開工的小區投資了一個聯排單元。

 

“溫哥華那邊上月給外國買家加了附加稅,不知道多倫多會不會?”

 

像在問我又仿佛在問自己,她近來說話的時候經常這樣,說著說著魂兒好像就飛跑了。我知道她投資房產是為將來打算的。

 

“萬一有一天麥克不在了…….”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這個話題一直被小心翼翼地提起,幾個星期前她曾對我說,所有的傳統療法都失敗了,麥克已停止了癌症治療。

 

“那他的情況?” 我心裏一驚。

“不好,已經到處都是了。” 她的眼睛望著我,並沒有眼淚,“還不會很快,應該還能堅持一段時間…..”

“麥克清楚這些嗎?”

“我想是,他有時疼的難受,衝我嚷,說不如早點兒死了……我也衝他嚷:你哪兒也不去,就在這兒,陪著我,看著哈莉和傑森長大!“

“孩子們都知道嗎?”

“不知道…….也許…….我真高興傑森和樂樂玩的這麽好。”

 

喬安娜每次和別人說起丈夫的時候,都會把孩子支開,她不希望這種悲傷沉重的話題和情緒在孩子的心裏投下陰影。然而不容易!愈來愈難看到哈莉笑了,她長高了不少,以前圓圓的臉蛋兒上的“嬰兒肥”不知從什麽時候起不見了,麵部輪廓開始變得分明、清秀。看見我們,她總是輕輕點點頭,眼睛很快就躲開了。可她美麗的大眼睛裏的一絲憂鬱卻逃不掉。傑森說,他有時看見姐姐一個人在房裏哭。傑森還說,哈莉一直在準備著自己的十三歲生日,在哪裏辦,請誰,也早和媽媽一起買好了當天要穿的一套連衣裙,紫色的, 下邊還鑲著一個白色的蕾絲邊兒,很“Fancy”!  他說“Fancy”的時候忍不住咯咯笑起來,樂樂跟著一塊兒。

 

樂樂那天問我,傑森說爸爸可能不能和他們一起過萬聖節了,是哈莉告訴他的,為什麽呢?哈莉還說,爸爸一定會參加她的生日派對的。我呆呆地望著他,輕輕拍拍他的腦袋,什麽也沒說。

 

 

四月隨著春天姍姍來遲的腳步,終於不情願地褪去了,而美麗溫暖的陽光則讓五月天一亮相就充滿了迷人的風韻。窗前的玫瑰、芍藥盛開了,翠雀花也打滿了骨朵兒,一天天飽滿起來快要把枝頭壓彎,就連纖細的薰衣草也熬過了漫長、嚴酷的冬季,正從幹枯的枝葉上冒出新芽——她是驕傲的,更是幸運的……..

 

有天樂樂看見有輛車過來給傑森家送了張床,就放在客廳裏,一頭能翹起來、讓人半躺著的那種。樂樂說,麥克就睡在上麵,而不是樓上臥室。我和妻子交換了個眼色,難道…….?近來傑森家門前總是停滿了車。那天晚上我特意在門前坐了很久,想等喬安娜出來時問問她情況。我不想貿然去敲他們的門。

 

沒有等到喬安娜,幾天後哈莉來了——這是她一年多來第一次登門。哈莉告訴我們爸爸情況不太好,媽媽說我們要是有空的話可以過去看看他。她的眼睛紅紅的,看得出剛哭過。我和妻子匆忙換件衣服,尾隨哈莉來到麥克床前。喬安娜見我們進來,趕緊從床邊的椅子上站起來迎我們,說真高興我們來,麥克也一定會很高興……..麥克戴著氧氣,昏睡著,臉上看不到一絲血色,呼吸很費力的樣子。我注意到他露在被子外麵的腳腫得差不多有一倍粗。喬安娜說這幾天情況急轉直下,昨天出現呼吸困難,家訪的護士給叫了救護車,到醫院抽了差不多兩升胸水,都是血色的。抽完稍好些,麥克就要回家,開始還行,今天就一直處於昏迷了,沒有進食,隻喂了些水, 止疼藥一直給著。

 

“有尿嗎?” 妻子問喬安娜。她是醫院腫瘤科的護士,職業習慣讓她一進來就直奔主題。妻子很自然地握住麥克的手臂,測了一分鍾脈搏,接著分別翻開他眼睛拿手機兩邊各照了一下。在按他的小腿的時候,每按一下都出現一個深坑。

 

她沒再說什麽,隻是望著喬安娜,輕輕搖搖頭。喬安娜說知道,今天護士離開前已經和她說了。護士還說她晚上值班,有情況隨時打電話。我們每人給喬安娜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她,晚些時候會再來。

 

“能做什麽嗎?”回來後我問妻子。

“很難。”在家裏什麽也沒有。

“不建議他們立刻去醫院嗎?”

“沒聽喬安娜說麥克不想嗎?醫院的床都搬來了,每天護士過來,我想麥克打定主意在家裏死了。也就是不搶救了。”

“也確實沒有意義了。” 見我欲言又止,妻子補充說。

 

晚上我們再去的時候,麥克的呼吸已經相當微弱,他的哥哥、嫂子和喬安娜一起守在一旁,喬安娜說家裏的親戚今晚都會過來。妻子看看麥克,遲疑了一下,然後對喬安娜說,拉著他的手吧,對他說你愛他。說著扭過頭去,我知道她在竭力控製自己。喬安娜照著做了,然後俯下身親吻了麥克的前額,眼淚潸然而下。刹那間,麥克緊閉的雙眼微微張開了,茫然地看著喬安娜,差不多兩三秒鍾,兩行眼淚從眼角流下來……...妻子隨即又叫哈莉和傑森,

 

“跟爸爸說再見吧。”

 

傑森害怕不肯過來。哈莉剛握住爸爸的手,就哭著跑開了…….

 

那天夜裏我們沒有等到喬安娜的電話。早上樂樂最先起來,拿著IPad 給我們看傑森發來的短信,

 

“He’s gone.” 

 

樂樂給他回的是三個哭和三個擁抱的表情。

 

“It’s sad.”  樂樂好像在自言自語,眼睛裏不知有多少疑問。他爬上床緊緊地抱住媽媽,“至少麥克走得很平靜…...”

 

第二天傑森家門前車輛絡繹不絕,我和妻子本想再去問候一下的,後來決定先不去了,留給他們一點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吧。

 

 

麥克的葬禮和追思酒會很快舉行了,肅穆而溫馨,人們哭著、笑著回憶麥克生前每一個快樂的瞬間。又過了三天,我們收到了哈莉的十三歲生日宴邀請,喬安娜親自上門送的邀請函,說我們一定要去,並再三感謝那天我們所做的一切。

 

生日宴上是在附近的一家高爾夫球俱樂部舉行的,麥克曾經是這裏的會員。大家都笑得很開心,似乎已經把過去的一切都忘掉了,空氣裏洋溢著歡樂的氣氛。握著一大杯霞多麗的喬安娜的笑聲顯得格外突出響亮,有時甚至有些突兀。已經很多年沒見過她這麽笑了。哈莉精心裝扮過,頭發緊緊地盤在腦後,臉上施了淡妝,眼睛、眉毛都畫過,雙頰更泛起好看的紅霞,和她淡紫色的連衣裙相得益彰;連衣裙是露肩的,項上一條纖細的銀項鏈顯得活潑而優雅,裙子下擺剛好收在膝部,一雙也是淡紫色的高跟鞋則把人一下子撐起來了,看上去高挑而亭亭玉立。她和每一個人笑著,接受每一個親朋好友的祝福。在和我們合影的時候,哈莉特意把項鏈下掛著的一塊藏在胸前的銀牌給我們看,上頭一麵刻印的是一張哈莉小時候依偎著麥克的合影——那時麥克顯得多健康年輕啊——另一側則鐫刻著一行小字:Dad is always with you!  

 

“爸爸早就準備好的,他答應過一定陪我過生日的!”

 

她邊說邊端詳著銀牌上的照片,眼睛裏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那笑容真美,仿佛春天裏的陽光,讓冰雪融化,讓大地複蘇,更讓人不由得感歎生命的美麗、生活的美麗。

 

“Celebrate life(慶祝生命)!” 那天麥克的追思酒會上,曾有人這樣說。真的,生命,無論在哪個階段,——擁抱未來,告別過去,哪怕最終完成了旅程,都是值得慶祝的,因為她太美,美得讓人不舍,美得讓人迫不及待。而與之相伴的情感更給這份美賦予了特殊的含義。

 

從俱樂部出來的時候,外麵剛下過雨,清新的空氣帶著一絲甜意,那是春天的味道。草地和石板路都濕漉漉的,上麵不經意地灑落著一朵朵、一片片白色、紫色的小花、花瓣,我知道她們來自門前那幾株茂盛的丁香、歐洲繡球。風和雨帶走了她們曾經的驕傲,卻把落寞和空寂留在腳下,…….那滿地令人憐惜的小花瓣或許就是她們傷心的淚呢!或者微笑也未可知。

 

忽然想起童安格的那首帶著幾分憂鬱的《花瓣雨》,

 

“花瓣雨,就像你牽絆著我,失去了你,隻會在風中墜落…..” 曾經二十歲時的最愛, 多好聽的名字!

 

“花瓣雨,飄落在我身後…….” 

 

十三歲的花瓣雨,今天哈莉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2018年6月於多倫多

首載美國《僑報》2018年7月8日刊,“文學時代”版

 

 

 

 

 

 

 

所有跟帖: 

生命無常。老趙的突然離世讓想起一個發生在自己身邊的真實故事。 -加拿大雁王- 給 加拿大雁王 發送悄悄話 加拿大雁王 的博客首頁 加拿大雁王 的個人群組 (269 bytes) () 01/17/2020 postreply 22:54:39

感動。看得我想掉淚。 -喜歡下雨- 給 喜歡下雨 發送悄悄話 喜歡下雨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7/2020 postreply 23:13:22

還記得當年童安格的這首歌嗎? -加拿大雁王- 給 加拿大雁王 發送悄悄話 加拿大雁王 的博客首頁 加拿大雁王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8/2020 postreply 07:27:58

的確如此,你的文牽起了自己心裏的一些回憶,謝謝你 -moiausis- 給 moiausis 發送悄悄話 moiausis 的博客首頁 moiausis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8/2020 postreply 07:47:43

雁王,上幾張雁片? -Tianyazi- 給 Tianyazi 發送悄悄話 Tianyazi 的博客首頁 Tianyazi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8/2020 postreply 06:29:58

感動!難過! -xiaochu3- 給 xiaochu3 發送悄悄話 xiaochu3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8/2020 postreply 07:20:42

傷感!孩子還沒長大呢 爸爸就走了 -hhhh- 給 hhhh 發送悄悄話 hhhh 的博客首頁 hhhh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8/2020 postreply 07:45:58

好文! 淚流滿麵, 想起了我的童年父親癌症的時光和他過世的日子 -fwtx66- 給 fwtx66 發送悄悄話 fwtx66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8/2020 postreply 09:25:51

謝謝你,與您分享!:) -加拿大雁王- 給 加拿大雁王 發送悄悄話 加拿大雁王 的博客首頁 加拿大雁王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9/2020 postreply 00:46:22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