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患重病村民私下議論難嫁人 父母:養一輩子(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天色已經微亮,三個孩子還在沉睡,明冬蓮也趴在床邊還沒有醒來。昨天晚上九點多,7月份從同濟醫院回來後一直在家裏做腹膜透析的女兒談甜甜突然有些發燒,明冬蓮焦急的請來村裏的村醫。女兒吃了村醫給的退燒藥以後直到11點才慢慢睡著,弟弟妹妹也才睡穩。明冬蓮不放心,一直守在女兒身邊一夜未曾合眼,直到雞叫了才開始眯著。

(image)

明冬蓮是湖北省陽新縣木港鎮吉山村人,她和丈夫談華鋼有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像所有的農村家庭一樣,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她在家種著一畝多地帶著三個孩子讀書,雖然不富裕,但粗茶淡飯、平平安安的日子一家人卻覺得很幸福很滿足,可簡單幸福的生活2012年被打破。那一年3月女兒甜甜出現心慌氣悶、下肢浮腫現象,焦急的明冬蓮帶著女兒到縣醫院檢查後發現女兒得了腎炎。明冬蓮對腎炎不太了解,隻是按照醫生的要求一邊給女兒吃藥治療,一邊進行定期複查。可四年過去了,女兒的病不僅沒有好轉,而且更加嚴重,2016年她帶女兒到了武漢同濟被確診為腎衰竭V期,當即要求住院進行透析治療。

(image)

明冬蓮怎麽也想不通,女兒一直在吃藥治療腎病怎麽反而越來越重,但她一刻也不敢耽誤還是按照醫生的要求,在武漢同濟醫院住院給女兒做了腹膜透析管置管手術,從此甜甜則就開始了每天背著透析袋透析的生活。“每個月還要吃好幾百塊錢的藥,有時要一千多,這些藥我們縣都沒有賣的,每次都要到同濟門診去購買,但醫保報銷不了我們隻能自己承擔”。明冬蓮蹲在地上,雙腿滿是手術後留下的傷疤,她說這些年一家人生吃儉用從牙齒縫裏省下來的錢都拿來給女兒治病還不夠。

(image)

由於嚴重的腎衰竭甜甜出現了甲狀腺功能亢進、重度貧血,維生素d缺乏症、腎性高血壓等,一年之內總會出現好幾次“意外險情”而住進醫院,明冬蓮總是提心吊膽。今年4月份的一天甜甜病情突然加重呼吸困難,明冬連帶著女兒趕往武漢住進了醫院,因為病情危重醫院下達了病危通知書,明冬蓮心懸到了嗓子眼,好在最終病情得到控製,但因為病情突發來時一下子沒有借到那麽多錢就進了醫院,醫院卻因為欠費給女兒停了針。回憶當時的孤獨無助和女兒的傷心哭泣,明冬連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image)

“女兒身體受罪且不說,我最擔心女兒受不了別人的議論,農村的人不了解這個病,私下的總有些人瞎議論,說孩子以後不好找人,難嫁出去,害怕別人議論女兒現在每天都隻能悶在家裏”辦好了出院手續即將離開醫院時,明冬蓮眼淚婆娑地跟我們交談著,她說回到農村最怕聽見別人在背後七七八八的議論。農村人不懂腎病以為這種病不僅治不好還會影響生育,私下常有些不好聽的話,她說就算女兒嫁不出去他們一家子也會兄弟姊妹抬著(當地方言一起分擔的意思)養她一輩子。

(image)

住院半個月女兒的病情終於得到了控製。慢性腎衰竭不是一下子就能夠治好,考慮到他們家的經濟情況,醫生建議明冬蓮可以帶女兒回家繼續做治療,然後定期複查,明冬蓮在護士的指導下學習了腹膜透析的操作方法和注意事項,自己開始在家裏給女兒做透析。現在甜甜每天必須24小時晝夜不停的進行透析才能夠排除體內瀦留的代謝產物和有毒物質,像這樣的腹膜透析液每個月要整整用二十箱,明冬蓮感激地說幸好現在有醫保可以報銷70%,否則自己完全承擔不起,隻有放棄治療。

(image)

出院時主治醫生周建華告訴明冬蓮,甜甜的腎病現在通過透析是可以維持的,但最終還是必須進行腎移植才能治愈,希望家長早有心理準備和經濟準備,明冬蓮和丈夫聽說女兒的病有辦法治好非常高興,可當醫生告訴他們移植的前後費用要30萬左右時,他們的心一下跌到冰窟窿,家裏現在連女兒的治療都要借錢維持,他們不敢想還能到哪裏籌借到這麽多的手術費。

(image)

談華鋼8歲時沒了母親,10歲時父親又因病無錢醫治而離世,孤苦伶仃的他跟著兩個姐姐長大,早早地就自己養活自己。現在他在河南一個建築工地打工,但因為文化不高幹的是力氣活,受苦受累一個月才掙3500元錢,家中還有2個孩子,一個讀初中一個上小學,而甜甜因為身體不好前前後後在武漢住了多次醫院,期間還做了一次喉部淋巴結手術,2016年以前國家還沒有健康扶貧政策,原來甜甜的治療費用基本都是自己承擔,6年多治療加上來來去去的各種費用已經花去10萬左右,把家裏積攢下來準備粉刷房子的錢全部用完,還找親戚幫忙借了不少。。

(image)

明冬蓮的雙腿,因為疾病做過手術,現在不能見水也幹不了重活兒。但為了掙點錢補貼家用,明冬蓮除了把家裏的一畝地種好,還四處開荒種上些芝麻、黃豆之類的打油自家吃。現在農村人家大部分也都跟城裏一樣用上了煤氣,米油菜之類什麽都靠買,明冬蓮為了節約,家裏燒的柴都是自己上山砍的,自家吃的米和油也都是自己種的,她說寧可自己累點苦點,也要多攢點錢給女兒治病。

(image)

甜甜特別懂事,知道爸爸媽媽為自己治病操碎了心,盡管媽媽叫她多休息,可她總是背著透析袋在家裏搶著做事,她隻希望能讓在地裏幹活的媽媽回來可以好好歇一歇。

(image)

“女兒太可憐,我隻希望她能早點治好病,能夠健健康康地像正常人一樣生活”談華鋼雖遠在河南的工地,可心中一刻也放不下家裏的妻兒,尤其記掛患病的女兒,在跟我們電話交談中這個農村漢子聲音哽咽,而甜甜更希望自己的病能早日治好不用爸媽再操心受累,不用每天背著透析袋遭人笑話,將來能像正常花季年齡的女孩一樣戀愛結婚成家、孝敬父母。


blanchill 發表評論於
農村看病報銷70%是個大進步。希望以後更好。14億人不容易,美國3億人已經慘不忍睹了,隨便到曼哈頓找個睡大街的寫個故事更慘。關鍵看以後的社會發展,這方麵我看好中國,美國也就這樣了甚至更差。
阿米高 發表評論於
可憐的人啊,如果你是黑人,習噠噠早就免費醫治了,習噠噠有的是錢啊,都是白給的,條件是要夠黑啊
這一世 發表評論於
中國政府啊!真滲人!
oceanblue07 發表評論於
這個真是不容易。父母是重情的有心人,對孩子很好。有沒有捐錢的方式啊?幫幫他們。
zhshqg 發表評論於
建議搭夥馬杜羅,給老馬寫封信要求救濟,老馬一定爽快答應.
wumiao 發表評論於
連個洗衣機都沒有,治病要這麽多錢,人民一個大病全家就沒法活,黨卻全世界撒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