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性侵我,碰都沒碰我,我還是被嚇得躲在家裏”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話說,

去年至今一直聲勢浩蕩的#MeToo運動,鼓勵著無數女性說出自己被性侵的經曆,以使人們認識到這類事件的嚴重性,

性侵事件無疑會對受害者造成無法磨滅的傷害,然而,真的隻有性侵事件發生,才會讓女性身心感受到恐懼嗎?

最近,一位叫SaraSuze的女性推特用戶站在“他沒有性侵我,卻依然把我嚇得隻敢躲在家裏”的角度講述了她的故事...



“先對男性說明一下:對你來說再平常不過的事都可能在某一瞬間變成一個讓女性很恐懼的情況。

舉個例子:這周我在Letgo(一個買賣二手商品的app)上列出要出售一個烘幹機,

由於烘幹機又大又重,所以我不可能把它帶出去給買家看,也就是說出去麵談交易是不切實際的,隻能讓人上門取貨。”



“但為了確保我的人身安全,我決定隻讓買家在我丈夫下午5點之後在家的那段時間來驗貨及取貨,

然而,有個買家說他平常上夜班,問我能不能白天來取,

我表示沒問題,隻要他在我丈夫去上班前來就可以。”



“但到了第二天早晨,那個買家在我丈夫出去上班前並沒有出現,於是我發信息建議他不如今天先別來了。

結果他十五分鍾後就來到了我家。

即使我在商品信息上清楚寫著這個烘幹機在地下室並需要買家把它拿出來,但他還是沒有帶推車,也沒有帶任何幫手過來。”



“後來他說他之後再過來把烘幹機提走,於是我說那還是約在下午五點之後吧,

然而他卻突然問能不能先讓他快速地看一眼貨物,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帶人來提走,以防他看到實物後不想買了白跑一趟。

所以,當時我得決定要不要讓他進來看。”



“接著我開始評估眼前的危險性,就像每個女性都會做的那樣,這大概是本能反應吧。

首先目測了一下他的年齡?應該是四五十歲左右?

他又高又瘦,手上還戴著結婚戒指,沒看著我怪笑也沒有一直盯著我,

於是我就此做出了決定,讓他進門。”



“看起來感覺他還算安全,而且不讓他看烘幹機貌似也不大好,所以我請他進門了,

到了地下室之後,他看著我很確信地說他隻需一點點幫忙就能把這個烘幹機抬出去,

唉,沒辦法,我隻好幫他抬另一邊。”



“走向樓梯的過程還算好的,因為我們分攤了烘幹機的重量,但是開始上台階的時候我就感覺越來越重,

我一直在出汗,有些生氣了,走了半段樓梯之後,我感覺不到他有在好好抬這個烘幹機,

然後我抬頭時看到了他臉上的表情。”



“他在直勾勾地盯著我,嘴角上揚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狡黠。

我的頭發黏在額頭上已經讓我覺得很不舒服了,我剛準備問他到底有什麽毛病,是不是真的有在用力抬時,

他卻突然開口說話了。”



“‘小妞,看看你的腿還有它運動起來的樣子,你流著汗的時候看起來真不錯,你老公一定很喜歡你這個樣子,來啊,給我看看你還有什麽好料!’

他說這話時我感覺自己被侮辱了,也意識到我可能出不去了,因為他和烘幹機擋住了我的去路。”



“於是我做了女人都會做的事——我垂下眼睛,假裝笑了一下,開始抬得更快,

他對我說的話和看我的眼神讓我感覺很糟糕,但我試圖冷靜地將它們拋之腦後,

當我從地下室裏出來的那一瞬間,我立馬繞過他徑直走到電話前,等了五秒後朝那頭說了一句:

親愛的,買家來了。”



“猜猜接下來發生了什麽?

他沒買就直接走人了。

他想過要把我殺掉嗎?可能吧,我也不知道。

但是一想到我竟然擔心被一個喜歡流汗女人的老色魔在我自己家殺害我時,我就覺得很生氣。”



“重點是,我除了想說感到很生氣這一點之外,我也想告訴人們——

麵臨這種情況時,即使我們沒有被怎麽樣,但是還是會被嚇出可怕的心理陰影!

他故意把烘幹機的重心都放在我身上,還喜歡看著我費力搬弄的樣子,

這就搞得我現在又多了一件事要時刻擔心了...”



“所以男同胞們,如果你們想成為盟友,就得光是明白侵犯別人是不好的這一點隻是最基本的而已,

在所有的性侵犯事件中,也有很多非暴力行為卻還是會把我們嚇得屁滾尿流,

尤其是當我們發現一開始在心裏覺得‘你是友善的’這種評判結果是錯誤的時候。”



“顯而易見的是,如果你有單獨在一個女性家裏的話,無論是什麽因為服務電話而去或者是像這種網絡銷售過去看實物的,

請接受她一個人在家的事實,她很可能會在腦海中對你做出以上我做過的評估。

所以請尊重她的私人空間,不要做粗俗的事,這是最基本的一點了。”



然而第二天發生的這件事,讓她感覺到了真正的危機還在後頭...

“更新:我剛看到那個男的在我家出現了,是晚上10點,我丈夫開了門,他醉醺醺地說他走錯了,然後回到了他的卡車裏。

我從窗戶往外看時,一眼就認出來那個人是他!

明天我丈夫上班的時候隻有我和4歲的孩子在家裏,現在我覺得在自己家都不安全了。”



由於感覺到危險人物還在家裏附近這種威脅的存在,她不得不通過報警來確保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更新:剛才報警了,警察幫了我大忙。

他們說我住的地方位置挺好,很適合他們明天開車在外麵巡邏,我打算明天要是有什麽情況就帶著孩子去我朋友家裏待一天,謝謝大家的關心。”



“最後再發表一下我的感受:

當時我搬著烘幹機卡在樓道裏聽到他對我說那些下流的話時,我隻想逃走,我很害怕,但是腦子裏在不停地盤算著怎樣才能安全逃離困境,

但是後來我發布推文的時候,一邊打字一邊怒火中燒。”



“然而今晚他再次出現在我家門前的時候,我之前發推文時腦子裏想的那些——

例如叫他滾開,離我遠點之類的話立刻就蕩然無存了,

我看見他的一瞬間隻感覺到害怕。”



“這個令我害怕的人沒有傷害過我也沒有強奸我,甚至都沒有碰過我,

他隻是在我搬烘幹機的時候對我說了些很惡心的話。

雖說我這件事裏和其他人經曆過的事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那難道就可以忽略掉嗎?”



“即使如此,今晚我看到他的時候還是感覺到巨大的恐懼。

我永遠都不可能化身為電影裏那種女英雄,挺身而出教訓壞人,給他們好好地上一課。

我隻是那種一邊發抖一邊哭的女生,甚至連‘那就是他’這句話都無法清楚地表達出來。”



心裏的恐懼讓她感覺到十分無助,想象中的勇氣和憤怒在看到危險人物的那一刻根本就不起作用...

“老實說,我覺得自己很遜,我還曾夢想著在餐廳裏對那種企圖性侵的壞蛋叫喊著,甚至大打出手。

然而到了現實中,在這種事情發生的那一瞬間我就崩潰了。

我打出這些字的時候都在哭,包括打電話給警察說明案情的時候也是。”



“之前我寫出這個經過時心裏產生的憤怒並沒有起到什麽效果,但是有憤怒的感覺挺好的,

感覺這股怒火似乎能保護我,彷佛讓我在今後發生同樣的事件時會變得更強大。

但他出現的時候,那股怒火統統消失不見了,憤怒也沒有讓我變得強大。”



“無論我多希望自己能變得勇敢一點,卻依舊沒有勇氣去麵對。

雖然害怕不算什麽,但是如果我打敗壞人的幻想沒那麽快破滅,我可能還會好受點,

那股力量讓我感覺溫暖,我開始懷念有勇氣的時候了。”



“所以聽著,Letgo上的那個混蛋!

你對我說了那些話,嚇得我隻敢躲在家裏,害我時時刻刻都想起這件事都還不算什麽,

除此之外,你今晚出現在我家之前我一直覺得家裏是很安全的一個地方。”



“最重要的是,你把我所幻想的能將恐懼化為力量的夢想給打破了,讓我知道我自己隻是個懦弱的女人。

去尼瑪的,無論你是誰,求你別再找來我家了!”



“此外,那天發生的事情我並沒有細說,因為我不想讓有相同經曆的人回想起不愉快的事。

這隻是女性出於本能保護自己和他人的方式。”



SsraSuze的這些推文一經發布後,立馬就得到了許多網友的響應...

“作為一個男性,我覺得發生這種事真的太可悲了。

我也會擔心我妻子半夜單獨外出時會不會發生什麽,但是我沒有想到女性要擔心自己是否會被攻擊或者性侵成為了她們的日常。

昨天我下班走進去停車場的電梯時,我想起了一個帖子,上麵寫著女人每天都在做的一些保護自己的事情(比如不要單獨和男性坐同一部電梯之類的),再對比一下我從來沒有擔心過在晚上單獨坐電梯或者單獨去停車場。

真心希望其他男人也能看到這些帖子,好讓他們能夠理解女性的不容易。”



“有一次我和一個修理工被困在我家裏那個小小的洗衣房裏,當時隻有我一個人在家,

他和另一個男的一起來的,我心裏覺得應該沒什麽事,直到洗衣房的門被關上,我突然明顯覺得自己血壓升高了。

其實要檢查洗衣機的問題,門是一定要關上的。(門可能擋住了一部分洗衣機)

一開始讓他進來時我還沒想到這一點,但後來我覺得緊張到有點呼吸困難,

我背對著他走向前,假裝鎮定地指給他看洗衣機的問題,當我轉身的時候,我意識到他離我很遠,但我還是立馬就飛奔出去了...

他大概是意識到了我的不適,後來他修理好了洗衣機就走了,什麽也沒有發生。

我給了這個公司一個好評,過了這麽久我依然記得自己那天有被困住的感覺。相信很多女生都有過類似的感覺。”



“淩晨5點半,天還黑著,我的孩子們安靜地睡在我床上。

我是個單親媽媽,那時我聽到了有人在敲我房間的窗戶,

(我知道我不應該選一個一樓的公寓住,但是我那時候被拋棄了,是一個生著病帶著五歲孩子,身上隻有3美金的孕婦,當我來到這裏時,這已經是我唯一的選擇了)

我起身拿起手機準備報警,卻聽到對方在窗外叫我的名字,問我能不能讓他進來,

他說了一些話,我問他是不是喝醉了,他說他沒醉,還說看我住在這附近,似乎沒有丈夫,就想著過來和我上床...

我立刻就拒絕了,這時我鄰居因為聽到他家狗在對著我家叫就出來了,那人就走開了。

後來他還嚐試在facebook上加我好友並私信我,因為大家都住在一個小區所以有一些共同好友。

之後我又在小區的商店見過他,他沒對我說什麽,隻是盯著我,讓我感覺很不舒服。

他等著沒人的時候再跟上我,我隻是一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他在淩晨天還黑的時候跑到我窗前讓我感覺真的很糟糕。”



“每次我們女性站出來解釋以上這種危險的事發生得有多頻繁時,

總會有莫名其妙的男人跑出來說:不要活在自己的恐懼裏...

真是見鬼了!”



女生,真的不容易...

ref:

https://www.boredpanda.com/women-everyday-fear-twitter-sarasuze/?cexp_id=12893&cexp_var=21&_f=featured&utm_source=wx2.qq&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organic

海智子 發表評論於
此文心理暗示。。女人都是受害者,男人都是惡魔

女人即使你再小心,也無法避免受到男人的侵犯。
並且給這個男人帶一個麵具 這個帶麵具的男人可以是任何男人,廣義化了。
標簽化。

利用人類同情弱者的心理,讓人接受這種心理暗示。

這是典型的女權。

難道以後還要把奧巴馬的保護女人的法律,繼續擴展到 女人的感覺受到性侵的 唯心定罪的法律層麵去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確切的在法律層麵上實現了極端女拳的終極目標了,女人都是受害者,男人都是惡魔。。。

海智子 發表評論於
laocaige

我還好。
投入轟轟烈烈的反對反向歧視,新的生命正確,家庭正確的新的運動中去。
此貼是典型的極端女權意識形態貼 卻包裝成可憐的。

我們男人每天上班都被這麽多女人看,你自己正,怕啥。
如果任何男人敢這麽說一個女人,女人罵回去就是了,用F字。

但是,這篇東西,把米兔巧妙的拉進來了。
在給所有的讀者心理暗示。。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to 林外芭蕉:

如果你有個女兒隻要跟個男人同處一室就懷疑會被騷擾性侵的話,建議你帶她去看心理醫生,這是唯一解決方法。
westshore 發表評論於
不在於這個男人真實的意圖是什麽,而在於給女人的感覺是什麽,如果不懂得這個概念,最好別評論這種問題。
而女人能夠產生這種受威脅的感覺,是因為社會文化問題,比如dating rape在美國是強奸案裏最常見的情形,多數不報案,因為女孩覺得這是很多人都會經曆的事情,而且也是自己的因素導致的,誰讓自己去見麵。這就是社會文化問題了,在中國恐怕很少有女孩或者男孩這樣想。
故事裏這個男人未必真的敢做什麽,但看到女人因此而表現恐懼,會有一種發泄感,感到自己的強大。
性侵性騷擾的潛意識是為了感受自己的overpower他人的能力,也是讓對方感受自己的這種能力,所以才會出現把強奸作為戰爭工具的現象。
相思拌飯 發表評論於
如果我決定要幫忙搬烘幹機上來,我肯定不會是下麵那個人。我一定會堅持在上麵,隨時可以逃走。 基本的自我保護還是要的。
lanxf126 發表評論於
如果每個女人對不認識的男人都像對潛在罪犯一樣的話,以後女人們外麵碰到難題就不要指望有路過的男人給你幫忙了,畢竟男人也不願意和不信任自己的打交道。
彼采萍兮 發表評論於
Joy Densford is a perfect example. 很明顯不在於男人想不想做壞事,而在於女人的恐懼心理,所以相比於譴責男人,女人更應該做的是使自己掌握反抗的能力與勇氣。並不是說不應該譴責,但是你無法清除有壞男人的可能性,那麽你能做的就是在這種可能性下,有勇氣和能力保護自己,甚至於消滅這個可能性,特別是在自己家。
pupudelaclichy 發表評論於
這兩個例子裏的男的,都有可能是潛在的犯罪分子。多少前車之鑒,碰上一次就夠了,女生小心謹慎絕對是必要的。
lingwu00 發表評論於
這個男人在上樓梯的時候的言行, 第二天又找上門來, 女人至少有感覺不安全, 難道不是性騷擾? 留言的某些人的確太冷漠!
soldanella 發表評論於
沒注意原文.如果有這一句,這女人搞的基本就是政治貼了。

Nidurin 發表評論於 2018-10-10 18:41:29
就是個神經質。原文罵bastards like Kavanaugh。基本上就是她感覺是怎麽樣的,就肯定是怎麽樣的了。
海智子 發表評論於
迷兔,被極端女權綁架了。 她們很會講故事,動聽有配圖的故事。

1. 那個故事裏男人沒有在,無法對證。
2. 自我感覺受害。 無證據。

故事裏,給所有讀者心理暗示all women are the victim, all men are evil.


lucia17 發表評論於
一個烘幹機能賣多少錢啊,不值得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家有破爛貨直接扔到街邊就是了。
路過路人 發表評論於
明知道不安全還帶男的到地下室還幫著抬烘幹機,完全不懂得保護自己,隻知道恐懼。。。隻能提高自我保護能力,因為你不可能要求每個男的都是好人。
居家凡人 發表評論於
poor judgement
wd01702 發表評論於
設想一個白女單獨一人,突然碰上一個陌生且身高體壯的黑人,非常害怕,感覺會被黑人先奸後殺,雖然黑人什麽都沒做,碰都沒碰她,她還是報了警,因為她的恐懼是千真萬確的。警察是白人,來了之後聽白女一麵之詞,立馬把黑人當強奸未遂抓起來。請左左判斷,這是blm呢,還是metoo.
海鷗在飛 發表評論於
覺得危險叫警察啊!
八戒. 發表評論於
俺覺得這種事情總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除非對方預謀並且鐵定了要強奸,否則,肯定女的也有一定責任,比如給出某些暗示,語言和衣著輕挑,或者明知可能有什麽事卻故意任其發展。
dma 發表評論於
男女同處一個封閉空間時,女人感覺不安全是本能的反應,所以反對男女同廁
Bullish101 發表評論於
我家鄰居一個老太太非常看不慣現在女孩子的舉指和穿戴,她說這麽短的裙子,就在暗示著強奸我。
touchlife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個無腦女人。
Nidurin 發表評論於
就是個神經質。原文罵bastards like Kavanaugh。基本上就是她感覺是怎麽樣的,就肯定是怎麽樣的了。
Morphin 發表評論於
自從有了人 就有色魔和強奸 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關鍵是要有措施防範和懲罰。要消滅色魔恐怕不現實
My2Centss 發表評論於
GOP confirmed Kavanaugh. K pro corporations and life.
laocaige 發表評論於
個別人的不滿或不安,應該是美歐國家自己的事。滿世界宣傳,搞得男女之間猜忌不斷。
楓紅滿山 發表評論於
法律就是垃圾,富豪家又是傭人又是保鏢,窮人隻能擔驚受怕,出來事法律製裁有個屁用。
觀而語之 發表評論於
沒辦法,誰讓男性到哪兒都帶著作案工具呢?
任何一件事,走到極端都是很危險的, 所謂物極必反!
luckystarweiwei 發表評論於
孤身一人本就不能讓任何陌生人進門。很危險。
WWTP 發表評論於
這男的本來就是故意的,抬東西上樓梯大部分的重量是壓在下麵的人身上的。
老公不在家的確不應該讓任何陌生人進門,別管男女。
Bslrim 發表評論於
假新聞,民主國怎麽能這麽不安全,發回去重寫,看看那人是不是墨西哥移民。
MApatriot 發表評論於
老克強奸人證物證具在,但me too運動就是看不見。這運動是豬黨的工具。不用再說了吧。
月朗星稀 發表評論於
男的有些色 女的有點楞
60MPH 發表評論於
這個男的很惡心,但是他仍然沒有犯罪
對付這種沒犯罪的色狼,最好的武器不是起訴他們,因為你沒法起訴,
而是大嘴巴捩上去
男朋友或者老公出手揍一頓,
或者想個辦法讓他吃個虧

比如這個女孩可以假作失手讓烘幹機砸老色鬼腳上
量子糾結 發表評論於
Me2就是用來打擊共和黨的,哪個女人去搞民主黨試試,民主黨領袖人物Keith Ellison的兩個女朋友控告他暴力虐待,醫生檢查記錄,Ellison對她發的text,事件發生馬上和朋友的談話記錄樣樣俱全,這也不是幾十年前發生的事,就是這幾個月,你看媒體和me2運動理不理你。
獸語真言 發表評論於
ak3, 你還在這兒表演毫無人性的政治觀點。隻要有點人性,哪裏能說出你這種混賬話出來!


ak3 發表評論於 2018-10-10 14:32:29
"Me too" 就是川普上台後, 民主黨為打擊川普量身打造的工具。 你metoo一下克林頓,或者民主黨人試試 ,根本沒人理你
獸語真言 發表評論於
有些畜生,看了這樣的文字非但對女性不能產生同情心,反而對女性加以諷刺。
wuchan 發表評論於
樓下的某些男人太惡心了,就是這些敗類才讓女人感到不安全
soldanella 發表評論於
約好的時間遲到就不開門。不要猶豫。

如果對方說了讓你不高興的話,找其它借口放下手裏的事情,拿著電話,打開大門站在門外,讓他走。

“於是我做了女人都會做的事——我垂下眼睛,假裝笑了一下,開始抬得更快,”

這是搞什麽?還所有的女人都會這麽做?還假裝笑一下。不喜歡他說的,把自己置於安全地點後,直接翻臉。嘻嘻哈哈,人家還以為你喜歡這種恭維呢。
杉杉coming 發表評論於
男的可能沒什麽文化,開了個低俗的玩笑,沒任何惡意。女的自己臆想太髒。
杉杉coming 發表評論於
查查此女是不是有神經脆弱類,自作多情的毛病。看文章是一個全職家庭主婦,整體無事生非,做白日夢吧。都那把年紀,不過美國男人一般真不挑。
林外芭蕉 發表評論於
拜托,不要拿這種事往你反對的黨派身上潑髒水。美國的社會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了,這不僅事政治體製上的問題,還有文化上的問題。

如果你自己有女兒的話,她有這樣的擔心,你會怎麽做呢?你會指責她得了迫害妄想恐懼症嗎?你不會為她擔心、甚至第一時間跑去保護她嗎?我知道我會!我知道即使她住在另外一個城市,我也會大驚小怪地、自作主張地想要保護她。即使她有迫害妄想恐懼症,難道這個社會就沒有一點責任嗎?
soldanella 發表評論於
能上個正常點的照片嗎?這是什麽?中年繆斯的秋波?
southkeys 發表評論於
心裏不安,就早點喊停,男人難道還得猜女人到底是不是心口不一嗎?
parity 發表評論於
別說一女的,男的都有被上門買二手貨的陌生人給殺掉或搶劫的。
ak3 發表評論於
"Me too" 就是川普上台後, 民主黨為打擊川普量身打造的工具。 你metoo一下克林頓,或者民主黨人試試 ,根本沒人理你
worley 發表評論於
為了保護女人,男人都應該引刀自宮!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看完了這篇,真心感歎有時男人也不容易啊。真的是性騷擾還好,有時就因為有的女人自身膽小多疑有被害妄想恐懼症男人們就得背鍋。好像隻要男人和女人呆在一個房間裏,男人就一定會耍流氓似的。
好望角駱駝 發表評論於
一個陌生男人可以給一個女人帶來這樣大的壓力?為什麽會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