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Yosemite 六天的日記

來源: 2020-01-15 17:26:39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25378 bytes)

 

在 Yosemite 六天的日記

龐靜 2020/01/15

  1. 第一天 (2019/12/30)

今天中午我乘 DL1357 從底特律飛到了舊金山。正是節假期間,飛機上的小孩真多。

我和阿瑟在機場會合, 租了一輛 SUV 向Mariposa 小鎮直駛。舊金山的堵車可能和北京有一拚。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開了四個多小時。到了小鎮,第一件事是租防滑的鏈子。阿瑟的功課做得挺仔細,從哪一家租,怎麽裝,什麽規矩,他都清楚了。這個季節公園要求每部車都要自備防滑鏈。但是並不是每條公路每一天都必須裝防滑鏈。

第二件事是到旅館簽注。也是阿瑟預先定了。兩間臥室,一個衛生間,一個廚房, 有公共吃飯的地方。可以住一家五口。一天費用$100。據說12月和1月是這個地方的淡季,遊客隻佔全年遊客的3%。旺季的住宿費是這100刀的好幾倍。

A kitchen with wooden cabinets and a dining room table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

A large bed in a room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2

A hotel room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3

第三件事是找吃的。小鎮餐廳的食物看上去都太 heavy了。我們買了一些食材,回家自己煮湯麵。

阿瑟跟我 brief了明天的計劃。九點鍾睡覺。

 

  1. 第二天

今早當地天氣預報:7:13日出,4:49 日落。早上零下3-5攝氏度, 日出之後最高溫度4攝氏度。有風無雪,可見度10英裏。

昨晚怕吵,關了暖氣,我被凍醒,開了暖氣,室內很快熱了。四點吃早餐,喝完茶,五點半出門駛進公園。七點前到了Yosemite Tunnel。許多經典的Yosemite攝影作品都出自這裏。雖然現在是淡季,又是冬日淩晨,許多人已經等在那裏了。如果是旺季,一定是人氣爆棚,難找立足之地。真冷!零下6攝氏度。今天的晨光不太理想。大概七點半了,我們沒有太多收獲,繼續進行今天的計劃。計劃很容易,主要為了調整體力,適應環境。我們把車停在Curry Village, 走上了Mirror Lake 的 trail。顧名思義,清澈的湖水如同鏡麵,藍天樹林岩石青苔全被收集在湖水的表麵。我真怕大的聲音和呼吸激起水的波紋,破壞了這樣的圖畫。再多再美的詞句都無法替代眼前的景色。

A tree with a mountain in the background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4

A tree with a mountain in the background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5

A lake surrounded by snow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6

A close up of a wooded area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7

我們從鏡湖走到 Ahwahnee Hotel, 10:30, 早餐吃的比較早,加之天冷,又一直在走路,肚子真的餓了。Hotel的中餐要等11:30才開始。我躺在休息大廳的沙發上很快的就睡著了,顯然時差還在發酵。快11:30的時候,阿瑟從外麵轉回來了,我也醒了過來。這時候等待午餐的隊伍已經排起來了。輪到我們的時候被告知要等一個半小時。這太難了!我們決定到對麵的酒吧吃簡餐。其實並不是簡餐,很heavy,很飽。飯後,外麵的陽光很強,難拍照。我們把車開到太陽底下又睡了一會。然後去了Yosemite Lower Fall, 遊客非常多。大概是路容易走的緣故,大人小孩,嘈嘈雜雜。我們轉身又去了 Ansel Adams 畫廊。Ansel Adams 是美國很著名的風景攝影師。他的主要作品大部分是在 Yosemite拍的。他讓很多人拿著他的攝影作品去遊說政府,建立國家公園,保護自然環境。可以說這是他對這個國家的最大的貢獻。

大約下午3:30之後,光線變得非常好,我們照了half dome和El Capitan, 非常過癮。《Free Solo》就是拍的徒手攀爬 El Capitan 的過程。

A sign on the side of a mountain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ure 8

5:30我們開車到家,天已經都黑了。今天走了兩萬步,將近9英裏。

 

Yosemite 第三天

半夜一點醒了,還是時差搗亂。先看手機,昨晚入睡前在朋友圈發的第二天行程的日記並沒有發出去。再發一次。收到了許多朋友的新年祝福。段子手們在這個階段最愛發揮。2019年尾最常見的是跨入2020。還配了山崖跨躍圖。一個小女生在朋友圈說:大長腿才叫跨年,小短腿那叫蹦年。我忍俊不禁。兩年前她還是個一本正經非常嚴肅的小女孩。我不知道這段子是不是她的獨創。

今天的天氣預報與昨天最大的差別在於霧霾。今天的空氣質量指數 147。昨天我們倆人還在感歎空氣清新,自然宜人。Yosemite 國家公園位於山穀之中。昨天公國裏有幾處人為控製的焚燒,藍煙滾滾。可能夜晚風力不足,今天形成了霧霾。好在我們今天的計劃是往高處走。

我們七點開始登山。整個的 John Muir Trail山徑上隻有我們兩個人。山中的水聲一路相隨,沒有潺潺的柔軟,卻是轟隆轟隆,猶如火車雷電,帶出了勢不可擋的宣言。我們的新年就這樣開始了。山徑蛇形向上,我呼哧帶喘,遇到捷徑就想先登。一塊路牌,阿瑟叫我:Read it, read it。 好吧,我讀了如下簡語:

Trail shortcuts

Please stay on established trails.

People who take shortcuts trampled plant, dislodge rocks that can fall on other hikers, and destroy the homes of numerous homes of small creatures. They steep, eroded gullies that results require expensive repairs.

Okay, 我受教了。我們一直向上走,第一個目標是Verbal Fall。沒到,山路封了。轉彎, 繼續向Nevada Fall 行進。Nevada 在西班牙語中意味著 snowy。據說聖誕節這裏下了大雪。山路上又是雪又是冰。我們倆都套上了冰爪。快到達的時候山路又封了。下山途中遇到了剛剛開始登山的遊客。一位年輕女子向阿瑟問路。英語結結巴巴。阿瑟幹脆用中文給她說明白了。她表現很得體,“噢,你能講中文啊。” 她指著地圖說“我一定要玩這些點。” 阿瑟不理會,轉身繼續下山。他告訴我她這一身穿扮加之臉上妝色,一看就是中國遊客。

從山上下來已經十一點多了。吃完午餐,把車開到太陽底下,我們睡了一會兒。大約下午兩點,光線開始變得柔和。我們開車去Yosemite Tunnel停車場,準備上artist point。中途經過一個小水塘,遠看景色十分誘人。阿瑟停車,抓上相機直接往下走。下坡是鵝卵石的小坡,比較陡,而且上麵有冰霜。我不敢邁步,三番五次地想作罷。可是看到水中的倒影,真舍不得。最後我顧不上風度,坐在石坡上一下一下地挪到了下邊。我的照片讓我覺得一切都非常值得。

A flock of birds standing on top of a mountain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9

途中,我們遠見了Bridalveil Fall。飛濺的水花如同新娘的頭紗。這名字實在太形象了: 浪漫與無可預知的結局。

A large waterfall in a fores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0

停好車,我們開始上山,計劃上到 artist point。這裏不是公園標注的trail,沒有路標。我們向正在下山的一家4口人打聽上去的路程。禿頂的老先生馬上說如何走,旁邊的女孩子又很快地告訴他不對,老頭說 Ooh, 很快閃到一邊。這時跟在後邊的男孩子走上前來仔細告訴我們路程。他們都帶著British 口音。末了,最後邊的母親還告訴我們上邊的view 非常棒。按照他們的講法,我們很快上到了一片很小的開闊地,正對著El Capitan 和 half dome 的峽穀。天氣真給力,此時彩虹恰恰在half dome的曲線上端。一下子就讓我們明白了north face商標設計的靈感。為了照片的完美,我一下子坐在了岩山腳下。拍完照片才覺得褲子濕了。再一看,我正坐在了山水滴落的溝裏,後背也都濕了。好在照片補嚐了這些。

A close up of a hillside next to a mountain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1

今天又是晚上五點半到家。途中晚霞很美。今天走9.5英裏,看上去和昨天差不多,其實比昨天強度大很多,因為一直在爬山。一天下來體力透支,雖然中午已經吃了大餐,我們決定晚上也要吃大餐,紅酒牛排炸薯條。

 

Yosemite 第四天

今天是我們行程的第四天。計劃是開車去 sequoia national park。從我們駐地單程需要三個小時。仍然是5:30出門。在路上走了不多久就開始大霧,能見度非常低,加上天黑,反正是玩,慢慢開唄。但是過鐵路的時候出現了狀況,前麵一部車撞上了火車。處理事故可能需要很多時間。我們隻能想辦法繞過那個倒黴圈。掉頭右轉又右轉,繞到了火車的尾端。又掉頭右轉又右轉,終於繞過去了。上了freeway,車多,互相借光,車速可以快點了。

長途開車的好處是我們可以聊很多事。平時雖然通電話,但沒有深聊。坐車聊可以catch up 很多。前幾天我被時差所擾,上車就犯困,記不住阿瑟都講了什麽。但是我記得他說Stanford 醫學院有一年三分之一的畢業生都沒做住院醫,他們選擇了別的職業生涯。能在困盹狀態下記住這件事,因為這件事實在令我震驚。醫生這一行確實辛苦,上完學,背了一屁股債,住院醫短則三年,長則六七年,這期間的收入基本維持正常生活,隻能還債務的利息。一群年輕人都夠聰明,可從事的職業很多,報酬也好得多。難怪那麽多醫學院的學生另辟新途。

在車上我也跟阿瑟談北京的親戚朋友和我在北京的教學。我跟他說我明知道自己自私,喜歡教好學生,可是又不能自拔。阿瑟說自私是社會階層形成的主要原因。我告訴他我的直覺有些家長隻想把教育的責任推給老師。阿瑟說很多老師都有這種體會。我們什麽話題都聊,甚至是他們城市的黑幫。他們的neighborhood 就是黑社會自治的,相當有效。

車進了公園,天已經亮了,盤山路很快把我們帶出了雲霧,俯瞰山間雲海,飄飄欲仙。

A tree with snow on the side of a mountain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2

 

我們的第一個目標是Congress trail,紅杉樹林, 海拔6000 feet。我一見那些紅杉就興奮不已。阿瑟中文詞窮,跟我說:你太慌了。我試圖向他解釋慌與興奮是兩個概念。他說反正是不鎮定。

 

我們決定走Congress trail。門衛是將軍,General Sherman, 他是世界上最大的樹,紅杉,年齡在2200至2300之間。繼續沿著國會路往進走,四周圍是三五成群的senators, 有總統樹,有house。我忙著照相和調整呼吸。呼吸不順一是因為地勢偏高,二是景色著實令人陶醉。事後看著這些照片回味,還真是一個又一個的故事。可惜當時急於攝入鏡頭,並沒有仔細推敲。

A bench next to a tree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3

 

A tree covered in snow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4

A person riding on top of a snow covered fores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5

A tree covered in snow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6

A tree covered in snow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7. McKinley 是第25任總統,他從蘇俄為美國買下了阿拉斯加。

 

A person is cross country skiing in the snow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8

 

中午1:30 我們在 Wuksachi Lodge 餐廳用了午餐,我覺得全身發冷,整個餐廳都在搖晃。阿瑟說是高反,有些脫水,勸我盡力補水。今天總共走了3.4英裏,但由於地勢高,體力消耗比頭兩天多,感覺真是精疲力盡。阿瑟看我的樣子,決定放棄原計劃的走Tokopah Trail, 直接沿General Hwy 開到 King Canyon 的 Giant Forest。那裏也有幾棵巨大的紅杉,我又舍不得挪步。阿瑟說要趁天黑前開出山路,我們四點開始返程,到家6:40。雖然又累又餓,但心滿意足。

當年尼克鬆總統送給中國一棵紅杉。我百度了一下這棵紅杉的現狀。它被種植在浙江,已經繁殖了很多。但看上去像變了種。也許是年頭不夠, 也許是因為沒有長在高山上,看不出它的粗獷的紅色和氣勢。

 

Yosemite 第五天

今天是我們行程的第五天。天氣預報與前兩天差不多。今天早晨5:45出門,氣溫似乎比昨天高了一兩度,車前視玻璃上的冰沒有那麽厚。

聊到父母管教孩子,阿瑟說他們醫院一個同事醫生訓練孩子獨立睡覺,一次成功。並不是僅僅因為醫生由小孩子的表現了解心理,更是因為醫生本人的心理堅強。那是她自己的孩子,她在隔壁聽孩子哭喊了一個半小時。分分秒秒她都想進去把孩子抱起來,孩子在裏麵哭,她守在門外掉眼淚,但是她忍住了。心硬不是個別人的特征,而是信念多麽堅定的體現。工作的性質,阿瑟跟很多家長打交道。有的家長對小孩子的成長完全沒有知識,醫生有責任教這樣的家長。阿瑟說最怕遇到有知識卻不負責任的家長。他們的不負責任是他們自己孩子的最直接的不幸,別人能做的非常有限。

一路順利,進了公園天已經亮了。我們先停了車,在Swinging Bridge 等待日出。那裏麵對著山頂的瀑布,山腰的瀑布,和山腳的瀑布。一個看上去很專業的攝影師已經等在那裏了。他說日出的光正好可以打到瀑布上。很不幸今天日出的時候一大片雲正好蓋住了對麵的山頂,顯然日光無法打到瀑布上了。那位攝影師收拾器械走了,我們當然也就走了。

今天走的山徑前一英裏升高1000 feet, 比較陡。我們走走停停,一會兒就汗流浹背了。一英裏之後,到了Columbia Rock時,光線已經非常好了。但是繼續往上的路封了,據說是因為雪多冰多不安全。許多人並不在意,繼續往前走。阿瑟說別管別人守不守規矩,我們必須守規矩。所以我們掉頭下山。

下山之後,我們又開車去了 Bridalveil fall 觀景台。因為這是很容易到達的觀景點,所以人特別多,很難盡興拍照。出來之後已經是中午了,我們去Yosemite Lodge 餐廳吃了午餐。之後把車停在太陽地兒睡了十幾分鍾。今天 去山頂的公路badger pass)沒有封,而且不用上防滑鏈。阿瑟決定開上去。一路上有許多停車觀景點,還經過火焚過的山頭。山頂上有一觀景台,遠視距離190英裏。這全歸功於環境汙染治理。治理的成績是平均每年能見度增加兩英裏。

A tree in a fores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19

 

下山之後,光線已經非常柔和了。阿瑟選中了一片濕地草原,上麵有木板鋪的觀光棧道。此時的光線真是天賜。像我這種技術不行設備也不行的,也出了許多非常棒的照片。

A tree in a forest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20

今天沿途阿瑟給我講明白了為什麽肥胖對身體有害。

今天總共走了6 miles, 升高比較多。體力適中。

 

Kings Canyon第六天

今天是我們行程的第六天。周末,Yosemite 一定遊客太多,我們不想湊熱鬧,決定開車去Kings Canyon National Park。

從我們駐地單程需要將近三個小時。仍然是5:30出門,無霧。一路非常順利,我們8:30就開始走 Buena Vista trail。Buena Vista 的英文翻譯是good view。顧名思義,沿途風光無限。意料之外的是整個trail都是白雪覆蓋。如果不是有先人雪靴踩出了路線,我們將是寸步難行。這是我憑生第一次走雪山,幸虧有冰爪相助。沿途有沒膝的雪溝,有難辨高低深淺的雪坡,還有清晰的熊掌印。雖然深一腳淺一腳,我卻一直禁不住的得意。整個雪途隻有我們倆人,腳下是皚皚白雪,周邊回響雪粒不情不願的吱吜聲,頭頂的藍天觸手可及,全身沐浴著冬日陽光。這裏海拔高度7600英尺,相當於2300多米。事先準備了高鹽的零食和高糖的  cock, 我一直不停地補充,加之刻意慢半拍的動作,所以體力還行。我們一直上到雪靴印的終點。由於不熟悉地形,我們不敢貿然向前,隻能原路返回。下到停車場已經10:00。今天出透了汗,吐盡了肺中前幾個月在京城積澱的塵霾,還賺足了可以用來吹牛的照片。

 

A person standing on a snow covered slope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21

A picture containing snow, outdoor, tree, skiing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22

公園管理員告訴我們北麵通到 Hume Lake 的路沒有封,而且今天不用防滑鏈。我們開車直奔 Hume Lake。沿途有幾處雪場,充滿了孩子們的歡叫。他們有的坐雪橇,有的堆雪人打雪仗,有的事先沒準備雪褲雪衣的孩子身上套著大垃圾袋,十分滑稽。Hume Lake 是早年為了運木材而人工修建的湖。冬季水少,湖底淤泥中有很多湖螺,湖心有一群潛水鴨。今天這裏8攝氏度,很暖和,湖麵的薄冰星羅棋布。

我們在 Grant Grove Lodge 餐廳吃了午飯,睡了二十分鍾午覺,然後開始走 North Grove Loop。啟程不久我發現丟了一隻冰爪。沿途找回去,沒找到。阿瑟讓我穿他的冰爪。我拒絕了。我失誤,沒道理讓他承擔後果。好在氣溫高,雪不滑反而粘。大概冰爪就是無意中被粘掉的。這幾天hiking冰爪確實功不可沒。出行前我準備了一雙鞋,比平常大一號,算計著可以穿兩雙襪子,還可以墊吸震厚鞋墊。沒錯,這些做到了。但絕對屬於犯傻。鞋的長度夠了,但厚度不夠,腳麵倍受擠壓,委屈的不得了。

 

A close up of a tree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Fig 23

今天一共走了六英裏,一直在海拔七千英尺以上的地方走,而且有爬高,對體力要求比較高,我都走下來了,不僅自己頗得意,兒子也誇我很棒。

我們去King’s Canyon 或 Sequoia 必須經過 Fresno,這是美國著名的農業區,空氣很差。每次經過我們都用車裏空氣的內循環。農作物用了太多的農藥化肥是空氣如此之糟的元凶。

昨晚回來之後先去還車鏈。這幾天沒雪,沒用鏈條,所以省去了清洗的麻煩。這個季節公園要求每部車都自備防滑鏈。然後我們在小鎮的steak house(Charles Street Dinnemariposa)吃了晚餐。到家後沒顧及發遊記就已經睡過去了。今天要飛回底特律了。我非常滿意這個假期,身體調整到了最好的狀態。兒子在醫學院的幾年培養了戶外活動的愛好。他工作很辛苦,他的假期幾乎都用於戶外爬山。他告訴我他的同事們身體出各種狀況,但他身體一直很好。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看不到圖:) -樹枝兒- 給 樹枝兒 發送悄悄話 樹枝兒 的博客首頁 樹枝兒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1/15/2020 postreply 18:18:44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