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的那些不大的小事和不小的大事

來源: 2022-09-21 20:07:1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6514 bytes)

據說,辦公室不受歡迎的八種生物是——“無創意的鸚鵡,難合作的野狼,無適應力的恐龍,難溝通的貝類,過於死板的岩石,搖擺不定的牆草,沒有理想的家畜,胡亂說話的孩子。”真精辟嗬!職場一路走來,各種生物還都有幸碰上過,但今天想聊的是辦公室裏的一些不大又不小的事兒。

在[離職風波——山水總相逢]一文裏,我的老搭檔另謀高就了。這不,打鑼打鼓,新人到位。

自打來了新的officemate, 新的氣象也是日日跟進。牆上的自粘便條由前任的藍黃係列轉為甜蜜的嫩粉,桌上的小擺設玲瓏可愛,空氣中彌散著“香噴噴”。

對,我要說的正是這個“香噴噴”。去會議室開會吧,新同事人未進屋,我們就先聞到了那奇異香氣;等到散會時,新同事人離開了,那些芳香族的化學小分子依舊在屋子的角角落落裏遊蕩。幾日前新同事曾問過我, “你介意我用的perfume香型嗎?” 當時,我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不介意”。對於“芳香”,誰會有仇啊?

然而一周下來,當這香味四溢得太多,撲鼻得過久,我開始有些困擾和分神,腦子也有點像我剛剛畫好的waterfall plot一般,進水了。我首次意識到“花香襲人”的深刻含義。

按我的哲學,桂子飄香,馥鬱濃厚,但攻擊力度太強;惟茉莉的清新淡雅,若有若無,才能醉人心神。新同事可能不會理解這層意思,而我如果捅破這層紙,也會有些小尷尬。

哎,這事兒有些讓人頭疼。

說到氣味,我忽然想起了另一個亞裔上班族常遇的話題。

記得在M大學工作的某日中午,隔壁實驗室的美國美眉Margaret剛剛踏進休息大廳準備開飯,她的花顏便突然失色。“有問題有問題,我聞到了死耗子的味道。”她大聲嚷嚷地宣告著。在座聚餐的華裔夥伴們的歡聲笑語嘎然而止,他們看著焦慮的美眉,也跟著一起焦慮起來。大夥兒忙著起身,推移著休息室的幾條長沙發,卻沒有發現那死耗子的蛛絲馬跡,反正Margaret是抱著她的三明治逃之夭夭了。機智的老譚使勁兒地吸了幾口氣,若有所思地對大夥兒示意, “別忙活了,許是小丁同學的韭菜盒子的氣味把Margaret嚇著了。”哦,我們也恍然大悟。

從此,大夥兒心照不宣,韭菜餡餅韭菜餃子韭菜炒蛋就在公共餐廳消失了。接著,與<。)#)))≦和蘿卜沾邊兒的菜肴也陸續退出了餐桌……最後是怎麽沒味兒怎麽來。己之所欲,若他人不欲,則勿施於人也,誰讓咱們從小就受五講、四美、三熱愛的熏陶呐。

最近,我也騷擾了一把辦公室的左鄰右舍們。不知咋的,我的右腳皮鞋的跟墊脫落了,那鐵釘直擊地麵的聲音還挺脆,走起路來的音響一重一輕,蠻有節奏的。恰恰這幾日我的衣裙和這米色中跟皮鞋很搭,也就湊合著穿著它上班。終於這左側的鞋跟也出了一樣的毛病,行走起來的“得得”聲格外鬧心。啊哈,周末已經把它們請走,下周不擾民了*o*。

辦公室的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記得我的第一任印裔老板Dr Singal,  做起學問認真嚴謹,與人相處也甚為謹慎穩重。去他的辦公室討論課題時,他總是把門敞開。那些年,學校正在嚴批狠鬥某某教授對女學生的性騷擾,老板是搞事業的明白人,從不想惹來一身騷。

我在某M公司謀職期間,剛好遇到上司對一位很cute的同事很偏愛。長桌會議上,坐在一端的上司,會讓執著的目光穿越過坐在中場的很多的我們,直達坐在另一端的小“cute”。小“cute”也是揚起麵龐,一臉的嬌俏。我們左看看,右瞧瞧,心想,“排排坐算了,何必這麽費勁。”

網圖

每年公司的職業培訓都會給大家敲敲警鍾,說的都是有關思想品德的大道理,但職場的很多潛規則,卻需要我們慢慢去領悟。一言以蔽之,凡以自我為中心,沒有意識到給別人添麻煩的行為都是不提倡的。

說了一圈,又回到新同事的“香噴噴”上,還是無解。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夾起尾巴,在夾縫中生存。 -Tree100- 給 Tree100 發送悄悄話 Tree100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3/2022 postreply 03:01:46

所以喜歡work from home啊。 -Yu-Yuan17- 給 Yu-Yuan17 發送悄悄話 Yu-Yuan17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9/23/2022 postreply 08:37:23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