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花瓶在法賣1.2億 意大利網民:跟我奶奶的夜壺一樣(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6月12日,法國一戶人家在閣樓上找到了一隻乾隆時期的瓷瓶,在巴黎以1620萬歐元(約合人民幣1.2億元)的價格落錘,被一名亞洲買家買走。而這個價格,比國際知名藝術拍賣行蘇富比(Sotheby's)此前的估價高出了20倍,一舉創下了中國瓷器在法國拍賣所的最高紀錄!


圖源:意大利《共和國報》


在此之前,這件價值上億的花瓶一直被一位70多歲的老太太用報紙包著,放在一個舊鞋盒裏。之後更是在沒有采取任何保護措施的情況下,極其簡(Cǎo)單(Shuài)地通過火車、地鐵、步行的方式,送到了蘇富比拍賣師的麵前。

 




(騰訊視頻截圖)


說起來,這隻價值連城的花瓶還是老太太在整理鄉下家中閣樓的時候所發現的,不太懂行的她將之稱為“中國式工藝品”。

據法國媒體報道,這枚瓷質花瓶被外界稱為傑出珍稀藝術品。珍品經過鑒定,預估價在50萬到70萬歐元之間,而如此高昂的估價卻讓老太太深感懷疑,因為她一直把這個花瓶“雪藏”在家中閣樓,而且一放就是很多年。

蘇富比指出,這個花瓶保存完好,極其罕見,是乾隆皇帝(1735-1796)官窯裏最優秀的工匠作品。

(騰訊視頻截圖)


據媒體報道,花瓶屬於“粉彩”,底色為粉紅色,加上彩色釉飾,可能是在19世紀末被運到法國。當時的法國社會非常崇尚來自亞洲的工藝品。

蘇富比專家奧利維爾·瓦米爾(Olivier Valmier)在一份聲明中說,打開鞋盒時,他立刻就被這隻花瓶打動了,“這是一隻琺琅彩玫瑰花瓶,上麵刻有乾隆皇帝時期的標誌”,“這個花瓶非常罕見:這是同類作品中獨一例,這一時期的玫瑰花瓷器在市場上極為罕見。”


圖源:意大利《共和國報》


對於此次令所有人都感到十分震驚的拍賣(拍賣的最終結果較此前預估超出了20倍),意大利《共和國報》也作了報道,並指出奧利維爾·瓦米爾在拍賣會開始前曾告訴記者:“這是一件偉大的藝術品,就好像我們發現了卡拉瓦喬的作品一樣。”(卡拉瓦喬是17世紀最具影響力的意大利畫家)


圖源:意大利《共和國報》

沒想到新聞一出,意大利鍵盤俠們卻瞬間炸開了鍋,紛紛在臉書上留言,發表自己對於這隻價值上億的中國花瓶的“高見”。

大家夥兒先來感受一下外國噴子的威力吧——

“這鬼花瓶是用來幹啥的??” ▼

“拿來放檸檬酒挺好!” ▼

“去宜家也可以買到啊……我寧願要一幅卡拉瓦喬的畫” ▼

“哎呦喂,你們要是去一趟普拉托,就會發現這種花瓶遍地都是,要多少有多少!” ▼

“該死哦!我扔掉了一個跟這個一毛一樣的花瓶!” ▼

“你們要的話,我可以把我們家18世紀的夜壺賣給你們啊!不要為這樣一隻花瓶付一分錢啊!” ▼

“為了不用跑廁所,我奶奶晚上就是用這種夜壺(指花瓶)如廁的” ▼

“這花瓶裏麵住著阿拉丁麽?” ▼

阿拉丁:誰特麽在叫我?

好啦,菌菌是覺得,上麵這群網友怕是因為家裏的鞋盒沒藏著一隻價值1.2億RMB的花瓶,所以隻能做一回鍵盤俠了嗬嗬嗬~

當然,在鍵盤俠們諷刺這隻乾隆年間的中國花瓶的價格時,也有不少識貨的意大利網友紛紛站出來diss他們不懂事的同胞了~~

“哎喲,諸位噴友都是藝術專家來著呢?!” ▼

“看這些諷刺花瓶的網友評論,就看得出大多數人的文化水平很低,很多人之所以知道卡拉瓦喬的名字,可能還是從電視、小說裏得知的。但有多少人知道這隻18世紀的花瓶是如何保存完整的,它是極少存在的,而且還是乾隆時期的……” ▼
  



“一件物品的價值是因其年代感和稀有性而決定的。如果這個花瓶很古老,還是獨一無二的,那麽它就會獲得該有的價值。對於那些擁有數十億資產的人來說,擁有一個這麽有價值的花瓶是正常的,所有的東西都是相對應的......就像人們購買一副畫作、一枚硬幣、一張郵票、一個雕塑等等,它們的價值當然不是由材質所決定的。” ▼



“都是些什麽愚蠢的評論!簡直是意大利鄉巴佬。如果切一小塊特萊維噴泉下來就價值數萬歐元的話,那1700年的中國瓷器就不能價值1600萬?無論是畫出一幅像卡拉瓦喬那樣的畫作,還是製作一個類似的花瓶,都是需要一位偉大的藝術家來完成的。藝術是藝術,是不分國界的,是無可限製的,這和人的智商可不一樣。”▼



與此同時,蘇富比藝術主席亨利·華德·斯奈德也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幾個世紀以來,中國藝術品一直受到歐洲各國的讚賞和收藏。” 他同時說道,“考慮到當今收藏家對中國藝術品的巨大胃口,現在是時候‘搜查’一下你的家和閣樓,帶著你能找到的任何東西來找我們了!”

(意燴綜編,資料整理:小花菌,編輯:蟲下菌,參考資料:中新網、騰訊網、意大利《共和國報》及其臉書官方主頁、圖片:意大利《共和國報》及其臉書官方網頁截圖)

kylerluo 發表評論於
比中國男足強,射的真準。
blanchill 發表評論於
瓶口部分肯定他奶奶常用,但不是為了撒尿用。
南禮士路 發表評論於
八國聯軍的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