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大清公主 慈禧禦用翻譯 全英文演講瘋傳(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近日,晚清德齡公主的一則全英文演講,在網上引發了網友的熱議。

(image)


裕德齡(1886~1944),筆名德齡公主。少年時在日本和法國生活了六年,精通多國語言。

17歲時隨父回京,因通曉外文和西方禮儀,和妹妹裕容齡一同被慈禧招入宮中,成為紫禁城八女官之一。

↓德齡公主英文演講全文↓

(image)


該視頻拍攝於1930年,當時德齡公主44歲。

在演講中她表示,當今社會正經曆著前所未有的變革。她希望國家與國家之間相互理解,相互尊重,隻有這樣,才能實現全世界的和平。

通過寫作和講課的方式,她向美國人民展示了中華民族燦爛的文化,促進兩國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

她也認識到,中國與美國之間還存在著很大的差距,中國人民願意敞開懷抱,虛心學習。

這則視頻驚豔了無數網友:

被德齡公主的人格魅力所征服↓

(image)


自愧不如↓

(image)


驚歎於她的英語用詞和發音↓

(image)


希望德齡奶奶能看到現在的中國↓

(image)


感慨詩和遠方有多麽的重要↓

(image)


德齡公主生平

Princess Der Ling's father, Yu Geng, was a member of the Hanjun Plain White Banner Corps.

德齡公主的父親裕庚本為漢人,後入滿族漢軍正白旗。

After serving as Chinese minister to Japan, he was appointed minister to the French Third Republic for four years in 1899.

裕庚任出使日本特命全權大臣三年後,又擔任大清駐法蘭西第三共和國公使四年。

(image)


He was known for his progressive, reformist views; for his determination to educate his children, including the girls, in western schools, which was highly unusual in their generation.

他思想先進,推崇改革,主張自己的孩子接受西方教育,包括女孩。這在那個年代十分難得。

Yü Keng's daughters, Der Ling and Rong Ling (1882–1973, the future Madame Dan Paochao of Beijing) received a western education, learning French and English, and studying dance in Paris with Isadora Duncan.

裕庚的女兒,德齡和容齡,均接受了西方教育,學習法語和英語。在法國期間,師從現代舞蹈大師伊莎多拉·鄧肯,學習舞蹈。

伊莎多拉·鄧肯

↓美國舞蹈家,現代舞創始人↓

(image)


Upon their return to China, Der Ling became the First lady-in-waiting to the Empress Dowager Cixi, as well as interpreting for her when she received foreign visitors.

1902年回到中國後,德齡成為了慈禧太後的女仕臣,並在慈禧太後接待外賓時擔任翻譯。 

↓左二為德齡,左三為慈禧↓

(image)


Der Ling stayed at court until March 1905. In 1907, Der Ling married Thaddeus C. White, an American.

1905年3月,德齡離開皇宮。1907年,德齡與美國駐滬領事館副領事迪厄斯·懷特結婚。

(image)


Der Ling wrote of her experiences in court in her memoir Two Years in the Forbidden City, which was published in 1911.

德齡將自己的宮廷經曆寫成了回憶錄《清宮二年記》(又名《我在慈禧身邊的兩年》),並在1911年出版。

After Cixi's death in 1908, Der Ling professed to be so angered by what she saw as false portraits of Cixi appearing in books and periodicals that she wrote her own account of serving "Old Buddha".

1908年,慈禧去世後,各種書籍和學術期刊都抹黑慈禧,對她進行了錯誤的報道,這讓德齡十分懊惱。於是她寫下了自己侍奉“老佛爺”慈禧的經曆。

In this book, Cixi is not the monster of depravity depicted in the popular press, but an aging woman who loved beautiful things, had many regrets about the past and the way she had dealt with the many crises of her long reign, and apparently trusted Der Ling enough to share many memories and opinions with her.

書中,慈禧並不是像大眾媒體報道的那樣,是一個腐壞墮落的惡魔,而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也會喜歡漂亮的事物,對往事,對自己經曆過的那些國之大難抱有遺憾。很顯然,慈禧非常信任德齡,跟她分享了很多自己的回憶和感想。

(image)


Two Years provides unique insights into life at the Manchu court and the character of the Empress Dowager Empress. Der Ling continued to write and published seven more books.

這本書為後人研究滿族宮廷和慈禧太後提供了珍貴的材料。隨後,她又先後出版了7本著作。

Princess Der Ling died in Berkeley, California, as a result of being struck by a car while crossing an intersection. She had recently taught Chinese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44年,德齡公主因一場交通意外,不幸逝世於美國加州伯克利。逝世前,她任教於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中文。

(image)


說到晚晴,我們常常認為那是一個愚昧、閉塞、麻木的年代。其實那個年代的中國,同樣有一幫有識之士。他們願意去嚐試新鮮事物,融入世界,了解異國文化。

清朝人學英語

前段時間,網上就盛傳了一份清朝晚期的英語教材↓

(image)


在開頭有一段“使用說明”:“漢字從右至左讀、英字從左至右讀。”

還強調:英語中僅有26個字母。

下麵這張圖是其中一頁↓

(image)


第三行第三格:

漢字(從右往左):我明日給你回音

英文(從左往右):Tomorrow I give you answer(這個語法有點怪)

注音(從左往右):託馬六 唵以 及夫 尤唵五史為

第四行第一格:

漢字(從右往左):倘若朋友不肯賣

英文(從左往右):If friend no can sell(典型的中式英語,逐字翻譯...)

注音(從左往右):一夫 勿倫脫 挪 嵌衰而

看來,100多年前,先輩們學英語就很拚了啊~~

晚清時期錄製的一個短片中,記錄了當時中國各地的方言,其中就有一位小姐姐講著一口流利的英語↓


(image)


少帥張學良學英語

與德齡公主幾乎同一時代的“少帥”張學良,也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

不過,與德齡公主不同的是,張學良學習英語起步較晚,靠的不是良好的語言環境,而是驚人的毅力。

一起來感受一下少帥萌萌噠“東北腔英語”↓


(image)


張學良於1901年出生於遼寧。其父張作霖極度重視對他的教育。

他博覽群書,學貫中西,不僅會打槍使彈,還會開汽車、駕駛飛機。

最可貴的是,張學良講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可以直接與外國人交談。

(image)


“西安事變”談判時,他用英語與蔣介石的顧問端納(英籍澳大利亞人)、宋美齡、宋子文交談,用歐美的曆史故事和當時的局勢說服他們團結合作共同抗日。

為了學習英語,張學良參加了當地青年教會的英文夜校,向外籍老師學習最純正的英文。

隨後他又拜師留美歸國的留學生,每天堅持學習英語2個小時。

看完這些,你是不是跟網友們一樣感慨:哎,我的英語還不如一個清朝人。




蔣介石和宋美齡,宋美齡英文演講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很認同樓下網“父親”的觀點。
speakoutloudly 發表評論於
她的公主頭銜是自封的。當年她入宮跟隨慈禧,得到慈禧的喜愛可能不假,但並沒有封她公主或相當的頭銜。視頻,更準確說應該是影片,拍攝於1930年,樓下說不可能應該是錯的。1900年就有了有聲電影,到1910年,有聲電影的技術就已經很可靠可用於商業用途了。所以1930年拍下這段有聲電影影片應該是完全可能的。視頻是從影片翻拍的。
沒事逛逛88 發表評論於
以前一直以為過去宮廷裏的女子都是美貌無雙的。看完晚清慈禧的照片,深深的同情那個當皇帝的
7Sle 發表評論於
長的真醜,混血混壞了的例子。反正外嫁,老外也分不出美醜。
如果怕成電影,還真想不出哪個女星能演這個醜角。
墨爾本 發表評論於
那時有錄音錄像嗎?感覺是假的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還學讓別人學北京話呢。你應該知道北京很多高校和事業單位長大的孩子,很多父母嚴禁孩子沾上這種侉侉的口音。

父親 發表評論於 2018-05-16 22:33:59 一看你就沒認真學過任何語言;所以才會發此謬論。以英文論,我認識太多沒出過國隻在中國看英文電影、聽錄音、靠媒體學英文的了,結果一出國怎麽著?全都傻眼了!走哪兒人老外說什麽他們都聽不懂。得,結果最後還得把單詞、語法重新學,重新再到生活裏跟真人打交道;在現實生活中摸爬滾打個十年,能有小成。英文媒體裏的語句比中文媒體裏的語句更接近現實生活裏的口語,還那樣兒呢,中文就更別提了。其原因我之前已經說了,中文媒體裏的話跟北京話還是有一段距離的。中文媒體裏的話慢、吞音少、吐字更清楚、措辭更書麵化、抑揚頓挫亦跟生活口語不同。而且,中文媒體裏的話不可能包羅生活上的各個場景、情景,它能覆蓋現實生活的1%就不錯了。我也知道許多人,在外地光靠媒體學北京話,沒進京前還以...  查看完整評論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為什麽討論個北京方言,會出來“鄉巴佬”,“沒在京城生活過的土包子”這種言辭。
老北京人不就是由滿人,韃虜,兼底層貧民,天橋耍把式賣藝的組成的嗎。知道韃虜的方言很值得自豪?你的言辭和行為,說明會說這種土話,恰恰是底層貧民。

父親 發表評論於 2018-05-16 22:18:40 1. 我什麽時候說“靠那2句就推斷當時的北京話跟當今的北京話差別很大”是衝你“海陬觀者”說的了?你看我那條兒回複裏點你名兒了嗎?我指的是其他留言者。你造的謠都被我拆穿了,你氣急敗壞之際腦袋直冒金星兒,著急麻花兒地拿你的臉接我扇別人的耳刮子,把觀眾都給逗樂了。2. 今天的北京話跟1930年的北京話雖有不同,不同之處卻並不大。你的“實在的例證”其實都是偽證,都已經被我駁得體無完膚,你心服口不服也沒用。其實像你這種鄉巴佬,並沒有能力區別今日的北京話跟1930年的北京話有哪些具體不同、發現它們有哪些具體的相同點;所以你舉的例子都是錯的,你的...  查看完整評論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她英文比她開始的那段中文標準。
londonmist 發表評論於
裕德齡22歲嫁給美國駐滬副領事,30歲隨夫赴美。演講的時候已經在美國呆了14年了,而且已經出了3本英文書。英文不是問題。
shambles 發表評論於
那段英語非常標準。口音是英國皇室口音。宋美齡的英語我也聽過,那是典型的美國口音。至於用詞,兩者各有千秋,畢竟時代和地域,背景都有差別。
sleeplessinNY 發表評論於
統治印度的最後一個王朝-莫臥兒王朝-的末裔,人人會說英語,照樣被英國人滅掉。
Candy-北美55 發表評論於

這像是後人扮裝出來錄下來的,不是其本人。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八)

關於如何能夠知道北京話到底是什麽麵貌。 現代當然要容易得多。 且不說電影、錄像這些固定的記錄,也不需說還有 電視、無線電廣播這些媒體,就是通過網絡,也有許許多多方法可以傳送北京人的說話。 繪聲繪影,聲光齊至。 世界已經不再是十八世紀,必須身臨其境,才能聽到對方說話。 但是舊時代的北京話,卻必須要仰賴一些幸存的記錄,例如電影的錄聲帶,留聲機的唱片等等。 所以舊的曆史記錄永遠是更寶貴的。 新時代的信息永遠是更容易得到的。
順便說一句,我替沒有到過北京的網友們的立場作辯護,並不代表我就沒有到過北京。 我不過是認為這種武斷地說對方沒有資格評論的態度,已經早就過時了而已。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七)

“父親 發表於 2018-05-16 19:06:30 -- ...
3. 即論那兩句話,現在北京人說話也有那調兒的,所以不能單靠那2句就推斷當時的北京話跟當今的北京話差別很大。樓下的那幫人肯定都沒怎麽在北京生活過,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我本來就沒有作過 “靠那2句就推斷當時的北京話跟當今的北京話差別很大” 這種推論。 你讀文章不夠仔細,我說得很清楚,“無論如何...”。 也就是說,不管前麵幾位的論點根據是正確還是有誤差,都不影響我後麵的立場,就是 北京話有了今昔不同的變化。 並且我舉出了實在的例證。 怎麽到了你的筆下,就成了 “樓下的那幫人肯定都沒怎麽在北京生活過,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我非但不是盲人摸象,還有 老電影、蕭乾的話。 這兩個例子都是你所無法反駁的。 可見,“盲人” 確切的不是我。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六)
“父親 發表於 2018-05-16 20:35:25 --
1.“老北京話”是個偽概念。任何語言、方言都沒有近100年都不變的。任何語言、方言都是在時間的長河中不停地改變的。若以1930年德齡說的話為“老北京話”,...”

父親 發表於 2018-05-16 19:06:30 -- ...
3. 即論那兩句話,現在北京人說話也有那調兒的,所以不能單靠那2句就推斷當時的北京話跟當今的北京話差別很大。樓下的那幫人肯定都沒怎麽在北京生活過,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請問,你早先說的 “不能單靠那2句就推斷當時的北京話跟當今的北京話差別很大” 和你後來說的 “任何語言、方言都是在時間的長河中不停地改變的” 是不是有了立場的改變? 如果是,我很樂見你 從善如流,改正了態度。 雖然你可能是因為 我舉出了 蕭乾評論北京話 的證言,而不是因為我至今未變的立場。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五)

我還可以舉出另外一個例子。 三、四十年代的名作家,蕭乾,他是蒙古族鑲黃旗人,但他也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他曾經寫過文章,談論所謂的 “京味文學”。 有一段就說起,現在的北京話,和以前的不大相同了。 我方才舉出來的是 今昔腔調的不同。 蕭乾更指出,連詞匯用法都改變了。 他年輕的時代,北京話說 “三十來歲”,指的是 二十多歲,還不到三十歲的年齡。 到了七八十年代,北京話裏麵的 “三十來歲” 代表的是 三十多歲 了。 這僅僅是一個例子而已。 其他人說,可能有北京住過的人不服氣。 那麽,蕭乾總夠資格評論北京話的變化了吧?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四)

“父親 發表於 2018-05-16 19:06:30 --
... 2. 德齡在視頻裏一共就說了2句中文。以此2句中文就推斷當時北京話的整體情況,也是傻帽兒的做法兒。3. 即論那兩句話,現在北京人說話也有那調兒的,所以不能單靠那2句就推斷當時的北京話跟當今的北京話差別很大。樓下的那幫人肯定都沒怎麽在北京生活過,一天到晚盲人摸象而已。”

在北京生活過,不見得就能明了 北京話今昔的不同,除非這個人有機會聽見過許多 舊時代北京人的對話。 這就是為何我舉出了例證 : 二、三十年代的中國電影裏麵的北京話配音。 那些錄音是老北京話的化石,我覺得這一類的討論應該多參考實例,而必須避免想當然爾。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比外星人馬雲的英文好太多

一無是處和所有 發表評論於
德齡稱不上是大清公主。可以稱格格,但是格格是蒙古和滿語“姑娘”的意思。清末代皇室後裔大多數載四九年後過著不如普通人的生活。溥傑被囚十六年,妻離子散,文革受衝擊。被溥儀立為皇儲的愛新覺羅·毓喦的遭遇是更慘。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三)

“西門橋 發表於 2018-05-16 16:45:03 -- YouTube上有這個人的講話,宋美齡的英文能力比她差遠了。”
“lalagua 發表於 2018-05-16 16:32:53 -- 宋美齡是講的真好”

宋美齡是不同的境地的。 她自小在美國長大,生活在寄宿女校中。 十五歲進大學,讀的是 Wellsley College。 此校去年被《美國與世界新聞雜誌》評為全美 文理學院的第三名。 《普林斯頓評論》更列其為第一名。 家有女兒的華人家庭不會沒有風聞過這所 七姐妹學院的鼇頭。 大學裏讀的又是英語文學,所以宋所得到的英語熏陶是少有其他中國人能的得到的。 宋寫出來的文稿,辭藻華贍典雅,所以二戰時她代表中國訪問美國,美國民眾一時為之風靡。 因為即使在美國,也少有見到政界有鋒頭如此的女性,更不必說她還是一個中國人。 宋說話的口音,受當時美國上層社會的影響,不同於一般美國人。 有人說她帶有喬治亞州的口音,那是錯誤的判斷。 隻要聽過喬...  查看完整評論
國色 發表評論於
大清公主和宋美齡英文再好有何用?當時中國還不是被外國侵略,並被稱為“東亞病夫”,“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現在中國不需要崇洋媚外,隻要做好自己,就能讓全世界人都來學華語。
輕鬆輕鬆 發表評論於
英文比中文好,結婚是掌握地道外語的最佳環境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二)

2) 有人說她說的是老北京話,口音不似今日的京腔。 也有人說她並非典型的北京人。 無論如何,老北京話的確是與今日的北京話不同的。 在二、三十年代的中國電影中,也是以北京話作配音的。 其腔調、用詞,明顯的與今日的北京話有了差距了。

3) 從張學良學習英語的環境看去(有母語者擔任他的私人家庭教師),他的英語不算很好,至少他在說話的口音、聲調上沒有得到好的學習環境的助益。 張少年時就是個官二代,左右、部屬,甚至於父執輩,都對他恭謹有加,因為知道他遲早要繼承他父親的家業。 磨練的機會不多,所以張的學習就不需那樣辛勤磨練了。
danrow 發表評論於
張學良是一個不仁不義不忠不孝,沒有廉恥的民族敗類!對國家和民族造成了巨大傷害。他自知罪孽深重,因此到死沒臉回中國。隻有共產黨鬆楊他,目的不言自明
海陬觀者 發表評論於
(之一)

1) 她的英語是合格的,遣詞用字都還自然。 前麵有些跟帖把這歸功於她學習英語的環境好。 她自幼出洋,學習外語的環境較常人好自不待言。 但可能更重要的是她嫁給了一個美國人。 這段視頻的原版據說是 1930年製作,那年她已經是 44歲,與美國丈夫結縭已有二十餘載春秋。 二十餘年的朝夕使用一種外語,會造成如何的效果是不難想見的。 而且她在視頻中所談到的話題,都是在外交場合,或者說國際社交場合,經年累月所常需提及的,那麽她對這類演說之勝任愉快,也就多多少少在意料之中了。
小宇宙大吃貨 發表評論於
大家族的孩子都不會差到哪裏去,有資源隻要稍稍努力就好。
londonmist 發表評論於
德齡不是什麽公主,她家不是皇族的,甚至不是滿族的,隻是正白旗人,給慈禧召進宮當了兩年的翻譯女官。她在西方寫書的時候用的公主頭銜,屬於炒作。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她老爸裕庚一輩子混跡於滿清名貴,從兒童時就跟在國子監讀書時,師傅就是國子監祭酒(教育部長)、“名將”勝保,就是從始至終以滿人身份在湘軍曾國藩旁邊進行”滿漢權衡“的那位勝保,可惜滿腹經綸空談誤國,從太平天國到剿撚子到同治回亂,一場仗沒勝過,勝保也落了個“敗保”的名聲。以至於打太平天國時,曾國藩為了平衡滿人麵子,不得不將自己的一些勝仗歸到他名下。

他跟隨李鴻章期間,李牽線介紹了一位法國女士給她,就是他的法國老婆、德齡的母親。後來又去台灣跟了劉銘傳,呆了三年又被劉銘傳舉薦給張之洞,張之洞又將其推薦給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然後就帶著孩子老婆開始了十多年的駐外生涯。
londonmist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裕德齡嘛,(劃重點)她媽是法國人,還隨父親駐過外,會英語正常啦,她的法語更好呢。
中航科工六院 發表評論於
她非常仰慕德宗景皇帝,同情與愛情並蓄,並私下籌劃過將德宗接出宮逃亡,德宗本人也很感動,但一直不置可否,她將此歸結於德宗對慈禧的恐懼,而後人將這種婉拒歸結於光緒皇帝自身對臣民和國家的道義與責任感,他知道自己一走,國必分裂。

她7、8歲出國到18歲回國,母親還是法國人,所以中文不是很好。說的也不是北京話,而是父親裕庚教授的略帶南方口音官話。

manhan 發表評論於
口吐蓮花又如何?一個野蠻落後愚昧的體製,避免不了覆滅的命運。
今夜很中國 發表評論於
1934年8月25日法恩斯沃斯在賓夕法尼亞州費城的富蘭克林學會首次給全世界演示一套完整的全電子電視係統。其他發明家之前隻是展示了類似係統的部分功能。大清公主1930年就錄製了如此酷炫的視頻?還能更離譜嗎?!
iwbh 發表評論於
這中文是山東話?英文很不錯。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YouTube上有這個人的講話,宋美齡的英文能力比她差遠了。
黃玫瑰888 發表評論於
不錯,比張學良好太多了。張的英文可不能說是流利了,完全是broken English 了
chatroom 發表評論於
那年頭,張學良的東北大碴子英文也湊合了
lalagua 發表評論於
宋美齡是講的真好
Mililani 發表評論於
格格講英文的影片有點creepy,不過發音啥的都挺好的,鏗鏘有力。
安拉 發表評論於
驚嘆個屁,無非是娘胎頭投的好從小在國外自然而然的,又不是付出多少努力學的
藍靛廠 發表評論於
那時候的北京話(官話)和現在有點不一樣了。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1903年美國是世界工業強國。而大清是利比亞,是敘利亞,是被列強按在地上摩擦的弱雞國。百年之後中國,工業實力強大,貿易壓的美國政府喘不過氣來。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張逆的大嚓子陰文笑死人。
chenbingcong 發表評論於
中文不怎麽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