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癜風維密超模”豔壓富安娜四件套(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1月8日,2018年維多利亞的秘密時尚大秀在美國紐約舉行。與去年“奚夢瑤摔跤”的3億話題熱度相比,今年的維密秀的熱度要冷淡得多。

隨著現場視頻和照片流出,2018年維密秀也被吐槽成“集中國民俗家紡大成於一身的秀” “花床單大棉花富安娜床上四件套”,“紅高粱模特隊去了維密”,萬眾矚目的奚夢瑤也被形容成有氣無力沒吃飽飯的台步秀。





有一位模特在眾多國際超模中脫穎而出,“擠掉了”所有人登上了微博熱搜榜第一位。她是維密秀史上第一位“白癜風超模”。



4歲患白癜風,曾是霸淩者與被霸淩者,登TED演講大會講述美的定義

這位患有白癜風的超模叫溫妮·哈洛(Winnie Harlow),1994年7月出生,是出生在加拿大的牙買加裔。175cm的高挑身材,大長腿,纖細的脖頸和手臂,看起來似乎和別的模特沒有什麽不同。

和其他超模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皮膚,棕黑色的皮膚上有著大小一致,左右對稱的白色斑痕,密布她的嘴角、眉骨、四肢、背部和腹部。

4歲時,溫妮·哈洛被診斷出患有慢性皮膚疾病白癜風,皮膚部分部位因為脫色而出現斑痕,隨著年齡的增長,斑痕的麵積就越來越大。從小就被周圍的人用“奶牛”、“斑馬”等詞匯戲謔嘲笑,甚至還有人對著她學牛叫。求學期間多次轉學,高中時因為校園霸淩太嚴重決定退學,甚至萌生過自殺念頭。

溫妮·哈洛曾在2014年登上了TED演講舞台,發表《我的故事畫在我身上》的主題演講。這個視頻在YouTube上有100多萬的點擊量,視頻裏她講述了自己過往的經曆。

溫妮·哈洛身穿黑白紋理相間的無袖連體褲,暴露出她棕褐色皮膚上的白色斑痕,卷曲的黑色長發披散著。她先向現場的朋友拋出了一個問題:“你們怎麽找到最美的事物?不是世界上的花朵、蝴蝶,而是人自身的美。”



溫妮·哈洛認為現代社會人們大多依靠社交媒體、網絡,時尚雜誌、模特來界定一個人的美,有人喜歡卷發、長指甲、大腳,但她覺得美無處不在。“也許有人會覺得我這樣的想法陳腔濫調,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覺得美無處不在。我這樣想,是因為我被一樣東西選中了,就是我的皮膚狀況——白癜風。”

從小被排擠、被霸淩、被疏遠,溫妮·哈洛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小時候拍家庭合照,她媽媽總會帶著化妝品給她化妝。媽媽皮膚比溫妮哈洛黑的多,導致她的臉是黑的,身上的皮膚一塊棕一塊白。“我媽媽總是試圖想讓我感覺更自在些,其實我並不舒服。”

從小學開始她就在不停地轉學中,溫妮·哈洛很難交到真正的朋友。直到小學二年級左右,有兩個小女孩願意陪她玩,但突然有一天學校裏的朋友又開始疏遠她,躲著她,她很疑惑去詢問疏遠她的朋友,得到的是這樣的回答:“抱歉,我們不能和你說話。我爸媽說,我們會被你傳染。”

就在被霸淩的模式慘遭折磨,溫妮·哈洛決定把自己變成一個霸淩者,她認為霸淩者就是對的一方。她也會選一些孩子,對他們做出粗魯的行為,也會用嘲諷的語氣:“你的頭發誰剪的?也太醜了吧。”

溫妮·哈洛坦言,霸淩者和被霸淩者,兩種模式她都經曆過。但她意識到她將自己擺在一個不屬於自己的模式裏,她應該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模式,不屬於霸淩者或是被霸淩者,甚至也不屬於她媽媽。“每一個人都應該如此,用自己的方式發現美。”

參加美國超模選秀被吐槽,回應自己不是白癜風模特

溫妮·哈洛踏上維密秀的路並不平坦。她以前從未想過進入模特行業,夢想是當一名娛記。加拿大攝影記者布蘭德多次鼓勵她,可以嚐試突破自己,溫妮·哈洛開始借用Instagram打造自己獨特的形象。在社交媒體上,溫妮·哈洛成為了許多人勵誌的偶像。



她在Instagram上擁有465萬的粉絲,日常發一些自己的平麵照和生活照都可以獲得幾十萬的點讚。最近她發了一組在船上穿著白色比基尼的照片,身後是波光粼粼的大海,配文“不要讓你的恐懼阻止你的成功”。這組照片收獲了幾百萬的點讚,熱度最高的幾條留言是:“(你的美)讓我無法呼吸。”“這身體太美了。”

2014年她被國際超模泰拉·班克斯在Instagram上發掘,鼓勵她去參加自己主持的超模選秀節目《全美超模大賽》,最後衝進了14強。她成為該節目至今首位且是唯一的一名加拿大籍參賽者。

另一方麵,她在綜藝節目裏的表現和T台上敞亮自信又有所不同。

因為在綜藝節目裏的表現,溫妮·哈洛被許多網友詬病,“博同情”“裝可憐”。

節目裏的超模大多都不喜歡她,經常表示她說話尖酸刻薄、假惺惺,甚至經常為了自己的利益說謊。拍攝平麵照時,和時尚圈知名攝影師Yu Tsai發生衝突, Yu Tsai表示,“她不會成為好模特,因為她總是惹怒別人。很難聽取別人的意見,或者她根本不在乎別人的看法。”

惜敗超模決賽,非議纏身,並沒有阻擋溫妮·哈洛在各大國際秀場風生水起,她甚至連續登上了《Glamour》、《Complex》、《Vogue》、《Cosmopolitan》、《ELLE》等時尚刊物。2016年被BBC評為最有影響力的100位女性之一。為高端牛仔品牌DIESEL代言,走上Dior大秀,拍攝碧昂絲《Lemonade》的MV。



2018年5月,她以一襲綠色綢緞長裙亮相戛納電影節,賺足了話題,成為當場最吸睛的模特。

登上維密之前,溫妮·哈洛在社交媒體Instagram上透露自己將會擁有兩套秀服,第一次出場就可以得到兩套look,可見維密對於這個白癜風超模的“疼愛”。也有網友吐槽,溫妮·哈洛的實際業務能力並不強,還拿出“摔跤手奚夢瑤也能免試入圍”直指維密秀已經變成了“慈善大會”。

無論網友對維密的和溫妮·哈洛的討論如何,她至少證明了一件事情,天生的身體缺失並不會完全阻擋你的人生。溫妮·哈洛說,“對於那些不看好我或我膚色的人,我想幫你發現其中的美。以及那些有殘障、印記和疤痕的人,可以看我是如何展現這種美和多樣性的。”

8日在維密後台,ET Canada主持人就采訪了這位史上第一個白癜風模特溫妮·哈洛,“今天是不是你人生中最美妙的一天”,溫妮·哈洛回答,“是的,百分之百。我想將來能與之相比的,恐怕隻有我的婚禮了。”

溫妮·哈洛告訴主持人,維密首秀一結束,她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可以吃上一個原味的奶油甜甜圈。

麵對“白癜風模特”的稱呼,溫妮·哈洛也感到不適,她在社交媒體上回應:“我不是白癜風患者,我不是白癜風模特。我是溫妮,我是模特,我隻是碰巧有了白癜風,請不要把這個頭銜放在我的身上或其他任何人身上。”


nightrider 發表評論於
Actually, it is very possible that this was how the Caucasians mutated from the ancient black Africans when they walked out of Africa and onto the colder European continent.
Airi 發表評論於
看樓下的就知道華人第一代移民素質極低,讀再多書掙再多錢也沒用。說別人醜的,先看看自己身上的褶子和贅肉,以及五短身材。特別是那個枇杷,居然說白人電視劇裏加亞洲人是低級趣味的審美,可見她/他自己極其不自信,看到一個白癜風患者如此自信,羨慕嫉妒恨吧
missC 發表評論於
政治正確走得過了
二胡一刀 發表評論於
現實生活中可能不好看,但是上了T台有獨特的味道。
白癜風不是什麽重大疾病,但是給病人心理壓力很大,大家不歧視病人就輕鬆多了。
胡同巷 發表評論於
政治正確走得過了

指鹿為馬
hotpinklady 發表評論於
我有個同事就是這樣,一開始臉上黑白斑駁,過幾年全白了。
paladindancer 發表評論於
這個臉部斑紋是對稱的 看起來也沒那麽糟 像京劇臉譜
枇杷 發表評論於
這女的太醜了。維密也為了政治正確迎合一部分人的變態低級的審美趣味,就像所有的連續劇裏一定會放進一兩個亞裔/黑人/同性戀一樣。
dongbeiren56 發表評論於
都是左左政治正確鬧的。
紐約雙魚 發表評論於
還沒有可以和黑珍珠坎貝爾相提並論的成功,先有了她的臭脾氣!
size0 發表評論於
傑克遜就是這病,後來幹脆漂白了
美美安 發表評論於
可以為牛奶做廣告
yumidiee 發表評論於
這種在中國算是重口味了
土撥鼠撥土 發表評論於
都不能直視自己是白癜風患者,哪裏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