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苦難當財富是最荒唐的理財攻略

來源: 2022-05-13 06:34:10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7548 bytes)

前幾天,蕭功秦先生發了一篇正能量的文章,充滿著樂觀主義精神,向讀者展示了一種情懷:不論環境多麽黑暗,隻要自己在心裏點燈,照樣通體透亮熠熠生輝。這是“與黑暗和解”的2.0版,蕭先生也被坊間尊為“男版陳果”。


樂觀與悲觀,是個人自己的主觀情緒,沒有統一標準,“眾人皆悲我獨樂”隻是蕭先生獨特的情緒結構與眾不同而已,別人無從體會也不能指責。有人對入戶消殺深惡痛絕,不惜拚死抗爭。蕭先生若興高采烈開門揖盜,是他的權利。但蕭先生不好勸別人樂觀,就像別人也無權讓蕭先生悲觀一樣。別人看到上海空曠的街道,回憶起往日的繁華及未來民眾的生計,不禁悲從中來。但這不妨礙蕭先生“這種出奇的寧靜,倒還別有一番趣味”的審美價值觀。世界的悲喜本就不相通的。

但是,蕭先生對苦難的讚美與眷戀,把苦難當成一種財富的貪婪心理,很像他念茲在茲的“民族劣根性”,而且還是最低劣的那種。

“國民性”“民族劣根性”是已被正經學人拋棄的假概念,偶爾被人用於文學修辭,蕭先生還時常用“劣根性”“惡根性”來立論,說明其學術旨趣很單純吧。但摟著苦難當財富,確實反映了某種國產思維的低級性,這是讓最吝嗇的守財奴也望塵莫及的“理財攻略”。

蕭先生把苦難說得很凡爾賽:
古人說,“艱難困苦,玉汝於成”。社會困局中的經驗與教訓也是一個民族的財富,然而必須通過深刻的反思,才能轉化為民族的經驗資源。

如果以“艱難困苦”的多寡來衡量財富,我們差不多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族群了,是“經驗資源”最豐富的地角。積攢了最多苦難財富,擁有最多經驗教訓資源,想低調都難啊!

比難度的競技項目是對體能和技巧極限的突破,我們不是跟人比動作的高難度,而是比克服了對別人來說不存在的困難——咱是瘸著一條腿跟正常人比賽自由體操的,有自己獨特的難度係數。智商優異者取得奧數賽冠軍不奇怪,若智障經過拚搏克服了智力困難,取得了奧數賽名次才是大贏家。賈寶玉進士題名不如薛蟠考中秀才更勵誌,憑“呆霸王”的底子,能考中秀才得吃多少苦受多少罪呀!得克服多少對寶玉不存在的困難!如蕭先生強調的“艱難困苦,玉汝於成”。

前蘇聯有個笑話,美國人問蘇聯人:你們製度的優越性體現在哪裏?蘇聯人回答:我們的優越性就體現在要克服別的製度裏沒有的困難……

蘇聯人暴殄天物了,他們不懂需要克服的獨有的艱難困苦正是他們比別的製度多出來的財富,若以苦難來當財富比,他們應該是大富翁。我們才最會積攢這種苦難財富,一直穩居世界首富的位置。

貨幣有銀根,濫印紙錢不是財富,收集苦難當財富就是濫發紙錢,是拿冥幣當真錢用,把活人當死鬼糊弄。把苦難當財富,也就是冥幣發行的“苦根”,在中土還真源遠流長。兩千多年前的孟子就把苦難作為上天分配任務的考核指標:“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問題是,受苦人群中能接到“大任”的概率有多大?沒有證據表明比安逸群體裏受大任的概率更高。那些不想接大任和能力不配接大任者,也跟著“大任者”陪跑,白受了苦難,算什麽事呢?

“受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這是值得羨慕的事兒,因為大多數人“受了苦中苦,還是人下人”。成了“人上人”,苦難可以當財富,把受的苦兌換成樂,可以作威作福了。受苦人上位後,把苦難兌換成財富的吃相有點嚇人,相當於拿冥幣當彩禮娶活媳婦,社會要為他的苦難多支付一份勒索,這種苦難是額外的代價和成本。

一些搞曆史研究的出不了成果,覺著是受苦程度不夠,天不降大任給他,一急之下想受司馬遷的腐刑之苦,自宮淨身等“天降大任”。曆史上被淨身和自淨身的很多,史家隻有一個司馬遷,其他都分流考幹進宮了。其實,趙高、高力士、魏忠賢才最有資格吟哦“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

蕭先生是研究曆史的,學術成果不好評價,感覺人倒是很方正的。他是把苦難當民族的財富,當社會的公產,倒沒有私賣苦難貪汙公款的問題,不會獨吞“苦中苦”,而是讓大家同吃“苦中苦”,成為全球的“人上人”。

蕭先生驕傲地宣稱他的座右銘:"我每天總是在高高的垃圾堆上,看到美麗的太陽升起",並指認這是艱難歲月中的浪漫和瀟灑。蕭先生的浪漫情懷讓人怦然心動,但能站位在“高高的垃圾堆上”,還不夠太艱難嘛,若埋在垃圾裏,陰雨綿綿沒有“美麗的太陽”可看,那時才是真浪漫呢!艱難程度應該與浪漫深度成正比吧?這次蕭先生辦了出入證還有48小時核酸證明,能順利看了牙科門診,應該很羨慕那個因為沒有核酸證明而被拒診的老人吧?他比蕭先生艱難,所以也比蕭先生更浪漫哦。

蕭先生勸大家要忍耐,  做一個樂天知命的人。並舉了一個過去的例子:“我還記得十年動蕩中曾有一個不幸的受迫害者,因為對人生絕望而自殺了,而自殺後的第二天,他的落實政策的通知就發過來了。”其實,不用找這麽久遠的事例,這段時間上海就有很多具有哲理的事例:垂危病人沒有核酸檢測證明就不能做手術,等核酸檢測書送到時,病人已經死了。這位病人已經努力去“樂天知命”了,還是沒堅持等到核酸檢測單。那個“落實政策的通知”與核酸檢測單,哪個更殘忍,哪個更浪漫?哪個是自殺,哪個是他殺?

我們寧肯永遠當窮光蛋,也不想擁有蕭先生說的“苦難財富”。讓那些苦難製造者自己去當財主吧!希望他們是最吝嗇的守財奴,要捂緊苦難財富別外溢啊。

2022.5.13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苦難”留給你,“財富”歸於我 -華府采菊人- 給 華府采菊人 發送悄悄話 華府采菊人 的博客首頁 華府采菊人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5/13/2022 postreply 07:10:00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