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新娘”嫁24歲表叔反轉:女孩稱“我是被騙來的”(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我是被騙來的。”

(image) 初見父親張春銀時,芳芳有些緊張,隻是低頭抹著眼淚。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此時,距芳芳被困杭州,已有2個月了。

家住甘肅隴西縣柯寨鎮張家灣村的48歲農民張春銀,今年春節後偶爾從親戚口中得知,暫住前妻家,尚在念初三的16歲女兒芳芳,竟輟學跟親戚跑到杭州,與比自己大8歲的表叔李某明“成親”,並拍了婚紗照。3月16日,上遊新聞刊發

《16歲甘肅“新娘”嫁給了24歲表叔》

一文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芳芳告訴上遊新聞記者,這兩個月來,她想過打電話、逃跑、報警,可都失敗了,甚至全天24小時被關在出租屋裏。兩個月後,再次見到父親和老師,芳芳不停地用袖子抹著眼淚:“我願意回家,我想上學。”

芳芳表示她想考體育院校,因為這是她的夢想。

(image) 晾在陽台上的床單,成為尋找芳芳的關鍵線索。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一張學校宿舍床單打開尋人困局

3月18日,雨中的杭州陰冷潮濕,4名男子站在杭州市餘杭區水車河弄華苑公寓樓下,仔細觀察著每一扇窗戶。他們是:芳芳的班主任、叔叔、甘肅省隴西縣政府一名工作人員,以及芳芳的另一名親屬。

“這輛車是李某明姐姐的,他家應該就住在這裏。”芳芳的叔叔張先生指著一輛甘肅牌照的白色轎車對記者說,18日淩晨4點,隴西方麵工作人員到達杭州後與當地警方取得了聯係。警方一直在調查李某明姐姐的信息,希望通過其姐找到芳芳。

上午9點左右,芳芳班主任馬老師突然指著公寓一單元3樓一扇窗戶說:“這個床單好像是我們學校宿舍的,那雙紅色的鞋子,芳芳好像穿過。”此時,該住宅正好有人打開窗戶,向外看了一眼便拉上窗簾。

當上遊新聞記者與張先生趕到該住戶家門口,多次敲門始終無人應答。

“孩子會不會被轉移了?”“是不是找錯了?”“能不能通知警方來試試?”參與尋找芳芳的現場眾人,有疑慮也有希望。

據該公寓物業及房屋中介人員介紹,3樓目標住戶確是甘肅人,且已在這裏居住了很長時間。隨後當地警方確認,該出租屋的住戶,確係李某明一家。

上午11點10分左右,在兩地警方的配合下,芳芳被成功帶離出租屋。同時被帶走的,還有李某明、李某明的媽媽王某和李某明的大姐。

(image) 芳芳終於回到父親身邊,父女倆談起了回家後的生活。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對話女孩:每天都不讓我出門

初到杭州市餘杭區臨平派出所,芳芳有些緊張。看到父親張春銀時,芳芳躲進李某明大姐的懷裏不停地哭泣。

張春銀無奈地看著女兒,默默歎氣,站在派出所門前一根接一根地抽煙。“我想帶她回去,我想讓她上學。”張春銀對上遊新聞記者說。

為了接女兒回家,3月16日下午,張春銀坐上了到杭州的火車。30個小時的車程,張春銀很少說話。他一直想不通,自己疼愛的女兒為何會對他有那麽深的怨恨。直到看到女兒平安,張春銀的臉上才有了笑意。“我擔心她不願意跟我回家。”張春銀語氣裏透著無奈。

下午1點左右,芳芳第一個走出調解室。

“我是被騙來的。”芳芳說的第一句話,就讓張春銀、馬老師和現場每位參與尋找芳芳的人大吃一驚。

“我剛才害怕,不敢說。”芳芳終於說出了實情。以下是上遊新聞記者與芳芳的對話:

上遊新聞:你是什麽時候被帶到杭州的?誰帶你來的?

芳芳:臘月十八(2019年1月23日)就來了。他(李某明)媽媽去和我媽媽說(結婚這事),我媽媽不同意,他媽媽就從我舅舅家把我帶走了。當時我不知道要去哪兒,就被帶上了車。

上遊新聞:王某當時是怎麽勸說你的?沒有身份證怎麽能到杭州?

芳芳:她說他兒子特別優秀,哪樣都好,誰嫁給他誰就享福。我沒有身份證,是她找別人的身份證,給我買的票。

上遊新聞:在車上有沒有想過跑?到了杭州都做了什麽?

芳芳:我在車上都被嚇傻了。到了杭州什麽都不讓我做,他說以後也不讓我幹活。

上遊新聞:有沒有想家?有沒有和家裏聯係過?

芳芳:他們每天都不讓我出門,隻是偶爾我睡起來家裏沒人,才出去找他們吃飯。有一次他們不讓我出門,我給我媽打電話,他們還摔了我的手機,不讓我和家裏人聯係。我特別想家,也想報警,可他媽媽看我看得很緊,我沒機會打。後來他也不上班了,就在家看著我。

上遊新聞:他們有沒有看到關於你與李某明拍婚紗照的新聞?知不知道隴西有人過來?

芳芳:他們看到新聞了。今天上午就看到有人來了,但是他們不讓我下來,還不開門。

上遊新聞:為何上次記者電話采訪你,你說與李某明在一起,是自願的?

芳芳:之前說是自願行為,是因為我被看的緊,有些害怕。對記者說的有些話,還是李某明三姐讓我這樣說的。

(image) 芳芳與親屬溝通時,李某明母親(右一)一直站在身後緊盯著芳芳。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在得知父親和老師乘坐30個小時的火車,專程趕到杭州接她回家,芳芳稱自己不懂事,有些愧疚。

在與芳芳交談過程中,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李某明的媽媽王某,一直跟隨在芳芳身後,不時對芳芳低語。芳芳說:“就是她每天看著我,不讓我出門的。”

隨行的一名芳芳親屬悄悄告訴記者,據她了解,芳芳已經兩個月沒有正常來月經了。

(image) 提到與芳芳的事,李某明一直低著頭,不願說話。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我想上學,要考體育院校”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雙方在派出所的筆錄調查持續了近6小時。期間,李某明多次試圖接近芳芳,但卻欲言又止。

李某明對上遊新聞記者說:“我是她過來後,才知道她未成年。我倆挺合適的,我很喜歡她。”但說起接下來該怎麽辦時,李某明雙手捂臉,低下了頭,隻剩下一聲聲歎息。李某明的媽媽則表示:“隻能讓她先回去。”

(image) 芳芳將李某明贈送的金項鏈,還給李某明母親。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警方訊問筆錄結束後,芳芳將此前李某明送他的金項鏈送還到李某明媽媽手中。記者看到,李某明媽媽眼神空洞,而芳芳卻鬆了一口氣。

此後,李某明媽媽多次表示要和芳芳單獨說幾句,遭到了芳芳家屬的拒絕。

“我願意回家,我想回去上學,而且我一直想考體育院校,這是我的夢想。”

多方勸導後,芳芳的話,終於讓張春銀鬆了一口氣,芳芳變回了原來活潑的模樣。

(image) 芳芳做筆錄時,張春銀一直站在門口,希望能了解女兒的情況。攝影/上遊新聞記者 時婷婷

“有時間到隴西來玩哈。”芳芳邊翻譯著父親說的甘肅當地方言,調皮地對記者眨眼睛。她告訴記者,她想去北京,還想去大城市看看。

但上遊新聞記者發現,芳芳總是不經意間,會將眼光投向李某明一家人。

“他們會被警方處理嗎?”采訪中,芳芳悄悄問記者。

“你想他們被處理嗎?”芳芳想了一會說:“不吧,都還是親戚。”說這話時,芳芳眼神裏明顯有些擔憂。

芳芳父女明天回甘肅老家

上遊新聞記者了解到,3月19日早晨,芳芳和張春銀父女,將在隴西縣政府、婦聯、芳芳班主任及警方的陪同下返回隴西。當地教育局將根據芳芳的具體情況,為其安排複學事宜。

“希望芳芳能記住這次教訓,理解家人的苦心;也希望一切能盡快歸於平靜,讓芳芳重新回到校園,忘了這段難過的經曆。”看著芳芳的背影,芳芳的叔叔張先生說。

目前,對於李某明及其母親是否存在違法行為,警方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律師說法

男方涉嫌非法拘禁罪,是否涉嫌強奸需警方調查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張新年律師認為,根據芳芳的供述,由於李某明媽媽並沒有將芳芳以出賣為目的,且芳芳已滿16周歲,所以即使李某明媽媽在芳芳媽媽已經明確表示反對的情況下,以引誘、欺騙等方式將芳芳帶回杭州,其行為仍然不構成拐騙兒童罪或拐賣婦女兒童罪。但李某明及其母親,對芳芳采取了限製活動範圍、摔手機、阻止報警等方式以切斷其與外界聯係,實質性地限製了芳芳的人身自由,該行為已經涉嫌觸犯非法拘禁罪、故意毀壞財物罪。

張新年律師還指出,當得知民警前來調查時,李某明及其母親雖沒有以暴力、或以暴力方式相威脅進行阻撓,但其拒不開門故意阻止民警執行公務的行為,也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五十條的規定,應當承擔相應的行政責任。

張新年律師強調,雖然芳芳未談及是否存在被強奸的情節,但鑒於目前芳芳的現狀,並不能排除其因被欺騙、威脅而與李某明“非自願”發生性關係的情況,但是否存在強奸事實,還需繼續等待公安機關的調查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