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螃蟹西施”成名後的煩惱:不堪網友惡意評論(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網上出現的青島螃蟹西施視頻截圖

前不久,青島“螃蟹西施”出現在各大媒體平台上,當地電視台也對其進行了報道,一時間這個青島姑娘楊梅成了當地菜市場上的名人。可現在再次麵對鏡頭,楊梅多了幾分恐懼與無奈,“不願接受采訪、受夠了網友們的惡意評論。”這是楊梅說的最多的話。

(image)

圖為“青島螃蟹西施”

楊梅是青島市北區伊春路市場上的攤主,主要銷售螃蟹、蝦虎等海貨。早在今年中秋節前,她還在平靜地賣著自己的螃蟹,可是網絡上的一篇“青島螃蟹西施”的報道打破了她平靜的生活。

報道本身沒什麽問題,圖文並茂地把她描寫成了粉裝玉琢、濃眉大眼的“螃蟹西施”,而且一天能賣800斤螃蟹。

(image)

“青島螃蟹西施”在市場內銷售螃蟹

但是,在各大媒體的客戶端上,網友們的評論卻異常犀利,出現各種流言蜚語,有嘲諷的,有謾罵的,還有人說她賣的螃蟹缺斤少兩的,也有不少網友主持公道的。

(image)

圖為市場上銷售的螃蟹

“我不想出名,就想安安靜靜地賣我的螃蟹。”楊梅說,此前有很多媒體找她采訪,都被她一一拒絕了。她最受不了的就是網上的流言蜚語。的確,楊梅是個典型的青島姑娘,有著青島人特有的心直口快的性格,因此,有的網友認為她說話比較“衝”,不會拐彎抹角。

(image)

網絡上出現的“青島螃蟹西施”照片

其實,網友們的惡意評論在自媒體時代是最普遍,也是最常見的事情。這既是輿論空間相對寬鬆、社會進步的跡象,也是自媒體時代野蠻瘋長的後遺症。畢竟蘿卜青菜各有所愛,每個人的意見很難統一。

(image)

圖為青島大學路上的網紅牆

此前,我們就曾對青島大學路的網紅牆進行了報道,其在各大新聞客戶端上的閱讀量超過了100多萬。但稿件下麵的評論也是炸開了鍋,顛覆了人們的“三觀”。

不少網友謾罵外地遊客“無知”,甚至在評論中上升到了地域攻擊,青島網友謾罵外地遊客,外地網友攻擊青島網友的傲慢,還牽扯出了此前的青島大蝦事件。當然,也有不少理性的網友出來說幾句公道話。甚至也有網友評論稱,他把罵人的網友都罵了個遍。

(image)

網友部分評論截圖

其中,圖片中出現的一名女遊客就不堪網友們的評論,就主動聯係要求刪除照片。最終,不得不進行撤稿處理。

青島當地的一位資深媒體人趙先生表示,過去人們都習慣了從電視和報紙上獲取信息,受眾都是單向被動接收信息,他們是怎麽想的誰都不知道。而現在是自媒體時代,所有的新聞報道都在網上和手機APP新聞客戶端上呈現,讀者們可以直接評論,可以暢所欲言。因此,人們的直觀感受是,甭管做什麽,報道什麽都會被罵。

“許多理性的網友,看完某篇報道後一笑而過,而一些‘憤青’網友看了都會評論幾句。”趙先生說,因此我們看到的評論大多數都是激進和偏激的,但這並不能代表大多數人的觀點。

(image)

自媒體時代來臨

此外,過去的報社、電視台等傳統新聞媒體,對新聞報道的把關較為嚴格,新聞記者的職業素養較高,稿件不僅要實事求是、有理有據,而且還有部門主任、編輯、總編輯和校對層層把關。

但現在,在自媒體時代,人人都可以成為記者,創作者們缺乏專業技能和素養,並且唯閱讀量馬首是瞻。因此,出現了各種標題黨,稿件良莠不齊,有的稿件毫無可讀性、錯別字連篇,各種“西施”、“最美”的標題層出不窮,導致人們審美疲勞。

當網絡上再次出現“XX西施”、“最美XX”時,人們便會帶著有色眼鏡,拿著放大鏡去審視和揣摩,一旦有什麽瑕疵就會被無限放大。

(image)

網絡暴力何時休

這是傳播學裏常見的現象,既然要成為公眾人物,甭管是明星、網紅還是社會小人物,都會置身輿論漩渦,人們大可不必為此苦惱。但是,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惡意評論不加以引導和約束,則會演變為網絡暴力。

現實生活中,因為不堪網絡暴力,難以承受“鍵盤俠”的指責而走向極端的案例比比皆是。這個世界從來就不缺泛濫的善良,缺的隻是理性的思考與克製的行為。

(image)

因此,在自媒體時代,創作者們應該自覺地淨化網絡環境,多提高一下職業素養,學習一下新聞五要素,少一些標題黨。網友們也要口下留情,多一份理性,多積一份口德。畢竟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


無閑散人 發表評論於
戾氣
gotigermom 發表評論於
文學城的呆胞也一樣嘴巴刻薄,不吐象牙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很多中國人對年輕漂亮的女孩子有一種無法理解的惡意。
Bali2018 發表評論於
中國淫民的社會價值觀可見一斑
悲傷的老頑童 發表評論於
國人心態有問題,漂亮的女孩就不能做買賣?大學生就不能種地嗎?職業不分高低,眾生平等,不要人身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