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二十七:秋窗風雨夕

來源: 2019-10-29 19:36:58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5063 bytes)
本文內容已被 [ 樹枝兒 ] 在 2019-10-30 16:11:53 編輯過。如有問題,請報告版主或論壇管理刪除.

 

爸媽:

近年來,天氣越來越變化無常。今年夏天暴雨成災,水流成河。入秋卻不見一滴雨,草坪都幹得枯黃一片。今天倒痛痛快快下了一場雨。這場秋雨,從昨天夜裏開始,嘩嘩啦啦下了一夜。早上,雨勢越發大了,天地一片昏黃,我朦朦朧朧看了眼窗外,翻了個身,想窩在暖和的被子裏接著睡。偏又睡不著了,躺在床上,思緒亂飛,不知怎麽就想到了另一個秋夜:十五歲林黛玉的一個秋夜。索性翻身起來,翻開那一節再溫習一遍:

"這裏黛玉喝了兩口稀粥,仍歪在床上。不想日未落時,天就變了,淅淅瀝瀝,下起雨來。秋霖霢霢,陰晴不定。那天漸漸的黃昏時候了,且陰的沉黑,兼著那雨滴竹梢,更覺淒涼。知寶釵不能來了,便在燈下,隨便拿了一本書,卻是《樂府雜稿》,有《秋閨怨》《別離怨》等詞。黛玉不覺心有所感,不禁發於章句,遂成《代別離》一首,擬《春江花月夜》之格,乃名其詞為《秋窗風雨夕》。詞曰:

秋花慘澹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

已覺秋窗秋不盡,那堪風雨助淒涼!

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續。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挑淚燭。

淚燭搖搖爇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

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

連宵霢霢複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

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

不知風雨幾時休,已教淚灑窗紗濕。"

那時候,林黛玉失母喪父,久居賈府。雖說老太太疼愛,終究寄人籬下。她身體素來不好,一春一秋必犯舊疾,近日因老太太高興,多玩了幾次,多勞了神,又咳嗽起來,比往年更重些。所以總不出門,在房裏將養著。白日裏剛和寶釵交心,說了一席心腹之言。到了夜裏也是下起雨來,心有所感,遂成《秋窗風雨夕》。

筆罷詞成,趕巧寶玉冒雨來看她,身披蓑衣,頭戴鬥笠,腳踩木屐。倆人說了一會子話,寶玉怕太攪擾黛玉,遂告辭。臨行,黛玉回手把書架上的玻璃繡球燈拿下來給他,說:“這個又輕巧又亮,原是雨裏自己拿著的。你手裏拿著這個,豈不好?明兒再送來。”

那盞燈,在原著裏沒有了下文。可是,但凡看過八七版《紅樓夢》電視劇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道具。如果說寶玉挨打後送給黛玉的舊帕子是來自他的定情物,那麽,這盞燈則是來自黛玉的定情物,一直被他珍藏。到最後,大廈傾覆,眾鳥歸林,賈寶玉孤單單地懷抱那盞燈,路過小橋,見到了流落煙花的史湘雲,倆人抱頭痛哭。史湘雲說起林黛玉,哭道:“想再和她拌幾句嘴都不能夠了!”讓人潸然淚下。

那個秋夜,“黛玉自在枕上感念寶釵,一時又羨他有母有兄;一回又想寶玉與我素昔和睦,終有嫌疑。又聽見窗外竹梢蕉葉之上,雨聲淅瀝,清寒透幕,不覺又滴下淚來。直到四更,方漸漸的睡熟了。”我卻相反,唰唰的雨聲像催眠曲,不知不覺香夢沉酣。看來,我終究沒有多愁善感的小兒女情懷。當然。我的日子也比林黛玉實在安心得多就是了。:)

因為一場秋雨,隨便發發感慨。你們別笑話。

即此,晚安。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沒關係,我不笑話你 -色大膽小- 給 色大膽小 發送悄悄話 色大膽小 的博客首頁 色大膽小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30/2019 postreply 07:04:58

笑也沒關係。:) -樹枝兒- 給 樹枝兒 發送悄悄話 樹枝兒 的博客首頁 樹枝兒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10/30/2019 postreply 18:01:56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