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中國家喻戶曉的3大“天才神童” 如今怎樣了?(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40年前的1978年3月9日,全國各地21名少年經過千挑萬選,組成了首個“少年班”,被送入位於安徽省合肥市的中國科技大學學習。

這21位被選中的少年中,最大的16歲,最小的隻有11歲,他們被稱作新中國曆史上,“知識荒原上的少年突擊隊”。

在這些孩子裏,有三人進入學校不久,已然成為家喻戶曉的三大“天才神童”,他們分別是寧鉑、謝彥波和幹政。

然而,被裹挾在時代洪流中的個體,在群體的聲浪前,毫無招架之力。幾十年後,寧鉑出家為僧,謝彥波和普林斯頓導師鬧翻,幹政患上精神疾病,一個時代自此落下帷幕。

40年的風雲變幻中,少年班不乏人才輩出的學生,超過70%的校友活躍在全球經濟、IT、金融和製造領域。直到現在,整個社會對少年班的討論仍未中斷,但每每提起這三位“神童”的命運軌跡,都格外引人深思…

 


前排左一為寧鉑

圖片來源:科學網

1

“那是寧鉑和謝彥波的時代”

1978年,全中國電視、報紙和雜誌鋪天蓋地的報道,都聚焦於一位名叫“寧鉑”的少年。

這年年初,13歲的江西“神童”寧鉑與方毅副總理下了兩盤圍棋,並獲全勝的傳奇故事,成為了當年最吸引讀者的新聞之一。



寧鉑與副總理下棋

1976年恢複高考前,美籍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李政道教授給中科院寫信,要求快速恢複發展科技和教育,他的這一提議獲得了當時兼任中國科學院院長的國務院副總理方毅的讚同。

整個國家對科學的熱忱,使得全社會對寧鉑的各種讚美也達到了最高峰,所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無不熟記著寧鉑這個名字和他的事跡。

在國家副總理方毅的批示下,當時的中科院下屬單位中國科技大學,開始著手籌備少年班的建設。

“少年班”的出現,見證著百廢待興後,人們對知識與人才的重視,也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當時社會對人才需求的焦慮。



少年班同學

在媒體熱烈的報道中,寧鉑在中科大校園葡萄架下讀書的照片被廣泛刊載,甚至連學校的葡萄架都成為新生和外來客必來瞻仰的地方。

翻閱當時的紀錄片資料,還能看到寧鉑率少年班同學仰望夜空、為同伴們指點星象的鏡頭,這一畫麵也一度留在了很多人的記憶中。

然而對寧鉑來說,伴隨著天賦而來的,還有來自國人的希望和時代的使命。他身上的這份“天賦”不僅屬於寧鉑自己,還屬於家庭、家族、學校與社會。

麵對來自教育界、媒體、社會的簇擁,寧鉑被推到了一個他的年齡無法承受的高度。

這一切,讓寧鉑喘不過氣來,其後從1978年入校到2004年元旦後離開科大,他在這25年間不斷想要離開,卻始終沒有成功。



寧鉑照片 圖片來源於網絡

2

25年的漫長逃離

在接受一次媒體采訪時,多年後的寧鉑曾說,自己是時代需要的產物。如果青春可以重來,他決不會再讀少年班。

雖然在輿論中無比風光,但入學後的寧鉑過得並不愉快。當時,他被安排攻讀中國科學界最熱門的領域——理論物理,但這並不是寧鉑的興趣所在。他對班主任汪惠迪說:“科大的係沒有我喜歡的。”

汪惠迪打了一份報告,請求按照寧鉑自己的興趣,轉到南京大學學習天文。“但是科大不願意放走這個名人。”



寧鉑與同學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校期間寧鉑一直想逃離但又無計可施,不得不服從人們安排好的所有事情。在對天文學的求學之路阻斷之後,他很少做物理學科的研究,而是轉向了對“星象學”的研究,把大量時間用於圍棋、哲學和宗教。

多年後,寧鉑私下裏回憶說,自己當時的痛苦還來自於輿論的過分渲染。

“在很多場合,人們要求我七步成詩。”他說,“那時我隻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孩,長期接受的教育又是順從、克己複禮,因此痛苦充溢著我的內心。那些年我就是在壓抑自己的個性中度過的。‘神童’剝奪了我許多應該享有的生活和娛樂的權利。”

本科畢業後,19歲的寧鉑拒絕了研究生考試並留校任教,成為全國最年輕的講師。不過,這已經是他能創造的最後一個記錄了。沉浸於練氣功、吃素的寧鉑,已經與他人常見的生活軌道漸行漸遠。



圖片來源於網絡

1998年,寧鉑受邀參加央視的《實話實說》欄目,在當年的一則報道中寫道:“節目錄製期間,寧鉑頻繁搶過話筒發言,語速很快,情緒激烈,猛烈抨擊‘神童教育”。

坐在台下的很多年輕人早已不認識他,他們對眼前這位嘉賓的舉止感到怪異,並發出陣陣哄笑。

神童的肺腑之言無人聆聽,屬於他的時代也正煙消雲散。4年後,38歲的寧鉑於五台山出家為僧。



3

情商,無法擺脫的宿命

和寧鉑一樣,許多天賦異稟的“神童”贏在了起跑線上,卻無法“笑到最後”。

10歲考上大學的遼寧神童張炘煬,在碩士論文答辯前賭氣,如果父母不給他在北京買房,就不參加答辯不考博士。

13歲考上大學的魏永康,在碩博連讀期間,因生活自理能力太差、知識結構不適應等原因被學校退學。

14歲考入大學時的王思涵,畢業考試時僅有一門英語及格,也遭遇了被退學的處罰。



張炘煬和父母

圖片來源:天涯

事實證明,在學習能力之外,這些過度被“追捧”的少年大學生在人格和身心健康方麵存在著一定問題。素質問題的欠缺,在後續的成長中持續影響到了他們的學業和事業發展,也正是這樣的原因,讓一些曾經設置少年班的大學,在後來取消了這項措施。

對於這些天才少年來說,褪去“神童”的標簽,“缺失的情商”成為了他們無法擺脫的宿命。

“人際關係這一課,心理健康這一課,整個班級的孩子都落下了”,回憶起少年班的學生,當年的班主任汪惠迪說道,“他們在上學時沒能養成好的心態,沒有平常心。這種缺陷不是一時的,而是終生的。”



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兒童心理和行為矯治專家們的一係列研究證實,神童的超常智力,有時甚至成為他們社交生活中意想不到的一大障礙。盡管這些孩子的智商很高,但“情商”卻未必一定高(在許多情況下甚至還可能低於一般同齡孩子),心理上也遠未發展到成熟階段。

由於這些孩子展現出的強烈求知欲、廣泛的興趣以及與眾不同的處事方式讓他們更容易遭到身邊人的曲解,反而讓他們會成為同齡人中不受歡迎的“另類”。

在現實社會中,他們終將麵對一個由個人魅力和性格決定成敗的世界。當分數和年齡變得不再重要,“情商”則與成功密切相關,這些變化都讓他們措手不及。

赴普林斯頓求學的謝彥波和幹政,遇到的也正是同樣的問題。

4

考入美國普林斯頓,卻铩羽而歸

1982年,還隻有15歲的謝彥波提前一年大學畢業,在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跟隨於淥院士讀碩士,18歲又跟隨中科院副院長周光召院士讀博士,並被人們看好,有希望在20歲前獲得博士學位。

隻是,這段最為春風得意的時光,卻成為他人生轉折的開始。

“他沒能處理好和導師的關係,博士拿不下來。”汪惠迪說,“於是轉而去美國讀博士。”



早期少年班師生

圖片來源:中科大少年班網站

然而在美國,同樣的事情仍在發生。在普林斯頓的中國同學圈子裏,謝彥波與導師不睦,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

師從諾貝爾物理學家獲得者菲利普·安德森教授的他,卻在畢業論文的研究方向上選擇了與導師對立的學派,這讓安德森十分為難。不久,謝彥波被告知,由於學派問題,學校拒絕同意他以這篇論文在安德森門下拿到學位。

然而,執拗的謝彥波堅決不相信導師會拋棄他,表示要堅定追逐、死不回頭,即使安德森給出建議,讓他轉到另一位導師名下答辯,他也沒有改變想法。

這一杠就是9年,直到轟動一時的北大留學生盧剛殺死美國教授事件發生。



由盧剛事件改編的電影《暗物質》

圖片來源:豆瓣

當人們意識到應該避免類似事件的再次發生時,謝彥波開始被懷疑為潛在的危險。中國科技大學一位副校長決定讓謝彥波回國,留學生涯也就此結束。

幹政的軌跡與謝彥波有著驚人的巧合,兩人都在完成國內學業後前往普林斯頓攻讀理論物理,也都因與導師關係緊張,铩羽而歸。

當多年的努力最後化為了泡影,回國後的幹政拒絕了校方繼續讀博的請求。在此之後,幹政的精神疾病不斷複發,並長期找不到工作,甚至還有消息傳出——“幹政被自己禁錮在與母親共同居住的家裏”。

5

“腳踏實地,讓人成長得更接地氣”

40年來,“少年班”的軌跡如一麵鏡子,見證著中國教育的摸索發展。人們由此以這樣“戲劇”的方式注意到,中國社會正從重視少數精英的成長,轉而投入到關注每位學生高品質成長的過程。

與此同時,中國對“神童”們的操作方式,美國也曾實踐過。

20世紀二十年代,美國心理學家特曼L.M.Terman進行了一項大規模的研究實驗,他通過智力測試將智商大於等於140分的孩子劃分為天才,並以此為標準篩選出了一千二百名“天才兒童”。



L.M.Terman

圖片來源:Google

隨後,美國政府負責為這群孩子提供最前瞻的教育資源、最優質的師資,並對他們精心培養,人們期待著從這1200位孩子中,產生牛頓、愛因斯坦、霍金一般的偉大科學家。

五六十年後的今天,人們依舊可以追蹤到的其中800多名“神童”的現狀。經調查發現,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也並沒有成為科學家,而那些被世俗定義為“成功”的人,反而都是具有堅強的意誌品質和良好人格特征的人。

英國教授瓊·弗裏曼從1974年起跟蹤210名極具天賦兒童的成長,她發現其中隻有6人(3%)獲得了世俗意義上的成功。



隨著時代的發展,美國原本的“天才教育”理念也在不斷更迭,某種程度上來說,“天才養成計劃”讓天才成為了受害者,當人們過於強調神童的特殊性,這種天賦也給他們帶來了不幸。假若忽略了孩子綜合素質和社會能力的培養,必然會使神童教育走向彎路。

數十年後的今天,《人物》雜誌采訪到當年被稱為“奧數神童”的付雲皓,並以一篇《奧數天才之隕落之後》的報道,將人們的視線重新聚焦到了同樣年少成名的他身上。

麵對輿論的喧囂,此時的付雲皓以一篇長文回複。





《人物》報道和付雲皓的反駁

事實上,在經曆過人生的起起落落後,曾經的奧數神童付雲皓已經安定於教師這一職業,戰鬥在基礎教育的第一線。

在信中,付雲皓寫到:“也許的曾經「好運氣」讓我漂在空中,後來的「壞運氣」也讓我飛流直下,然而現在的我就是穩穩地在平地耕耘的我。”

相信此刻,對付雲皓來說是幸福的,因為他已然懂得:“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的進步,能讓人成長得更接地氣些”。

版權歸精英說所有,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作者: 小林君,精英說作者,用心碼字。精英說是全球精英、留學生的聚集地。每日發布海內外前沿資訊,這裏有留學新知、精英故事及美國街頭訪問,全方位為你展現真實的海外生活。歡迎大家關注精英說(ID: elitestalk)。
一隻熊 發表評論於
天賦異稟的聰明,就像有著傾城容顏一樣,絕對是從基因上贏在了起跑線上,但也是是雙刃劍,並不容易掌控。生在大富之家也是一樣。
net422003 發表評論於
也不是每個神童的命運都不好, 裴益川就是例外, 他不僅提前學業完成, 而且留學美國, 工作, 婚姻, 家庭, 兒女沒耽擱一項, 現在也可以用他的收入證明他就是天才學霸, 是各方麵都能顧及得理的智商高的人才。。。
GP2X 發表評論於
資質聰明些的男孩子在理工科方麵早教其實不難的, 至於下棋這種就更容易培養了. 搞成"神童"的主要弊病是人文方麵的發展需要大量生活經曆, 基本無法"速成", 所以最佳結局也就是陳景潤, 聶衛平那種生活無法自理, 找LP等於找終身陪護的"人才", 對他們個人未必是啥好事兒.
清源正本 發表評論於
少年班可能算是文革結束後大躍進式做法的餘毒。這又一次反映了我們國人心理層麵的不成熟,好大喜功。發現自己落後了,希望急起直追可以理解。但中國又不是一夜之間落後於人的,怎麽可以一夜之間趕上呢?莊小威沒有上少年班可能也會成為哈佛教授,無非是年級大了幾歲。不用拿莊小威做少年班做法的遮羞布。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天才是與生俱來的,而人類的大部分所謂知識是被用來誤導人類的,所以小孩接觸的越多,越容易被抹殺天賦。
花花辮子 發表評論於
這三位怎麽就不成功了? 難道一定要被中供派遣去民主國家大外宣出賣靈魂才是成功嗎?
NiuRen1 發表評論於
當年我班市狀元也去科大讀核物理,一年後病退回家。
另一方麵,哈佛的莊小威就是出自科大少年班。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時代不同了,對人才的需求也不同。
現在八十歲的那代人,當年考上中專,報上都登名的。考不上中專的才考普通高中。上中專是為了早點工作。上了普通高中就隻好再考大學。
現在七十到七十五歲的那些人,考大學選專業以理工科為首選。中學成績好的就是以理工科成績為主。成績差的才選文科,少數全才特別喜歡文科的是例外。當年的財經學院都是考不上好學校才轉過去的。如今都改名經貿大學了。
現在的大學,知識已經不重要了,出賣文憑是主要業務。
黨和國家領導人中有哪個是三流大學出來的?所以文憑的價格不同。
遠方的風 發表評論於
本人親身經曆,年紀太小上大學,特別是男生,很不適應。心理上,本身並不成熟,而且過早邁入社會,工作,事業,愛情,家庭,一個挑戰接著一個,一步走錯,就會滿盤皆輸。人生就是一個超長馬拉鬆,比賽一開始就領跑,後麵就力不從心了。成年後雖然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當初如果不是過早上大學的話,現在成就應該更大。
cloudhk 發表評論於
謝彥波那個南方周末報道過,挺可惜的。同意樓下說的,要求父母在北京買房的那個真是有投資頭腦。說明人家還是智商高,隻是成功需要多項條件。
墨爾本 發表評論於
同意下麵“無聊冒個泡”說的。當年也參加過中科大的少年班考試,沒考進。但相信進去的一定是智商超群,如果成長之路順利,裏麵至少個個都可以在不同的專業領域為社會做貢獻
夢遊情傷 發表評論於
可憐的人才被淘汰了,看看我們的偶像習二,輕輕鬆鬆當著官就把博士讀了。這就是對科學本身的諷刺!
海外謀生者 發表評論於
真討厭有些人動不動就土共如何如何,知不知道少年班的設想是李政道提出的,這隻是一種試驗,美國也曾經有過。
sideline2018 發表評論於
其實最有成就的是寧鉑。所以人都還在輪回中掙紮,隻有他有希望跳出六道。阿彌陀佛。
佐羅 發表評論於
中科大當年非少年班的普通本科生的生源也是實力杠杠的。核物理係一個班裏就有9個省市狀元。(這裏的市是直轄市)
雖然 發表評論於
逼父母在北京買房那個是真正的神童,這投資眼光,那時咬咬牙買了現在該值多少錢了啊
黃玫瑰888 發表評論於
拔苗助長沒啥好結果的
peterdu 發表評論於
實際情況,和期望值不匹配才是造成這些情況的主因。
zhoucaihua 發表評論於
以前很羨慕的,中科大也就出名了
jeff2012 發表評論於
急功近利是國人的通病。
NEFF620 發表評論於
少年班有許多大牛,個別不成功的例子不說明問題,沒有統計學意義
firecar2005 發表評論於
隻要一個人健康快樂, 成功是遲早的事
smart321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教育問題就會這麽一代一代延續下去,因為好的建議沒有人會采納,大家都熱衷於掙錢
KM2016 發表評論於
天賦 + 機遇 = 成功
shawnlee88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天朝的悲哀!幹什麽都是一窩蜂,走極端。英雄一定從出生起就是完美的,壞人一生都壞。這種文化既有土共的榜樣和灌輸洗腦,也有漢人根子裏麵的奴性和盲從。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嗬嗬,傻瓜們都上當了。
當年搞天才神童是老鄧掀翻文革“讀書無用論”的一招,其實他自己也不讀書滴。
拿著廁紙當聖經讀,不怪他人隻怪自己廖。
學業事業的成功與否,IQ隻排第二,EQ 排第一,從來如此。
Blank 發表評論於
被當牛B來養結果成了牛糞
laocaige 發表評論於
沒有少年班中科大就無比地平庸。安徽就會出現嚴重的人才流動問題。
laocaige 發表評論於
某些個人的失敗,但是中科大成名了。間接地幫安徽留住了很多菁英。
bjszh 發表評論於
因材施教是對的,神童同樣也應因材施教,不是放在一個少年班就行了。有的如果不進去會更好,但總的成材率還是很高的,就像重點學校一樣,生源優秀。
挺沒勁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不要被人聚焦,如果把他們當作一般天才對待,也許他們的心理不會出問題
無聊冒個泡 發表評論於
文中不是說少年班裏麵70%還是有比較大的成就嗎。這個比例比一般的大學班級高很多了吧,說明這些小孩子還是比較強的。拿一個班裏麵的3個特例來說事兒也不好吧。而且說實話,難道這三個孩子還不是當時政策的受害者,中宣部為了一些目的,大肆宣傳利用並且控製他們,他們還是孩子,能受得了嗎?他們能不“隕落”嗎?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其實這就是國家在為無知買單。中國經過文革後,知識階層產生了斷層。49年初期靠留下來的和歸國的一批專家學者加上蘇聯的援助,初步建立了研究體係。在反右和文革的曆次運動後被破壞,科學研究體係變得殘缺不全,有些由於毛澤東思想的禁錮,研究誤入歧途。撥亂反正後領導人缺乏指引,又百廢待興,想早點追回失去的十年,於是,就急功近利了。記得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新聞裏一直有科學界出了什麽成果,填補了國內某項空白的新聞。可見當年真是苦追啊。向那一代知識分子致敬。在那麽艱苦的環境下,為了一個理想,為了國家走向正軌做出了很大的犧牲。
妙思 發表評論於
沒有得到關注和過多獲得關注都不是好事!
pltc63 發表評論於
英國18歲不到不能上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