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切肉師傅將女保安碎屍 被判處終身監禁(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更多新聞請進入文學城“占中專題”專題頁麵
切肉師傅將女保安碎屍,被判處終身監禁。


兩年前,香港深水埗發生的一起無屍命案,最近有了審判,將這個案件的各種細節再一次拉到大眾視野......

2016年5月1日,一名62歲建築工地女保安員在下班後人間蒸發。警方經過兩周的調查後,發現她失蹤前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她姐姐前女婿顏永周所住的大廈內,而且在顏永周屋裏還發現大量失蹤者的血漬,於是警方拘捕了顏永周並控以謀殺罪名。


重案組探員再搜證。

但是!案情的關鍵在於,警方查了很久,始終無法找回死者屍體。嫌疑人就謀殺及阻止屍體合法殮葬兩罪在高等法院原訟庭受審。

案件經過逾半個月審訊後,由4男3女組成的陪審團前天(7日)退庭商議超過9個小時,最終以5比2大比數裁定被告謀殺罪成,以6比1大比數裁定他阻止屍體合法殮葬罪成。

案件於8日宣判,被告顏永周被判處終身監禁。

案情細節:五度出門丟棄碎屍

2016年5月1日,當年49歲的被告切肉師傅顏永周涉嫌在家中殺死前妻62歲阿姨陳秀華,並迅速肢解分屍。行凶之後的當晚,他五次從家中出發,用黑色垃圾袋和行李箱將碎屍運到不同地方丟棄,有次還帶著一個錘子,最終近淩晨4點空手回家。

然而,整個過程被閉路電視全部拍下。


死者兒子陳浩文出庭作供。

死者失蹤兩日後,其子報警。警方5月14日找上被告家中,但是被告見到警察扭頭爬出窗外試圖逃往相鄰大廈,被截獲後又抗拒警員,將手機和鑰匙包丟得到處都是。


被告今被判終身監禁。

被捕後他說因為自己是非法入境者,所以看到警察才會逃走。

被告顏永周,證供顯示他是來自內地的非法入境者,一直使用“陳明”的假身份證留港,2011年找了個切肉的工作,2014年起租住案發房屋。

被告被捕後曾六次與警方會麵錄取口供。被告稱認識死者已有20年,但直到2016年才有聯絡。他曾問死者借過兩萬港元,已經歸還。


警方在被告家中發現大量血漬,包括一個染血茶幾。圖:香港經濟日報

法證人員在案發劏房內搜查證據,在廁所、臥室、客廳找到死者的血漬,還有被告的血漬。

他稱,與死者最後一次聯絡及見麵是案發前一個月,又稱死者兒子打電話給他,他才知道死者失蹤,更指畢竟親戚一場,希望能尋回死者。

當然,這個說法被各種證據揭穿:閉路電視、屋裏的血跡、案發前兩人的通話記錄……種種跡象都將真凶指向了他。

對於現場附近的閉路電視片段,被告大言不慚地說,承認自己有與片中人相同的衣服,但這錄影拍不到片中人正麵長什麽樣子,也不能確定是不是就是自己。

編故事:杜撰“阿海”殺人事件

對於屋裏的血跡,被告又虛構了一個人物“阿海”出來,他說這個阿海是他的好朋友,阿海不時搭船往內地販運器官,他們通常單獨相見,每次都是對方主動聯絡,他不知阿海全名,也不知其去向。

販……販運器官?!

根據他編造的情節,當晚9點他回家看見家裏有很多血,並目擊阿海用刀插死者脖子致其死亡。其後阿海叫他幫忙扔掉染血衣物,並叫他離開。

被告稱在下樓丟棄衣物後就打麻將去了,淩晨1點回家時,阿海已清理好現場,因為和阿海是好友,因此答應保守秘密。

被告自辯時強調:如果是我做的,我早就畏罪潛逃啦!還等著警察上門來抓我嗎?白癡都不會這樣做啦。


警方在被告家中檢獲一把錘子,染有死者血漬。圖:香港經濟日報

對於屋裏死者血跡,他是這樣解釋的:如果真是自己幹的,肯定會清理幹淨,正因為不知情,才沒察覺家中有血漬。他說,和阿姨沒有仇怨或金錢糾紛,殺她有什麽好處?

對於他自己的血跡,他就更理直氣壯了:我是切肉的嘛,經常有輕微工傷,“一個月有二十日流血”,但因為他是黑工所以不敢求醫,隻能回家處理傷口,家裏有血跡那很正常啊……

假如被告顏永周當真殺死了前妻的阿姨,那究竟他的殺人動機是什麽?他又是如何殺的?雖然案件經曆多日審訊,但既沒有目擊證人,被告也一直在詭辯,堅稱人不是自己殺的。真相如何,唯有被告自己清楚。

無屍命案,香港還發生過不少

事實上,香港過往也發生過好幾件“無屍命案”,受害人最後的經曆,隻有凶手或曾參與事件的人才知曉。凶手或目擊者往往最終會忍不住說出真相。


康怡花園

1988年,康怡花園殺夫烹屍案:一名馬姓女子因懷疑丈夫欲將家產分給小三,夫婦爭執之際,馬婦將丈夫打死,事後將屍體肢解,煮熟後分批將熟肉骨頭裝好,棄置於梯間的垃圾桶或屋苑附近的垃圾站。馬婦最終被裁定誤殺罪成,被判入精神病院,7年後獲釋。

1996年,放高利貸的人被殺+碎屍:服裝販賣員馬振威失蹤,其母報警,一開始毫無頭緒,後來才發現馬振威也有從事放高利貸的工作,竟引來殺身之禍。警方追查後,發現兩名快遞員疑因無法還債,心生歹念約死者單獨出來見麵,將他勒死並肢解及棄於大埔垃圾站。


Hello Kitty公仔藏屍案冰箱。

1999年,轟動一時的Hello Kitty藏人頭案:23歲的夜總會女公關樊敏儀,被陳文樂及同黨梁勝祖、梁偉倫押到案發地禁錮虐打折磨長達一個月後慘死。死者的頭顱,被發現藏於一個美人魚形的Hello Kitty公仔頭內。


就是這個Hello Kitty美人魚娃娃。

篇幅有限未能盡錄……

再回到開始提到的深水埗無屍命案,法官判刑時形容,案件令人心寒,被告的所作所為冷酷無情,充滿計算,因此拒絕為謀殺罪求情。

正式判決前法官引用諺語:“公義可能緩慢,但始終會來。”之後便宣判被告終身監禁。

Jacy99 發表評論於
又聽說過這個無屍命案,肉都做成點心了讓香港人吃了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應恢複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