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跟蹤

來源: 2022-11-22 12:57:4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7406 bytes)

               
今天早晨很冷, 零度。

先生說: 開你的車上班吧。我遲疑了一下說: 還是開你的車吧, 明天雨夾雪, 再開我的車。

我對開車有一種莫名的困擾, 不熟悉的路我開得龍飛鳳舞,興致盎然,但 凡是經常走的路就不行了, 一坐到駕駛座上就犯困, 開空調, 開收音機, 大吼大叫都擋不住困意。

開車瞌睡很致命的。好多年前有一次先生出外開會,我必須自己開車上下班, 有一天, 為防止瞌睡,我將風油精抹在說明書上說的腦後頸部的穴位上後開始開車, 哪知越開越迷糊, 最後幾乎睜不開眼睛,感覺有好幾次都快撞到前邊車尾部。 最可氣的是迷迷糊糊,歪歪扭扭開到家以後居然一下子清醒過來, 清醒得感覺腦後清風陣陣, 爽快無邊。


現在的我是能不開車就不開車, 因為上班的路太熟悉了。

是否開我的車上班完全取決於天氣。下雨下雪刮大風那肯定是開我的車,開我的車我就得送先生到他工作的醫院, 然後再驅車去我們醫院。 開先生的車, 先生就得送我到我工作的醫院, 而通往我們醫院的路不是今天這條路被封, 就是明天那條路被堵, 所以我對先生說就把我放在一個離我醫院不遠, 他又容易掉頭轉彎的辦公樓下,我步行不到一英裏20分鍾就可以抵達醫院。

我天性懶惰, 不喜運動, 走路是我借助外力迫使自己運動的唯一一個可以接受的運動, 為此經常讓先生開車, 我就可以迫使自己走動,而且行走可以看到很多平常看不到的風景。

我看花開花敗, 我看樹綠葉落, 我看西裝革履之人專程開車到草坪給鳥喂食, 撒完食掉頭就走, 根本不留時間給我偷拍。

我還看寂寞小貓驚恐躲在樹叢,淒淒可哀。

現在已經進入冬時製, 六點半, 天依舊很黑。我們準時離開家, 上高速, 下高速, 先生把我送到大辦公樓下, 囑咐我走路一定要小心。

我點頭, 搖手再見, 轉身向醫院走去。

向前走不遠, 麵前的橋被阻斷至少有大半年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 先生不能送我到醫院, 走別的路也行, 但耽誤先生上班時間, 所以我讓先生將我放到橋的這一麵, 這座橋真的可以取名斷橋了。

剛踏上橋的狹窄的尚未被封的人行道上, 隱約聽到身後有腳步聲, 兀自警覺起來, 隻見一熟悉的壯實得像熊一般的身影快速移動著超越我, 像一陣風一樣飄過去, 一下子拉開我好幾米。

我突然醒悟過來, 這不是我跟蹤數月的保安老哥嗎?急忙掏出手機一陣亂按,荒亂中好幾張都拍虛了。

注意到保安老哥好久了, 從斷橋被堵, 先生將我送到這裏算起至少大半年了。
每天早晨坐在車裏就可以看到這個穿著藏藍色保安服的老哥背著雙肩包雄糾糾氣昂昂地闊步走在空曠的大街上。

不知道他住哪裏, 也不知道他從哪裏走到這條街上, 反正每天走到那條街上看不到保安老哥的身影就感覺缺了什麽, 就會無端揣測, 老哥生病了? 老哥休假了? 老哥遲到了? 神經兮兮的詢問先生, 弄得先生跟我一樣每天觀察老哥是否準時出現。

交通狀況決定我們的車速, 也決定我們在那條街的哪一段碰到保安老哥。有時候我們車速快, 保安老哥走再快, 也趕不上四個輪子的我們的車, 有時候保安老哥可能出門早一點, 再加上走得飛快,就走在我前麵。

我一直很好奇, 保安老哥從哪裏來, 到哪裏去? 他要走多遠才能走到他要去的地方?

太多的疑問, 太多的好奇, 促使我一直試圖破解謎底。

我小跑著跟蹤過好幾回, 都被老哥的飛毛腿甩掉, 走得太快了。

最接近的一次是我注意到保安老哥在我後麵時, 趕緊低頭假裝係鞋帶, 等老哥走到前麵我就在後麵追, 但是老哥太能走,也因為當天我工作安排太多, 沒有時間為跟蹤改近道走遠路, 所以最終沒有跟到頭。

今天機會難得, 怎麽也得試著跟蹤一下, 畢竟天越來越冷, 我走路的機會越來越少。

我一路小跑的跟著, 保安老哥肯定想不到他被跟蹤, 他大步向前, 我疾走一段, 再小跑一段,一直遠遠的跟著。

心跳加速的跟著, 再跑的話, 估計就不能呼吸了。這老哥腿上安彈簧了? 跳著往前走。

眼看著我又要被甩掉, 眼看著再往前就越過我們醫院了, 我是跟下去還是就此止步? 正猶豫間, 保安老哥向右轉去, 我的醫院在左麵, 在向左轉身的一瞬間, 又看了一眼保安老哥, 他停在了公共汽車牌下等車。

原來走了這麽長的路, 還要坐公交車去上班?

想起數年前我們市裏的一樁轟動一時的新聞。黑人老哥 Robertson, 每天往返21英裏走路去上班,相當於一天走一個馬拉鬆,馬拉鬆也就是26英裏而已。

老哥無論酷暑寒冬,疾風暴雪,一周五日, 風雨無阻。有一次大雪幾日, 老哥依舊踏雪慢行, 結果被路人連續幾日看到,  告知媒體,很多人深受感動, 捐款一輛新車給他, 從此黑人老哥不再走路上下班。 

(網絡圖片walking man Robertson)

我相信我遇到的這位保安老哥一定和Robertson一樣, 是一個珍愛自己的工作的人。我對保安老哥一無所知,我甚至都不知道他長什麽樣子, 但我堅信他一定是一個為工作肯付出的人。

我敬重每一個腳踏實地努力工作的人, 無論男女, 不言長幼, 更遑論膚色種族。

明天雨夾雪, 我不會走路了,但願 保安老哥請假休息,也不要走在風雨交加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幸運啊,看到流浪貓,你報告了動物保護機構沒有?我在美國從來沒有見到過流浪的貓狗,社區裏的貓狗在街上溜達,都有主。 -清漪園- 給 清漪園 發送悄悄話 清漪園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1/23/2022 postreply 05:22:1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