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好亞裔美國人 共和黨要結束平權運動(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從周一開始,圍繞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在招生中基於種族錄取政策的法律訴訟將加劇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對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的戰爭,這也突顯出共和黨人努力贏得美國增長最快的種族群體的擁護的一項舉措。

據Politico報道,哈佛大學(Harvard)正麵臨一項訴訟,稱這所精英學校在極度競爭的招生過程中基於種族因素錄取對亞裔美國申請者不公平。特朗普政府支持這起訴訟,並對該校歧視亞裔美國人的指控展開了自己的調查。此舉可能會讓共和黨贏得一批選民。

亞裔美國人長期以來一直支持民主黨,傾向於支持槍支控製、移民政策,甚至是平權運動。但越來越多的亞裔美國人對在招生過程中出現的種族歧視感到不滿。他們認為,種族歧視使亞裔美國人的錄取標準高於其他群體。


哈佛大學。(圖片來源:美聯)

美國馬裏蘭大學(University of Maryland)研究亞裔美國人的教授詹妮爾·黃(Janelle Wong)表示,對此不滿的亞裔美國人“有傾聽的能力,因為他們在美國政治中占據著相當獨特的地位:他們是非白人選民,他們反對平權行動。”

民調顯示,亞裔仍以壓倒性優勢支持民主黨,並在很大程度上不支持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但對於民主黨人來說,黃表示,是敲響警鍾的時候了。

在長期從事反平權運動的活動人士愛德華·布盧姆(Edward Blum)的領導下,在特朗普向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增添了第五名保守派大法官之後,這場針對哈佛大學的訴訟許多人認為才剛剛開始。

布盧姆的“公平錄取學生”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在2014年對哈佛提起了訴訟,今年夏天,司法部也加入了訴訟,指控哈佛在法庭文件中存在歧視。美國司法部堅稱,“與其他種族群體(包括白人申請者和其他少數種族群體的申請者)相比,哈佛以種族為基礎的招生過程明顯不利於亞裔美國申請人。”

哈佛訴訟案判決在即,平權法是否已完成曆史使命?

【僑報記者尚穎10月12日洛杉磯報道】學生入學公平組織(SFFA)狀告哈佛大學訴訟案10月15日在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開庭。為聲援支持SFFA,2015年發起對哈佛大學行政訴訟的美國亞裔教育聯盟(AACE)在全美發起10月14日波士頓廣場“美國夢——平等教育權益大集會”。

此前,8月30日,聯邦司法部向波士頓聯邦地方法院遞交《美國國家利益陳述》(United State’s Statement of Interest)報告,反對哈佛大學提出的簡易判決的提議,支持SFFA起訴哈佛涉嫌歧視亞裔申請學生。

美國法律政論學者張軍對此表達關切。指出SFAA訴訟哈佛案,法官是決定者,司法部隻是參與到了訴訟當中,表明美國政府對這件事的態度。依照目前遞交的信息,哈佛本科入學除了硬性的量化標準外,存在主觀的非量化指標,這些被認為是哈佛錄取程序中對亞裔學生潛在存在歧視的部分。訴訟案將來怎麽走,要看哈佛方麵的反應,同時,也取決於大法官如何認定美國司法部的調查。

與此相關的平權法(Affirmative Action,或AA)是幫助亞裔起訴哈佛的保護傘,抑或是造成哈佛等常春藤大學歧視亞裔的“禍首”?華美政聯創始人,首任會長陳德華澄清,哈佛訴訟是以平權法AA為法理依據控告哈佛,SFFA起訴哈佛訴訟書第一條很明確:本案依據1964年民權法案第六章提起訴訟,禁止哈佛基於種族和族裔進行有意歧視。

關於哈佛訴訟案

2014年,猶太裔保守人士布魯姆(Ed Blum)成立SFFA學生公平入學組織,挑戰哈佛大學招生政策的合法性。SFFA證據顯示,哈佛招生錄取有針對性地歧視亞裔申請者,包括以種族因素決定錄取,打壓特定族裔(亞裔)申請學生,未嚐試非種族的替代辦法,被認為通過事實上的種族配額,種族刻板印象和過高標準等一係列有違最高法院相關判決的做法歧視傷害亞裔學生。

為配合SFFA哈佛案法律訴訟,2015年5月,AACE趙宇空等聯合64個亞裔團體向美國教育部和司法部遞交行政申訴。趙宇空認為,司法部通過對AACE行政申訴及SFFA法律訴訟所提供的證據調查,已經掌握數據,認為哈佛涉嫌違法。

10月15日,哈佛案法律訴訟在波士頓區級法院開庭,SFFA過去4年收集的證據也將呈交法庭,相信這些證據強大到足以使哈佛將被禁止在招生中使用種族因素。

談及哈佛等美國頂尖大學錄取對亞裔申請學生的歧視,華美政聯陳德華深表同感,認為最顯然的事實,過去多年華裔人口成倍增加,但是哈佛錄取亞裔學生的比率基本保持不變,箇中不合理顯而易見。他認為這與1920年代猶太人遭遇的情形相似,很高興有人替亞裔孩子打抱不平。

他揭示,早在2013年哈佛大學內部的調查數據證實,亞裔申請學生整體的學業成績,考試分數和課外活動均高於其他族裔,但是亞裔學生的個人品質和綜合評分明顯低於其他族裔學生。即便同等綜合得分,錄取幾率也明顯低於其他族裔。

陳德華認為,研究結果和相關統計專家的分析結果一致:同等條件下,亞裔申請者錄取幾率25%,白人35%,西裔75%,非裔95%,表明種族在哈佛錄取中是至關重要的決定因素,其中以體育特招獲錄取的幾率較其它多6.33%;校友子女獲錄取的機率多2.41%,同樣領先。而亞裔身份獲錄取的幾率最低——0.27%。

他解釋,參照過去多年的數據,即便亞裔學生錄取幾率略有提升,其它族裔錄取率並沒有變化,而受影響的是校友子女錄取率降低(過去達45%-50%;目前30%多),所以阻力可想而知。如果哈佛案勝訴,可能的結果是校友子女錄取率繼續減少。所以他認為華裔與非裔西裔學生爭名額不明智。

狀告哈佛行政申訴發起人趙宇空指出,哈佛通過暗箱操作給亞裔學生“個人品質”普遍打低分毫無根據,極具侮辱性。亞裔在創業,技術創新,科技和藝術領域都有卓越成就。皮尤研究2012年評出,亞裔是美國“收入最高和教育水平最高”的族群。但是,由於害怕受到非法種族配額的限製,及負麵種族刻板印象的陰影,很多亞裔孩子申請知名大學甚至被迫隱藏他們引以驕傲的文化傳統和族裔身份。

對於訴訟指控,哈佛大學拒絕接受,認為亞裔申請學生錄取比例相較10年前已增長29%,聲明從未歧視任何申請學生,包括亞裔。哈佛指稱,尋求多樣化錄取是哈佛招生過程的重要部分。

另據SFFA創始人布魯姆向記者提供的蓋洛普(Gallup)民調數據,美國民眾70%以上支持擇優錄取,反對使用種族因素。甚至在黑人社區,50%支持擇優錄取,隻有44%支持使用種族因素錄取。

禁止種族配額,消除非法歧視

從2015年64個亞裔組織遞交申訴,到今年156個組織支持SFFA法律訴訟,趙宇空表示,第一步目標,希望推動將政策方麵的非法歧視消除,主要切入點:通過行政申訴,政策諫言美國司法部和教育部改變錄取政策。

第二步裏程碑,希望SFFA打贏法律訴訟,在法律上確保亞裔孩子不再受到歧視。美國曆史上猶太人有被歧視的曆史,所以猶太人對於種族宗教歧視極其敏感。他相信布魯姆的目的是為美國夢精神,為所有族裔的機會平等。

趙宇空列舉最高法院的若幹次判決,一步步嚴格限製種族配額,刻板印象和種族歧見,並明確指出大學錄取不能針對特定族群有超高的標準。遺憾的是,奧巴馬政府2011年推出政策不提這些,而通過各種變通的辦法加強多元化,非常誤導。他表示,這次AACE努力推動從政策方麵扭轉,恢複2006年布什政府時期明確禁止種族配額和種族歧見的政策。他認為政策改革,消除非法歧視是第一步,但要根本解決問題取消種族因素,需要SFFA打贏訴訟。

John Shen多年擔任同樣頂級私立杜克大學校友會中國區麵試委員會主席,與杜克大學入學辦公室合作多年。他的理解,入學程序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主觀性和複雜性,沒有精確的量化評比標準,很多時候一位入學評審眼裏完全有資格獲錄取的申請人在另一位評審眼裏或完全不符合資格。無奈這種情況天天發生,種族是否是考慮因素極難確認,這是留在每個人思想深處的固有烙印。他認為就算學校在政策上明令禁止考慮,也不見得有任何實質性的幫助。

南加華人家長會楊秋紅坦陳,孩子申請名校被拒,華人家長一向隻從自身尋找原因與不足,幾乎從不質疑錄取操作的問題。目前的哈佛訴訟案,家長最關切哈佛錄取能否推動透明化,即使被拒能夠知道原因,以此保證其公平性。亞裔學生不怕競爭,但是怕不透明的競爭。

加州佛利蒙學區教委主席邵陽認為,訴訟案雖然狀告哈佛,但它所針對的是以哈佛為代表的美國最優秀頂尖的精英大學,指標性意義影響深遠。同時更大的背景,也是針對實行多年的平權法AA,所以會對國家政策,司法判決前例產生重大影響。

法律學者張軍分析,目前哈佛訴訟案在聯邦地方法院,絕大部分區級法院的判決依然需要依據最高法院的判例。他認為區級法官的決定比較難跨出已有的高院判例。可能的判決情形,或非常狹窄局限地根據原來的判例作出一個判斷,諸如指出哈佛錄取在某些技術層麵有瑕疵等,而不太會對平權法作出重大政策改變的判決,甚至區級地方法庭修正政策的判例可能性也不大,仍然需要到最高法院一級。

AA是否已完成曆史使命?

張軍闡釋,平權法AA是美國1960年代起實行的一係列法律,政策,指導規範和行政措施,旨在“終止和糾正特定形式歧視的影響”,應該說是當時特定曆史條件下的權宜之計,以此改正多年對非裔的歧視,原意希望美國最終變成公平社會,但矯枉過正,反而造成對亞裔的逆向歧視。有關AA是否已完成曆史使命,美國國內有不同聲音,兩造人馬所持意見似乎都有道理,但各自基於自己的立場,就像美國整個的政治現狀,是需要達到一種平衡和妥協的問題。

趙宇空:10725是肯尼迪總統簽署的第一個AA相關文件,原本是要消除聯邦在用工雇員方麵的種族歧視,給少數族裔平等的機會,與馬丁·路德·金的夢想吻合,但後來AA被扭曲,變成照顧幾個族裔,打壓其它族裔的不合理種族照顧。需要強調的是,有人聲稱AA是對被歧視族裔的照顧,但是排華法案時期華裔遭受歧視,二戰時期亞裔被監禁歧視,為什麽今天還要遭受歧視?亞裔孩子勤奮好學,從未要求政策上的任何傾斜,爭取的是基本權利的公平對待 。

AA實施多年,趙宇空指出,原本想幫助的非裔及西裔過去50年沒有明顯改善,可以說這種政策是失效的,雙刃劍卻傷害到亞裔孩子。他認為造成大學錄取未能實現種族多元化的根本原因,在於一些少數族裔貧困社區的中小學教育普遍落後,所以需要從這方麵解決問題。如果不夠,支持不分種族依照社會經濟狀況適當照顧貧困社區。華裔同樣關心美國社會的發展,但是以種族因素決定錄取不合理,也與馬丁·路德·金博士提出的夢想相違背。

南加金橙俱樂部(TOC)資深理事Tony Pan:2014年加州試圖通過SCA5種族配額提案,意欲將種族因素重新放回加州法律,遭華裔堅決抵製。哈佛案司法部強力介入比較罕見,似乎有解決問題的決心。近日最高法院新任法官卡瓦諾的認定非常關鍵,希望他保守派的背景維護美國的公平理念,不以膚色區分族裔。我們所做的努力是要恢複AA其本來麵目。

張軍:從曆史角度看,AA確實幫助少數族裔的貧寒家庭,曆史上起到積極作用,但這些年來自白人和亞裔的很多訴訟顯示,AA濫用反倒一些白人或亞裔模範生遭逆向歧視。在平權法演變的過程中,雖然華裔不是主要的推動者,但毫無疑問華裔是整個過程當中的受益群體之一。曆史上對華人的歧視非常嚴重,從整體講,AA對於華裔美國人取得今天的社會地位有過非常積極的曆史作用。因此就事論事,今天需要爭取的,就哈佛案招生歧視這部分,希望哈佛能製定出有利於公平競爭的機製。是否有歧視,仍需要看法院的判決。

另一方麵,相當一部分共和黨人認為平權法已經完成曆史使命,到了要麽終結,或者需要做重大改革的時期。

最高法院新的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通過任命,高院大法官構成更加右傾。特別卡瓦諾聽證會拒絕就《排華法案》表態,也引起華裔社區的質疑與隱憂。如果認可除了升學外,美國社會仍有各種針對少數族裔或其它的不公平,那麽不能放棄AA這個保護傘。

AA原本希望通過法律從根本上幫助相對弱勢的群體,希望弱勢群體成為和其他所有群體一樣的人,隻是畢竟很多內容是上世紀50至60年代的狀況,今天美國已經產生黑人總統,AA需要與時俱進,進行改革。但是,因為哈佛錄取而推翻整個平權法案,甚至影響到其它少數族裔包括女性權利的保護,不能算智慧的抗爭,今天之所以能夠狀告哈佛,也是以平權法案作為依據。

AA發展到今天,可以預見法院還是希望在其中找到平衡點,徹底推翻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過程中是否可能產生與時俱進的判決,取決於美國最高法院最終會不會對此切入。如果最高法院產生了新的判例,如何體現所謂的“與時俱進”,是要通過最高法院的一係列判決(既定憲法通過憲法修正案門檻極高),取決於哈佛訴訟未來是否會打到最高法院 。

上一次最高法院針對類似案例的判決已行之有年,高院右傾勢必對此趨於保守,很難判斷最終結論是什麽。但就取消平權法案,暫時時機不到。

就10月15日可能的判決結果,張軍分析:哈佛訴訟本身很重要。如果區級法院作出一個判決,最高法院選擇進一步支持維持AA,還是認為AA事過境遷應該壽終正寢?將決定哈佛案是否會變得至關重要,成為裏程碑式的法案。另一種可能,法院不對AA作出評判,隻針對哈佛錄取中一些具體的技術性細節作評判,避開觸碰AA的重大決定。這樣的判決,雖然重要,但不會成為裏程碑式判例對以後相關案件產生指導意義。即使特朗普頒布行政命令,但隻對聯邦政府部門產生約束力,對私立學校約束力有限,所以哈佛訴訟可以變得重要,也可能不太重要。

美國將來變成什麽樣的社會,取決於大家期望它成為什麽樣的社會。希望美國是公平,自由,正義的社會,每個人都應努力使之更完善,而不僅僅因為一件事影響到華人,所以覺得不公平。即使可能影響到其它族裔,華人作為社會的組成部分也需要積極參與,把自己當成主人,以主人翁的態度看待社會不平等,致力改進。

公平之路漫漫,希望華人放眼大學錄取以後,不希望一個歧視之後走向另一個歧視;不希望亞裔孩子走出校門以後,又麵臨新的困境。

哈佛校友談哈佛錄取:非本科校友子女未必加分

【僑報記者尚穎10月12日洛杉磯報道】學生公平入學組織(SFFA)狀告哈佛案15日即將開庭審理。在哈佛大學獲化學博士學位的邵陽表示,作為哈佛校友感到心情複雜。在哈佛考量錄取的時候,他認為,非本科校友子女未必加分。

邵陽他講述,哈佛大學校園有很多校門,哈佛曆史悠久,每一個鐵門都有一個故事。在哈佛讀書期間,從校外進入其中一個叫德克斯特(Dexter)的門洞,門楣上有一行話:“入門增長智慧”(Enter to Grow in Wisdom), 從校園內走出校門也有一行字“出門更好地服務國家和人類”(Depart to serve better thy country and thy kind)。當時看到使命感油然而生:哈佛培養的不僅僅是各行各業專業領域的佼佼者,更重要的是培養服務社會,服務國家和人類,肩負使命的人才。

暗箱操作,哈佛校友子女未必加分

邵陽的兒子2013年畢業於加州弗利蒙學區明星高中,成績優異,一直在年級中名列全茅,多才多藝,從小父母鼓勵其全麵發展,又熱心公益,在教會服侍中展現領導力。在哈佛的畢業典禮上,其子和他一起上台並獲得特別證書,證明他在父親畢業時在場。證書一直保留下來,以作為哈佛校友子女或能加分,但事與願違,2013年申請哈佛遭拒。被告知父親邵陽非哈佛大學本科部的校友,不能作為承傳(legacy)加分;最終其子接受耶魯大學的錄取,獲生物音樂雙學位,畢業後在耶魯音樂學院工作,目前正在申請醫學院。

邵陽深感哈佛大學錄取稱其為黑箱操作不為過,他解釋“黑箱操作”並非貶義詞,隻是一個現象,但是賦予大學錄取最大空間的不透明操作,因為沒有人能夠準確地說出其錄取過程按怎樣的流程標準。他認為,事實上,各個學校都有各自獨立的標準,整個錄取過程保持神秘,以便有更多主觀操作的空間。

目前了解的情況看,以哈佛大學為代表的頂級精英大學在整個錄取過程中采用所謂“整體考量”(Holistic Consideration),所謂目的不以分數為唯一標準,鼓勵學生全麵發展,聽起來理念良好,但是在錄取過程中賦予大學最大空間不透明操作,其中亞裔申請學生最重要的訴求是不公平:即錄取考量的標準是什麽,有沒有所謂的族裔配額歧視因素在其中;或具體有多少指標,在錄取過程當中所占權重是多少等,都沒有定義。

哈佛錄取借全麵考量所給予的空間黑箱操作不可否認。

同時,身為弗裏蒙學區教委主席,邵陽指出,哈佛訴訟案雖然狀告哈佛,但它針對的是以哈佛為代表的美國最優秀頂尖的精英大學,指標性意義影響深遠。同時更大的背景,也是針對實行多年的平權法(AA:AffirmativeAction),所以會對國家政策,司法判決前例產生重大影響。作為學區主席,邵陽深感中小學教育方向取決於高等教育錄取的標準和培養的方向,以至隻能隨大學錄取標準變化,非常被動,無法設計實現自己的教育理念,必須和大學教育接軌,因此這個案例也會造成將來對全美乃至國際中小學培養畢業生的目標和標準的影響。

邵陽表示,哈佛訴訟的意義還在於推動使哈佛錄取過程和流程的透明化和公平性。此案進行中哈佛大學錄取的全麵考量很可能被要求具體定義,最後迫使哈佛大學整個錄取過程更加透明,更加公平,所以樂見其成。

以在哈佛讀書的親身經曆來看,亞裔學生的個人品質是否真的比其他族裔差?對此問題,邵陽表示,反對任何的刻板印象,相信申請哈佛大學的亞裔學生當中不少在課外活動及生活經曆來說,足以反映他們不僅僅有個人領導能力,兼具服務社區服務社會的意願,也不排除有些申請材料隻是體現在高分。所以,亞裔要說服整個社會,包括其它精英大學錄取機構對亞裔申請學生不再有這種刻板印象。除了爭取錄取過程透明,自身也需要理清進入名校的目的是什麽?從中小學開始培養全麵發展(well-rounded )的個人品質,才可能改變目前對亞裔造成不公的現狀。

為自己爭取權益是美國精神的體現

對於亞裔社區群起申訴哈佛大學錄取不公,邵陽表達支持:美國社會應該為自己的權益發聲爭取,如果感到被歧視受侵犯,理應挺身而出。為自己爭取權益本身是美國精神的體現,在別的族裔身上,能常常看到他們的榜樣。當初馬丁·路德·金所宣揚的並非隻針對非裔美國人,直到今天影響社會的各個族群,所以亞裔爭取權益,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利用法律手段進行智慧抗爭。

邵陽說,因為我們的人口數量有限, 很小的族群不太容易形成合力。美國的司法體係,其中一原則是要保護少數群體的利益。同時,抗爭過程中需要了解美國社會是一個熔爐,需要爭取更多族裔對我們的同情和理解,而不是和其它族裔割裂開來,甚至對立起來。

邵陽表示,華裔過去屬於逆來順受的模範少數族群,哈佛訴訟引發的關注更能喚起亞裔族群對於追求整個社會公平公正公開等議題更多的參與度和關注度,非常值得鼓勵。在美國要爭取權益不需要大的成本,隻要熱心參與就可以。他鼓勵華裔不僅僅為自己的權益發聲,也為整個社會的公平公正努力。最終目的是為更好地服務國家服務人類社會。如果人人都稟持著這樣的信念,拋開個人名利,以更寬廣的視角看待藤校錄取,教育及人生的意義,大家都可以在最終目的上達到統一。

bl 發表評論於
破棉襖 發表評論於 2018-10-15 10:54:11
隻要結束平權,權利自然向白人轉移。
-----------------------------------------------------------
同意,表麵上似乎是為亞裔主持公道,其實隻要結束平權,不用白人出麵,
機會自然向白人轉移,所以讓華人打頭陣是最保險的辦法。
Tropical_Ed 發表評論於
寬容,你的幾條評論偷換了幾個概念:種族歧視,地域歧視,階層歧視。華人現在抗議的是種族歧視。而地域歧視和階層歧視是全社會的議題,不應由華人單獨麵對,更不應與種族歧視混為一談。
寬容 發表評論於
平權沒問題,但是不能過分了。逆向歧視是不應該的。
寬容 發表評論於
名校對富人和權貴的跪填,我看華人都沒意見。因為華人的文化一向如此。但是名校對弱勢群體照顧,華人就要造反了。因為在華人勢利的文化裏,哪裏容得下這個。
寬容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怎樣考量對弱勢群體的照顧。似乎看收入和階層,比看膚色更好。富裕的黑人,不應該得到照顧。窮困的白人,反而應該給予照顧。其實更加不平等的是對富人和權貴的照顧。有個總統老爸,就不愁去不了哈佛。這個我看怎麽華人都沒意見?
寬容 發表評論於
考大學自然不能光看分數。美中體製差異巨大,但大學錄取都favor少數民族。為什麽?想想看,如果考大學完全看分數,西藏新疆人哪裏有希望進北大清華?當然川粉之流會說,西藏新疆關我皮事。沒關係,你可以不關心,但是人家大學會關心。關鍵是怎樣考量對弱勢群體的照顧。似乎看收入和階層,比看膚色更好。
破棉襖 發表評論於
隻要結束平權,權利自然向白人轉移。
非否 發表評論於
Clickable:
care.gseis.ucla.edu/wp-content/uploads/2015/08/care-brief-raceblind.pdf
非否 發表評論於
整個UC亞裔錄取比例在這,
***care.gseis.ucla.edu/wp-content/uploads/2015/08/care-brief-raceblind.pdf

但錄取比例單項不足以評估209的效果。更多亞裔學生可能因為受到209的鼓勵而申請加大。即使錄取比例下降,人數可能增加。而亞裔生在加大的比例實實在在增加了。

大學錄取的確是零和博弈。以種族為由給一個學生優待,就是因為種族對另一個學生的歧視

netflypig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7:26:54
加州大學從97年執行prop 209法案開始廢除平權。uc berkeley的錄取數據顯示,97年到現在,20年過去了,壓抑的錄取比例並沒有明顯變化,持續在40-45%,實際受益的是白人群體,受損的是西裔和非裔。

誰有能力可以統計一下整個加州的亞裔錄取數據,看是否跟unc berkeley類似。文章裏麵對於取消aa後亞裔受益的描述顯然是與事實相反的,至少是同uc berkerleu的數據相反的。
非否 發表評論於
“你們”=新船民
非否 發表評論於
pcboy888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22:18:09 白人也不喜歡基於種族配額的所謂平權吧?亞裔的力量似乎沒到達值得被討好的程度。種族配額真談不上是平權,配額製實際上是另類的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製度。

——
種族配額三番五次被明確裁定非法。新船民就是聽不進。你們能證明哪個大學用了種族配額,在法庭絕對贏
非否 發表評論於
一群鼠目傳粉不懂短視的自私常常變成自殘自戕
非否 發表評論於
像加州那樣,大學招生禁止考慮種族,其它整體上保留政治正確和AA
睜眼看看 發表評論於
“僑報”酸酸的來一句:結束平權運動是討好亞裔美國人。

看來僑報是不想看到海外華人好,不想看到種族平等。
海外華人被民主黨歧視的越厲害,僑報越高興。
趙登禹路 發表評論於
訴訟? 個人不出頭,披“群體”“族裔”虎皮,沒出息,不該贏,也贏不了。
5AGDG 發表評論於
30512 發表評論於 2018-10-15 05:25:28
平麵幾何, 你跟一些沒心沒肺,掉進幾毛的錢眼裏的人較真?
別浪費時間了。
-----------------------------
掉進幾毛的錢眼裏的人比誰都聰明,如果他們真的相信自己說的,現在應該在北朝鮮或者偉光正國才對。
30512 發表評論於
平麵幾何, 你跟一些沒心沒肺,掉進幾毛的錢眼裏的人較真?
別浪費時間了。
意大利通心粉 發表評論於
隻有亞裔裏的文革一代大陸新移民這樣小心眼。印菲和日韓港台移民都很支持平權運動
GeorgeInCA 發表評論於
It is about the time to stop AA.
量子糾結 發表評論於
zing20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9:15:44
幼稚的黃皮川粉認為沒有了平權法案,亞裔就占便宜了,不僅上大學容易了,以後走上社會也會更多成為領導者。
其實隻要看一看平權法案產生之前的美國社會是怎樣的局麵,就知道這種想法是多麽幼稚了!
—————-
幼稚不幼稚的,在數字麵前這樣的形容詞都沒什麽意義,加州大學係統自1996年廢除AA之後,黑墨入學比例下降了一半,亞裔則增加了一倍,沒有AA亞裔是占便宜了。
pcboy888 發表評論於
此外我特別八卦過,一般意義上的亞裔,主要是指中日韓裔. 看文學城評論也可以知道,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的移民,評論家們是不屑於與之為伍,不承認他們是亞裔的。“黑墨穆印”則是評論家眼裏亞裔最大的敵人(也是美國的階級敵人),這當中的穆斯林很大一部分來自亞洲,印巴人也是亞洲的。可見狹義的亞裔和”亞洲人”不是同義詞。此外,還有最狹義的亞裔,就是特指中國兩岸三地漢族移民。
pcboy888 發表評論於
白人也不喜歡基於種族配額的所謂平權吧?亞裔的力量似乎沒到達值得被討好的程度。種族配額真談不上是平權,配額製實際上是另類的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製度。
JTG02 發表評論於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9:08:52
看黃床糞們的發言,可以肯定都是一小撮沒進過美國學院沒曾領過高薪有頭沒腦開眼講瞎話的街邊貨家庭保姆清潔工。。。
--------------------------------------------------------------------------
首先,閣下的意思是“街邊貨家庭保姆清潔工。。。” 就沒有發言的權力?還是與您意件不同的就是沒進過美國學院沒曾領過高薪有頭沒腦開眼講瞎話?還是自認高大上者的眼中,就是my way or the highway?
其次,先說好我不算閣下口中的川粉;但這種一幹子打翻一船人的情緒說法,隻證明您沒有比您所批評的“有頭沒腦開眼講瞎話”好;當然您硬要把我歸類為川粉也由你,隻是如此一來您這句話就肯定錯了。
cui2b8 發表評論於
科學早就證明種族之間是有基因差別的。黑人有優於白人黃人的地方,白人有優於黑人黃人的地方,黃人有優於白人黑人的地方。大家各自發揮優勢有何不好?非要讓女人與男人拚力量,讓人跟豹子比跑步?世界上沒有不是racist的人,何必ZB做政治正確姿態呢?白人的基督教文明+科學邏輯適於掌管社會總體架構的設計和管理。東亞人的勤奮+聰明+吃苦適於做技術工與工程。黑人的活力+力量適於做服務、溝通、娛樂。如果設計AA,應該據此設計,才是社會人力資源最大的利用。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方正land99
-------------------------------------------------------------------------------
你說的是床鋪的三老婆的東歐父母七十零歲移民美國就是利用納稅人的錢吃福利吧,吃完就關門不讓其他移民家庭團聚?還有,床鋪三歲開始領父母的工資,十幾歲就是百萬富翁了,他父母死後他繼承了4.13億美金遺產,偷稅漏稅的數目是吃福利人的多少萬倍?
-------------------------------
福利政策現實存在,有人用無可厚非。但這是不是一個長遠的政策,適不適合美國長遠利益,有沒有被abuse? 提出質疑,並考慮限製福利好像也沒錯吧? 至於Trump繳稅少,用偷稅漏稅的說法是要有證據支持的,可不是您上下嘴唇一碰就可以的。合法避稅這個概念聽說過嗎?

看您說話如此情緒化,又不嚴禁,高端人口就這樣?
LA1991 發表評論於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7:26:40

You rest your case? You never had a case.

-----At least I have a brain, unlike an idiot like you.
天涯浪子 發表評論於
這個文革餘孽的孽種又在城頭狂咬噴糞?
Tiger666 發表評論於
不要混淆視聽!亞裔反對的是不合理的"平權",OK!
wd01702 發表評論於
別離題扯政治,也別張口噴糞,隻說明你口臭加沒文化。問題的實質是同樣社會地位的情況下大學該不該為某些種族提高入學標準,同時為其他種族降低降低入學標準。哈佛說我沒有,間接表明哈佛自己也承認這是不合理的歧視。華左卻認為這是合理和正當的行為。問大家希不希望大學種族多元是在偷換概念,我本人就希望大學種族多元,隻是反對為了多元而實行種族歧視。
zing20 發表評論於
沒有了平權法案和政治正確,隻會有利於在美國社會中人數,財富和政治勢力均占壓倒性優勢的白人進一步鞏固他們的權力和地位。
事實是,考試成績也就隻有在申請大學時有點用處。在社會的絕大部分利益分配,能力評價和職務升遷上,都是由處在組織上層的領導者主觀決定的。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美國社會有美國社會的弊端,我們既然選擇在這生活,就要盡可能的趨利避害。對亞裔不利的政策,少一個是一個。就這麽簡單。
zing20 發表評論於
幼稚的黃皮川粉認為沒有了平權法案,亞裔就占便宜了,不僅上大學容易了,以後走上社會也會更多成為領導者。
其實隻要看一看平權法案產生之前的美國社會是怎樣的局麵,就知道這種想法是多麽幼稚了!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別說啃腚,你啃什麽都沒用。支持民主黨的就是吃福利的和親屬移民的。句號。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看黃床糞們的發言,可以肯定都是一小撮沒進過美國學院沒曾領過高薪有頭沒腦開眼講瞎話的街邊貨家庭保姆清潔工。。。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同意,民主黨的支持者都是拿福利的和家裏有人要移民的。
Ohaus 發表評論於
自作多情了吧?亞裔總共才多少選票啊,人家為什麽要討好你?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8:34:28

以前安也費解。後來發現這些家庭中大多有成員在利用福利政策,或有需要移民的。這兩項最多。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

--------------------------------------------------------------------------------
你說的是床鋪的三老婆的東歐父母七十零歲移民美國就是利用納稅人的錢吃福利吧,吃完就關門不讓其他移民家庭團聚?還有,床鋪三歲開始領父母的工資,十幾歲就是百萬富翁了,他父母死後他繼承了4.13億美金遺產,偷稅漏稅的數目是吃福利人的多少萬倍?
Armin 發表評論於
如果說白左有點傻,還有點良心未泯,為所謂公平正義還能犧牲點自己族群的利益,那共和黨白人可就不是省油的燈啦,能讓亞裔得到好處?想什麽呢?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咱父母都是一心一意搞科研的,所以厭惡床鋪和床糞說的“中國人都是間諜”!
咱是搞大數據的,所以特別厭惡床鋪和床糞說的“中國科技生都是間諜。。。。。。”TMD亂彈琴!
Armin 發表評論於
典型的拿亞裔當槍使,以夷治夷,讓亞裔和黑人,西裔互掐而白人躲在背後受益,共和黨白人看不慣黑人,西裔充斥名校,難道看得慣亞裔充斥名校,用腳趾頭想都能像清楚的問題。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不知為何不少人傾向民主黨,百思不得其解。"
--------------
以前安也費解。後來發現這些家庭中大多有成員在利用福利政策,或有需要移民的。這兩項最多。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和恨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亞裔又感覺良好了! 受益的隻是亞裔嗎?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8:03:33

方正,慢慢想想:什麽是無毛?不敢對中共作任何批判的就是無毛!先說說你們敢不敢對中共所做壞事進行批判,無毛不要混在川黒中,像KM2016,不言有罪,反共又反川,這是言論自由,支持他們!你們二人呢?

================================================================================
正常人肯定有毛,有健全的身體和不忘本的初心。咱在中國出生,是二代移民,不忍看床鋪大嘴對華惡劣!對那些昧著良心反中罵中的黃床糞,特別厭惡!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在美正常華人擁護川普做得對的地方,反對川普做得不對地方。無毛反對川普任何行為,不敢批判中共做的壞事,你不要回避,你是伍毛嗎?川普說過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嗎?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方正:你不要回避,正麵回答,川普有沒有說過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有膽就回答!
問題多 發表評論於
亞裔大多靠勤勞致富,與共和黨理念吻合。不知為何不少人傾向民主黨,百思不得其解。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川普做得好的就該表揚,做得不好就批判,中共也一樣!國家是土地和民眾,政府隻是執政者,政黨沒有好東西。民主就是利用政黨狗咬狗,使民眾有知情權,監督權,中共一黨製就是害怕民眾有知情權和監督權。
老糊塗2 發表評論於
這裏有幾個伍毛天天在這裏上班,逢川必反,逢美必黑,大家夥兒早就看出來,再抹黑也沒用。省省吧!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7:44:30

方正:你把我的發言看看,我說的川普沒有講過這句話,與排華法案什麽關糸?
----------------------------------------------------------
鑒於床鋪大嘴和陰險彭斯還有那個猶太人顧問米勒今年來對華的強硬政策,你以為在美大多數正常華人都像你那樣歡欣鼓舞嗎?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方正,慢慢想想:什麽是無毛?不敢對中共作任何批判的就是無毛!先說說你們敢不敢對中共所做壞事進行批判,無毛不要混在川黒中,像KM2016,不言有罪,反共又反川,這是言論自由,支持他們!你們二人呢?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反川的主力是"伍毛",吃福利的,非法移民,包括靠政庇的非移,還有靠子女移民過來綠卡期間就吃美國福利的無恥剝削者,反對非移吃褔利,反對懶人吃福利,把壟斷集團的工作拉回美國,不再在國際上做冤大頭,都是川普的功勞,才能使美國強大,才能有利於我們的後代。無毛反對一切對美國有利的做法,部分川黑因為個人私利反川。這才是真相!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方正:你要引用就該全文引用,這樣引用到底是誰的發言?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方正:你把我的發言看看,我說的川普沒有講過這句話,與排華法案什麽關糸?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2012年通過的議案為無記名表決,英文原詞是“regret”(遺憾)而不是“apology”(道歉),我們仍舊任重而道遠。。。。。。
那些以為嫁了美國洋老頭就洗白白了的黃床糞婆娘和政屁過來入了美籍的黃床糞騙子最自以為 是美國“白人”了?呸呸!!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支持共和黨反對平權是因為在這事上亞裔中老中和老印與白人利益一致。不能魔怔了什麽都支持因為政治正確很多情況下對老中還是有益的。具體在教育方麵也要給黑哥們兒和墨哥們兒一些機會。讓他們當中的相對的精英有出人頭地的機會,這樣美國才能平衡發展。說不好聽的他們要真沒學校上街上遊蕩成了流氓最倒黴的也還是亞裔。華裔應該反對極左同時也反對嫖總這種極右的勢頭才能在美國有一席之地。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我哪一句話是顛倒黑白?我講的隻是事實,沒有發表評論,你分得清什麽叫事實,什麽叫評論嗎?任何新聞首先要確認是否事實。第二才是對肯定的事實進行符合邏輯的推理。你懂不懂?現在我們先判定這句話是不是事實?美國主流媒體30餘家,大部分都承認的基本是事實,可是隻有politico一家這樣報道,而且報道的是"某國"。其它媒體沒有報道,要報道也隻敢說,引自 "politico".連左報大戶CNN,都承認隻是說"某些""代理人"。所以這完全是造謠。其二我對這個事實真假並沒有對川普的任何言語作過解讀,這個"慢慢想想"不知想到哪裏去了?把他自己的言論作為我的言論來反駁,那本身就是造謠的行為,靠造謠來發評論是,從中共那裏學來的嗎?你不對此事澄清,我會一直盯著你,要你回答,不要把頭縮回去。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慢慢想想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7:10:13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6:28:46 哇,這位顛倒黑白的本事真高!等川普和一眾他的白人至上支持者的風頭到了位,您就是見了棺材淚都流不出來了。美國現如今是搞不到猶太人的,華人就是最容易的靶子,窮白人為什麽倒黴那麽窮,可以怪到誰呢?大家可以猜猜哪個族裔最容易成替罪羊?選川普就是給我們自己和後代掘墳墓。

================================================================================
+100000000!
《排華法案》直到2012年6月18日才由奧巴馬和國會議員第一次說出“遺憾”,至今還沒有任何美國總統和國會議員為此道歉,黃床糞們還不清醒?
netflypig 發表評論於
加州大學從97年執行prop 209法案開始廢除平權。uc berkeley的錄取數據顯示,97年到現在,20年過去了,壓抑的錄取比例並沒有明顯變化,持續在40-45%,實際受益的是白人群體,受損的是西裔和非裔。

誰有能力可以統計一下整個加州的亞裔錄取數據,看是否跟unc berkeley類似。文章裏麵對於取消aa後亞裔受益的描述顯然是與事實相反的,至少是同uc berkerleu的數據相反的。
四則舊舍 發表評論於
》LA1991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6:02:46 If you a Chinese American, you must be a retard if you believe removing affirmative action is good for you. But then looking at all the Trump supporters, I rest my case.

----------
You rest your case? You never had a case.
Zeroin 發表評論於
應該叫平衡運動或叫正確協定,和平權沒有任何關係。黃人粉削尖腦袋擠藤校,讓自己的子女從小受毒害,反過頭來再罵這些學校,心裏不是一般的變態。學校裏黃人比例已超高,就是不肯進床鋪大學深造,口是心非表裏不一是黃人的骨髓,當麵人背後鬼。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慢慢想想:我說的是這句話是造謠,沒有說別的,你先說說這句話是不是造謠。你連基本的邏輯思維都不會,七扯八扯的,你反駁我發言中的哪一句話?你不要把頭縮回去,回答這句話是不是造謠!你敢嗎?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米老康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6:45:27

哈佛是因為“分數歧視”吃官司,跟AA是兩回事!
===================================
對頭!
咱親自見過兩位學習成績同樣拔尖性格愛好不同的華裔高中生同時申請哈佛,一人被哈佛錄取,另一人被耶魯錄取,現在各得其所。
慢慢想想 發表評論於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6:29:47 平權不應該根據膚色,而是根據收入,社會階層等多種因素。
=======我同意!
慢慢想想 發表評論於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6:28:46 川普沒有說過"所有中國來的留學生都是間諜"。
不要造謠。說這句話的是無毛和部分川黑。politico造謠講川普說"來自某國的almost留學生是間諜",但是最大的左媒CNN講,川普說some來自某國的留學生是agent,agent是合法的,間諜是非法的,some是"有些"。politico的造謠被CNN搧了耳光,再也不敢響了。隻有無毛及小部分川黒聯合在一起繼續造謠。或者是無毛利用川黑的帽子在造謠。
======哇,這位顛倒黑白的本事真高!等川普和一眾他的白人至上支持者的風頭到了位,您就是見了棺材淚都流不出來了。美國現如今是搞不到猶太人的,華人就是最容易的靶子,窮白人為什麽倒黴那麽窮,可以怪到誰呢?大家可以猜猜哪個族裔最容易成替罪羊?選川普就是給我們自己和後代掘墳墓。
貪農大狼 發表評論於
人人生而平等 -- 無論是求學還是求職/晉升,膚色種族都不應該成為選擇標準。
方正land99 發表評論於
歐洲之星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6:24:51

從理論上講全世界左派天然都是對移民最好的,不管是合法移民還是非法移民。
從曆史和政黨執政宣言上,平權在偏右黨派就是競選時臨時應用的一句口號,所有國家的右派都是排外的。
===============================================================================
正解!
sap200 發表評論於
討好有什麽不好,難道有人喜歡被民主黨歧視,那才是真賤!
ctrls 發表評論於
華人反平權是非常愚蠢的,把自己推到印尼華人的地位
Forliberty99 發表評論於
不記得 發表評論於 2018-10-14 15:21:54
這標題令人生厭!追求公平公正自由平等,不因出身不因種族不因階層而受歧視,而不是誰討好誰!
============
+ 100
米老康 發表評論於
哈佛是因為“分數歧視”吃官司,跟AA是兩回事!
dumbttt 發表評論於
平權不應該根據膚色,而是根據收入,社會階層等多種因素。
Morphin 發表評論於
這招就是挑撥亞裔和非洲裔的關係分而治之。廢止平權最大的受益人不是亞裔而是白人
平麵幾何 發表評論於
川普沒有說過"所有中國來的留學生都是間諜"。
不要造謠。說這句話的是無毛和部分川黑。politico造謠講川普說"來自某國的almost留學生是間諜",但是最大的左媒CNN講,川普說some來自某國的留學生是agent,agent是合法的,間諜是非法的,some是"有些"。politico的造謠被CNN搧了耳光,再也不敢響了。隻有無毛及小部分川黒聯合在一起繼續造謠。或者是無毛利用川黑的帽子在造謠。
exception1 發表評論於
Affirmative Action = 正確行動。正確的可以壓迫不正確的。沒有絲毫“平等”的含義。

誰是“正確”?這就看你政治勢力了。
老糊塗2 發表評論於
反川也沒必要黑自己人。民主黨為了選票一直排擠亞裔,平權和亞裔細分隻是其二。有多少亞裔孩子失去了進好高校的機會。
左岸右岸 發表評論於
有常識的人都會對現在已經走得太偏激的平權的廢除而叫好。當然啦,不包括那些為反川普政府而反一切的川黑。
老糊塗2 發表評論於
2016大選,亞裔65%投了稀拉裏,27%投了川普。******npr.org/2017/04/18/524371847/trump-lost-more-of-the-asian-american-vote-than-the-national-exit-polls-showed
LA1991 發表評論於
If you a Chinese American, you must be a retard if you believe removing affirmative action is good for you. But then looking at all the Trump supporters, I rest my case.
ak3 發表評論於
"...民調顯示,亞裔仍以壓倒性優勢支持民主黨..."-這民調是紐約唐人街老中國城做的吧
jndydkt 發表評論於
什麽討好,亞裔人口才多少?要討好也是黑墨,結束平權是因為總統和共和黨代表民意,而冥豬黨代表的是上層精英權貴壟斷者們的利益,為了獨裁而不惜犧牲另外一小群人種作為交換。
slkf 發表評論於
今天川普說所有中國來的留學生都是間碟,明天貿易戰打熱了,一句所有在美華人都是間碟,投給共和黨的華人就自找災難。
hifriendshf 發表評論於
把按種族錄取,歧視亞裔的A A 翻譯成平權運動?AA的法律是要求平等對待每一個申請者,無論膚色種族。現在民主黨操作的A A是假A A。我們反對的是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A A
不記得 發表評論於
這標題令人生厭!追求公平公正自由平等,不因出身不因種族不因階層而受歧視,而不是誰討好誰!
變法維新 發表評論於
誰結束AA我就支持誰!民主黨左棍們是肯定不會的。共和黨這屆政府表現不錯!
Near50 發表評論於
真難伺候
cutloss 發表評論於
平權?沒有種族歧視的入學,才叫平權!
讀者A 發表評論於
老黑不是老中階層固化的原因
參與告哈佛的,是老中(代表亞裔)
中東人是在美國民族分類裏不是亞裔
老印沒有老中階層固化問題嚴重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亞裔收入越來越高,觀念趨於保守,偏向共和黨很正常。
yumidiee 發表評論於
支持老實人哈佛
一點小看法 發表評論於
亞裔現在有能力發聲爭取權益,大好。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難道不好嗎?
幫你發聲還嫌三嫌四……
風景線2018 發表評論於
亞裔指……華裔,印巴,中東,西亞,南亞等亞州國家的移民……別以為隻是指華人
藍藍馨 發表評論於
僑報是左棍報紙
不允許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新聞采訪一個黑人學生,他表示STEM中students of color太少,我下巴都要掉下來了。老中老印在人家眼中根本不是of color好嗎
讀者A 發表評論於
是哈佛的老中比例高,還是這類人老中比例高:CEO,校長,議員,州長,法官?
老中代表亞裔 barking on the wrong tree 了吧?
歐州之星 發表評論於
左痹其實骨子裏最歧視亞裔!見過的大多數左痹都是高高在上自命不凡!
農村幹部 發表評論於
共和黨反對AA是因為它有“政治正確”,當然“摟草打兔子”,會吸引一些反AA的亞裔。但決不是為討好亞裔,別意淫!
歐州之星 發表評論於
trump 2020!
soldanella 發表評論於
哈佛這個是按膚色做決定的種族歧視政策.

AA翻譯成平權不符合事實,應該是種族配額製度。馬丁路德金說

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在極左這裏成了, no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but only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正確的事情就應該去做,不存在討好的問題。警察抓罪犯難道是討好受害人?
小人常戚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