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穀已非英雄之地,風投們準備遷往美國中西部(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編者按:矽穀的風投們組團前往中西部考察,大開眼界,紛紛表示很想立刻搬離矽穀。越來越多的人搬離矽穀,高房價、意識形態越來越左、越來越不能包容不同意見。本文編譯自紐約時報原題為“Silicon Valley Is Over, Says Silicon Valley”的文章。

“噢,我的天啊,這太可愛了!”

舊金山風險投資公司 GGV Capital 的投資人 Robin Li 站在底特律麥迪遜劇院的大堂。麥迪遜劇院建於 1917 年,這個劇院幾年進行了翻新,成為科技聯合辦公科技。配備了各種時髦的軟硬件,可回收的木料、外露磚牆和由紋了身咖啡師供應咖啡。

“這簡直比舊金山還好,”李小姐說。

上個月,我陪同李女士和其他十幾位風險投資家進行了為期三天的中西部巴士之旅中,我們去了俄亥俄州的 Youngstown 和 Akron; 密歇根州的底特律和 Flint,以及印第安納州的 South Bend。豪華巴士配備了純素甜甜圈和康普茶,這次旅行被稱為“複興城市之旅”。

矽穀的投資人有機會與當地官員會麵,尋找在該州被忽視的地區和有前途的初創企業。


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發生了:旅程結束時,來自沿海的精英們抓住了內陸地帶的 bug。 幾個人使用房地產應用 Zillow 查看房價,驚訝於底特律和南本德等城市的廉價住房,並幻想搬到那裏去。 他們傳統的製造業城市現在也能提供和沿海城市水平類似的生活,以及手工肥皂店和使用當地食材的餐廳感到驚歎。

“如果這不是因為我的孩子,我完全可以搬家,”Founders Fund 合夥人 Cyan Banister 說。 “這裏可能形成非常強大的生態係統。”

不隻是這些投資人,近幾個月來,越來越多的科技界領導者一直在考慮離開矽穀。 一些人認為舊金山及其郊區的生活成本過高,即使是百萬美元的薪水也隻能維持中產階級的水平。 其他人則抱怨當地對科技行業的批評以及左翼人士反對意見。另外一些人則認為更好的創新正在其他地方發生。

“我對舊金山已經沒多少興趣了,” High Ridge Venture Partners 的創始人 Patrick McKenna 也在巴士旅行中說道。 “它太貴了,太擁擠了,坦率地說,我們也在其他地方看到了機會。”

McKenna 除了在舊金山擁有一套房產外,在邁阿密也有一所房產,他告訴我說,他在灣區以外的旅行已經讓他看到了科技泡沫之外的世界。

“舊金山的每一個人都在談論同樣的事情,無論是“我討厭特朗普”還是“我要做區塊鏈和比特幣”他說。 “這是社交網絡中最糟糕的部分。”

穿越中西部的旅行是由代表俄亥俄州東北部的民主黨代表 Tim Ryan 組織。

最近,支持特朗普的億萬富翁投資人、Facebook 董事會成員的 Peter Thiel 成為矽穀最知名的叛逃者,據報道他告訴身邊的人他將全部搬到洛杉磯,並將他的個人投資基金也搬到那裏。 (Founders Fund 和 Mithril Capital,這另外兩家由 Thiel 創辦的公司將留在灣區)。據報道,Thiel 認為舊金山的先進文化是“有毒的”,所以去尋求一個智力多樣化的城市。

Thiel 的批評得到了紅杉資本的億萬富翁創始人 Michael Moritz 的讚同。 在“金融時報”的一篇專欄文章中,Moritz 認為,矽穀因其成功而變得緩慢並被破壞,關於政治和社會不公正的討論讓科技公司無法專注於創新。

關於矽穀的抱怨曆史悠久。 網景公司的聯合創始人 Jim Clark 在第一次互聯網公司時代因為對佛羅裏達州的高稅收和昂貴的房地產的抱怨而著名。 美國在線創始人 Steve Case 承諾主要投資於海灣地區以外的初創公司,稱“矽穀可能已經達到了巔峰”。

矽穀議員 Khanna 在與 Youngstown 的官員進行圓桌討論時說:“矽穀中的一些工程師自視甚高。” “如果沒有咖啡、早餐和幹洗,他們就會想要去別的地方。而在這裏,有人還吃不上飯。”

目前還不是全麵的外流。 但根據房地產網站 Redfin 的數據,在 2017 年的最後三個月裏,舊金山的失業人數比全國任何其他城市都要多。公關公司 Edelman 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49% 的灣區居民和 58% 的灣區千禧一代正在考慮搬走。離開灣區的人數急劇增加,導致搬運車輛短缺。

對於投資人和普通工作者來說,非沿海城市的吸引力是明顯的成本節約。越來越難以達到灣區工程師要求的薪水和奢侈福利,而其他城市的程序員每年可能隻有 5 萬美元年薪。 (Facebook 或 Google 的入門級工程師年薪就是這個數字的三倍或四倍。)

當你投資舊金山初創公司時,“你基本上是付錢給業主,Twilio 和 亞馬遜雲,”Founders Fund 的Bannister女士說,她提到另外兩家公司是指為初創公司提供消息服務和數據托管。

誠然,加利福尼亞仍然有其特權。 風險投資仍主要集中在西海岸,以及來自斯坦福大學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知名學校的才華橫溢的計算機科學家。 盡管像 Slack 這樣的工具可以使遠程工作變得更加容易,但許多技術工作者認為靠近操作中心仍然是一個優勢。

但該地區的優勢可能正在消失。 Google,Facebook 和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最近在科羅拉多州的波爾德和波士頓等城市設立了辦事處,希望吸引新的人才,並滿足現有員工希望搬遷到別處的要求。 對人工智能和自動駕駛汽車等領域的工程師的熱門需求促使公司在匹茲堡和安娜堡等城市的研究型大學附近擴大業務。

風險資本家在看到情況時,他們就已經開始對中西部地區進行勘察了。 Case 和 Vance 最近籌建了一個 1.5 億美元的基金,名為“Rise of the Rest”。該基金由技術名人支持,其中包括亞馬遜的 CEO Jeff Bezos 和 Alphabet 的前執行主席 Eric Schmidt,將在中西部地區進行投資。

但這不僅僅是為了賺錢。這也是為了社會舒適度。 科技公司在非海岸州比在沿海地區更受歡迎,因為這些行業對住房價格和交通擁堵的影響更為敏感。 根據 Edelman 的調查,大多數大型科技公司仍然在全國民意調查中獲得高度評價,但隻有 62% 的加利福尼亞人表示他們信任科技行業,而隻有 37% 的人信任社交媒體公司。 所以你可以理解內陸地區更友好的環境的吸引力。

在巴士旅行的 Akron 站點,當矽穀投資人與當地官員進餐時,舊金山風險投資人 McKenna 告訴我,他感覺到人們的態度有所不同,在這樣的城市裏,科技行業的成功仍然被看作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人們想要去他們可以成為英雄的地方。”他說。

原文鏈接:https://www.nytimes.com/2018/03/04/technology/silicon-valley-midwest.html
level123 發表評論於

矽穀吸引人才還有天氣環境因素。 無論世界各地幾乎來了不願走。
南嶺老三 發表評論於
“如果不是因為我的孩子” -- 嗬嗬,問題是, 每個有資格發言的人,都發現自己有搬不動的孩子。少說廢話,幹活去吧。你家一千萬的房子還需要你養呢。
SVChinese 發表評論於
哈哈,又來了!唱衰矽穀從幾十年前就開始了,現在又怎樣了?
錦西 發表評論於
矽穀已完成它應有的曆史使命。靈氣已經牟有了。英雄豪傑們應該挪地方了。
neoreturn 發表評論於
啥都可以挪,就是天氣挪不了。去中南,熱死,中北冷死。每年1/3日子不能開工。創業就算了吧。創業最需要的是速度。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在廣闊的中西部大有作為。

記得先把網線拉好。
看客678 發表評論於
這些助紂為虐的左棍, 還是滾回加州呆在矽穀死掉算了,不要把左棍作風傳播到別的地方。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作者太搞笑了。風投是跟著人才走的,頂尖人才,尤其是創新形人才在哪裏紮堆,風投就集中在哪裏。
worley 發表評論於
有人誤以為加州人人年薪十幾萬美金,甚至幾十萬美金。

其實加州三口之家的平均家庭收入僅僅6萬美金而已。而加州是物價高,房價高,稅收高。

加州60%以上是窮人,這是左棍政客能夠執政的原因。貧富差距越懸殊,左棍越容易上台。因為左棍可以拚命加稅去收買選票。
KM2016 發表評論於
Thiel 認為舊金山的先進文化是“有毒的”,所以去尋求一個智力多樣化的城市。


去紅州, 無腦多,文化思想也落後。
worley 發表評論於
加州本來是共和黨州,後來窮人越來越多,占了人口的60%以上,就淪為了左棍州。

你以為加州人人年薪幾十萬美金啊?其實絕大部分是窮人,十分貧窮。加州人口裏老黑老墨就占了50%,左棍政客輕鬆上台。
讀者A 發表評論於
紅脖子罵斯坦福伯克利,已經罵了幾十年了。結果是,加州每年接收創投的金額,達到全美的50%
worley 發表評論於
矽穀貧富太懸殊,50%人口是老黑老墨,30%人口是其它窮人。20%是中產和富人。
Corgi-finder 發表評論於
表急啦,這一切才剛剛開始。拐點會出現的。隻有你思維正常就應該意識到加州這樣搞下去一定會有問題滴。
woguoke 發表評論於
極端左派的民主黨加州政府,把加州包括矽穀害的不輕,最終會毀了他們
鎮妖石72 發表評論於
唱黑矽穀的月經貼又來了,每貼必拿出Peter Thiel這個川普鐵粉為例,可是灣區交通卻是越來越擠,搶房風越來越盛,說明還是進比出的人多得多。
taoma 發表評論於
明明寫著丹麥遊客,怎麽就變了國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