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貧窮"女孩母親談教育:不把考試看太重 教她玩(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日前,河北女孩王心儀寫給北京大學的自薦信在網上流傳,一句“謝謝你,貧窮”,給不少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河北省委書記王東峰為此作出批示,委托省教育廳廳長前去看望她。8月2日,王心儀就讀的棗強中學校長透露,將為王心儀頒發4萬元獎學金。棗強縣委宣傳部也表示,該縣將為王心儀提供部分助學金,並對全縣貧困生逐一幫扶。

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王心儀告訴記者,事後一些商家找到自己,提出希望她能夠代言一些商品。“那些商品我從來沒用過,也不知道效果怎麽樣,我都拒絕了,絕不會代言。”她更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帶給家庭幸福。


王心儀與媽媽分享錄取通知書。新華社發

這位出身普通農家、剛剛以707分的成績考入北大中文係的女生,曾在自薦信中寫道,她的父親常年在外打工,母親要同時負責耕作、照顧生活難以自理的外公,卻始終“對教育與知識充滿執念”,給了她和兩個弟弟諸多關鍵性的引導。不少網友對王心儀筆下的母親油生敬意,也很好奇這個並不富裕的農村家庭,何以培養出這樣一位成績優異、陽光自信的“00後”女孩。

8月9日,南方都市報記者聯係上了王心儀的母親、現年40歲的李春花。中專畢業後,她通過自學考試拿到財會專業的大專學曆,23歲時生下大女兒王心儀,因為體弱多病,她從此不再工作,專心照料家庭。“心儀這個名字是我取的,因為我比較喜歡女孩,覺得她挺可愛,是我‘心儀’的孩子。”母女倆至今都很親密,“無話不談”。李春花說。

不同於一些網友的想象,這家人所在的河北省棗強縣棗強新村實際上並不閉塞,也不算特別貧困。村民普遍重視教育,在王心儀考入北大之前,已有孩子從複旦大學畢業,改善了全家人的生活,形成了一種正麵示範。但是王心儀的母親李春花,並不過分強調高考的重要性。高中三年,她常對大女兒說,“分數考多少不重要”,“高考不會決定你的一生”。

對話

感謝貧窮實為“感謝對手”

南都:你對女兒這篇文章怎麽看?

李春花:她那個文章是參加北大自主招生初審的自薦信,原本沒有題目。她就是介紹了一下自己的情況,說俺是一個農村的小孩,俺在貧窮的條件下也沒放棄學習知識,能夠走到今天,然後展望一下她的未來,就是多麽憧憬大學的生活,多麽希望考入這所大學。

所謂的“感謝”,就像感謝“對手”、“敵人”一樣。”貧窮給俺的壓力啊,困難啊,挫折啊,俺都戰勝了,現在依然很樂觀、很堅強,還希望學習更多的知識”,她是這個意思。


這是王心儀眾多獎狀和榮譽證書的一部分。新華社發

南都:感覺心儀特別陽光,這種性格是家庭有意培養的麽?

李春花:因為俺們家裏比較喜歡孩子,他們從來不缺少大人的愛。我們大人都是給她樹立榜樣,她就知道怎麽去模仿,算言傳身教的那一種。我跟她談心經常說高興的事兒,也會跟她講我小時候的事兒。我小時候是更貧困一些,但是我覺得那時候也挺快樂的,我就給她講快樂的童年。她聽得津津有味的,也感覺到她現在更幸福。

曾對女兒胎教,剛認字就買作文書

南都:你對孩子有什麽教育方法?

李春花:也沒有什麽方法,反正我比較注重教育吧。我對她的啟蒙教育還算比較好,她沒出生、在肚子裏六七個月的時候,我就讓她聽廣播,就是中央廣播電台的那個“小喇叭開始廣播了”那個節目。後來她出生了,我就整天地“自言自語”,跟她交流。我感覺她很聰明,五六個月大的時候,我用農村的老人家教的那一套,讓她搖個頭啦,問她“你的耳朵在哪裏、眼睛在哪裏”,她都知道,會指。

南都:那心儀大一點的時候,有沒有給她買書、訂雜誌之類?

李春花:雜誌都是我們那個年代的雜誌,什麽《讀者》啦,還保留著,然後她就看。還有我們小時候的作文她也看——她爸爸學曆不高,就是初中畢業,不過他文科比較好,也是會寫文章那一類的。後來就是覺得,光看我們的東西也不行,所以她沒上學的時候,我就給她買那種認動物、認水果的圖冊,她剛認字的時候,我就開始給她買作文書。

南都:買書的錢相對來說,可能還是一筆挺大的開支?

李春花:沒有沒有,我們當時給她買的那種所謂的書,都是盜版的,一本兩三塊錢,就在集市的書攤上就能買到。還給她買了小學生版的名著。

南都:對孩子的文化教育這麽上心,你們家在村子裏算不算比較特別的?

李春花:也沒有光給她看書。心儀小時候不光是學習,俺都是陪著她玩的,在家裏教給她和弟弟捉迷藏,教給她丟沙包……要不教他們,他們就不知道怎麽玩。後來那些書都是她自己看的,相當於玩的過程當中培養興趣吧,俺沒有強製她學習。課上完了回到家中,俺從來不叫她寫作業,要不就玩,要不就有點農活讓她幹。

不提倡封閉式教學方法

南都:心儀從小學習成績就很好嗎?

李春花:對,她從小就是老師一教就會,老師就誇她“不是一般的聰明”,從課堂上就能感覺出來。家裏其他兩個孩子也都挺聰明的。

南都:心儀初中畢業之後又讀了高中,現在準備讀大學,這在你們村子裏常見嗎?

李春花:我們這個縣城的村子也不那麽貧困,(孩子)輟學的很少。就算是學習成績不太好、考不上高中的孩子,人家也得上個中專、技校一類的,沒有輟學在家玩的,也沒有打工的,因為他們輟學出去打工也不行。就感覺我們周圍那些大人都願意讓孩子上學,沒有讓孩子早點打工的那一種,或者說,很少。


這是王心儀家的一個角落,屋內沒有多少像樣的家具,做飯隻能在屋外。 新華社發

南都:看來村裏的生活條件也不像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樣貧寒。

李春花:俺家確實是不如人家條件好,可能也是孩子多的原因吧,掙得少花的多。心儀小時候還有一陣,她爸爸跟人家打工,一年到頭拿不到工資,俺們就隻能省吃儉用。前兩年政府說,不能拖欠農民工工資了,那以後就好了。農民不管掙多掙少,隻要能開出工資來,基本生活還算可以。我們家現在反正是不欠債,夠花。俺覺得一家子平平安安的,快快樂樂的,孩子健康幸福就很好。

南都:心儀高考能有這麽高的分數,確實挺不容易。你是怎麽鼓勵她的?

李春花:說實在的,其實我不提倡高中那種封閉式的教學方法,我們是沒辦法,學校規定要住校。如果有走讀的那一種,俺寧可來回跑,俺就覺得她那自由的時間需要多一些,因為她在上課的時候,知識已經弄懂了,不需要再過度地用腦了。高中三年我也一直跟她說,下了課就出去玩,不要為了這三年,眼睛也熬成近視了,身體也搞垮了。分數考多少都無所謂,我們全家沒有把高考看得特別重,我始終給她傳遞這種信息,不會說“高考就決定了孩子的一生“,怎麽怎麽著,我沒有給她太多的壓力,我就說,身體健康、快樂最重要,然後呢,該學的時候學,該玩的時候玩,就是這樣教育她。

南都:但其實心儀自己挺要強的,心裏憋著一股勁。

李春花:對,她當然是不甘落後的。越是不這麽要求她,她越是要強。

上大學不能隻看眼前的利益

南都:心儀是一直都想考北大嗎?

李春花:高考之前“百日誓師大會”的時候,有電視台的記者采訪她有什麽打算,她當時也沒尋思,就說,她的目標是北京大學中文係,以後要傳承中華文化。要是高考的分到不了,她還是要上中文係,別的學校也可以。

南都:家裏人支持她填報中文係嗎?

李春花:她一直比較愛好寫作這一塊,從二年級開始寫日記,也有這方麵的特長,老師總是把她的作文當範文在課堂上念。我也覺得咱那國家越來越強大了,在世界上地位越來越高了,咱們那中華文化可不能丟了啊,得繼承下來。俺也是這樣想的,她也是這樣想的,所以說俺們意見一致。

南都:與某些所謂的熱門專業相比,中文係畢業後可能不會立即有特別高的物質回報。

李春花:俺們這個家庭沒有把金錢看得特別重要,要不俺們怎麽能在貧窮中享受到快樂啊?上大學,俺們的目的就是掌握知識,是為了長能耐的,(至於)那些就業啦,還有掙多少多少錢啦,俺從來不想到那裏去。你隻要有那個能力,隻要是那塊材料,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的,不能說光看眼前的利益。
Mbtech 發表評論於
想起小時候一個月也見不到一次肉,就恨不得把臘肉從棺材裏拉出來!
woyawoya 發表評論於
寫洗腦文的天才,畢業會被中共重用。
土撥鼠撥土 發表評論於
磨不開 發表評論於 2018-08-09 11:15:40

如果貧窮還要感謝,那為什麽不貧窮下去呢?

感謝貧窮帶給她的正能量和機遇,並不代表富有就不能給她帶來其他的能量和機遇。一個人路上口渴了,有人遞上一杯水,這個人說了謝謝就代表這個人也要在這裏賣水嗎?你還是和這個小姑娘學學中文學學做人吧,要感恩
窈窕lady 發表評論於
母親三觀正呀
磨不開 發表評論於
如果貧窮還要感謝,那為什麽不貧窮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