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洋女婿:“被重慶美女一眼征服”(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2016年11月30日,瑞士駐成都總領事館開館,來自瑞士的丹尼·魯澤爾(Dany Lützel)和妻子雅兮被邀請參加開館儀式。然而,至今他都有些惆悵和遺憾。

他說他是重慶的一員,一直努力爭取在重慶建館。

丹尼思考的諸多問題中有一個最值得寫在前麵:如何讓重慶在全球更有名。這聽起來像是一個處居廟堂的問題,其實關乎重慶的方方麵麵。

一、

丹尼的辦公室在江北嘴國金中心IFS。這是一間頗大的辦公室,整潔、安靜,沒有區隔,所有人在一起,忙碌著。丹尼的辦公桌安放在一個角落,與其他員工稍微有所隔離。

辦公室的屋頂沒有裝修,各種管道星羅棋布,像一間特殊的工廠。位於52-62層的酒店也在裝修中。 站在丹尼的辦公室,解放碑、朝天門、南濱路、寸灘、北濱路盡收眼底。

俯瞰城市,境絕曠渺,一種恢弘氣勢。 丹尼屬於那種全才,四門語言自由交流,高爾夫打得不錯,一家交響樂團的管樂演奏者,有品味的美食家(法國美食協會重慶分會的首席美食官)。

作為瑞士聯邦政府任命的區域監護人,當有災難或緊急情況發生時,丹尼要為區域內的瑞士人提供谘詢、幫助及保護。

丹尼今年39歲,口述簡曆如下:

畢業於歐洲酒店教育頂級名校——瑞士盧塞恩酒店管理學院;30歲便成為著名酒店集團的總經理,並取得瑞士聖加侖大學商學院MBA學位,同時擔任瑞士聖加侖地區旅遊酒店協會主席;2010年,隨瑞士政府貿易考察團到上海參加世博會,被中國文化深深吸引;2013年,接受凱賓斯基酒店集團邀請,來到重慶,曆任重慶某酒店行政副總、駐店經理和總經理;2016年擔任重慶某酒店首任總經理。

二、




丹尼·在尼依格羅酒店前期籌備辦公間


2013年10月來,丹尼來到重慶。他融入其中,樂享其中,學習茶道,熟悉東方文化,找人帶他了解重慶。他漸漸發現,重慶是一座可以讓外籍人士迅速融入的城市。

最初,他難以適應重慶的食物,如今,他成了火鍋店的常客。魯祖廟花市豌雜麵的老板和他也很熟了,經常招待這位身著昂貴西服的北歐男子坐在擁擠的店內享受一碗麻辣豌雜麵。但丹尼更喜歡丈母娘做的重慶小麵。“出差或回瑞士,久了還不習慣。”

直接吸引丹尼來重慶的是重慶3000多萬的人口,這對他來說很不可思議。這在於,他的祖國瑞士隻有800萬人,他出生的盧塞恩僅6萬人。起初,他驚訝重慶街頭擁擠的人流,總是感歎:怎麽來這麽多的人。現在,哪怕在節假日很多人湧來,也習以為常了。

走在街頭,一些人好奇他那可愛的混血女兒,紛紛走上前東瞧瞧西問問。開始丹尼也不習慣,現在他甚至開玩笑說:要交錢喲,你們看要交錢喲。

丹尼說,在其他語言不通的城市,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生活障礙,但在重慶,這些障礙不見了。上街買東西,去洗衣房洗衣服,到銀行辦事,一旦遇到困難,總有人會立馬上前來幫助。“站在身邊的重慶人,我們雖不認識,語言不

通,一旦我遇到困難,他們總能明白我需要幫助。這是非常奇妙的。”這一點讓丹尼覺得很貼心,很感動。

丹尼來自一個富裕的國家,部分重慶人對食物的浪費讓他有看法。“為什麽不節約點?可以少要點,還可以帶回家。很多東西都可以循環利用。”

每天上下班,丹尼都要經過擁堵路段,他驚異的不是車流,而是人們開車時的情緒,“有些著急,為什麽不平靜點呢?”他一再告訴他的司機要慢一點,心平氣和。

東西方文化衝突不止這些。丹尼發現,重慶人說話要隨便些,而不像他們那樣嚴謹;而漢語表達的複雜意思更讓“說一就是一”的西方人常常捉摸不定。 他慢慢地也掌握了這樣的話語技巧,這是文化熏陶。

三、



丹尼辦公室在江北嘴國金中心IFS丹尼表現出很好的教養,一身考究的服飾顯示其身份和紳士。


聽說要拍照,忙問,要戴領帶嗎?他重視形象。

形象,一個酒店管理者特別注重的問題。丹尼思考得更多的是,如何塑造全球知名的重慶形象。

重慶是一座怎樣的城市?如何描述它的氣質?他連用幾個詞:特別的城市,高速發展的城市,漂亮、大氣、熱情的城市。

這四年,丹尼穿越重慶大街小巷,飽覽高大、密集的建築,陶醉壯麗的夜景,徜徉漂亮的濱江路,玩賞厚重的曆史遺跡,感受城市飛速的變化……他告訴朋友們:“如果你想了解中國的發展,就請到重慶來看一看。”

在他心目中,重慶本身就是一座特色鮮明的城市,無須copy(複製)別的城市,不必他求,廣大其既有,足夠做出來重慶的亮點。比如渝中區的羅漢寺,應該完全敞亮出來,而不是修那麽多高樓把它藏起來,要學會做城市建設的“減法”與“加法”。

丹尼經常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也參加不少高級別活動。他發現,重慶有很多很好的宣傳點,比如江北嘴,“它是值得放在地圖上向任何國家展示的亮點。”渝新歐、大足石刻、三峽、寸灘保稅港、來福士廣場都是不錯的點,重慶有很多這樣的點,原材料有了,就看炒菜的手藝,“要把這些亮點真正做亮,不要灰樸樸的。”

另外就是要到世界各地去推廣,讓更多的人知道重慶的亮點,把他們吸引進來。很多國家的城市都是這樣做的。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導人能夠作為一個普通遊客來重慶,就達到了最佳的效果。

丹尼說,這四年,隨著重慶外籍人士的增加,意大利、法國、西班牙餐廳如雨後春筍,朋友聚會不再沒有去處。但是,在國際學校、醫院等方麵,重慶仍存在欠缺,“國際學校重慶隻有一所,並且收費高。這是特別需要改變的。醫院同樣存在差距。若改善這些方麵的配套服務,會有助於吸引並留住更多的外籍人士。”他認為,這是重慶下一步努力的方向。

四、




丹尼和他的重慶妻子雅兮


我們第一次見麵,丹尼和雅兮帶著兩個可愛的女兒一起來的。雅兮充當翻譯,這最好不過。兩人不時脈脈含情。兩個小姑娘穿著款式、花色一樣的裙子,芳菲依依,一旁獨自玩耍去了。一家人幸福、歆美。

毋容置疑,重慶是丹尼的幸福之城。他在這裏找到了妻子,成為了父親。 雅兮的祖輩是上海人,在渝中區出生、長大,有重慶姑娘慣有的漂亮、能幹,隻是更出眾。她和丹尼的相識相愛有巧合,也浪漫。他倆都愛好美食與美酒,是法國美食協會的會員。在2014年協會舉辦的一次活動上,兩人巧遇。更巧的是,他們的座位挨在一起。聊得很投機,加上美食與美酒,雙方感覺都不錯。雅兮眼中,丹尼有教養、體麵、真摯、善良,又表現出包容和開放;丹尼卻被眼前的素質美女征服。“當時我覺得這就是我要找的妻子。”

他們一見鍾情。

他們很快開始了幸福的新生活。2016年,丹尼在重慶的任期滿了。當時,集團可能派他到中東和中國其他城市工作,但是雅兮才生了女兒,她有一種產後憂鬱,特別想留在重慶。丹尼為了妻子,離開之前的酒店,選擇了另一家。丹尼說:兩次工作都在一個城市,在他們這個行業不多見。講這個故事,無非想說明丹尼對妻子的愛。

這也體現一種責任。陪伴、教育女兒是丹尼每天的另一項責任。

早晨,他和大女兒一起早餐,再陪她上幼兒園,然後才去上班。下班後,一家人一起晚餐,一起玩。保姆一個月休息8天,晚上是不跟他們住的。這是丹尼的要求,他要自己帶孩子。周末必須和家人一起度過。每天,給女兒講睡前故事,詢問一天的情況,即使很忙,實在無法回家,在電話中也要講。很注重家庭生活。父母的陪伴帶給孩子的東西很重要。 女兒要上學了,丹尼考察了國際學校,他也有這個實力送女兒上這樣的學校。但他放棄了。


 

丹尼熱愛中國文化,他認為,既然他們的孩子一半是中國血緣一半是瑞士血緣,那麽女兒就應該去學習當地的東西,和重慶的小朋友在一起學習。

另一方麵,丹尼認可中國的基礎教育,孩子基礎階段的學校教育,中國做得並不差。

由於工作的特殊,丹尼坦言,他會離開重慶。但他說,無論走再遠,他還會回到重慶。

因為,重慶是他一見鍾情之地。

planet 發表評論於
洋女婿是被打中了。
honger22 發表評論於
瑞士是北歐?
iwbh 發表評論於
大女兒怎麽一點不像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