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座談82人中76人反對對華加征關稅 白宮一意孤行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這個世界上,可能除了白宮,沒有人相信貿易戰會有贏家。

近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正式公布160億美元自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清單,這些商品在8月23日起將被征收25%的關稅。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指出,美國此舉又一次將國內法淩駕於國際法之上,是十分無理的做法。中方為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多邊貿易體製,不得不做出必要反製,公布了同等規模的關稅清單,同樣將征收節點設在8月23日。

其實,美國的“無理”也受到眾多美國企業的抱怨,7月24-25日的那場聽證會可見一斑。

這場聽證會不允許錄音和拍照,美國媒體對此報道寥寥。但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會後公布了聽證會的文字實錄,從冗長的600頁英文報告中,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發動貿易戰的虛與實。

在一天半的時間裏,美國301審查委員會廣泛聽取了82位各行業協會會長、企業創始人、CEO等的發言,征求對16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清單的意見。結果,76人反對,隻有6人讚同,有些企業代表擔心加征關稅威脅到自家企業發展,還有失業風險,發言近乎懇求。但大多數人的反對並沒有改變結果。隻是為了體現聽證會的“民意”,美國政府將征稅商品項數從284項減少到了279項。

什麽是一意孤行,這就是。

從82位企業界的發言實錄看,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必然會對美國經濟發展造成影響,這已是共識。


美國貿易辦公室公布的聽證會實錄

美國汽車和零部件製造商協會(MEMA)說,MEMA的中國供應商提供了製造業領域最多的工作崗位,直接影響50個州的超過87.1萬個工作崗位。301條款中相關內容,將使企業的生產成本“不成比例”地提高,為企業帶來巨大損失,甚至使中小企業直接破產。

全球最大的便攜式太陽能設備製造商Goal Zero直言,無法在美國找到合適的原材料供應商,因為一些定製化的配件隻有中國一些小企業願意對原材料進行深加工。

生產住宅和商業草坪及園林綠化設備的Brinly-Hardy公司雖然有179年曆史,但這次加征關稅讓他們的成本至少增加了25%,他們哀歎“關稅清單將成為釘進棺材裏的釘子”。

很多企業在發言中都不約而同提到,他們基本上都從中國進口原料,因為沒有美國本土貨源可供替代,而且中國的貨源已經供應多年,所占份額巨大。比如集裝箱行業,97%的鋼製運輸集裝箱都是中國製造,相關企業Mobile Mini的法律顧問說,“在我20年入行經驗中,從未見過能到達美國海岸的、非中國製造的集裝箱。”

與中國一樣,很多美國企業同樣深度融入世界分工體係,他們享受著來自中國製造的紅利,受益於全球貿易體係,他們表示美國政府對中國“不公平貿易”的指責以偏概全。

不過,企業界擺事實講道理,並沒有打動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看來,這場聽證會根本不是企業“訴苦會”。從實錄可以看到,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努力想從與會企業口中挖出中國侵犯知識產權、不公平貿易的證據。但絕大多數企業否認了這點。

比如美國領先的電動自行車生產商Pedego就說其所有的設計都在加州,在中國生產和組裝完全不會涉及到行業的重要科技、知識產權和創新。電動自行車也完全不涉及“中國製造2025”。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追問道:“你所提到的設計是哪種?擔心知識產權被竊取嗎?”Pedego公司答道:“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不是科技上的,是審美上的。”

像Pedego公司一樣,很多與會企業都否認了這次征稅清單涉及“中國製造2025”,他們在中國也沒有被竊取專利,中國也沒有強迫美國公司轉讓專利。他們並不認為美國政府加征關稅能達到讓中國改變的預期目的。

很顯然,美國企業的辯解並沒有“打動”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美國政府早已為中美貿易戰做了一個政治層麵的預設前提,他們清楚對中國的指控並沒有多少事實根據,大肆渲染所謂中國“不公平貿易行為”,包括知識產權竊取行為、

強製性技術轉讓行為、工業補貼等,隻為服務一個目的——不能接受中國強大、不能容忍中國趕超,堵死中國在產業升級的關鍵階段向上攀升的通道,摁住中國蓬勃發展的勢頭。

所以,中美貿易戰看似一場經貿摩擦,其實也是一場國運之爭、國運之戰。看清這點,就能明白為什麽一場聽證會卻成為“走過場”,“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便是這個道理。

中國其實一直看得很透,中國商務部就曾說過:“美方出於國內政治需要和打壓中國發展的目的,編造了一整套歪曲中美經貿關係真相的政策邏輯。”

這場聽證會,就是一個絕佳例證。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8月10日第一版


接下來看看這次聽證會的發言精編,島叔島妹,外加一眾兄弟姐妹共十餘人,連夜翻譯了長達600頁的聽證會實錄,這裏因為版麵有限,隻能選擇其中部分呈現。6:76的比例,可以窺見美國業界絕大部分的反對聲音。貿易戰肯定是雙輸,美國一意孤行,政治考量蓋過了經濟考量,這就是美國挑起貿易戰的本質。


損害美國的製造業複興

發言者:Ed Brzytwa,美國化學理事會(American Chemistry Council)

作為美國化學產品生產商的代表,基於兩點重要原因,我們要求管理部門將所有的化學以及塑料製品從加征關稅的清單上麵移除。

第一,有可能損害美國的製造業複興,且會對美國的經濟利益產生反作用。過去10年,美國已經宣布的化學品製造業投資額達到1940億美元,加征關稅會使這其中近一半麵臨風險。這不僅會影響到我會會員公司,且會增加購買美國製造化學品的下遊行業的成本,包括農民和製造商,削弱美國化學工業和美國整體競爭力。

第二,會引發中國的報複性關稅。在中國報複清單2所列的114種產品中,有54種是化學品、塑料及塑料製品。從6月20日起,中國已經開始報複。其清單將影響美製對華出口化學品中價值54億美元的產品。如果美國繼續加征25%的關稅,中國的報複清單2已經是一個明確的信號:它將再次報複。

美國化學理事會支持政府解決對於中國的關切的努力,但我們堅信,這些長期存在的問題,應該通過建設性的談判、WTO的執法來解決——這也是解決問題的唯一可能,而非通過惡化世界上最重要經濟關係的方式進行。有充分的證據表明,加征關稅會導致下遊生產商成本上升、消費者物價上漲、減少下遊行業的就業機會,並對美國的經濟增長、投資和創新產生負麵影響。

對美國半導體供應鏈極為有害

發言者:Jonathan Davis,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行業倡導全球副總裁

我們行業依賴遍布全球的複雜而廣闊的供應鏈。根據美國政府的數據,美國從中國進口的這類產品中有超過40%來自總部在美國或美國所有的公司,這意味著美國公司也會(因關稅)遭受與中國競爭對手相同乃至更多的損失。

美國是半導體行業全球領導者,半導體、飛機以及大豆都是美國對中國貿易順差大的貿易。通過允許公司更好進入國外市場,貿易促進了研發,推動創新與增長。征收關稅會影響貿易機會進而使得創新枯竭,出口機會也變少。

因此我們認為征收25%關稅對美國半導體供應鏈極為有害。按照提議實施的關稅算,出口減少以及每年額外稅收和收入損失將超過5億美元。這一行動將扼殺創新並使千萬個工作崗位麵臨風險。

不可能在美國複製這些工廠

發言者:Gregory Husisian,Foley&Lardner 律所合夥人

Alps North America是電子開關和控製器的領軍供應商。它通過銷售這些產品使買家能夠開發和生產電子配件,如感應器、開關、電容式觸控麵板等,這些電子配件會被安裝在汽車係統上、汽車娛樂信息係統以及其他熟悉的電子設備裏。

但是,生產和銷售這些配件是一個低利潤率的行業。想要營利就要依靠遙遠的全球供應鏈。隻有如此,Alps才能滿足全球各地消費者對高度可靠、低廉的電子元件的需求。

Alps的產品大部分是自己或附屬廠房生產的,我們不可能在美國複製這些工廠。通過從中國工廠進口這些產品,Alps North America支持了美國的創新活動,美國的下遊生產以及優質的高薪製造業崗位,進而支持了美國經濟。

Alps North America每月向美國汽車、家居用品和電子行業等領域的主要美國生產商銷售數百萬美元零件。如果對這些產品征收301條款關稅,Alps North America將別無選擇,隻能將這些關稅轉嫁給客戶;相同的電子零部件,我們的競爭對手卻無需支付任何關稅便可進軍海外。

影響我們絕大多數業務

發言者:Kate Cumminsky,美國賽爾馬克有限責任公司安全與合規經理

我們是全球化學品供應商。我想說,強征關稅將影響美國化學品經銷商。加征關稅後,為了維係顧客、維持競爭力,我們需要花長時間、高成本去與新的生產商、顧客建立紐帶關係,這個過程一般需要半年到1年的時間。每與一個新的生產商建立紐帶關係,就得花費大約1萬美元,每增加一位新顧客,就得花費2000美元,而且產品交付給市場的過程中,還會麵臨數月負麵影響。

如今,我們更擔心的是,對中國產品加征懲罰性關稅將影響我們在美國的絕大多數業務。若以這種方式擾亂市場,極有可能給安全供應鏈帶來風險。

對醫保係統和消費者產生重大影響

發言者:Jim Pigott,Medline私營醫療供應公司代表

Medline是美國最大的私營醫療供應公司。我們銷售超過20萬種不同的醫療產品。加征25%關稅不會有助於實現301條款的目標,且會對我們的19個低利潤業務部門產生不成比例的負麵影響——這將會極大地影響醫院、消費者和醫療界。

我們進口的是價格低廉、技術含量低、產量大的產品,不受專利保護。我們從未被要求將任何技術或知識產權轉讓給中國。

加征關稅會對我們的業務和客戶產生重大影響。短期內,關稅將對我們的盈利能力產生負麵影響,進而影響到我們在美的投資和就業。短期內改變我們的供應鏈並非實際可行的解決方案,將這些低技術產品的生產製造轉移回美國並非可行選擇。

針對這些低利潤產品加征25%的關稅不會推進301條款的目標,且可能對醫療保健係統和美國消費者產生重大影響。

我們沒有被要求轉讓技術

發言者:Slone Pearson,Fortive公司全球貿易法律顧問

Fortive公司是多元化的工業集團,年收入67億美元,擁有23家運營企業。我們為終端市場的工程產品、軟件和服務提供設計、研發、生產和銷售。我們在27個州擁有127家設施、1.3萬名美國員工。

我們認為擬議的補救方法過於寬泛,不符合301調查目標,而且將產生意想不到的消極後果。我們要求美國貿易代表采取明確的豁免措施,以確保補救方法本身是合理的,而且不會對美國商業造成限製。

我公司及下屬企業在中國運營已有幾十年。幾十年來,我們沒有受到301調查中的中國政府政策的影響。我們沒有被中國政府要求轉讓技術,也沒有被要求轉讓知識產權。相反,我們已經在中國建立了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計劃。

我們認為加征關稅對我們這樣的公司是不公平、不正確,也是不合邏輯的。對於外商獨資企業征加關稅將不會達到預期效果。這麽做隻會損害美國自己的公司和員工。

美國似乎在遠離自由貿易體係

發言者:Aaron Padilla,美國石油學院(API)高級谘詢員

API是美國唯一的天然氣和石油產業的貿易委員會,我們近620名成員涵蓋了勘探和生產、煉油、營銷、管道和海運業務等。天然氣和石油工業在美國貢獻了1030萬就業崗位。不幸的是,政府對鋼鐵和其他進口商品征收的關稅阻礙了就業機會的增加和經濟增長。

301條款的關稅已經影響了大約100種產品。我們的行業依賴於這些組件來製造美國的油田設備,這些設備要麽部署在國內石油和天然氣生產中,要麽出口到全球市場。擴大目前的301關稅清單,將對美國天然氣和石油工業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更將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以及曾經負擔得起能源價格的美國消費者。

我們的產業也會遭到來自中國的反擊,包括公布對美國原油的關稅以及已表明其征收意向的精煉產品。中國約占美國原油出口總量的20%,但很容易轉向其他國家,比如伊朗、俄羅斯等美國的競爭對手。

美國似乎在遠離自由貿易體係的道路,轉而尋求管控貿易,在這一貿易體係下,美國所有的貿易和投資關係都依賴於雙邊關係下的談判協商。這一政策在製定過程中缺失的透明度以及不充分的征詢,對美國的投資、就業和消費都尤其有害。

關稅清單將成為釘棺材的釘子

發言者:Jane Hardy,Brinly-Hardy公司CEO

我們的公司生產住宅和商業草坪及園林綠化設備,最近生產住宅區的供暖設備,在印第安納州有200名雇員。我公司起源於1839年,我們已經努力奮鬥了179年使自己改變並生存下來。我們曆經過戰爭、經濟蕭條和衰退,但是我認為我們無法在最近的關稅行動中存活下來了。

我們的鋼材合同4月份到期,今年4月份隨之而來的是232條關稅的宣布;我們的供貨商對我們提高了25%-37%的價格,使我們大受打擊。我們的供貨商最近沒有,將來也不會有下調價格的打算。我們公司不夠大,不能抵抗這些加價,並且我們也不會將價格的增加傳導到我們的購買者身上。

我們生產的產品來源自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的供應商,但主要來源自中國。這些不是高科技產品,我們可以從任何地方購入,並且我們可以調整設計以適應競爭。但是很多部件都列於301關稅清單上,我們在美國和亞洲采購的元件都受到了影響,成本至少增加了25%。

我們最近重新設計並改進了我們的產品線,在工具上的投資超過了40萬美元,我們的產品在業內是高端品牌,我們如果為了抵消25%的關稅而提高價格,我們的產品就賣不出去了,上千承包商也會受到影響。

該產品對我們很重要。關稅清單將成為把我們企業釘進棺材裏的釘子。我們不得不進行大規模的裁員和減薪。

長期存在的市場可能會永遠消失

發言者:凱文·克萊默(Kevin Cramer),北達科他州眾議員

我代表的是北達科他州農業生產者以及製造商,他們目前已經感受到了中國實施報複性關稅帶來的直接影響。中國通過對美國商品征收關稅進行報複,包括對美國大豆征收25%的進口關稅。

北達科他州是十大大豆種植州之一,今年大豆種植麵積約660萬英畝,創下該州曆史記錄,大豆種植麵積史上首次超過玉米種植麵積。本月早些時候,中國商家取消了在北達科他州的所有專業供應食品級大豆確定訂單,價值接近150萬美元,占據北達科他州專業供應食品級大豆年度訂單的5%。

從今年4月起,大豆價格跌近17%,直奔收支平衡價位。8月,每蒲式耳大豆僅約為8.47美元。隨著大豆價格下跌,玉米價格也下跌,比去年同期跌近6%。農業的經濟周期是1年。

北達科他州的商品運往太平洋西北部地區以外的市場沒有可行的運輸路線。運輸障礙可能會會影響大豆的基礎價格。人們普遍擔心長期存在的市場可能會永遠消失。在農業方麵,收成不好的一年或許就意味著很多生產者失業。

對成千上萬的員工帶來威脅

發言者:Richard Baillie,Baillie Advanced Materials公司董事長

加征關稅會對國內氟聚合物帶來毀滅性影響,有損我們的競爭力,減少就業、惡化投資。氟聚合物是包括醫學植入物、炊具、半導體、軍事及航空應用等在內的一係列美國國產產品的成分,對我們的經濟至關重要。如果對這些產品加征關稅,將對美國氟聚合物工業造成嚴重且無法彌補的損失,美國許多企業都將為此受傷。

在美國,這類企業有超過4000家,他們擁有成千上萬的雇員。我們行業雇用的都是高技能員工,包括數千名機械師,他們都致力於生產聚四氟乙烯。我們行業銷售了數十億美元聚氟樹脂,這些聚氟樹脂最終被轉化成數百億美元的產品,對美國經濟至關重要。

氟聚合物行業麵臨全球性供應短缺,美國沒有能力自給自足,國內生產商沒辦法滿足我們的要求。美國的氟聚合物工業正在成長。擬議的加征關稅將對成千上萬的員工帶來威脅。

損害公司競爭力和自我完善能力

發言者:Greg Merritt,科瑞公司副總

科瑞是一家美國先進的生產功率半導體的公司,這種元件運用在電動汽車充電、太陽能逆變器、儲能、計算機和工業能源領域。過去10年投入13億美元進行研發,使我們獲得超過2200項美國專利。

功率半導體是一種非常複雜的高科技。這個過程涉及到數百種半導體的製造,曆時6到20周。

碳化矽技術在中國尚未成熟。我們的目標就是維持美國在這些方麵的技術優勢。為了保持優勢,我們必須繼續快速增長,通過由中國生產商帶來的巨大活力。

任何降低我公司投資和繼續增長的事情,都將會導致中國生產商進入市場並獲得動力。

半導體最後在中國被包裝,這是一個非常小的增值操作。完成後銷往世界各地,並且我們45%的商品將被銷往中國。因此,加征關稅使美國消費者很可能不會購買本公司的功率半導體,銷售上的損失,則會損害公司在擴大市場上的競爭力以及完善自身產品的能力。這將會為中國進入世界市場提供機會。這肯定會給經濟造成損害。

代價將轉嫁給美國消費者

發言者:Stefan Brodie,Purolite Corporation董事長兼CEO

我們公司是美國僅有的兩家製造離子交換樹脂的公司之一。目前全球離子交換樹脂嚴重短缺。我們並不期待這種短缺狀態能在近期改善,短期內出現新生產者也不現實。這個行業需要數千萬美元的資金、許多年的時間才能獲得許可、新建工廠並使用。

從長遠看,由於美國國內此類產品供給下降,加征關稅會將代價轉嫁給美國消費者以及淨化飲用水、食品供應鏈、廢水處理、化學品等行業。更關鍵的是,這種美國國內的進一步短缺,意味著飲用水內的多種汙染物可能無法以經濟的方式進行處理,導致消費者體內這些汙染物含量將提升,甚至重演發生在弗林特的水汙染事件。

這個行業在全球的總銷售額不過10億美元,來自中國的進口也不超過1億美元;這麽小的規模,中國政府從來就沒有將其當作戰略性超越技術或者是製造業的重點。

6000個就業崗位處在危險邊緣

發言者:Mike Gray,Valmet北美資本運營公司高級副總裁

Valmet是全球紙漿、造紙和能源產業的領先者。我們在美國有15家分公司,雇傭了1200名美國工人,為當地社區創造收入。目前的關稅政策迫使我們調整供應鏈,這將導致造紙成本的增加,最終紙張的價格也會上漲。這樣客戶對於我們產品的需求就會下降,從而影響美國工人和我們的收入。

我們每年都會雇傭數千名美國工人去裝配我們的設備,或從事維修售後工作。據統計,目前的關稅政策將造成6000個直接或間接的就業崗位處在危險邊緣;Valmet公司的收入也會降低,對美投資率、美國的稅收收入都會相應降低。

這一係列影響是不會隨著國內生產的增加而抵消的。這些產品美國在15至20年的時間內是造不出來的,美國目前也沒有足夠大的工廠製造我們所需的機器。如果真要在美國國內重新開始生產,那麽要花很多年的時間重建工廠與設備。

最終會給美國家庭造成負擔

發言者:Hun Quach,美國零售業協會國際貿易副總裁

美國零售業協會代表了一群全球最大、最有活力的零售業公司,這些公司創造1.5萬億美元的年收入和上百萬個美國崗位。我們讚成政府要求中國注重支持產權的行為,但是加征關稅的範圍過於寬泛,許多並不涉及貿易違規,這麽做僅會提高物價。

301報複性關稅隻會對美國經濟利益造成損傷,包括美國千千萬萬個家庭。所以我們希望能刪除45條關稅項目。否則,眾多美國產品將會遭受損失。加征25%關稅的行為最終會給美國家庭造成負擔,尤其是中低層家庭。政府需要確保將日常用品排除在征收名單外,以免給美國家庭造成負擔。

什麽時候可以開始談判

發言者:Craig Updyke,美國電氣製造商協會貿易和商業事務總監

美國電氣製造商協會代表近350家電氣設備和醫療成像設備製造商,這些企業在美國擁有7000多家工廠,提供了36萬個工作崗位。美國電氣製造商協會認為,中美之間應該通過更明確、有約束力和可執行的貿易規則,並遵守國際知識產權保護規範,確保更公平的競爭環境。

一些電氣製造商協會的成員公司在中國開設工廠,生產自己的產品,還有許多公司從中國的合作夥伴那裏采購成品和零部件。特別是,許多公司從中國采購零部件到美國,以支持在美國國內的製造業務。7月6日實施的25%加征關稅影響了約100種隸屬或接近美國電氣製造商協會製造範圍內的產品。

對隸屬於美國電氣製造商協會範圍內的25種產品征收相等的關稅,會嚴重損害我們行業的全球競爭力,包括相關企業的製造業務及就業基地。25%的關稅若按建議實施,意味著美國電子工業公司及其客戶的額外征稅增加了至少5億美元。廣泛的關稅會伴隨全球供應鏈的附帶損害,最好避免。

如果主管部門認為關稅是必要的,我們希望關稅的使用範圍比建議的縮窄,並且持續時間必須很短暫。如果關稅是旨在讓中國進行談判,那我們的行業要問,什麽時候可以開始談判。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貿易戰目的不是打垮中國,
而是打垮美國。

然後所有這些新政策都容易理解啦!
HCC 發表評論於
>>>估計俺在你的眼裏不屬於美國知識份子。


You are correct. It is hard to imagine that anyone with a functioning brain would support this type of asinine policy.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這隻能算是課堂作業,能否畢業,還是耐心點,等考試結束再說不遲。
武勝 發表評論於
neoreturn對川普支持者沒有研究,但也並非毫無道理。川普的支持者有過調查。其中最多的是共和黨的傳統支持者,他們信奉自由市場,小政府和自由貿易。其次,也是把川普送進白宮的關鍵支持者是一批收入較低、教育水準較低的人群,其中很多人以前常投民主黨,但由於不滿自身境遇而起來“造反”。這些人反對全球化,是川普著力要爭取的選票。這兩類人很容易區分:前者專投共和黨,對川普和貿易戰並不感冒。後者認定川普是“救星”,對共和黨建製派反感。不過2020年選舉後一類人是最大變數,因為對川普希望越大失望也會越大。
外省人 發表評論於
neoreturn, 你是你眼裡唯一的知識份子。。。

vvsp88 發表評論於
貼不出原文,就是瞎說。
一~~~~)~)


如果貼出原文,黃川粉還會嚎叫嗎?
遛遛逛逛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民主。聽沒有聽,聽了。反對沒有,反了。有用沒用,沒用。現在的美國,和中國差不多,有權不用,過時作廢。川普就這麽幹。
慢慢溜達 發表評論於
商人無祖國,隻有在無產階級鐵拳管理下才會老實,所以這些美國資本家到了中國一個比一個乖,同理那些人權鬥士在朝鮮監獄和IS斷頭台前都是痛哭流涕痛改前非
8421 發表評論於
貼不出原文,就是瞎說。
8421 發表評論於
你說我講過‘隻有讓資本家掙的多了,工薪階層才能分到點殘羹麽。’你必須貼出原文,不能瞎說。本人沒有說過這話。
8421 發表評論於
不要轉移話題,請你貼出原文,不能瞎說。我什麽時候說過‘隻有讓資本家掙的多了,工薪階層才能分到點殘羹麽。’
hchalz 發表評論於
76個美國叛徒。

maga大業要靠那6個,剩下的打死扔出去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這些商人不是什麽好東西,從中國近一些便宜貨賺錢,禍害美國人禍害中國環境
深海水手 發表評論於
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簡而言之,就是供過於求。怎麽解決?要麽減少供給,要麽增大需求。

具體到美國,寅吃卯糧很久了,債務已重,又是私有經濟,所以擴大需求短期內無招可施。

所以就要減少(國外)供給,拉高物價,留出空間給國內的生產。所以提高中國產品關稅,好像是能有好處的。

但問題是,中美產業本是互補,而非競爭。大量加稅隻針對中國,物價是能上升,但產能卻是長在其它國家,因為還是比美國產便宜。美國國內生產反而受傷,因為外銷受反製關稅的影響。。。

簡而言之,不管什麽手段,最後讓美元貶值了才是解決問題之道。而現在的情況是美元對所有主要貨幣都升值,國內物價又上升。如此何來製造業回流和平衡貿易?說夢爾。
o,dear 發表評論於
商人考慮的是自家利益為首!
四國迷 發表評論於
這個報道給美國民眾看才有效,但美國百姓沒有中國百姓關注國家和國際“大事”
bsmile 發表評論於
看來trump想要用降低關稅的方式把產品供應鏈逼回美國,如果是關稅的原因導致美國的出產價格偏高,這條路應該是走對了吧,如果不是關稅的原因,那隻怕是南轅北轍。
藍天翔 發表評論於
到這個聽證會的,是想保持自己利益,當然反對加稅。川普得到民眾支持。白宮敢發布記錄,中南海敢找P2P開聽證會嗎?
zeroLux 發表評論於
包子下台
neoreturn 發表評論於
回樓下的8421。工薪階層是幫最容易被騙的一群體。你看有美國知識份子支持Trump嗎?貿易戰的結果就是全球經濟大蕭條。富人會損失最多,但窮人肯定先撐不住。目前美國經濟享受著美元回流的超級紅利,貿易戰的惡果要至少半年後才能顯現。中共這幾十年來屈服過誰?更何況這次還不是完全沒有理。
LLC 發表評論於
又在忽悠大大
sideline2018 發表評論於
美國的絕大多數人不會理解貿易戰帶來的影響和潛在的危險。重要的是看在未來一至兩年中,貿易量會不會大幅減少,進而影響流動性。如果一旦流動性枯竭,隨之而來的就是金融危機。所以目前對美國最重要的是保證歐盟以及除中國以外的是世界市場的貿易量,進而保證資本的流動性。但如果中國不服軟的話,世界貿易一定會受到很大影響。但最終受損的一定是普通大眾,因為國際資本會悄悄的建空倉。等普通人明白過來之後一切都完了。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相信川普打貿易戰,絕對不會隻是他一個人,或隻是他白宮政府的意思,他的後麵站著美國的主流,代表著美國絕大多數人的利益。土共和土共領導下的任何機構任何人都會耍這種騙局: 把反對的聲音留下來,剪貼於此,把讚成的聲音過濾掉,一把火燒掉。

這就是土共乃至醬缸國的下三濫本性。
8421 發表評論於
被商界資本家反對,說明白宮是為了工薪階層利益。看選舉結果就知道了。
KINGTIE 發表評論於
中國就別做夢了,想不受損是不可能的,好好準備抗下去更現實,美國從身邊墨西哥加拿大懟到歐洲中東,除了以色列它放過了誰,且讓它得意,明朝再看。
泰傻 發表評論於
你一個戴著白手套的假官媒,憑什麽為美國企業叫屈,他們內鬥的越嚴重,距離我們不戰而勝的日子就越進了一步,白宮一意孤行,是自決於美國人民的行為,你應該對川普的這種自殺式行為給予肯定和幫著叫好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