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長受賄百萬判6年 法官妻子發帖替夫“喊冤”(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吳曉東


6月11日,備受外界關注的江蘇東台市原副市長吳曉東受賄案一審宣判。

江蘇省鹽城市中級法院當庭宣判,吳曉東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受賄133.3萬元,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40萬元。

聽完宣判,法庭上的吳曉東一改進入法庭時的微笑神情,情緒異常激動。辯護律師及家屬轉述吳曉東的意思稱,吳不服判決,將上訴。

吳曉東受賄案,曾因“法官妻子為夫喊冤”一度引發社會廣泛關注。吳曉東的妻子施悅,是江蘇鹽城市某地的刑庭副庭長。吳曉東案發後,施悅在微博等網上空間發布了大量的“鳴冤”文章,並引發多家媒體的關注。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旁聽了該案的部分庭審及公開宣判。

記者注意到,針對當事人家屬反映、外界高度關注的吳曉東受賄案的三大焦點問題,如:在偵查期間是否存在非法取證、放在妻子表弟處的130萬元是否能構成贓款、調離後收受錢財的行為是否構成受賄等,法院在審理過程中以及一審判決書上均給予了詳盡解答。

法官妻子發帖替夫“喊冤”

東台市位於江蘇沿海中部,地處沿海城市鹽城的“南大門”,也是鹽城市下轄的經濟最為發達的縣域。

今年47歲的吳曉東是本土成長起來的幹部。相關材料顯示,吳曉東畢業於南京動力高等專科學校,早年做過老師,由東台團市委副書記踏入仕途,長期擔任鄉鎮黨政領導。

2012年9月-2016年11月,先後擔任東台市沿海經濟區管委會副主任、黨工委副書記,兼任弶港鎮黨委書記,東台沿海經濟區管委會主任、黨工委書記。

2016年5月份,吳提拔為東台市政府黨組成員、副市長,一度兼任東台沿海經濟區黨工委書記。

一年後,吳曉東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2017年6月,吳曉東被鹽城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這意味著這起案件進入了司法程序。


施悅在微博中為夫喊冤。 截屏圖

2018年2月15日,農曆大年三十,鹽城市某地刑庭副庭長施悅發布長微博,為丈夫吳曉東“喊冤”。

偵查期間是否存在非法取證?

“由於自己的腐敗墮落,不僅愧對組織,同時也給黨員領導幹部在人民群眾心目中的形象抹了黑……”在檢察機關偵查期間,吳曉東曾在《悔過書》中寫道。

經檢察機關偵查終結,該案於2017年10月移送審查起訴。期間,延長審查起訴期半個月。

今年3月5日,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吳曉東受賄案,主要對是否存在“非法取證”進行調查。法院稱,吳曉東獲得充分發言機會。

吳曉東在法庭上全部推翻了偵查期間的有罪供述,並稱《悔過書》是在紀委辦案點按照一名檢察官的口述,書寫而成。他認為,他當時正處於“雙規”期間,因此《悔過書》不能作為證據提交法庭。

吳曉東自稱,紀委和檢察機關曾對其疲勞審訊、體罰虐待,還以增加罪名、“雙規”其妻子相威脅。

吳的辯護律師、北京觀韜中茂(南京)律師事務所律師仲若辛向澎湃新聞介紹,他於第一次開庭前已向法院提交了《非法證據排除申請書》,申請排除偵查期間的詢問筆錄、《悔過書》及13份證人證言。

3月5日的庭審中,吳曉東的辯護律師提交了一組證人的翻供證言。其中,曾作出行賄證言的崔某宣稱,他在辦案人員的“威脅”下,一點點把行賄金額加到4萬元。

之後,法院駁回了排除非法證據申請。一審法院經過調查認為,吳曉東的供述及證人證言均係偵查機關立案以後依法收集的。偵查期間的錄音錄像連續不間斷,偵查人員不存在威脅恐嚇的語言。

一審法院表示,傳喚、刑事拘留期間的訊問錄音錄像,未發現偵查人員存在對被告人吳曉東有指供、誘供以及威脅等情況,筆錄也按照吳曉東的交代如實記載。

一審法院稱,相關證據證實,吳曉東進入看守所之前,經過體檢且身體沒有外傷。同時,沒有證據證明存在疲勞審訊。

一審法院還表示,個別翻供的證人在偵查期間形成的證言,係偵查機關依法取得,並且證人證言內容與在案其他證據能夠相互印證。所以,法院沒有采信吳曉東及其辯護律師關於排除非法證據的意見。

130萬元是否屬於贓款?

案卷材料顯示,2017年7月25日,吳曉東向檢察機關供述,他收的錢以現金的形式,放在其妻子的表弟鄧某某處,給的時候對鄧說“是朋友的錢”,這件事沒有告訴妻子,“怕她擔心”。

第二天,吳曉東被帶至鹽城市大豐區看守所刑事拘留,他寫了一張紙條,委托偵查機關交給鄧某某。

紙條內容如下:“ 我現在已經到檢察機關,前幾年以朋友名義存放在你那的錢,如果方便的話,麻煩按檢察機關的要求退還,如果你生意上有困難,看看我姐姐那裏能不能拿一些,給你添麻煩了!”

鄧某某是東台當地一家農機公司的老板。案卷材料顯示,鄧某某對檢察機關說,吳曉東分三次將130萬元存放在他這裏,雙方沒有約定利息,鄧主要將這些錢用在日常進貨等用途。

不過,鄧某某在做出藏贓證言後,又翻證了。鄧某某證言提到,其在檢察院的證言是“虛假”的,是相關人員以查其公司經營行為相威脅而獲取的。

吳曉東的辯護律師仲若辛認為,吳將賄金以現金方式交給鄧某某,然後將大額現金先放在家裏,然後用於進貨及注冊公司,這些說法與事實不符。

仲若辛對澎湃新聞說,鄧某某的證言說進貨差錢,所以向吳曉東借款。但經查閱其銀行流水發現,其經營資金充裕。而且他進貨付款及銷售回款均通過銀行往來,其進貨及銷售記錄和銀行流水往來相互印證,鄧某某經營過程中無使用現金習慣。

一審法院查明,鄧某某在偵查階段的證言證明,吳曉東放在其處的130萬元沒有記賬,從賬上反映不出這筆錢的進出及使用情況,故辯護律師提交的材料與證明贓款去向沒有關聯性,不予采信。

同時,吳曉東在偵查階段的供述與鄧某某證言相互印證,所以吳將曉東把賄金存於鄧某某處應予認定。

調離崗位後還在收錢?

經一審法院認定,吳曉東收受的133.3萬元賄金,來自16個單位或個人,受賄金額少則數千元,多則數萬,金額最大的一筆高達30萬元。

根據東台市沿海經濟區相關人士稱,吳曉東到該區任副主任後,協助分管全麵工作,所以該區的工程款基本由他簽批。他升任該區黨工委書記、主任後,工程款也都由他簽批。而施工單位的借款申請,最後也需要黨工委書記、主任簽批,才能借款給施工單位。

起訴書顯示,行賄者中,吳曉東為在借款、工程款撥付、拆借資金方麵謀取利益的有9人。其中,在東台弶港鎮弶六路改造工程中,東台某公司副總經理鄭某為在撥付工程款方麵得到關照,送給吳曉東8萬元。

對此,辯護律師表示,上述工程在2012年8月就已經竣工驗收,而吳曉東於2012年8月30日才調至東台沿海經濟區任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副主任,同時兼任弶港鎮黨委書記。辯護律師認為,工程都已經驗收了,還給剛到任的官員送錢,不符合情理。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上述工程雖然主體工程於2012年8月通過竣工驗收,但是部分房屋於2013年10月才完成拆遷,在這期間,吳曉東審批的中間環節是不可或缺的。行賄人鄭某負責的工程涉及工程款2700多萬元,工程款直到2016年12月份才結清,而兩次送錢發生在2013年、2014年春節前,均在吳曉東到任之後。

讓辯護律師感到不解的是,吳曉東被指控在東台富安鎮的“真石漆”項目中收受何某明4萬元“好處費”。而何某明請托吳辦理項目環評手續的出具時間,卻是在吳調離東台市富安鎮以後。

一審法院回應稱,何某明的項目屬於“先上車後買票”,在吳曉東還在富安鎮任職期間,就已經開始租廠房、上設備、開工生產。而吳曉東收受賄賂並接受請托之時,吳曉東尚未離開富安鎮。
lulu071058 發表評論於
貪你這麽點錢 就判好幾年 真是太冤了
山地 發表評論於
陳水扁笑了,還是台灣有民主自由。
劍吼西風 發表評論於
100萬判6年,1000萬判60年,可以作為標準。
hk妹妹 發表評論於
原本也是納悶居然還有這等奇事,一看是江北的,頓時明了
懶得編筆名 發表評論於
這些官先斃後甚都結束沒有冤假錯案
KM2016 發表評論於
的確冤。

百萬判6年, 那些千萬, 億, 幾十億的呢?
路人2017 發表評論於
相對判重了?不好說
renscrape17 發表評論於
誰讓你沒個好爸爸
renscrape17 發表評論於
官二代們笑S了
zhichi 發表評論於
是冤,一千萬也沒判60年。
鬆丹 發表評論於
貪的太少,涉及麵小,沒人保。另外他老婆不明智,這個不可以公開喊冤叫屈的,要暗中運作。如果按照法律條文,判這些年也是可以的,隻是別的人找各種理由判輕了。
自由的射手 發表評論於
卡車司機罷工,本城三緘其口。
隨你怎麽玩 發表評論於
清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