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拒絕衰敗之地 西方的誤判與中共的冒險(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即使是那些參與了中國太空項目的人也感受到了過去的力量。在一場中共黨史遊覽中,這些航空航天從業人員穿著長征風格的製服。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西方曾認為中國將在經濟繁榮的助推下實現民主,否則會因威權主義的重壓而陷入動蕩。但中共在擁抱改革的同時摒棄民主,開放與壓製並進,實現了驚人的轉型

在毛澤東去世後的彷徨歲月裏,中國還遠未成為一個龐大的工業國家,中國共產黨也還沒有開始一場節節推進並重塑了世界的成功,一群經濟學子來到一處離上海不太遠的山中療養地會麵。這些年輕的學者在莫幹山的竹林裏思考了一個緊迫的問題:中國怎樣才能趕上西方?


那是1984年的秋天,在世界的另一麵,羅納德·裏根(Ronald Reagan)正在做出“黎明重現美利堅”的承諾。那個時候,中國剛從幾十年的政治和經濟動蕩中複蘇。雖然農村的情況已經有了點起色,但仍有四分之三以上的人口生活在極端貧困之中。那時候,每個人在哪裏工作,每個工廠生產什麽東西,每件東西賣多少錢,都由政府決定。

中青年經濟科學工作者學術討論會上的學生和研究者希望釋放市場的力量,但他們擔心這會使經濟崩潰,驚動控製經濟的黨內官僚和理論家們。

一天深夜,他們達成了一項共識:工廠應該完成國家的生產指標,但對它們生產的任何超出指標的產品可以自行決定銷售價格。這個削弱計劃經濟的提議聰明且暗藏鋒芒,引起了在座的一位沒有經濟學背景的黨內年輕官員的興趣。“他們都在討論這些問題、概念,我根本沒發言,”現年76歲、已經退休的徐景安回憶道,“我在考慮,怎麽把它有操作性?”



中國經濟以如此之快的速度發展了如此之長的時間,以至於人們很容易忘記,中國成為全球經濟強國的轉型,曾經看上去那麽遙不可及,這其中又有多少次騰躍是臨時起意的、孤注一擲的想法。徐景安在那個山中的僻靜之所得到的提案,很快被作為政府政策采納了,在中國的驚人轉型過程中,那是初期的關鍵性一步。

現在,中國在很多數字上居世界之首:房產主、互聯網用戶、大學畢業生,以及(按某種算法)億萬富翁。極端貧困人口已經下降到1%以下。這個與世隔絕、貧困落後的國家,已逐漸發展為蘇聯解體以來美國最重要的競爭對手。



一場劃時代的競爭已經開始。隨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海外推動更加自信的議程,在國內收緊控製,特朗普政府發起了一場貿易戰,並在為可能發展成一場新冷戰的局勢做準備。然而在如今的北京,想得更多的已經不是如何趕上西方,而是如何超過——以及如何在一個與美國對抗的新時代做到這一點。

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挑戰一個已經確立的大國,這是曆史學家很熟悉的模式,同時它還有一種熟悉的複雜性:幾十年來,美國一直支持和協助中國的崛起,與它的領導人和人民一起建立了世界上最重要的經濟夥伴關係,這種關係給兩國都帶去了提升。

這期間曆任的八位美國總統都假定或希望,中國最終會按照所謂現代化的既定規則行事:繁榮將推動民眾對政治自由的訴求,從而將中國帶入民主國家的行列。否則,中國的經濟會在威權主義統治和官僚腐敗的重壓下陷入動蕩。

但這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相反,中國的共產黨領導人一次又一次讓人們的預期落空。他們接受了資本主義,盡管他們繼續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用鎮壓來維持權力,但卻沒有扼殺創業精神或創新。周圍都是敵人和對手,他們卻避免了戰爭,隻有一次短暫的例外,盡管他們在國內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他們領導下的經濟持續增長了40年,而且常常用的是教科書上說會失敗的政策。

今年9月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裏程碑:共和國持續的時間已經超過了蘇聯。幾天後,中國慶祝了創紀錄的69年共產黨統治。而且,中國前進的步伐也許才剛剛開始,這個新超級大國不僅要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而且很快將是遙遙領先的最大經濟體。

世界曾認為它可以改變中國,很多方麵的確改變了。但中國的成功如此之驚人,以至於中國也常常在改變世界,並改變美國人對世界如何運轉的認知。

至於中國領導人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不存在簡單的解釋。他們有遠見和運氣,有技巧和強烈的決心,但也許最重要的是恐懼——毛澤東的接班人有一種他們從未擺脫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在天安門屠殺事件和蘇聯解體後加劇了。

就在他們努力忘卻毛澤東統治下的災難的時候,中國共產黨人研究了莫斯科的昔日意識形態盟友的命運,並對此念念不忘,他們決心從其錯誤中吸取教訓。教訓有兩個:共產黨要存在下去必須擁抱“改革”,但“改革”決不能包括民主化。

從那時起,中國一直行走在兩種對立的衝動之間,在開放與壓製、嚐試變化與抵製變化之間往複,觸礁的恐懼讓他們總是在任何一個方向上走得太遠之前退卻。

許多人說過共產黨會失敗的話,他們認為,開放與壓製之間的張力太大,像中國這樣大的國家承受不了。但這也許正是中國經濟騰飛的原因。

中國能否在美國試圖阻止它的情況下繼續這樣做下去,就完全是另一個問題了。

機關人員變成資本家

參加莫幹山會議的所有人都不可能預見到中國未來的騰飛,更不用說預測他們將在未來的繁榮中所起的作用了。他們是在一個動蕩不安的時代長大的,幾乎與世界其他地方完全隔絕,對所麵臨的挑戰沒有什麽準備。中共要想成功,就必須重塑自己的意識形態,並為實現目標重新安排黨內最優秀和最聰明的人才。

以徐景安為例,他在毛澤東充滿暴力的文化大革命爆發的前夕從新聞專業畢業。數百萬人在文革期間遭到清洗、迫害和殘殺。文革期間,他在一所“幹部學校”從事體力勞動,還在部隊裏教授馬克思主義。毛澤東去世後,他被分配到一個國家智庫,委派給他的工作是修複經濟。他的第一個任務是研究如何賦予工廠更多的決策權,而他對這個課題幾乎一無所知。

然而,這讓他以一名經濟政策製定者的身份走上了輝煌的職業生涯,他參與了深圳的中國首個股票市場的創辦。參加莫幹山會議的其他年輕人包括後來擔任了15年中國央行行長的周小川;曾負責中國主權財富基金的運作、最近才從財政部長的職位上退下來的樓繼偉;然後就是一個名叫王岐山的農業政策專家,此人後來的飛黃騰達,高過其他任何一位與會者。

王岐山曾主管中國首家投資銀行,幫助中國度過了亞洲金融危機。擔任北京市長期間,他控製住了非典(SARS)的爆發——他之前的領導人曾試圖掩蓋疫情,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並主辦了2008年奧運會。後來,他主持了近年來的一場幹係重大的反腐敗運動。現在他是中國國家副主席,權力僅次於黨的領導人習近平。

這些從莫幹山上下來的人的職業生涯,突顯了中國成功的一個重要方麵:中國把政府的機關人員變成了資本家。

那些曾經是經濟增長障礙的官僚們成了經濟增長的引擎。曾致力於階級鬥爭和價格控製的官員們開始追逐投資,推動私營企業的發展。如今,中國每個地區、城市或省份的領導人每天都在像嚴朝君今年9月在一個商業論壇上所做的那樣,努力把企業吸引到當地來。

“三亞,”嚴朝君說,必須要“當好企業的管家、保姆、司機與保潔員,歡迎外資企業到三亞投資興業”。

這是一次非同凡響的再造,蘇聯人沒能做到這點。中國和蘇聯都有過龐大的斯大林主義官僚體係,遏製了經濟增長,體係中的官員掌握不受約束的權力,以此來抵製威脅他們的特權的變革。

蘇聯最後一位領導人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曾試圖通過開放政治體製來打破這些官僚對經濟的控製。幾十年後,中國的官員們仍在課堂上學習,為什麽那是一個錯誤。中共甚至在2006年製作了一部關於這個題材的係列紀錄片,製成保密的DVD分發給各級官員觀看。

中共不敢在政治上開放,但又不願停滯不前,所以走了另一條道路。他們循序漸進地行動,以莫幹山的妥協模式為樣本,在不觸碰計劃經濟的同時,讓市場經濟蓬勃發展,最終超越計劃經濟。


曾經是一個貧窮、閉塞之地的中國如今是美國最大的對手。曾經的河邊小城武漢也迅速發展為擁有1000萬人以上的都市。



中共領導人稱這種漸進的、實驗性的方法為“摸著石頭過河”。這些方法包括,在保持土地的國家所有權的同時,允許農民種植出售自己的作物;在“經濟特區”取消投資限製,但在中國其他地區保留這些限製;或者用一開始隻出售國有企業少數股權的方式引入私有化。

“有抵抗的,”徐景安說。“滿足改革派和反對派本身的就是一門藝術。”

美國經濟學家曾對此持懷疑態度。他們給出理由說,市場力量需要迅速引入,否則官僚機構會行動起來,阻止必要的變革。諾貝爾獎得主米爾頓·弗裏德曼(Milton Friedman)在1988年訪問中國之後說,中共的策略是在“鼓勵腐敗和低效”。

但是,中國在對抗官僚阻力上有一個奇怪的優勢。中國的長期經濟繁榮是在其曆史上最黑暗的一章——文化大革命之後發生的,文革摧毀了中共機構,使其陷入混亂。實際上,無度的專製幫毛的最終繼任者鄧小平鋪設了道路,讓他得以帶領中共走向大舉開放的方向。

這包括把幾代年輕的黨政官員派到美國和其他地方學習現代經濟的運作。他們有的進入大學讀書,有的找到了工作,有的進行了短暫的“學習考察”。這些人回國後得到黨的提拔,被安排其他人向他們學習。

與此同時,中共在教育方麵進行投資,擴大了中小學和大學的入學機會,幾乎徹底消除了文盲。許多批評人士聚焦的是中國教育體係的弱點——強調考試和死記硬背,政治上的限製,對農村學生的歧視等等。但如今,中國大陸每年培養的理工科畢業生人數超過了美國、日本、韓國和台灣的總和。

在上海等城市,中國學生的表現超過了世界各地的同齡人。但對許多父母來說,這還不夠。由於新近得到的財富,以及視教育為向上流動重要途徑的傳統,再加上國家舉辦的高考異常激烈,絕大多數學生還報名參加課外的私人輔導班,據一項研究,這方麵的支出每年在1250億美元以上,差不多是政府軍費開支的一半。

中共轉變的另一個原因在於官僚機製本身。分析人士有時說,中國在抵製政治改革的同時,接受了經濟改革。但實際上,毛澤東逝世後共產黨做了一些改變,這其中雖然不包括自由選舉或獨立法院,但仍然意義重大。

比如,中共引入了任期限製和強製退休年齡,這有利於淘汰不稱職的官員。此外,中共改變了用於評估地方領導人升職和獎勵的內部打分方法,幾乎完全依據具體的經濟目標。

這些看似微小的調整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給政治體係注入了一定程度的責任感和競爭,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政治學家洪源遠(Yuen Yuen Ang)說。“中國創造了一個獨特的雜交體,”她說,“一個有民主特色的獨裁政體。”

隨著經濟的繁榮,官員們看到了經濟增長帶來的其他好處——飆升的稅收、以及讓朋友、親戚和自己富裕起來的機會。一大批官員放棄了政府職位,轉而經商。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的權貴階層積累了大量的財富,這促使中共更堅定地支持將其曾經控製的大部分經濟私有化。

一名高級官員在去年的一個講話中說,私營部門現在的生產總值占全國生產總值的60%以上,提供了80%的城鎮就業,創造了90%的新就業崗位。官僚們一般不加幹預。

“我幾乎一年都不會跟他們在一起,”中國東部的床墊製造商Mlily夢百合的董事長兼創始人倪張根說。“我在創造就業,我在創造稅收。你為什麽要打擾我做這個事呢?”

近年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試圖在私營企業中維護黨的權威。他還用補貼來扶持國有企業,同時對外國的競爭保留著壁壘。他公開支持要求美國公司用交出技術來換取市場準入的做法。

他這樣做是在押注,中國的政府已經發生了如此之大的變化,政府應該在經濟中發揮主導作用——可以創建和經營與美國爭奪未來高技術產業控製權、並能取勝的“國家捍衛者”。但他也引起了華盛頓的反彈。

“開放”

今年12月,中共將慶祝改變了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實施40周年。高奏凱歌的宣傳已經開始,習近平把自己擺在最顯眼的位置,仿佛要替國家繞場一周慶祝勝利。

習近平是自鄧小平以來中共最有權勢的領導人,也是一位曾在鄧小平手下工作的中共高官的兒子,但是,就在依靠鄧小平遺產加持的同時,他也存在一個重要的不同:鄧小平曾鼓勵中共從海外尋求幫助和專業知識,但習近平則宣揚自力更生,還提出要警惕“外國敵對勢力”的威脅。

換句話說,他似乎不太需要鄧小平口號中的“開放”部分。

中共在追求經濟增長的過程中冒了許多風險,其中最大的一個也許是允許外國投資、外國貿易和外國思想進入中國。對於一個曾經像今天的朝鮮一樣孤立的國家來說,這是一筆巨大的賭注,而得到的回報也是巨大的:中國利用了席卷世界的全球化浪潮,以世界工廠的身份崛起。中國對互聯網的有限製的接受,幫助其占據了技術領域的領先地位。外國人的建議幫助中國改組了銀行,建立了一個法律製度,創造了現代化企業。

如今的中國傾向於另一種敘事,把經濟繁榮描述為“中國的土壤孕育”,主要是中國領導人的功勞。但這掩蓋了中國崛起過程中極具諷刺意味的一點——沒有昔日敵人的協助,中國的崛起是不可能的。


習近平主席沒有表現出要放棄他口中的“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的跡象。圖為世界第二高的建築上海中心大廈的觀景台。




經常在中共宣傳中被詆毀的美國和日本,早已成為中國的主要貿易夥伴,一直是援助、投資和專業技能的重要來源。不過,真正徹底改變事態發展的是像林泉源這樣的人,他是一名1988年首次來中國大陸的工廠經理。

林泉源在台灣出生長大。共產革命在大陸成功後,在中國內戰中失敗的人逃到了這個自治的島嶼。他上小學時接受的教育是,中國大陸是敵人。

但是,20世紀80年代末,他在台灣中部經營的運動鞋工廠在招工上遇到了困難,工廠最大的客戶耐克(Nike)建議將部分生產轉移到中國大陸去。林先生壓抑著對大陸的恐懼前往那裏。他看到的情況令他吃驚:勞動力龐大且態度積極,官員們對資本和技術如此之渴望,以至於他們讓他免費使用一家國營工廠的廠房,並給予五年稅收減免。

在接下來的十年裏,林先生奔走於中國南方各地,一去就是幾個月,隻是在短暫的假期才回家看看妻子和孩子。他開辦運營了五家運動鞋工廠,其中包括耐克(Nike)在中國的最大供應商。

“中國當時政策厲害,”他回憶道。“它把大陸當成一個海綿,它就可以吸任何方麵的水跟資金,把技術都引進來。”

來自香港、台灣、新加坡等地華人社區的大量投資湧入中國,林泉源隻是這股大潮中的一份子。這些投資讓中國比其他發展中國家有了更多的優勢。一些經濟學家認為,如果沒有這些海外華人,中國大陸的轉型可能會停滯在印度尼西亞或墨西哥等國的水平。

時機對中國大陸來說正合適。對外開放之際,台灣正在不滿足於其在全球製造業供應鏈上的地位。讓中國大陸受益的不僅是台灣的投資,也包括台灣的管理經驗、技術,以及台灣在世界各地的客戶。實際上,是台灣全力啟動了中國大陸的資本主義,並將其融入了全球經濟。

沒過多久,台灣政府開始擔心過於依賴自己曾經的敵人,並開始試圖將投資轉移到其他地方。但中國大陸太便宜、距離太近,而且因為有著共同的語言和傳統,太過熟悉了。林先生曾試圖在泰國、越南和印尼開設工廠,但他總是回到大陸。

現在,台灣發現自己越來越依賴於不僅更強大、而且更努力推動統一的中國大陸,台灣的未來令人難以預測。

台灣的困境在世界各地引起共鳴,很多國家在反思,自己是不是不應急於用貿易和投資拉近與北京的距離。

這種後悔在美國可能最為強烈。在同意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美國成了中國最大的客戶,從中國的低價產品中獲益,現在則在指責中國大規模竊取美國技術——一名政府官員稱之為“曆史上最大的財富轉移”。

華盛頓的許多人曾預測,貿易將帶來政治變革。的確會這樣,但不是在中國。“開放”最終加強而不是削弱了黨對權力的控製。但是,中國作為出口大國的崛起所帶來的衝擊,在世界各地的工業城鎮都有感受。

經濟學家說,在美國,這種衝擊的結果是至少200萬個工作崗位消失了,許多消失的工作崗位都在後來投票給特朗普總統的選區。

有選擇地鎮壓

在北京市中心一座公寓大廈50層的豪華私人會所裏,一位中國最成功的房地產大亨一邊吃午飯,一邊講述了他為什麽在政府鎮壓學生領導的天安門廣場民主運動後,辭掉了在一家政府研究中心的工作。

“非常簡單,”萬通控股董事長馮侖說,他的公司在世界各地坐擁數十億美元的地產。“反正一天醒來所有人都跑掉了,我也就跟著跑了。”

他說,在士兵開槍前,他有過當一輩子政府工作人員的打算。但事與願違,在中共正在把那些同情學生的人開除出黨的時候,他加入到大批脫離政府的官員行列,在20世紀90年代初以企業家身份從頭做起。

“你要是當時開會讓我們下海,我們不會去做,”他回憶道。“它無意中給市場經濟輸送了苗子。”

這就是中共成功的蹺蹺板模式。

1989年的民主運動是共產黨在毛澤東逝世後與政治自由化最接近的一次,隨後的鎮壓是中共在相反的方向上走得最遠的一次,走向了鎮壓和控製。屠殺之後,經濟停滯不前,緊縮似乎不可避免。然而,三年後,鄧小平用一次到中國南方的巡視,再次將中共拉回到“改革開放”的軌道上。

許多離開了政府的人,比如馮侖,突然發現他們自己在以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的身份,從外部領導著中國的轉型。

現在,習近平掌握的方向盤再次把中共帶到鎮壓的方向,他加強了黨對社會的控製,把權力集中在自己手中,蔑視在美國的中國批評者。中共會再次放鬆嗎?就像在天安門事件後的幾年那樣?還是這次的轉變更持久?如果是的話,這對中國的經濟奇跡將意味著什麽呢?

在很多方麵,習近平是在試圖改寫中國崛起背後的秘訣,包括中共有選擇地使用鎮壓手段的做法。



隨著中國實現開放,農民被允許種植出售自己的作物,與此同時,國家保留了對土地的所有權。種滿白菜和黃花菜的溫室就在投資用地產及高爾夫球場旁邊。



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共一直十分注意平息潛在的威脅——比如,一個萌芽中的反對黨,或一場大眾化的宗教運動。但除了一些明顯的例外,中共一般也不再幹預人民的個人生活,讓人民有足夠的自由,以保持經濟的增長。

互聯網就是中共如何成功地找到這種平衡的一個例子。在讓全國人民上網的同時,中共完全沒有意識到這意味著 什麽,後來,它得以收獲上網帶來的經濟利益,同時控製了可能對黨有害的信息的傳播。

中共曾在2011年遇到一場危機。中國東部發生了一起兩列高速火車相撞的事故之後,超過3000萬條信息一度充斥了社交媒體,批評共產黨對這起致命事故的處理,信息傳播的速度超過了審查者的審查速度。

驚慌失措的官員曾考慮把最受歡迎的微博服務(相當於中國版的Twitter)關閉,但當局對公眾可能如何反應有點害怕。雖然他們最終沒有關閉微博,但在加強控製方麵投入了更多的資金,並下令企業也這麽做。

這種妥協奏效了。現在,許多公司都在網絡審查的任務上安排了數百名員工,中國也已成為全球互聯網領域的巨人。

“相比互聯網創造的巨大價值,網絡審查帶來的負麵影響相當有限,”行業的先行者陳彤說。“我們仍然能夠獲得經濟進步所需要的必要信息。”

一個“新時代”

中國並不是唯一一個協調了威權統治要求與自由市場需求的國家。但是,與任何其他國家相比,中國這樣做的時間更長,規模更大,也有更多令人信服的結果。

現在的問題是,美國已不再是夥伴,而是成了對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能否將這種模式維持下去。

貿易戰才剛剛開始。這不僅僅是一場貿易戰。美國的軍艦和飛機正在越來越頻繁地挑戰中國在有爭議海域的主權主張,中國也在不斷增加軍費開支。華盛頓還在設法應對北京在全球日益增長的影響力,警告說,中國在全球基礎設施建設上的瘋狂投資是有附加條件的。

兩國仍有可能達成某種和解。但美國的左派和右派都把中國描繪為另一種全球秩序的捍衛者,這種秩序信奉專製價值觀,破壞公平競爭。對美國來說,這是一種罕見的共識。美國國內目前在許多其他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包括在美國近幾十年來如何在海外使用實力——以及現在應該如何使用。

中國方麵,習近平沒有釋放任何信號,表示會放棄他所說的“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事業。他圈子裏有些人自2008年的金融危機以來就一直渴望與美國較量,這些人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視為他們總在懷疑是美國意圖的證據,即美國決意要壓製中國。

與此同時,人們對兩國的新糾紛也有廣泛的焦慮,因為在很長一段時間裏,美國一直是中國欽佩和嫉妒的對象,也因為人們痛苦地意識到,中共的成功模式可能會有起落。

繁榮給中國帶來了越來越高的期望;公眾想要的不僅僅是經濟增長。還要更清潔的空氣、更安全的食品和藥品、更好的醫療保健和學校,更少腐敗和更加平等。中共正在努力提供這些東西,不過,隻對其用來衡量官員表現的成績單進行小調整似乎還遠遠不夠。“根本問題是什麽,是發展是為誰而發展?”退休官員、莫幹山報告的作者徐景安說。“我們這個問題始終就沒解決。”

經濟增長已開始放緩,從長遠來看,這可能對經濟有利,但也可能動搖公眾的信心。為控製人們關於中國麵臨的挑戰的討論——收入不平等加劇、危險的債務水平、人口老齡化——中國正在加大審查力度。

習近平本人也承認,黨必須適應新形勢,他宣布中國正在進入一個“新時代”,需要有解決問題的新方法。但他的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倒退,對國內鎮壓,再加上在國外采取更強硬的外交政策。“開放”已經被向外擴展所取代,最引人注目的是向海外發放巨額貸款,批評人士稱這種貸款是掠奪性的。在國內,實驗已經過時了,政治正統和紀律正在流行。

實際上,習近平似乎認為,中國已經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共可以重新回到更為傳統的威權立場,而且,要想繼續存在下去並超過美國,中共必須這樣做。

當然,中共仍然有前進的勢頭。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在過去的40年裏是美國的十倍,現在仍是美國的兩倍多。中共看上去仍得到公眾的廣泛支持,世界上有許多人深信,特朗普的美國正在退離世界舞台,而中國的時刻才剛剛開始。

然而還是那句話,中國總能讓你的預期落空。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中國總能讓你的希望落空
fguy 發表評論於
中國在發展過程中的曲折和錯誤是難免的。 同時美國的打壓是必然的。

現在是考驗中國領導人的政治智慧的時候了。如何在保持發展的同時, 化解美國的打壓。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中國衝起來了,米國還有飯吃麽?
wigo 發表評論於
在現在發展最快、最具戰略意義的產業中,中國的發展是非常好的---汽車電池:全球前10全在東亞,中國占七(包括龍頭寧德時代);風能太陽能核能就不用說了;顯示屏:完全被韓國中國瓜分;處理器:現在展銳的份額已經悄悄超過了聯發科。。。。。
zzlbentley 發表評論於
一切解釋類比一下中國幾千年的封建社會就一切釋然,中國封建王朝不缺盛世,隻要願意,像慈禧一樣死扛,爛攤子一樣可以再續命50年,就是落到北朝鮮的田地,政權也一樣維持了下來。獨裁所有優點皇帝製度幾乎都有,中國人幾千年的Dna烙印哪有那麽快就消退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所謂的國家資本主義?
--傳統資本主義體製中,金權與政權是平等的。而中國體製的特征是政府主動領導財富創造,政權淩駕於金權之上。在這種政經合一體製下,隻有政府控製的利益集團而沒有任何利益集團可以控製政府。政府的從市場上獲得收益其實適用於國家建設的。我不否認有人中飽私囊,但在這個體製下,這種行為被定義為犯罪。
夢雲隨風 發表評論於
>Armweak
你列舉是數據是對的,中國人均GDP是
9000美元,還不到世界平均的1萬美元。
中國人均GDP排名也才70位。
還有一組數據,世界73億人,人均GDP
的中位數是5000美元,大概是伊朗的
位置,中國遠遠高於這個位置。
世界73億人中,人均GDP排在中國前麵的
有14億人,中國是接下來的14億人,
中國與印度直接說17億人,再接下去
是印度14億人,比印度低的還有14億人,
這就是人均GDP的大致分布。
還有一組數據,人均GDP排在中國前麵
的14億人中,7億人是歐美日發達國家,
剩下的7億都是南美陷阱國和東歐農業
國以及中東石油國,中國超過這7億人
也將是3~5年的事。也就是說,中國人均
GDP要超過最前麵的7億人(大概30個國家)
的老牌帝國還需要一些時間,但中國有一倍
於它們的人口,在未來15年裏總GDP超過這
7億...  查看完整評論
fisher6588 發表評論於
照妖鏡007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8:28:54
美國的問題是總認為自己的模式是最好的,忘了“最好”是有時效的,與時俱進才有未來。
==========================
中國:辯證:物極必反、否極泰來
美國:實證:我們站在世界最高峰,永遠永遠。。。
DrEd 發表評論於
米國總統的希望是中國變成墨西哥,結果小概率事件發生了。
照妖鏡007 發表評論於
美國的問題是總認為自己的模式是最好的,忘了“最好”是有時效的,與時俱進才有未來。
路過,所以飄過 發表評論於
富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fisher6588 發表評論於
弟兄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2:36:41 共產主義傳播到一個國家毀滅一個國家,中共宣傳自己都不相信的馬列理論,無非是既得利益舍不得,怕下台被老百姓審判

=============

中國是精英政治,他們骨子裏的基點應該是國家富強。真是的信仰什麽?儒家的信仰是什麽?反正不是某個人,誰說的來著,是“天下”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我早都給中共定過性:封建專製國家資本主義,而且它是它自己的掘墓人。
fisher6588 發表評論於
黃玫瑰888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1:12:40 這是一個不懂得反思和感恩的民族,美歐日港澳台的資金技術成就了大陸的今天,而那位腦滿腸肥的說都是自己幹出來的,嗬嗬。那49年後到1980年咋沒幹出個所以然來呢。老是夢想做老大,從1949年開始就要趕超西方,就是沒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放棄美國的市場資金技術試試吧,就憑你那話都不敢說的國度能有創新才怪,今天的一切都靠偷和山寨,自力更生吧

=====================

想起小時候背過的一句話:一個友人,為了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不遠萬裏來到中國。不否認白求恩的存在,但我認為99.99%的外資都不是,隻不過是被利益驅使、被華爾街驅趕來賺錢的商人,他們當時確實賺了很多對吧?
我在非洲 發表評論於
中國特色資本主義!
fisher6588 發表評論於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09:27:04 中國把政府的機關人員變成了資本家
--這句話不對,中國是在用考核資本家的方式來考核政府官員,從而把國家運行變成公司化運作,機關人員變成公司職員,從而極大提升國家的效率。
=======================

這就是所謂的國家資本主義?
fisher6588 發表評論於
90034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6:18:23 這期間曆任的八位美國總統都假定或希望,中國最終會按照所謂現代化的既定規則行事:繁榮將推動民眾對政治自由的訴求,從而將中國帶入民主國家的行列。否則,中國的經濟會在威權主義統治和官僚腐敗的重壓下陷入動蕩。
============================================
西方真的希望民主麽?不過是個說辭而已。。。。。他們關心的應該是你的財富和你的勞動能力:最好是保持世界工廠的位置,為全人類提供產品,同時也不自己掙錢,最好是無私奉獻。。
ANGELS 發表評論於
西方國家希望中國民主都是假的,難道中國民主了,強大了,對西方有好處?其實都是希望中國越亂越好,越落後越好。
90034 發表評論於
這期間曆任的八位美國總統都假定或希望,中國最終會按照所謂現代化的既定規則行事:繁榮將推動民眾對政治自由的訴求,從而將中國帶入民主國家的行列。否則,中國的經濟會在威權主義統治和官僚腐敗的重壓下陷入動蕩。

但這兩種情況都沒有發生。相反,中國的共產黨領導人一次又一次讓人們的預期落空。他們接受了資本主義,盡管他們繼續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用鎮壓來維持權力,但卻沒有扼殺創業精神或創新。周圍都是敵人和對手,他們卻避免了戰爭,隻有一次短暫的例外,盡管他們在國內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他們領導下的經濟持續增長了40年,而且常常用的是教科書上說會失敗的政策。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西方媒體每天工作就是歪曲捏造中國的發展,唱衰是永恒主題。真的是假新聞騙的太多了,最後自己都信以為真了。於是忽然有一天,騙到自己開始懷疑人生了。
青衣俠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絕對是老外寫的,絕不是海外華人“普世派”寫的,因為文中充滿了作者“看不懂”中國的困惑。一切按照西方理論所做出的預測全部失敗,我建議作者去拜訪一下張維為教授,用東方人的思維去理解,其實是很好理解的。隻是西方人領先世界太久了,以至於西方人把自己設定為“文明”、“先進”的標杆。任何國家若是相對西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了,那就被視為這個國家正在進步;若是相對西方的距離越來越遠了,那就被視為這個國家正在倒退。中國的發展正是離西方所豎立的標杆越來越遠了,所以西方批評中國正在倒退。但事實果真如此嗎?如果中國果真是在退步,那就永遠也無法趕上和超越美國了,美國人還緊張什麽?事實是中國著走著走到一條“岔道”上去了,所以原來看似跟西方越走越近了,但是接著又離西方越走越遠了。就像彗星劃過地球一樣,看著先是慢慢接近,然後擦過地球身邊絕塵而去,中國也將擦過西方身邊,然後絕塵而去,把西方遠遠甩在身後。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世界美國和中國的三種GDP排名:

國際貨幣經濟組織 排名 (2017,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World 79,865,481 (US $million,下同)
United States 19,390,600
China 12,014,610

中國/世界 = 15。04%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接上帖)
世界銀行排名 ( 2017 World Bank)
World 80,683,787
United States 19,390,604
European Union 17,277,698
China 12,237,700

中國/世界 = 15。17%

聯合國 ( 2017 United Nations)
World 75,648,448
United States 18,624,475
China 11,218,281

中國/世界 = 14。83%

三種排名顯示,天朝人均GDP低於世界人均GDP水平。烏貓們依然感覺傲驕? :)
路人2017 發表評論於
床鋪第腦袋,當今中國隨便一個,甚至街邊一個小老板他都玩不過,傻床們隻有兩個最強項,自信加歧視,其餘神馬都是浮雲,中國隨便一個吊絲過來當總統都勝任有餘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說到洗腦,我想多說兩句。我一直很好奇一個人得有多傻才能相信神棍們的胡謅,信那個誰也沒見過的玩意兒,嗬嗬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共產黨幾十年來對老百姓的敲骨吸髓加洗腦還是很成功啊
--GCD的成績單大家都可以看到。相比之下,美國的兩黨共用一塊民主遮羞布,竟然溜溜地混了這麽多年,從這個角度上看,我倒覺得黑木莫三沒剝皮洗腦更成功,嗬嗬。
弟兄 發表評論於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3:03:35 GCD無疑是19世紀以來世界上最成功的創業團
--------------------------------
共產黨幾十年來對老百姓的敲骨吸髓加洗腦還是很成功啊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北朝鮮是否是世界強國? 但它有原子彈,可以把美國總統忽悠得團團轉。在這個世界上,隻有在北韓和土共天朝等少數封建獨裁的國家裏,獨裁者可以把國家生產力和總雞的屁,象過去曆史上的曆代皇帝那樣,攥在自己的手裏,猶如自己的私人財產,拿著它和西方世界抗衡。這就是為什麽天朝很多貧困縣裏的老百姓還嗷嗷待哺,但那裏的土共各級政府顯得特有錢特大方,土共政府可以在世界範圍內大撒幣,而西方民主國家政府往往捉襟見肘,手裏很拮據,因為他們是民主國家,國家財富的大頭被老百姓擁有。

土共從來就在混淆這兩種政府的本質區別,故意誤導老百姓,讓他們誤認為天朝富裕了強大了,比西方國家還富裕和強大。:)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土共政府忽悠缸民,缸民寧願相信土共的忽悠,因為他們當外表光鮮的雞的屁世界老二的感覺很好! 那種感覺的破滅,猶如一個五顏六色的肥皂泡兒的破滅,要等到習包子被趕下台、掃進曆史的垃圾堆以後。

土共國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的五分之一,即使它的總雞的屁占世界的1/5,其人均雞的屁也隻是世界的平均數。它現在總雞的屁總數第二,但人均值卻隻排在世界第80名開外,達到了世界雞的屁的平均值了? 看看那些世界發達國家均雞的屁排名情況,你就知道土共醬缸國老百姓的貧窮程度和差距了。

土共拚命忽悠,為的是尋找自己“英明偉大”的理由,烏貓缸民們使勁兒忽悠,因為他們實在是太自卑了。擠進“發達國家”的行列,讓他們感覺特好。:-)
遠方飛翔 發表評論於
西方人努力試圖解釋中國,可惜已經預設立場,分析半天結論荒謬。這樣的分析對這裏的決策者沒有任何正麵幫助。就像當年那些中國崩潰論,讓中國發展了40年。
牛屎或者什麽時候放棄可笑的政治優越感,隻是從民族性分析中國,才能有點長進。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GCD無疑是19世紀以來世界上最成功的創業團隊。不管是最早的農民起義,到工人運動,再到學生運動,還是組建軍隊打仗,幹什麽都是行家。主政以後,泥腿子學會了搞經濟,最近竟然跟大洋彼岸的沒剝皮學會了玩金融,太可怕了,嗬嗬
令胡衝 發表評論於



中國能發展到今天,還不是紐約時報為首的fake news幾十年來堅持不懈地唱衰中國,誤導美國啊?


中國拒絕衰敗?紐約時報和民運組織把中國衰敗的所有可能性一一列出,現代化陷阱一一幫助中國政府標明。中國還怎麽能失敗?

duty 發表評論於
中國保持目前的發展勢頭就是驚天動地的大改變,世界格局成在洗牌過程中,中國不滿足於巴西阿根廷墨西哥式的所謂民主製度,讓床鋪彭廝感到了威脅。
都市紅塵 發表評論於
中國摒棄的不是民主,而是西方式的民主
弟兄 發表評論於
共產主義傳播到一個國家毀滅一個國家,中共宣傳自己都不相信的馬列理論,無非是既得利益舍不得,怕下台被老百姓審判
錦西 發表評論於
瞧,這人們,鬆散,自戀的那個熊樣,就這,還叫沒民主?沒自由,?全世界最自由,最狂妄的“安哥拉自由主義戰士”東方的腦袋,西方的身子,都在那待著呢。人多自亂。西方永遠也理解不了人多,文盲多,是怎麽一回事兒。
ninja123 發表評論於
人呐總喜歡看到別人的短處,把自己想得比實際上優秀。紐時那股酸味自己肯定是聞不到的
jamesband007 發表評論於
是包子的冒險。
路人2017 發表評論於
西方人不會理解東方人,同樣,東方人也不會理解西方人。西方人不會理解什麽叫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如同不會包餃子隻會做披薩,東西方人好比雞和鴨,有些人總想參合一起,結果總是失敗。中國人最認同政治,最認同一黨製,不信做民意調查,99%會認同堅決擁護,所以西方人看中國肯定是誤判,打起仗來肯定失敗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黃玫瑰888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1:12:40

也別忘了歐美日的財富是哪裏來的,是殖民,奴隸,戰爭,美國倒有一個感恩節,你不妨問一問印第安人,過這個節,是什麽滋味!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BillyZ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0:54:42
sigmazao 不是共匪製造出了一個世界超級工廠,而是隻要共匪不搗亂,勤勞勇敢的中國人就能創造任何奇跡。

中國人民首先把機會給了國民黨,時間長達38年,別奢望老蔣當年造出什麽世界級工廠,他要是能讓百姓吃飽,有房住,有地種,有活幹,沒有軍閥混戰,沒有國土淪喪,中國共產黨或許就不會產生,起碼不會成功。
黃玫瑰888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一個不懂得反思和感恩的民族,美歐日港澳台的資金技術成就了大陸的今天,而那位腦滿腸肥的說都是自己幹出來的,嗬嗬。那49年後到1980年咋沒幹出個所以然來呢。老是夢想做老大,從1949年開始就要趕超西方,就是沒從自己身上找原因。放棄美國的市場資金技術試試吧,就憑你那話都不敢說的國度能有創新才怪,今天的一切都靠偷和山寨,自力更生吧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中國5億中產階級,官方有統計。我個人統計,中國私家車保有量超過5億輛。住房擁有率超過80%。雙11一天電商500億美元貿易規模。每個中產階級當天消費100美元,零花錢。
BillyZ 發表評論於
sigmazao 不是共匪製造出了一個世界超級工廠,而是隻要共匪不搗亂,勤勞勇敢的中國人就能創造任何奇跡。
Mbtech 發表評論於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09:40:15

40年,共產黨四代領導人,製造出了一個世界超級工廠的強大中國,5億中產階級。可以看到的未來20年,隨著信息產業,移動支付高效貿易帶來超高速財富增長,中國將轉型為人工智能和高速網絡強國。中產階級將突破10億人。

≠=====================
中國有5億中產階級?將來會有10億?這腦袋怎麽樣洗才能洗出這樣的效果?
隨你怎麽玩 發表評論於
凍爺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09:20:25
堅決支持獨裁!絕對不能讓中國實現民主!
---------------
你為了一億人的利益,置13億老百姓的利益於不顧,中共的狗去死吧
羅馬軍團 發表評論於
樓下,牛市的確也充斥很多屁股文章,但是其中隻要有這樣幾篇就足夠了,我不苛求:)
羅馬軍團 發表評論於
屁股和腦袋最根本的區別,就是在麵對一個事實的時候,腦袋試圖去解釋它,而屁股需要去否定它。就像麵對地球看起來不像是宇宙中心這個事實,哥白尼試圖用地球繞太陽轉去解釋它,而教會的決定是燒死這個想法。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紐時這篇文章證明了自己還是一個大報
--您也別這麽樂觀。牛屎分分鍾就可以向您證明他們主要用來“思考”的器官其實還是PG,嗬嗬
羅馬軍團 發表評論於
紐時這篇文章證明了自己還是一個大報,這樣有深度和廣度的文章現在已經不多見了,現在到處充斥著用屁股而不是腦袋思考出來的垃圾。
寒江孤影 發表評論於
Littlememe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10:00:22
你把朝鮮經濟開放也會迎來幾十年好日子。

-------------------------

嗬嗬,經濟開放的發展中國家很多,能發展氣來的卻很少。
Mark_徐1989 發表評論於

jndydkt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09:36:16 說的好聽,就是靠著美國支持入世貿後偷竊西方高端科技和剝削國內低端人力資源,鋼精水泥製造的泡沫讓中共不可一世,忘了本的樣子真可鄙。

14年代起艱苦談判,最後朱鎔基親自拍板,國內一片罵聲。在你眼裏成了美國恩惠。
竟爭不過,就撒懶,撕合同,退群
不要製造業,就想金融軍事掠奪,以為人家全是傻子。天下有這等好事
Littlememe 發表評論於
你把朝鮮經濟開放也會迎來幾十年好日子。
寒江孤影 發表評論於
jndydkt 發表評論於 2018-11-18 09:36:16
說的好聽,就是靠著美國支持入世貿後偷竊西方高端科技和剝削國內低端人力資源,鋼精水泥製造的泡沫讓中共不可一世,忘了本的樣子真可鄙。
-----------------------
中國人靠自己的血汗掙得的經濟發展,被你這種人說成偷竊西方科技,這是你糖爹的說法,你自然也這麽說,這不奇怪。去西方的著名博物館去看看,有幾樣東西不是搶來的,偷來的?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紐時這文章寫得還很公平、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40年,共產黨四代領導人,製造出了一個世界超級工廠的強大中國,5億中產階級。可以看到的未來20年,隨著信息產業,移動支付高效貿易帶來超高速財富增長,中國將轉型為人工智能和高速網絡強國。中產階級將突破10億人。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本來就有讀書經商的傳統文化,放在任何一個國家和製度下都能發財
--這話說的,好像GCD當政後中國才一窮二白了似的。話說回來,如果民國富得流油那在曆史上就根本沒GCD啥事了。
jndydkt 發表評論於
說的好聽,就是靠著美國支持入世貿後偷竊西方高端科技和剝削國內低端人力資源,鋼精水泥製造的泡沫讓中共不可一世,忘了本的樣子真可鄙。
弟兄 發表評論於
體製和文化,資源都影響經濟的發展,同樣在菲律賓,當地人很窮,華裔比較富裕,中國人本來就有讀書經商的傳統文化,放在任何一個國家和製度下都能發財,隻有中國共產黨的體製奇跡餓死了三千萬中國人,
thrawn 發表評論於
內容不錯,好的壞的,應該的,未料到的等等都說了。
abraham007 發表評論於
中國把政府的機關人員變成了資本家
--這句話不對,中國是在用考核資本家的方式來考核政府官員,從而把國家運行變成公司化運作,機關人員變成公司職員,從而極大提升國家的效率。
凍爺 發表評論於
堅決支持獨裁!絕對不能讓中國實現民主!
tiiannayuama 發表評論於
這個標題,聽起來和當年納粹的宣傳咋那麽合拍呢。這種民族國家宣傳,結果隻會是災難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