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上的飛龍鳥》(四十一)初吻 2

來源: 2022-11-23 07:45:53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3387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SnowOwl ] 在 2022-11-23 07:55:09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等我再醒過來時,我已經四腳朝天地躺在了公路的正中。

    我爬了起來,腦子裏一片空白。看到的是周圍橫七豎八躺著的女青年,公路上撒滿了黃沙。卡車在坡下十幾米外翻了個車底朝天。駕駛艙頂被壓扁了,壓得和後箱板一樣平。這場景活像在越戰時胡誌明小道遭受了空襲一樣。

    我使勁地回想出了什麽事,腦子還是空空的。我呆呆地站在那裏,等著記憶慢慢回到腦子裏來。

    一點點地,我開始回憶起我在哪裏,我們的車出了什麽事,這些女青年是誰。

    我甩了甩右肩膀和右臂,不痛,沒脫節,也沒骨折。左肩和左臂也聽使喚。我踢了踢左腳,又踢了踢右腳。都沒事兒。

    好極了!

    我走到翻著的卡車邊上。這時駕駛員已經爬了出來,沿著車邊快速地來回踱步。他眼睛盯著地上,一麵走,嘴裏一麵念念有詞,顯然是受驚了。車艙裏,副段長腳朝天,頭朝地,卡在駕駛員座上。壓扁了的車頂撳著他的腦袋,脖子彎了90度。胸脯被緊緊地壓在方向盤上,一絲也不能動。

    他大叫:“把我弄出來!”

    我使勁地拉車門。車門彎曲得變了形,和車艙的鋼梁攪在一起,紋絲不動。我試著把門踢鬆,沒用。我到沙堆邊找了一把鐵鍬,插進門縫裏,使勁翹。木把翹斷了,車門還是紋絲不動。

    我聽到背後傳來了哭泣聲,回過頭去,看到胖姑娘的左腳被壓在了廂板下。她躺在那兒,看著天空,無助地抽泣著。我走到她邊上,跪了下去,用斷了把兒的鐵鍬挖她腿下的黃沙。

    我在幫胖姑娘的時候,副段長不斷在背後叫喚,讓我回去幫他。

    我心想,你等一等吧 。我裝著沒聽到,繼續使勁兒挖胖姑娘腿下的沙子。沒一會兒,沙子挖鬆了。我站起來,把胖姑娘拖了出來。

    我回頭走到駕駛艙邊。這時,年輕駕駛員已經鎮靜了下來。他像我前麵一樣,使勁地拽拉車門。我知道這無濟於事,於是我跪下去,探頭貼近了碎窗玻璃口,想著怎麽辦。

    當我的頭湊近駕駛艙時,一股柴油味衝鼻而來。我看見車廂裏滴滴嗒嗒地滴著柴油,便問副段長有沒有熄火。

    “你小子以為我是傻瓜嗎?快把我弄出來!”

    我倆的頭靠得很近,他的唾沫星隨著叫聲噴了我一臉。他的臉上充血,變成了豬肝色。

    他那無禮的語氣激怒了我。我站了來,說:

    “你再堅持一會兒吧。”

    在我走離時,他衝著我的背影大叫:“你回來!回來!操你姥姥!”

 

    我走到站在路邊的養路班女班長身邊,問她:“你們一共有幾個人?”

    “連我八個。”

    我點了點橫七豎八躺在公路上的姑娘們,一共六個人。加上班長和車廂邊的胖姑娘,養路班的人一個不少。

    沒人壓在車底下。沒人被黃沙埋著。

    這時我突然想起了小杜。

    自從我醒過來後,我還沒見到小杜。我跑回車子的後沿,趴下來把腦袋伸進倒扣著的後廂裏。在車廂底下的黃沙堆裏,小杜的灰色夾克衫露出了一半。我拿起鐵鍬,上半身貓進狹窄的廂板下,開始發瘋似地猛鏟。

    養路班長走過來,問我:“你在幹嘛?”

    我頭也不回地答道:“我們村的小杜 … ”

    “那個小家夥?他跑回你們村去找人了。”

    我扔了鐵鍬,鑽出車廂。站起來後,問她:“你看見他跑了?”

    “跑得像麅子一樣快…”

    機靈鬼!

 

    年輕司機還在使勁拉車門,想把副段長弄出來。我和養路班長一起走過去幫他。

    “一二三 ! 一二三 ! 一二三 !”車門還是紋絲不動。

    副段長這時已經是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一言不發。他倒懸在壓扁的駕駛艙裏,連我們一眼都不看。

    我直起腰來,對司機說:“等我們村裏人帶工具來搞吧。”

    我走回公路那一邊,逐個地問躺在地上的女青年有沒有受傷。每個人都點頭。但看上去,人人都受了驚,似乎都沒受傷。

    躺在最遠的是那個漂亮又高傲的姑娘,那個把頭轉到另一邊的女孩子。她臉色慘白,神誌不清地躺在起伏的沙丘上。她伸展著的四肢和修長的身軀失去了張力,軟綿綿地癱在黃沙上,隨著沙堆的曲線起伏。

    我把手掌放在她鼻孔前,一絲氣息都沒有。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經死了。我想去感覺一下她的心跳,不過手剛伸出去就停在了半空。她是一個女的,我去摸她的胸脯,邊上的人會怎麽想?我從來還沒碰過女孩子,別說摸胸脯了。

    我突然想起來,可以摸脈搏!

    我拉起她的右臂去找脈搏。她那軟弱無力的手臂沉重得很,毫無生氣,像橡膠做的一樣。隱隱地,我能感覺到那微弱的脈搏在我手指下搏動。

    她還活著!

    正在這時候,從路邊的林子裏走出一個年輕人。從穿著上看上去,他是個城市知青。他肩上背著個白布帶,其實是一個空的枕頭套。他應該是在林子裏採木耳和蘑菇,聽到公路上的動靜走過來的。

    在遙遠的北國,看到翻車,著火, 或者死人都算不稀奇了。這老兄臉上一點驚異的表情都沒有。他一言不發,俯下身來,瞅著地上半死的姑娘和跪在她身邊的我,還是一言不發。

    他那鎮靜的神態讓我覺得他可能有些經驗, 於是衝著他問:“她沒呼吸了。怎麽辦?”

    “呃……作人工呼吸。”

    他一開口就露出了浙江口音。他和這些女青年是同鄉。

    “你會嗎?”

   “我學過。我是赤腳醫生。”

    “那你來。”

    “嗯……她是女人。”

    “你是赤腳醫生還怕這個。她人都要死了!”

    他跪了下來,說:“好。我撳她胸口五次,你往她嘴裏呼一口氣,然後我再來。”

    他加了一句:“呼進去的氣越多越好。”

    我俯下身,開始照他說的,替這個垂死的女青年做口對口呼吸。這個姑娘柔軟的嘴唇和隱隱的體香,讓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女人的氣息。我極力驅趕著心裏的雜念,但心髒還是跳動得很快。

    女人是珍貴的。要她活過來!

    幾年後我學心肺複蘇時,才懂得我們那天作的人工呼吸簡直是在開‘國際玩笑’。那老兄應該把兩手掌合起來擠壓她的胸骨,而不是分開來上下按她的兩個乳房。我呢,吐氣時也沒把她的鼻孔捏住。我呼進她嘴裏的氣,沒入肺髒就從鼻子裏溜走了。

    盡管如此,我們七弄八弄,她還是清醒過來了,開始自己呼吸,蒼白的臉上也顯出了一點血色。她微微睜了一下眼,馬上又閉上了。突然,她開始嘔吐,吐出的東西糊了一臉。再一吸氣,又把嘔吐物吸回了鼻孔和喉嚨。她又咳又嗆,沒幾秒鍾臉色就呈現出青紫色,她又窒息了。

    我彎下腰,扶正她的頭,把嘴湊近她的口唇。使勁把她口中酸澀的嘔吐物吸進我的嘴裏。我扭過頭來,把嘔吐物吐在地上後,又回去吸她嘴中的東西。如此重複了幾次,她嘴裏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被吸出來了。

    我在吸她嘴巴時,她緊緊地閉著雙眼,眉毛打著死結,想扭過頭去避開我的嘴。我把她的頭使勁地按著,不讓她動,直到吸完後才放開。

    接著她開始連續地咳嗽,一麵咳一麵呼吸,臉色又變回了粉紅色。這時我還是跪在她的頭邊,注視著她。

    她突然睜開了眼睛。看到我的頭離她那麽近,她舉起了無力的雙手,使出最後一把勁,把我的腦袋推開。

    我站了起來,心想,不管你把我想得怎麽壞,隻要你能活下去,其他都不重要。

    遙遠的公路那一端傳來了‘吐吐吐’的拖拉機引擎聲。我向坡下望去,看見我們村的‘東方紅55’正在慢吞吞地使勁爬坡。機車上站著的七八個人,這時都一個個跳下來,拿著手裏的工具,越過了拖拉機,沿著公路跑上坡來。他們到達後,三下兩下就用鐵棍把卡車門撬開,把副段長弄了出來。再過了幾分鍾,從公路的另一頭趕來了兩輛養路段的救援卡車。

    村裏一定給養路段掛了電話。

 

    我回連部後,打了盆水洗臉,在鏡子裏才知道我的形象有多麽可怕。我的長臉這時腫的像一個圓圓的籃球,皮膚青裏帶紫,鼻子早已消失在浮腫的兩片臉頰中央。我已經認不出鏡子裡的自己了。我被車子甩出去時,麵孔一定在路麵上滑蹭了一長段距離,皮膚上留下了千百條平行的劃痕。

    難怪那個女青年醒過來後,第一個反應就是把我推開。看到這樣一張嚇人的怪臉,她大概寧願再昏死回去。

    
    一個星期後,連部門口停下了兩輛北京吉普,車上走下來公路局的幾個領導。他們是來感謝村裏對他們車禍提供的救援。

    一番寒暄後,局長要和那個‘搭車的上海青年’談一下。鄭連長把我點了出來。局長要和我出去談談。

    我們一麵在連部門外的公路上踱步,他一麵說:“你做的事兒,那些女娃子都告訴了我。我要直接向你道謝啊。”

    我說:“沒什麽嘛。應該的。翻車的原因搞清楚了嗎?”

    “車都摔爛了,查也查不清。老李不應該代替司機開車。那德國車的刹車也不好使。”

    “人傷得重不重?”

    “你從車底下拉出來的那個姑娘小腿骨折了,打了石膏,應該不會留下什麽問題。你作人工呼吸那丫頭,她夠慘的。”

    說到這兒,局長的臉色沉了下去。

    “她的脊椎橫斷性骨折,下身癱了。她現在在省立第二醫院作康複治療。大夫說她再走路是不可能了。”

    看到我臉上的表情,局長又加了一句:“她出院後,我們要把她送回杭州,和她父母團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7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似乎大家都期待這章的結局,“初吻”的第二部分今天就發了吧。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7:47:40

是不是類似這種卡車啊? -movie999- 給 movie999 發送悄悄話 movie999 的博客首頁 (197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8:12:22

很像。。。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9:32:04

這是東德的IFA車,刹車係統比較特別 -movie999- 給 movie999 發送悄悄話 movie999 的博客首頁 (502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0:24:41

你真是大師啊!門門精通, 折服了!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0:51:00

那時養路班的姑娘說是西德,顯然是誤傳。我始終納悶,怎麽西德的新車一下就壞了?難怪,是社會主義兄弟國家造的。。。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0:54:17

上麵的隻看卡車沒要沙發,我就不客氣啦LOL -可能成功的P- 給 可能成功的P 發送悄悄話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8:18:35

泡龍井!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9:32:39

哦,這樣啊,本來還想取笑一下你,看到那個姑娘那麽慘,咽回去了。她後來過得好嗎?估計你也不知道了。 -FionaRawson- 給 FionaRawson 發送悄悄話 FionaRawson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8:33:07

再也沒見過那個姑娘。希望她的康複成功,能繼續走路。。。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9:42:34

好慘烈!原來還以為有啥香豔情節,結果。。。我就不給你劇透了。嗬嗬 -Anthropologi- 給 Anthropologi 發送悄悄話 Anthropologi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0:11:53

是啊,我原本隻是奢望能和她聊聊而已。。。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0:56:09

哎呀,結尾好慘啊。不過你描寫人工呼吸那段我居然有點想笑,生澀緊張還有受傷後變形的臉組在一起感覺有點滑稽。你命大,安然無恙 -dontworry- 給 dontworry 發送悄悄話 dontworry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3:05:34

悲喜交加。。。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3:59:31

很險啊!大家都好鎮定,這種情況把人都救了出來真不容易, -浮雲馳- 給 浮雲馳 發送悄悄話 浮雲馳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3:15:28

經過這些事兒,我覺得很多人到那時候都會被趕鴨子上架的。。。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4:00:50

先讚,下班後再讀。 -南瓜蘇- 給 南瓜蘇 發送悄悄話 南瓜蘇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3:20:55

慢慢來,不急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4:01:17

太慘了。你有當醫生的潛質。感恩節快樂! -可能成功的P- 給 可能成功的P 發送悄悄話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4:38:11

謝謝可可!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5:15:11

好個初吻啊,把我看得太太太 -悉采心- 給 悉采心 發送悄悄話 悉采心 的博客首頁 (215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8:50:04

是太殘忍了,那個女子養路班的姑娘們應該才二十一二歲吧。以前覺得起碼全活下來了,就是勝利。不知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69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9:12:22

網上高談闊論“青春無悔”的老知青,說得客氣一些,也是無同情心無同理心,或者是健忘無知。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19:15:18

我也不明白,現在又號召年輕人去下鄉了。。。。 -可能成功的P- 給 可能成功的P 發送悄悄話 可能成功的P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20:01:27

就業問題? -SnowOwl- 給 SnowOwl 發送悄悄話 SnowOwl 的博客首頁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20:31:37

驚心動魄。還好作者命大。 -color_bird- 給 color_bird 發送悄悄話 (0 bytes) () 11/26/2022 postreply 09:06:23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