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首位華裔大學校長:改革開放成就我 感謝祖國(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心係中國 甘作橋梁英國大學,有了首位華裔校長

(image)

山東農村出生,澳大利亞留學,英國高校當正校長,逯高清的人生經曆稱得上獨一無二。

作為執掌英國頂級高校的首位華裔校長,逯高清憑借不懈奮鬥和實力,實現了華人在西方高等教育界的一大突破。

無論是在澳大利亞從事納米技術科研,還是出任英國薩裏大學校長,他始終積極推動西方與中國教育、科技和工業界的交流與合作。

他說:“我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受益者,願意發揮自身優勢,做中西方交流的橋梁和使者。”

從農村到海外,“吃苦耐勞的經曆都是財富”

跟逯校長約采訪,他爽快同意,但采訪時間隻有一個小時。他的助手說,逯校長的工作日程已經排到明年11月份,每天都滿滿當當。

“(當校長)太忙,我現在早上7點左右到崗,每天正常工作時間至少十三四個小時,還不算晚上出席各種活動。”

在薩裏大學校長辦公室裏,逯高清向記者坦言:“很累,但我喜歡並早已適應了這種充實的工作狀態。”

質樸而謙和,這是逯校長給人的第一印象。在中國農村長大的他堅信,吃苦耐勞是人生財富。

1963年,逯高清出生在山東東營的一個農民家庭。小時候家裏兄弟姐妹多,他很小就要自己幹活,八九歲到離家很遠的水井去挑水,12歲獨自趕集賣蒜頭補貼家用。“現在回想,這些吃苦耐勞的經曆都是財富,鍛煉了我的能力,磨煉了我的意誌。”他說。

1979年,他參加高考,考入東北工學院(現在的東北大學),讀完本科和碩士研究生後留校工作。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國門逐漸打開,大學裏的年輕人紛紛出國留學,逯高清也申請到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獎學金,成為改革開放後首批自費公派到海外深造的留學生。

“飛機落地布裏斯班時,我全部積蓄隻有20澳元,打車到學校花掉17塊,身上就剩下三塊錢。”他回憶說。

靠著這3元錢和同學的接濟,逯高清度過了開學前暫時沒有獎學金的一個多星期。

不過,對逯高清而言,這段小插曲絕對算不上吃苦經曆,因為他的“花錢觀”和別人很不一樣。

那個年代,整個布裏斯班隻有20多個中國學生。絕大多數中國學生住在使館提供的學生中心,學習之餘都去打工,和當地同學的交流非常少。

逯高清截然相反。他從不打工,自己出去找房住,還很舍得花錢參加學校裏各種聚會和社會活動。

“我就是要抓住所有社交機會和外國同學混在一起,這對我鍛煉語言、了解和融入當地社會很有幫助。聚會都要花點錢,有的人舍不得,但我認為這筆錢必須花。每個聚會都能讓我學到新東西。哪個新詞是在哪個聚會裏學到的,我至今都還記得,永遠也不會忘。”他說。

這樣的“玩法”不僅幫他迅速過了語言關,更為他用西方思維去交流溝通、融入西方主流社會打下堅實基礎。

成功秘訣:“我總選更有挑戰的”

上世紀90年代初,博士畢業的逯高清沒有和其他同學一樣選擇留在澳大利亞,而是遠赴新加坡到南洋理工大學當講師。

當時很多人勸他別去新加坡,覺得“彈丸之地”沒有前途。

“但我認為,這份教職對我未來學術生涯促進會更大。當教師既要教學,也要參與管理事務,更富挑戰。我不能隻看眼前利益,眼光要更長遠一些。”他說。

這份工作讓逯高清迅速從一個剛畢業的博士生成長為能獨立領導研究團隊的大學老師。

3年後,他回到母校昆士蘭大學任高級講師,一路升至副教授、首席教授。

在澳大利亞工作的20多年間,他致力於納米材料研究,在國際知名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數百篇,出任昆士蘭大學納米材料中心主任,當選澳大利亞最年輕的技術科學與工程院院士,成為昆士蘭大學副校長。無論學術研究還是教育管理,他都獲得傲人成績。

2015年,英國薩裏大學遴選正校長,逯高清憑借出色的履曆從全球上百位候選人中脫穎而出。經過幾輪嚴格篩選和麵試,一份出任正校長的邀請擺在了他麵前。

和昆士蘭大學相比,薩裏大學在規模和排名方麵並無優勢,但逯高清毫不猶豫接受了這份工作。

他看重的不是正校長這個頭銜。

“薩裏大學在小衛星技術、工業合作方麵很有特色,其知識創新和應用能力在英國排名前十。此外,英國的工業機構比澳大利亞更全麵,大學更能夠為工業界服務。對我而言,這正是大學重要價值所在,我希望能通過我的努力和治學理念,真正實現大學為社會服務。因此,當這樣的機會在麵前,我不會猶豫。”他告訴新華社記者。

“對我個人而言,這裏更有發揮和上升餘地,成就感會更強,當然挑戰也更大。”說到這裏他笑了起來,“我的習慣是,總選擇更有挑戰的。”

在薩裏大學履職後,逯高清被英國高校聯合會(Universities UK)吸納入會,成為其理事會中唯一的華裔。今年,他又獲得任命,加入英國政府科學技術委員會(CST),與英國最傑出的科研精英和政府官員一道,就英國“脫歐”後如何維持科研發展水平等重大議題為英國首相出謀劃策。

他還希望能把薩裏大學帶到更高平台,在10年內把其綜合排名提升到世界大學前100名內。

心在中國、根在中國

逯高清的辦公桌上,擺放著一尊孔子雕像和一座雄鷹展翅擺件,前者是國家漢辦送他的禮物,後者來自澳大利亞的好友。辦公室書架上還陳列著一些紀念品,都來自與薩裏大學有合作的中國高校。

兼具東西文化背景、融通東西思維方式,這是逯高清的獨特優勢。他說,從小接受的中國文化教育對他在西方當校長有著深遠影響。

“比如,管理好一所大學,必須要平衡各方利益,儒學裏的中庸之道會幫助我處理一些棘手問題,在盡量不傷害任何一方的基礎上,讓所有參與方都感到結果雖然不十全十美但對自己有益。”

他看好中英在教育、科研等多個領域的合作前景。“不僅是因為兩國關係處於‘黃金時代’,還因為中、英契合點非常多,‘脫歐’之後雙邊關係還會進一步推進。英國會尋求盡快達成與中國的貿易協定,這將帶來更多合作機會和空間。”

多年來,已入澳大利亞籍的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的家鄉和祖國,也一直身體力行積極推動西方與中國的全方位交流合作。

他促成薩裏大學5G中心與華為等中國企業的更多合作,加強薩裏大學與中國更多高校的聯係,讚成並推動全英華人教授協會的成立,鼓勵英國華人學者以自己的經驗、智慧和專業知識實現中英兩國雙贏。

逯高清說,自己是時代的幸運兒,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受益者。“如果沒有改革開放,我們這一代人沒有出國的機會;如果沒有改革開放,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達不到現在的程度,我們海外華人在西方的生活和事業也不可能達到現在的高度,因為這跟中國的強大有直接關係。”

他認為,無論當今國際形勢如何變化,有一個事實不會改變,即中國人在異國他鄉受到的尊重程度與40年前比截然不同。

“30多年前我出國留學時,中國人沒有錢,知識麵窄,在西方國家的中國人也很少,西方人對中國人偏見很大。隨著改革開放,中外交流增加,中國對世界的影響、在世界上的地位都在增強。改革開放對中國有利,對世界有利。”

盡管常年居住海外,逯高清從來沒有真正遠離中國。除了每年多次往返中國出差,他每隔幾年還會專程回山東老家看望親戚。

“我的根在那裏,心在那裏。”他一邊說,一邊把手撫在心口。

kankantw 發表評論於
楊福家,2001--2012年 Nottingham 大學的 名譽校長 (Chancellor),參看:
WWW.nottingham.ac.UK/news/pressreleases/2012/december/university-of-nottingham-honours-outgoing-chancellor.aspx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has paid tribute to its distinguished outgoing Chancellor Professor Yang Fujia, by renaming a landmark building in his honour.

從未聽說過他做個愛丁堡大學校長,沒有看到過相關的信息。英國大學的校長職務是:Vice-Chancellor。
龍劍 發表評論於
大約二十年前複旦大學的楊福家當過英國愛丁堡大學校長,這可是英國名校。
missC 發表評論於
薩裏大學是頂級大學?吹,繼續吹。
公費留學,就是不回國
心在中國、根在中國, 就是不回國
改革開放成就我 感謝祖國,就是不回國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薩裏大學是從學院升級到大學的,能做到校長和祖國沒啥關係。
佐羅 發表評論於
這個世界上最搞笑的事就是混得不怎麽樣的盧瑟會經常嘲諷真正的成功人士。
佐羅 發表評論於
這是中國記者對他的采訪,自然會有這一番話語,如果是別的國家的記者采訪,又會有另一番的感慨。人家情商高得很,所以才能做校長。樓下很多人腦經僵化,也隻能自取其辱。嗨嗨。。。。
jiewang 發表評論於
沒有父母養育沒有國家出資你的教育權真能天賦?在美國高等教育費用可不低吧,而他那時學費住校全免,家庭困難的還有補助。我覺的對父母對祖國感恩是純粹的感情,無論政府政黨如何。
nianfi 發表評論於
楊福家院士早擔任過英諾丁漢大學校長,他乃第一位
貓爪 發表評論於
‘心在中國、根在中國’那你為什麽不會去!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有些人,到了二十一世紀,還是不明白,“人權天賦”這麽個道理。還是以為自己的基本權利,包括受教育的權利,是黨給的,是國家給的,是父母給的。
嗚呼哀哉。
zhichi 發表評論於
也應該感謝英國給了他這個機會。
zhichi 發表評論於
感謝祖國就和感謝父母一樣。沒有錯。
陌香 發表評論於
隻是證明了英國人很看的開。
ridicu 發表評論於
有啥好感謝的。受教育權是基本人權,連土共都承認這一點。基本人權就是生來就有的,不是誰施設給你的,難道應該感謝土共沒有剝奪你這項權利?
老品閑 發表評論於
要說俺感謝黨才有足夠理由。


俺祖上六代單傳,爺爺二十多歲被人殺害,留下老父親一棵獨苗,一個家族風雨飄搖的時候共產黨讓國家穩定下來了,才有了我們五兄弟一姐姐,如今發展到近40人的家族。
老品閑 發表評論於
夏天歐洲碰到一個生活不錯的退休老同胞,千恩萬謝感謝黨,俺說沒有那麽多需要感謝的,以前綁住手腳,現在鬆開手腳而已,他陷入沉思。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我的根在那裏,心在那裏。”他一邊說,一邊把手撫在心口。這是在何時何地說的啊?
到什麽山上唱什麽歌,看菜吃飯,見風使舵。滿滿的正能量啊。
如果當年祖國不閉關鎖國,哪裏來的改革開放?所以,你首先要感謝當年的閉關鎖國。
kankantw 發表評論於
楊福家: the Chancellor of the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不算第一個校長,這是名譽校長,不拿工資的。

英國大學的慣例,有 Chancellor, vice-Chancellor, 例如說,王儲查爾斯王子就是 the Chancellor of the University of Wales,肯特公爵(The Duck of Kent,女王的堂弟)就是 Chancellor of the University of Surrey。但真正管事的是 the vice-Chancellor,常常翻譯成“校長”而非“副校長”,pro vice-chancellor 才是副校長。

大學排名沒有定規,形形色色得排名差異很大,無需看得太重。Surrey 大學 在今年的 Times Higher Education 上排名第7,一般來說Surrey 大學在各種各樣的排名中都能穩定地進入前20名,算得上不錯了。
eachnet88 發表評論於
蠻好的,懷著一顆感恩又執著的心。竭盡全力努力奮鬥。很勵誌的一個故事。這樣的人是不會整天怨天尤人抱怨這,抱怨那的。滿滿的正能量。
vawong 發表評論於
他不是最應該感謝的是培養他的澳大利亞和給他校長位置的英國嗎?
國色 發表評論於
華人不管身在哪裏,隻要心在祖國,就一定會有成就,並受人尊敬。而那些“數典忘祖”的人,不管在哪裏都會很失敗,並被人鄙視。“無論當今國際形勢如何變化,有一個事實不會改變,即中國人在異國他鄉受到的尊重程度與40年前比截然不同"。相信中國越強大,華人的地位就會越高。
jelous 發表評論於
他不打工,住外麵,錢從哪兒來?好奇
天涯無芳草 發表評論於
記得我老師有個同學楊福家,不知道算不算第一。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kankantw:排名網上就有。10到15?牛劍已經占了兩名,還有一大堆在後麵,愛丁堡,皇家理工,King’s,甚至聖安德魯也上檔次的。
Jiewang 發表評論於
他懂得感謝祖國說明是一個有良知懂感恩的人,當年我們可是享受小學到研究生全部免費教育,畢業後並未給社會做多少回報就走出了國門!
kankantw 發表評論於
當年的公派分兩種:一種是訪問學者類型的,公費公派;還有一種是自費公派類型,隻是持有公務“普通護照”純粹是名義上的公派,沒有必須回國的要求。

這位 G Q Max Lu 是自己拿獎學金,顯然是自費公派類型,無需回國。
kankantw 發表評論於
怎麽會有這麽多的嫉妒、羨慕、狠呢!

Professor G Q Max Lu 麵相端正,絕對不像“老農”,參看:
alumni.uq.EDU.AU/sites/alumni.uq.edu.au/files/styles/uq_core_large_square/public/18445/Max-Lu_WEB.jpg
zzlbentley 發表評論於
公派留學生為何畢業沒回國?學費是中國人民幫你交的,別忘了。
橫流滄海 發表評論於
照片呢,相麵
抿而好喝 發表評論於
人類就是遷徙的,不停地在遷徙,哪兒有妮瑪什麽根?!難道所有人類的根都在非洲?
他說感謝祖國隻是向中國表白一下罷了,誰都知道中國人傻錢多,缺讚助的時候中國就是個大錢包。
改開成就了他是真話,不然頂多是上山下鄉,做個老農。嗬嗬。
弟兄 發表評論於
從監獄放出來覺得外麵的世界很美好,感謝監獄
warshipfreedom 發表評論於
中國沒有共產黨的話,根本沒有改革開放的必要!!
裘千裏 發表評論於
心在中國、根在中國

與那些反華分子相比,他們是沒了心,也斷了根。
藍藍馨 發表評論於
怎麽沒感謝黨呢?
kankantw 發表評論於
Professor G Q Max Lu is the President and Vice-Chancellor of the University of Surrey.

University of Surrey 在英國排名是 10-15th 之間,算是英國的頂級大學了。
潛伏999 發表評論於
是英國的學校聘請你做校長,應該是英國的學校給你機會,你怎麽不感謝這個學校呢?不感謝培養了你的那些留學過的學校呢?所以這個人節操有問題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頭一次聽說Surry University是英國頂級大學,我沒見識了。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政治正確,感謝國家
潛伏999 發表評論於
原來中國就一直可以出國留學 後來中國不能出國留學 最後中國又回到可以出國留學的時代,這隻能說是回歸,不是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