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清華百分之七八十的高考狀元去哪兒了?(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研究型大學從來不以就業為導向,從來不該在大學裏談就業;鼓勵科學家創辦企業,則是把其才華和智慧用到了錯誤的地方。

大學生缺什麽?

缺少對時代的關切,對國家發展命運的思考,對改變這個社會的責任。

1

當所有的精英都想幹金融

如今我們的GDP已經全球第二,但是看技術革新和基礎研究的創新能力,作為一個國家我們排在20名開外。

有的人或許會懷疑,認為我說的不對,會說我們都上天攬月、下海捉鱉了,怎麽可能創新不夠,我們都高鐵遍布祖國大地了,怎麽可能科技實力排在20名開外。

我想說的是,你看到的指標和現象,這是經濟實力決定的,不是科技實力決定的。我們占的是什麽優勢,我們占的是經濟體量的優勢。

我在海外的時候,隻要有人說我的祖國的壞話,我會拚命去爭論,因為我覺得我很愛國。

四月份,我在瑞典皇家科學院年會上領獎,晚宴時,與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談到中國的科技發展,他很不屑一顧,我覺得很委屈、很憤懣,但是我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不管怎麽說,我們國家登月已經實現了,你們在哪兒?但他回敬了一句,讓我說不出話。

他說:施教授,如果我們有你們中國的經濟體量,我們能把五百個人送到月球上並安全回來。

在國內,我覺得自己是個批判者,因為我很難容忍我們自己不居安思危。我們對國家的科技實力和現狀應該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怎麽發展,怎麽辦也要有清醒的認識,並形成一定的共識,而不是僅僅停留在爭論來爭論去的層麵。


首先我想講,大學是核心。我想講的第一個觀點就是,研究型大學從來不以就業為導向,從來不該在大學裏談就業。就業隻是一個出口,大學辦好了自然會就業,怎麽能以就業為目的來辦大學。

就業是一個經濟問題,中國經濟達到一定程度就會提供多少就業,跟大學沒有直接關係。

大學,尤其是研究型大學,就是培養人才的地方,是培養國家棟梁和國家領袖的地方。讓學生進去後就想就業,會造成什麽結果?就是大家拚命往掙錢多的領域去鑽。

清華70%至80%的高考狀元去哪兒了?去了經濟管理學院。連我最好的學生,我最想培養的學生都告訴我說,老師我想去金融公司。

不是說金融不能創新,但當這個國家所有的精英都想往金融上轉的時候,我認為出了大問題。

管理學在清華、在北大、在整個中國都很熱,這是違背教育規律的一件事情。專科學校辦學的理念,是培養專業人才,為行業輸送螺絲釘,但大學是培養大家之才,培養國家各個行業精英和領袖的地方,不能混淆。

學不以致用。你們沒聽錯,我們以前太強調學以致用。我上大學的時候都覺得,學某一門課沒什麽用,可以不用去上。其實在大學學習,尤其是本科的學習,從來就不是為了用。

但這並不意味著用不上,因為你無法預測將來,無論是科學發展還是技術革新,你都是無法預測的,這個無法預測永遠先發生,你預測出來就不叫創新。

大學裏的導向出了大問題,那麽怎麽辦?其實很簡單,大學多樣化,不要一刀切,不要每個學校都就業引導,每個學校都用就業這個指標考核,這對大學有嚴重幹擾。

我對基礎研究也有一個看法。我們國家非常強調成果轉化,現在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加強轉化”。但我想問一句,轉化從哪兒來?


我們的大學是因為有很多高新技術沒有轉化成生產力呢,還是我們根本就不存在這些高新技術?我認為是後者。我們的大學現在基礎研究能力太差,轉化不出來,不是缺乏轉化,是沒有可以轉化的東西。

當一個大學教授有了一個成果,無論是多麽基礎的發明,隻要有應用前景和產業轉化的可能,就會有跨國公司蜂擁而來,我就是個例子。

我十四五年前,有個簡單的、我自己都沒意識到的發現,就被一家公司盯上了,主動來找我。這些公司就像那些禁毒的狗一樣不停在聞,在看,在聽,他們非常敏感,不可能漏掉一個有意義的發現。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什麽呢?是鼓勵科學家創辦企業。大家沒聽錯,今年在人大會議我聽到這個話後覺得心情很沉重。

術業有專攻,我隻懂我的基礎研究,懂一點教育,你讓我去做經營管理,辦公司、當總裁,這是把我的才華和智慧用到了錯誤的地方。人不可能一邊做大學教授,一邊做公司的管理人員,一邊還要管金融。

我們應該鼓勵科技人員把成果和專利轉讓給企業,他們可以以谘詢的方式、科學顧問的方式參與,但讓他們自己出來做企業就本末倒置了。

我可以舉個例子,Joseph Leonard Goldstein因為發現了調控血液和細胞內膽固醇代謝的LDL受體,獲得1985年的諾貝爾獎。他是美國很多大企業的幕後控製者,包括輝瑞,現在非常富有,應該說是最強調轉化的一個人。



他兩年之前在《科學》周刊上寫了一篇文章,抨擊特別強調轉化。他說轉化是來自於基礎研究,當沒有強大的基礎研究的時候,如何能轉化。

他說,當他意識到基礎研究有多麽重要的時候,他就隻是去做基礎研究,轉化是水到渠成的,當研究成果有了,自然轉化是非常快的,不需要拔苗助長。

他列舉了他在美國國家健康研究中心,九位學醫的學生做基礎研究從而改變了美國醫療製藥史的過程,很有意思。

我們一定要看看曆史,不僅僅是中國現代史,也要去看科學發展史,看看各個國家強大的地方是如何起來的,而不是想當然地拔苗助長。

創新人才的培養,也與我們的文化氛圍有關。當一個人想創新的時候,同樣有這個問題。什麽是創新,創新就是做少數,就是有爭議。

三年前,我獲得以色列一個獎後應邀去以色列大使館參加慶祝酒會,期間大使先生跟我大談以色列人如何重視教育,我也跟他談中國人也是如何重視教育。他笑眯眯地看著我說,你們的教育方式跟我們不一樣。

他給我舉了原以色列總理Shimon Peres的例子,說他小學的時候,每天回家他的以色列母親隻問兩個問題,第一個是今天你在學校有沒有問出一個問題老師回答不上來,第二個你今天有沒有做一件事情讓老師和同學們覺得印象深刻。

我聽了以後歎了口氣,說我不得不承認,我的兩個孩子每天回來,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問:今天有沒有聽老師的話?


但我想說我並不是悲觀,其實我很樂觀,我每天都在鼓勵自己,我們的國家很有前途,尤其是過去兩年,我真切地看到希望。

現在無論是在政治領域,還是在教育領域深層次的思考和變革,這個大潮真正的開始了。

在這樣的大潮中,我們每一個人做好一件事就夠了,實事求是的講出自己的觀點,在自己的領域內做好自己的事情,就是我們的貢獻。

這樣,我們的國家就會大有前途。

2

我們缺什麽?

我出生在河南鄭州,但成長在河南省駐馬店。為什麽我要特別提駐馬店呢?因為這個地方特別具有代表性。

駐馬店相對於河南,就像河南相當於中國,就像中國相對於世界。從地理,從經濟,從科技,從文化,都是這樣。我恰好是在開始有記憶、對社會有感觸的時候成長在駐馬店。

我在駐馬店小學升初中的時候,當時的小學常識老師對我說了一句話:施一公啊,你長大了一定得給咱駐馬店人爭光!

大家可能想不到,這句很簡單的話我刻骨銘心記憶至今。從那以後,每次得到任何榮譽,我都會在心裏覺得是在為駐馬店人爭光。

今天,我同樣想說:老師您好!我還在為咱駐馬店爭光。我中學去了鄭州,大學到了清華大學。我常常很想家、也很想駐馬店的父老鄉親,止不住地想:我的父老鄉親在過什麽樣的生活?過什麽樣的日子?

1987年的一件事對我衝擊非常大,把我的生活和世界觀幾乎全部打亂了。在此之前,雖然我受到了傳統教育,雖然我的父親告訴我要做一個科學家、工程師,其實我心裏並不知道自己將來想幹什麽、能幹什麽。


1987年9月21日,我的父親被疲勞駕駛的出租車在自行車道上撞倒,當司機把我父親送到河南省人民醫院的時候,他還在昏迷中,心跳每分鍾62次,血壓130/80 。

但是他在醫院的急救室裏躺了整整四個半小時,沒有得到任何施救,因為醫院說,需要先交錢,再救人。

待肇事司機籌了500塊錢回來的時候,我父親已經沒有血壓,也沒有心跳了,沒有得到任何救治地死在了醫院的急救室。這件事對我影響極大,直到現在,夜深人靜時我還是抑製不住對父親的思念。

這件事讓我對社會的看法產生了根本的變化,我曾經怨恨過,曾經想報複這家醫院和見死不救的那位急救室當值醫生:為什麽不救我父親?

但是後來想通了,我真的想通了:中國這麽大的國家,這麽多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家庭在經曆著像我父親一樣的悲劇。如果我真有抱負、真有擔當,那就應該去改變社會、讓這樣的悲劇不再發生、讓更多的人過上好日子。

2012年的清明節,我回駐馬店參加小學同學聚會,很感慨。同班同學中兩個已經不在了,一個患心血管疾病,另一個是癌症。當時還有一位同學在接受癌症晚期的化療,現在也不在了。

我常常想:同樣是人,我真幸運,不愁吃、不愁穿,受過高等教育、出過國、留過學,擁有一份鍾愛的工作;可是我們中國有很多人沒有我這麽幸運。

我的父老鄉親和他們的孩子也沒有我這麽幸運。盡管他們不像我這麽幸運,他們卻一直很為我自豪,他們為我鼓勁。

我有些地方和很多執著的科學家們不一樣。哪點不一樣?他們因為興趣驅使在做科學研究。我有興趣,但最初並沒有那麽強烈的興趣做研究,我的興趣是很晚才培養起來的,驅使我的更多的是責任和義務。

我成長於駐馬店,是地地道道的駐馬店人,那裏的鄰裏鄉親也從沒有把我當外人,這種親情常常讓我感動;我想用自己的努力和創造回報我的父老鄉親,哪怕是取得成績讓他們為我驕傲呢。這是我從小受到的教育,我真的很感恩、想回報。

不知不覺間,我的觀念似乎很落伍了。我想不明白當今的社會為什麽會變得這樣物欲橫流,為什麽這麽多人會一致向錢看。

人不是商品,人活一口氣。當大學畢業生以收入為唯一衡量、把自己作價、選擇出價稍微多一點的公司就業的時候,我真的是非常不理解,身邊的世界變得陌生。

我有時候想,是不是世界變化太快,我老了、真的跟不上趟兒了。我怎麽就不理解,連我身邊的人,連我一些同事、同學、朋友我都理解不了,我不知道這個社會怎麽了,我們關注點太不可思議的狹窄了!

中國真的有很多很多人不像我們一樣幸運,他們很需要我們的幫助,需要每一個幸運的人關注他們的生存環境,需要我們今天在座的人一起努力。

我不希望自己的學生做形式化的社會實踐,但很支持他們選擇中國欠發達的地區去看看、去體驗,比如去支教。

在這兒我舉一個支教的例子。2008年我全職在清華工作,我的一個本科生從陝西農村的一所希望小學支教回來。


在我的辦公室,他痛哭流涕。他說:施老師,您知道嗎,盡管是希望小學,那裏的孩子,從一年級到五年級,都很瘦,一天隻有兩頓飯,早上十點一頓,下午四點一頓。

為啥?沒錢!

他們沒有肉吃,隻能吃飽兩頓飯;他們早上不能起得太早,晚上又要盡量早點睡,因為要節省能量,要把能量用在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之間上課的時間。

但他們都很滿足、很開心……

我不曉得,我們做基礎研究的,我們能做什麽,我們能改變什麽。我受中國傳統教育很深,作為一個敢擔當的讀書人,不僅應該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也需要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隻可惜自己的時間精力實在太有限,總想找一些誌同道合的朋友做點事情,總想有機會回家鄉給父老鄉親做點什麽。我挺慚愧的,其實我既沒有照顧好我的母親,也沒有照顧好妻子和孩子。

我們缺什麽?我們缺這份對社會的責任感,我們缺這份回報父老鄉親的行動。

在清華大學,我每次給生命科學學院的新生做入學教育的時候,我都告訴他們:你千萬不要忘了,你來到清華,你不止代表自己,不止代表你個人,你也同時代表一個村,一個縣,一個地區,一群人,一個民族。你千萬不要忘了,你肩上承擔了這份責任。

我真的希望,不管是我自己,我的學生,還是我的同道,我們每個人真的要承擔一點社會責任,為那些不像我們一樣幸運的人們和鄉親盡一點義務。

這是我除了對科學本身興趣之外的所有動力,也是我今後往前走最重要的一點支撐。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正奇怪怎麽從高考狀元繞到親戚撞車,
就看見其出生地,終於恍然大悟。
swmpsp 發表評論於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帝王將相好什麽,平民百姓就去追逐什麽,因為跟著大人物走,總不會錯。以前有學問的都去考八股做官,現在就去學掙錢的本事。
於是當外國有了牛頓,伽利略的時候,我們的精英在十年寒窗苦讀。當外國有喬布斯,蓋茨,我們的精英在做房奴,唯恐丟了工作還不起房貸。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別以為都是廢話。至少證明施一公不是領養的。有生母的一半基因,生父的一半基因。鑒定完畢。
天涯不此時 發表評論於
施老師,你就一介書生,再憂國憂民又能怎麽樣?隻不過憂憂而已,骨子裏還是個封建衛道士。“百無一用是書生”,好好享受你比屁民的高端去吧。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施一公這就有點自戀廖。
若是高考狀元都跑到您老現在這個位置上去,您去哪兒呀?
人生就是馬拉鬆,終點線上很難看到起跑快的那幾位。
過把癮而已,畢竟象牙塔尖地方很小。
千軍萬馬多數跌下獨木橋,但也總有過了橋滴。
過了橋的主兒木有必要替掉下去的操碎了心。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五十年代,初中畢業考高中,第一批是中專,考不上再考普通高中。考上中專的報紙上公布錄取名單。那時的中專畢業是技術16級,大學畢業是技術13級。工資是45元和59元。那時是為了早點工作掙錢。到六十年代,中專和普通高中一起招生。想上大學的多了。
改革開放後,對上大學也有過波動,最早是廣州,後上海,再是北京,一度對大學不感興趣了。後來找工作對學曆很看重,大學才一直熱門到現在。對出國也有過波動,也先後是廣上北。後來有點錢就能出國。國內難在大城市工作買房娶妻的,父母沒有在大城市留給住房的,出國成了好去處。另外的是家裏有錢供你出國玩學的有一大批。出國人員成分複雜,海龜也就降價了。
無論學校多高級,學位多高,學生還是奔錢去的。文革前是這樣,改革開放後更是這樣。
理想,抱負,不值錢了。
MYPT 發表評論於
酒釀圓子羹 發表評論於 2018-08-10 07:50:18
大陸人就喜歡追求功利,如果能讓老鄉為他歡呼他就覺得無上榮光,表麵上追求功利也是追求對社會貢獻,得功利的人好像大多也都是對社會貢獻大的精英,不過一個人如果滿腦子的要出人頭地,要給家族爭光,要給家鄉爭光,要給國家爭光,那這份承重的壓力或許會把他推向某個發光的頂峰,但這個頂峰隻會是個庸俗的頂峰,他的光芒也是俗氣無比的,老鄉會為他喝彩,也許國家民眾也會為他喝彩,那不過是俗人之彩,要想獲得上帝真相密碼的靈感隻能來自於一種原始本能追求,那種追求往往是脫離社會脫離背景而麵對的是自我求知的渴望,一個功利者是無法獲得穿越艱難而漫長的真相隧道的勇氣和耐心,就像一個整天想著發財的人是無法損失錢財去長年做一個賠本買賣,盡管這個賠本買賣很多年後或許會獲得超級利益

----------------------------------------------------
精辟, 是這樣的。施一公在西方呆...  查看完整評論
太宇 發表評論於
如果連職業培訓都做不好的大學,辦起來有何用?大學生終於找到了方向,哪裏有錢哪裏去。如果想把科學搞上去,就提高科學家們的待遇,給提成,給專利使用費費。科學也是成者王侯敗者賊。奉獻是扯淡。
秒秒 發表評論於
金玉屋 發表評論於 2018-08-10 08:11:07

秒秒 發表評論於 2018-08-10 07:48:48
清華本科出生的,都特別優秀。我是一看到清華本科畢業的甚至研究生畢業的就拜!無論男女。
=====================
怎麽個拜法?是三跪九叩,胸口劃十字加高喊萬歲?

瞧你說的。雖然打出我預料之外,但細想想,也沒啥區別。就是蔥白,你明白了吧
loayumive 發表評論於
我同事一個當年四川省高考狀元,如今相妻教子,培養了兩個藤校娃。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民無恒產無恒心,
急功近利何怪人。
緣木求魚侃境界,
不知己是一奴臣。

sesa2015 發表評論於
100+
Morphin 發表評論於
隻有來錢的行業才能吸收到最好的學生,這就是自然規律。
施老師是研究生物居然不知道這麽個自然選擇的法則。
你要聰明的頭腦去幹不來錢的行當,那麽聰明基因就會在進化中丟失了。沒錢你怎麽去老婆養孩子?
刀客行 發表評論於
騰校的優秀畢業生也大部分去了投行

這是商業社會的必然

胡錦濤清華畢業了去青龍峽,那是文革的時代,問問清華現在還有人去嗎?

騰校的畢業生還有一部分去基層和落後地區工作,這是騰校的教育的體現
泥中隱士 發表評論於
研究一下自己是怎樣從小時候長得像媽媽變成大了像爸爸。另外研究一下家族裏有沒有河南猶太人基因。
kai2002 發表評論於
這次的有點幹貨
美國新人 發表評論於
施一公 你在胡說
oneflyingbird 發表評論於
估計這家夥是學會了共產黨的那一套,抵製老百姓不要追求低級趣味,自己大大享用低級趣味。他自己吃飽喝足了,叫學生們不要看物質。 科學家大學生也是人,世界上本沒有什麽偉大的事情,不為自己吃喝考慮的學生不可能是好學生。
scbean 發表評論於
最有出息的都當官了吧?天朝那職業含金量最高!人都不傻。
feishi 發表評論於
為人師表,是個有良知的人。希望能帶動更多清華人。隻是難以和不能從政,和馬英九差不多。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在這。我這裏有幾個清華的給打小工。
TruthHurt 發表評論於
這位老兄有很好的思想境界,應該可以把當今皇上換下來做國家主席。可惜呀,中國是要讓紅色家族一代一代傳下去的。
好酒 發表評論於
靠,你改變啥了? 同流合汙。
ZoyaWashington 發表評論於
“在我的辦公室,他痛哭流涕。他說:施老師,您知道嗎,盡管是希望小學,那裏的孩子,從一年級到五年級,都很瘦,一天隻有兩頓飯,早上十點一頓,下午四點一頓。

這就是為什麽中國沒法贏得世界的尊重!
size0 發表評論於
一個反骨被殺光,隻知道順上順老的文化裏,一個沒有任何信仰,隻知道急功近利的文化裏怎麽可能在真正意義上有基礎學科研究上的發展和科技上的創新呢。中國知識分子,尤其是清華,不可能引領中國意識形態的發展和進步,他再努力也是徒勞。
如今11 發表評論於
說得很誠懇!
mliu_99 發表評論於
“在我的辦公室,他痛哭流涕。他說:施老師,您知道嗎,盡管是希望小學,那裏的孩子,從一年級到五年級,都很瘦,一天隻有兩頓飯,早上十點一頓,下午四點一頓。

為啥?沒錢!”這麽發達的“發展中國家”,人民的幣撒到哪兒去了?
LaBrisa 發表評論於
說到要害。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個功利者是無法獲得穿越艱難而漫長的真相隧道的勇氣和耐心,就像一個整天想著發財的人是無法損失錢財去長年做一個賠本買賣,盡管這個賠本買賣很多年後或許會獲得超級利益"
金玉屋 發表評論於
秒秒 發表評論於 2018-08-10 07:48:48
清華本科出生的,都特別優秀。我是一看到清華本科畢業的甚至研究生畢業的就拜!無論男女。
=====================
怎麽個拜法?是三跪九叩,胸口劃十字加高喊萬歲?
fox666 發表評論於
從他爹的照片看,不用基因鑒定,也可確認一公是他爹的親兒子。
酒釀圓子羹 發表評論於
大陸人就喜歡追求功利,如果能讓老鄉為他歡呼他就覺得無上榮光,表麵上追求功利也是追求對社會貢獻,得功利的人好像大多也都是對社會貢獻大的精英,不過一個人如果滿腦子的要出人頭地,要給家族爭光,要給家鄉爭光,要給國家爭光,那這份承重的壓力或許會把他推向某個發光的頂峰,但這個頂峰隻會是個庸俗的頂峰,他的光芒也是俗氣無比的,老鄉會為他喝彩,也許國家民眾也會為他喝彩,那不過是俗人之彩,要想獲得上帝真相密碼的靈感隻能來自於一種原始本能追求,那種追求往往是脫離社會脫離背景而麵對的是自我求知的渴望,一個功利者是無法獲得穿越艱難而漫長的真相隧道的勇氣和耐心,就像一個整天想著發財的人是無法損失錢財去長年做一個賠本買賣,盡管這個賠本買賣很多年後或許會獲得超級利益
presto 發表評論於
真是傳統得很。
國家管理者該做的不做,你能做什麽?
秒秒 發表評論於
清華本科出生的,都特別優秀。我是一看到清華本科畢業的甚至研究生畢業的就拜!無論男女。
novtim2 發表評論於
醫院見死不救,就是現代版的達爾文選擇進化論。身上沒有錢這個特征的個體慢慢/很快就消亡了---
jiang1962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教育基本停留在抄襲外國教材的水平。 整個五十年代俄國的。 六十年代停滯。 七十年代也是。 八十, 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紀抄襲西洋和東陽。

最大的問題, 是學生不得挑戰老師, 一般人不能夠問倒權威。 這還不夠, 老師還有利用職權謀私利的,以為自己是個官位借機敲詐學生家庭。
jiang1962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教育基本停留在抄襲外國教材的水平。 整個五十年代俄國的。 六十年代停滯。 七十年代也是。 八十, 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紀抄襲西洋和東陽。

最大的問題, 是學生不得挑戰老師, 一般人不能夠問倒權威。 這還不夠, 老師還有利用職權謀私利的,以為自己是個官位借機敲詐學生家庭。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醫院見死不救形同謀殺,他忍了努力了這麽久,情況改變了麽?
ddti 發表評論於
還是因為黨課講得太少了,應該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清華學生擔負著一個村一個縣的責任和希望,老施你可是擔負著中國的責任和希望。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有本事的一般是出國做教授,做研究,等功成名就了再回去。現在的學生分數越考越高,但科研能力和科研的意願越來越低。
ridicu 發表評論於
施一公是學生物的,可是怕找不到工作去讀了個計算機碩士,現在卻要號召人們不要以就業為導向,如何有說服力?
iBear 發表評論於
施一公又出來炒作了。你管人家狀元幹什麽呢?
隻要是能上重點大學的都有能力搞科研。
整天把注意力放在少數的狀元身上,是學校和老師不懂教育。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覺得很有道理。社會環境使然。施一公也沒辦法。但敢提出來警醒大家,已經很不錯。比當吹鼓手強。
KINGTIE 發表評論於
覺得他正在做一件影響深遠的事
蔣金幗 發表評論於
也有的去了養豬嘛,你們忘了,我可沒忘。
潤濤閻 發表評論於
小施啊,你連顏寧都留不住在國內。你身邊的人,是你下邊的人,應該聽你的才對啊。你為何把人才放走了呢?先從身邊的人做起,從我做起。言傳身教比什麽都重要。
sanpablo 發表評論於
用習近平思想武裝起來是戰無不勝的
pandarus 發表評論於
搞生物轉化率低,待遇沒金融好,怪誰?
smart518 發表評論於
讚施一公!他說的很實在!
三竹齋 發表評論於
抄黨章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