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記者”係吃空餉鎮幹部 助女兒成最年輕女村官(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原標題:陝北“最牛記者”係長期吃空餉鎮幹部,被查前為女兒要官遭拒

(image)

白延林的微信朋友圈截圖。澎湃新聞記者王健圖

隨著陝西省榆林市紀委的一紙通報,有著陝北“最牛記者”之稱的白延林顯了原形:其真實身份係榆林市清澗縣高傑村鎮幹部。他長期使用“白岩林”這個名字,並以記者自居,活躍在陝北各地。他的女兒白一彤在19歲時以“最年輕女村官”稱號走紅,被視為幕後操盤手的白延林隨之名聲大噪。

9月底,澎湃新聞從清澗縣多位領導幹部處獲知,白延林目前被清澗縣紀委監委留置在鄰縣綏德接受審查。其於9月19日被有關部門從延安帶走,9月20日,榆林市紀委對外通報了白延林接受紀律審查的信息。

9月27日,清澗縣紀委書記賀敬向澎湃新聞表示,目前可以肯定的是,白延林作為高傑村鎮政府幹部,存在長期吃空餉的情況,其他事項還在進一步審查落實。

在白延林被查前,其曾向有關領導為他女兒要官。清澗縣委組織部部長劉斌向澎湃新聞表示,今年共青團清澗縣委換屆前,白延林曾給她發短信打電話,想要他女兒白一彤當團縣委書記。在訴求遭明確拒絕後,白延林又對劉斌進行言語威脅,“他後來又解釋說他喝醉了”。

此舉被當地一些人視為導致白延林被查的導火線,但清澗縣紀委書記賀敬否認了這點,“榆林正在整治新聞輿論環境,我們接到群眾舉報後,才調查他的”。

“說的話真真假假”,在親友葬禮現場被帶走

白延林老家係榆林市清澗縣高傑村,位於無定河與黃河之間的黃土高原上。他被查的事情經榆林紀委公布一個多星期後,這個村子還有部分人未聽說這一消息。

高傑村一位村幹部稱,在9月10日左右,他曾接到白延林的電話,白延林稱他在中秋節的時候,要給村裏的黨員們送月餅。在中秋節前夕,該村幹部給白延林打電話詢問此事,卻發現白延林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直到澎湃新聞記者來訪,他才知道白延林已被查。

曾任高傑村黨支部副書記的白傑寧,最後一次見白延林是9月19日,“我和他都去延安參加一個親戚的葬禮,9月18日去的,9月19日上午葬禮剛結束,他就被人家帶走了。”

在葬禮前的飯桌上,白延林拿出兩條煙給眾人散,稱是從越南帶回來的,一條140萬。白延林沒有說貨幣單位,白傑寧當即表示,越南盾不值錢。白延林又表示,他去越南參加了越南副總統女兒的婚禮。白傑寧則反駁稱,越南是主席製,沒有副總統一說。眾人嘻嘻哈哈一陣,也沒有把白延林的話當真。

(image)

白一彤當選村主任後修的戲樓和廣場,該戲樓已出現多處裂痕,有村幹部表示“戲樓一次都沒用過”。澎湃新聞記者王健圖

白延林的微信朋友圈記錄顯示,他9月14日飛赴越南,並於9月15日在越南參加了一場婚禮,其朋友圈配發文字稱:“今天婚禮規格是越南最高級別”。有朋友留言問:“誰在越南結婚了?”白延林未予回複。

包括白傑寧及前述村幹部在內的多名當地人士稱,白延林“本性不壞”,對人也比較熱情,村裏有人去榆林找他幫忙處理違章、安排孩子上學這類事情,白延林都會幫忙,也挺熱心。但眾人也都稱其好麵子,愛吹牛,“說的話真真假假搞不清楚”。

9月20日,榆林市紀委監委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稱,清澗縣高傑村鎮政府幹部白延林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紀律審查。澎湃新聞從榆林紀委相關人士處獲悉,被查的清澗縣高傑村鎮政府幹部白延林,即為有陝北“最牛記者”之稱的白延林。

9月底,澎湃新聞前往榆林、清澗等地采訪獲悉,白延林被留置在綏德縣接受審查。清澗縣紀委書記賀敬向澎湃新聞表示,目前案子正在調查,具體情況不便透露。不過,他可以確認的一點是,白延林作為鎮政府幹部,存在長期吃空餉的問題。

對於白延林在高傑村鎮政府工作的情況,多名鎮政府幹部向澎湃新聞表示,白延林在這裏上班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許多人那會都還不在這裏工作。知道他的時候,他的身份已經是記者了。

名片上名字是白岩林,被指“碰瓷”白岩鬆

白延林手機尾號為5個8,車牌號為5個8。關於他這個車牌的來曆,眾說紛紜,難以考證。

白延林在以記者身份活動的時候,將名片上的名字印為“白岩林”,被指“碰瓷”央視著名主持人白岩鬆,而其微信昵稱為“白岩林字號日久見人心”。在被查前的9月3日,他還在朋友圈曬出其與白岩鬆多年前在西安賓館的合影。照片中的白延林,身著一套武裝部幹部製服。

2016年7月,澎湃新聞曾向白延林求證他的名字究竟是“岩林”還是“延林”,他表示,他名字是白延林,被一些人誤傳為白岩林,甚至因此有傳言說他和央視著名主持人白岩鬆是兄弟。但對於為何將名片印為“白岩林”,其未回應。

2012年中國青年報刊發的一篇題為《“老鼠”為何不怕“貓”——陝北“假記者現象”調查》的報道提到了“記者白岩林”。報道稱,在榆林新聞界,提起白岩林的名字,幾乎無人不曉。他的車牌號和手機的末五位是88888;他自稱跟央視主持人白岩鬆相熟,兩人稱兄道弟;他的故事在坊間廣為流傳,他稱自己開的奔馳車是某卸任國家領導人用過的。

報道還稱,在並不算長的從業經曆中,白岩林的身份變換多端:陝西省政協主辦的《各界導報》和《各界》雜誌記者部主任;某中字頭雜誌陝西發行站站長;最新的一個身份是《中外新聞社》的首席記者,名片上標注的辦公地點在陝西省政府大院。

該報道中的白岩林,即是白延林。

2016年,白延林向澎湃新聞介紹他身份的時候,自稱是中外新聞社首席記者、社務會副主席、理事會理事,他在中外新聞社統一編號為A16074025030。該社注冊地址為香港,其官網上目前已無白延林信息。

上述中國青年報報道還稱,曾經采訪過白的一位記者對他的評價是:“不能稱其為記者,充其量是在當地占有一些資源、替人辦事的掮客。”也有人直接稱他是“徹頭徹尾的假記者”。

白在該報道中的回應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別人說你的嘴,你又不能擋。不管他們說是真記者還是假記者,起碼別人都知道有個白岩林,是給我做廣告了。”

對於白延林的記者身份,其老家清澗縣高傑村村民們深信不疑,不過有人表示:“他是隻采訪不報道”。澎湃新聞檢索網絡發現,幾乎搜索不到其刊發的新聞作品。其朋友圈發布的照片中,大多是他和各種官員領導的合影,或者他出席一些會議論壇的留影。

助推女兒成“最年輕女村官”

令白延林名躁一時的,是其女白一彤2009年高票當選高傑村村委會主任事件。彼時,白一彤年僅19歲,為安康學院大二學生。此後,白一彤被稱為中國“最年輕女村官”。在這一事件中,白延林被視為幕後推手。

時任高傑村鎮黨委書記的惠生禮向澎湃新聞介紹,2008年底,高傑村“兩委”換屆,村黨支部委員順利產生,而村委會曆經三次選舉,均因候選人讚成票未過半而沒有產生班子成員。

“當時我的意思是,根據相關選舉規程,如果沒有選出村委會主任的話,可以由村黨支部書記暫時主持村委會工作。”惠生禮說,這也是經鎮換屆領導小組請示縣換屆選舉指導小組同意了的。

在第三次選舉未果後,白延林致電惠生禮,提出想讓他女兒白一彤回來競選村委會主任。惠生禮以玩笑回應,稱白延林沒事找事,“腦子進水了”。惠生禮以為白延林在開玩笑,便沒有在意。

事實上,白一彤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他(白延林)在電話中軟磨硬泡讓我回村競選。”白一彤甚至不清楚村主任具體是做什麽的,白延林告訴她:“就是村長,一村之長。”

不久後,白延林果然把女兒領回村裏,並向村民做了兩天工作。之後,高傑村選舉委員會向鎮換屆選舉指導小組送來了報告,稱“再行選舉有一定的成功希望”。此間,白延林通過關係為村民們爭取回來20個太陽能灶,又承諾為每戶村民贈送1000斤過冬煤。

惠生禮等鄉鎮領導查閱相關選舉規定發現,白一彤參選村委會主任合法合規。但惠生禮等人認為,白一彤無農村生活經曆,麵對農村瑣碎繁雜的具體村務能否勝任,是一個問題;並且她是一名年僅19歲的在校學生,回村任職會影響學業,對其本人也不利。因此,惠生禮等縣鄉領導仍對白一彤本人及白延林進行了勸導,但遭拒絕。

此外,惠生禮還曾召集高傑村全體黨支部成員、選委會成員、議事委員會成員及高傑村鎮全體領導班子成員,召開了一個高傑村“兩委”換屆調度會,交換看法,試圖對高傑村村委會的選舉進行引導。

惠生禮認為:“白延林讓白一彤回村參選,其目的是給其女兒撈取今後就業的政治資本。”

然而,勸導遭拒,引導無效。2009年1月14日,白一彤以近98%的得票率,當選高傑村村委會主任,並隨即走紅。與白一彤一起走紅的,還有她的父親白延林,陝北“最牛記者”從此廣為人知。

被查前曾為女兒要官,言語威脅組織部長

惠生禮等人至今認為,表麵上看村民們選的是白一彤,其實是選了白延林。

白一彤上任後,提出要打造“黃河岸邊第一村”,並轟轟烈烈地搞了一係列動作,拆了“擋風水”的窯洞、組織了農民運動會、修了一座戲樓、墊起一座廣場……

澎湃新聞在9月底的一個陰雨天來到高傑村,該村與黃土高原溝壑中的其他山村並無區別,很難讓人把這裏與“黃河岸邊第一村”聯係起來,村裏冷清寂寥甚至有些落敗。

曾任高傑村黨支部副書記的白傑寧回想起白一彤剛上任時的動作,笑稱:“她組織人修路,喇叭裏放的是‘解放區呀麽呼嘿,大生產呀麽呼嘿’。所謂新修的環山路,不過是將過去的生產路拓寬平整了一下,也遠沒有許多報道中說的48公裏那麽長。”

白一彤修的那座戲樓,是拆舊修新,而墊起的廣場,是因為占了村民的窯洞和土地。高傑村一名村幹部告訴澎湃新聞,“至今還有人找現任村幹部討要賠償”。

高傑村當地多名人士表示,白一彤擔任村委會主任的時候,白延林時常回村插手該村事務,“指導”白一彤。“不過後來,白一彤也不怎麽聽他的話。”

9月27日,高傑村的多名鎮政府幹部告訴澎湃新聞,白一彤於2011年考入大學生村官體係, 2014年底她卸任村委會主任,擔任高傑村黨支部書記。2015年清澗縣從大學生村官中選拔9名鎮長助理,白一彤入選,從此進入政府體係。2016年,白一彤轉任該鎮副鎮長。

上述鎮幹部稱,白一彤休了產假,已經有一段時間沒來上班了。澎湃新聞撥打白一彤電話試圖采訪,但其未接聽電話。

惠生禮告訴澎湃新聞,在白一彤當選村主任的第二年,縣上讓他將白一彤作為榆林市人大代表候選人上報,他曾提出異議,認為白一彤資曆不夠,不能推薦。但最終,在白延林運作下,白一彤還是作為候選人參選了,因票數未過半而落選。華商報相關報道證實了這個說法。

華商報還報道,2016年3月,白一彤再次參選榆林市人大代表,並以144票(全票146票)當選榆林市第四屆人大代表。

提及白一彤的工作能力,清澗縣委及高傑村鎮幾位幹部表示,她這幾年還是有很大進步的,不像當初那麽幼稚了,工作起來很勤奮、很拚。

清澗縣委組織部部長劉斌向澎湃新聞表示,今年共青團清澗縣委換屆前,白延林曾給她發短信打電話,想要她女兒白一彤當團縣委書記。在訴求遭明確拒絕後,白延林又對該負責人進行了言語威脅,“他後來又解釋說他喝醉了”。

劉斌稱,“組織有組織的程序、規定,不是你某個人說誰當啥就當啥的,更何況,白延林是以什麽身份來提這個要求?如果白一彤夠優秀,組織會通過正常的遴選考核來選拔。我還跟他說,‘你這樣會害了女兒的’。”


阿米高 發表評論於
變態!中國村官當眾露那活兒打趴婦女(視頻)
邵誌尚 發表評論於
中共的官僚
大部分就是這種農民水平
wx3000 發表評論於
先革自己的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