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扣扣:母親被殺終身難忘 逃亡2天是想看除夕煙花(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張扣扣圖據網絡

原標題:對話張扣扣:逃亡兩天,是想看除夕煙花

封麵新聞記者 沈軼

2月15日,農曆大年三十,除夕,發生在陝西省漢中市南鄭區新集鎮王坪村14組的三人被殺害案引發廣泛關注。

據南鄭區委宣傳部官方微博@南鄭宣傳通報,當天,該村居民張扣扣持刀將鄰居王自新(男,71歲) 及其長子王校軍(47歲)當場殺死,王自新三子王正軍(39歲)被刺傷後搶救無效死亡。2月17日,張扣扣投案自首。



張扣扣指認現場圖據網絡

此後,22年前的一份刑事附帶民事判決書揭開了塵封已久的往事。當年,死者王正軍正是此案的被告人。於是,圍繞張扣扣作案動機爭議持續刷爆網絡。

2月23日,張扣扣的辯護律師殷清利在看守所會見了張扣扣。封麵新聞記者委托殷清利律師,對社會各界關注的問題,向張扣扣本人予以了提問。



南鄭縣看守所

首次會見律師

張扣扣數次掩麵大哭

據殷清利律師介紹,這是張扣扣落網後,首次與律師見麵。見麵時間從2月23日上午9點持續到下午兩點。整整5個小時,張扣扣狀態時好時壞,在談及22年前媽媽“被去世”案件中的細節,他數度掩麵大哭。“對於作案的關鍵事實,根據辦案規範及有利張扣扣本人辯護的角度,不便披露。”

封麵新聞記者從殷清利律師處獲得了22年前的那份判決書,該判決書由南鄭縣人民法院出具,編號為“(1996)南刑初字第142號”。



據判決書顯示:1996年8月27日晚7時許,張扣扣的母親汪秀萍路過被告人王正軍家門前時給王的二哥王富軍臉上吐唾沫,引起爭吵後被告人王正軍聞訊趕到現場,也同汪秀萍爭吵並撕打。汪秀萍遂拿一節扁鐵在被告人王正軍的左額部及左臉部各打一下,王正軍即撿一木棒朝汪秀萍頭部猛擊一棒,致汪倒地後於當晚10時許汪秀萍死亡。

法院認為,因王正軍未滿18周歲,且能坦白認罪,其父已代為支付死者喪葬費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對引發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過錯行為,應當對被告人王正軍從輕處罰。法院以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判處王正軍有期徒刑7年。



南鄭縣公安局

22年前記憶?

這個事情不可能忘

封麵新聞:1996年發生的事,是否還有印象?

張扣扣:終身難忘,這個事情是不可能忘記的。

封麵新聞:當時你才13歲,距今已過去22年。為什麽“終身難忘”?

張扣扣:我當年確實隻有13歲,但當時發生的事情對我刺激太大。我記得我媽被打倒後,我跪在地上,把她抱在懷裏,我和姐姐都叫媽媽,後來我們拚命地叫,媽媽想說話又不能說,突然她想用勁時,她鼻子裏、嘴裏噴流出血來,我明顯感覺到她喉嚨處有血經過的聲音,媽媽流著淚,就斷氣了。

封麵新聞:你的記憶中,當年事情起因是什麽?

張扣扣:當時是還有一周要開學了,準備上鐵峪中學初一(後來是五班),那天下午,我和媽媽、姐姐去村邊的西幹渠去洗腳,爸爸在家裏喂豬,母豬剛下了小豬。我媽先下來,我和姐姐隔著十幾分鍾的樣子,當我倆回到王自新家附近路上時,我親眼看到,我媽已經躺在地上,王家老二(王富軍,外號團長)和老三(王正軍)兩人用膝蓋壓在我媽胸口上,我和姐姐一看都嚇哭了,我倆馬上回家找我爸,我爸正在喂豬。我說“爸,人家快把我媽打死了,你還在家喂豬,你趕緊出去看看。”我爸就出去了,拉開還對躺在地上媽媽進行毆打的老二、老三。我爸就對他倆說“算了,算了”。因為我們和王家原來關係很好,我和他倆都互相稱對方的父親叫“幹爹”,我印象我們兩家做過殺豬的買賣,後來我也不知道關係就不太好了。我爸接著拉我媽回到我家門口,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裏打,打死老子頂著”,在場的人都能聽到。老三一聽這話,就又來火了,又從他們牆邊柴堆裏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媽。對於老二,我記得老二是一開始動的手,後來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媽。後來媽媽就暈倒了,躺在地上。我爸又把我媽抱到王自新家門口,躺在地上,意思是讓他們看傷(當時沒預料到傷的嚴重)。我媽清醒了,又爬回我家門口。我爸讓我和姐姐搬凳子出來,後把媽媽扶在凳子上,一扶就倒,出現了兩次。我爸一看比較嚴重,又找來稻草、被子,讓我媽躺在我家門口,我爸讓我倆趕快叫舅舅來。等舅舅來了,天已黑了,這時媽媽已經不行了。

封麵新聞:行凶前,你曾給你父親4萬元,這是為什麽?

張扣扣:臘月二十八,村電工因換電卡與爸爸產生了一點小糾紛,我和電工說聽我的,別聽我爸的,然後又勸我爸不要難為電工。因為這事,我爸還發牢騷,說我花了他的錢,又不結婚。我說兩次修房子,我都把打工的錢拿出來了。後來我一賭氣,取出4萬元現金,在第二天,給了我爸。

封麵新聞:據你父親講,案發當天,你曾提醒他關於煮雞和第二天早上吃麵的事,怎麽突然就去做這件事了?

張扣扣:這是我姐姐回來過年拿的雞,在臘月二十九下午,我爸問我“明天除夕,咱煮這隻雞夠嗎?”,我當時說“你煮不煮跟我沒關係”。我當時心裏想,可能我也沒機會吃了,但沒跟爸爸講出來。當時爸爸沒有發現我說話有沒有問題。我和爸爸很少溝通,也很少談心。我有我的主觀能動性,我有自己的思考方式。



南鄭縣公安局刑警大隊

兩天後自首?

就想看看除夕煙花

封麵新聞:案發後,你隔了兩天才自首,這兩天你去了哪裏?做了些什麽?

張扣扣:剛開始想直接自首的,但當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就想看看煙花,走小路繞了一圈,走到河灘上,把刀扔在鎮上河水坑裏,在新集鎮河邊草叢中睡了一晚上。這一晚我心裏很平靜,但沒睡著。大年初一天剛亮,我走田間小道到大河坎江邊上,一直走到下午1點,走了很遠,腿都走痛了。中間我想回家看我爸一眼,走到鄰居家隔牆聽有人說話,感覺有很多人過來,我就翻牆跑了。後來我走墳地、河溝,又回到新集鎮河灘上。初一晚上天太冷,我又到鎮上郵儲銀行的自動取款機旁待著,這個地方離新集鎮派出所很近。初二7點45分,我就去派出所自首了。

拒絕找媳婦?

條件給不了幸福

封麵新聞:時至今年,你已經35歲。據媒體報道,說你“拒絕找媳婦”?

張扣扣:我媽媽死後,我經常會想起她死的時候的畫麵,放不下,然後還有一些世俗的因素,畢竟現在人比較現實,以我目前條件也給不了別人幸福,就這樣一個人過吧!至於女朋友,處過一個,2004年去廣東打工後,2005年開始認識江西的一個女孩,她比我大幾歲,我當保安,她當普工,處了兩年,她讓我結婚,我說這輩子可能不會和女的結婚了。但我沒把我媽媽的事告訴過她。2007年我們分手了。分手後,我們就不再聯係了。

如今後悔嗎?

後悔也已經沒用了

封麵新聞:據你的鄰居透露,你曾說過王家在躲你,是否有過這個事?他們有沒有主動找過你和解?

張扣扣:這22年來,王家從未找人或直接向我們溝通過,沒有說一句道歉話,也沒有任何賠償。可能原來他們沒這個條件,但是他們現在過得很好。城裏買了房,老大是南湖區管委會主任,老二也有正式單位,老三在西安有穩定收入。而且我感覺他們就是故意躲著我,也正是因為這個,才讓我對他們的意見越積越大。另外,在這22年裏,老三基本沒有回來過,即使回來也是大年三十回來,轉身就跑了。

封麵新聞:你現在後悔嗎?

張扣扣:後悔也已經沒用了。



張扣扣家門前拉起了警戒線。圖據法製日報

難為 發表評論於
幾個打一個是“打群架”?還是幾個壯男打一個婦女,往死裏打。要怎樣護短,怎樣冷血才能講出這是“打群架”?!如果張扣扣的爸爸不那麽窩囊,張家也有三四個壯男,王家敢不敢這麽囂張的欺負人?!還在胡說八道的人歇歇吧,凡事做絕有報應,兔子逼急了會咬人!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這件事從共產黨的長遠利益看,他們會這麽處理:
1. 通過律師說服張扣扣悔過,互相合作最後以事出有因且有重大悔過表現判死緩。
2. 一口咬定當年真凶為王正軍,和諧全國輿論,村民和張家親屬被約談加言論監控,誰亂說對一切後果負責。
3. 當年辦案人員包括法醫有失職行為,追究行政責任,適當處罰。
4. 張扣扣4萬元沒收,再動員張父交出適當撫恤金,作為賠款。
5. 無毛水軍繼續吆喝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以突顯人民政府的最後裁決合理合法。
6. 王家基本不動。
7. 判決之日全國媒體簡要刊登消息,從此不許采訪相關人員。
kvm 發表評論於
就算當時王自新是這麽喊過,也不能判定是謀殺,打群架的時候會這麽喊的很多。
事前有周密策劃是判定謀殺的要件。
======
鳳姐 發表評論於 2018-02-24 15:24:28 "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裏打,打死老子頂著”"

這就是謀殺
Maude 發表評論於
下麵有人說被害人一家也想看煙花,對,想看煙花20多年前別殺人那,這樣不都看煙花了。


同情張扣扣。
tiiannayuama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謀殺鄰裏的道德倫理邏輯和今天絕大多數中國人對今天日本和日本人的仇恨的道德倫理邏輯是一模一樣的,所以在中國有這麽多為這個現代武鬆喝彩的。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連誤殺和謀殺都分不清楚,來這裏討論有何意義?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裏打,打死老子頂著”"

這就是謀殺
白雲藍天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就是個凶殘的殺人犯!
justiceinny 發表評論於
王人渣一家逃脫應有的法律製裁是由你去疏通的嗎?王老大沒有參與嗎?王老大真的是無辜嗎?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justiceinny

張扣扣一家說王家老大參與鬥毆了嗎?張扣扣憑啥殺無辜的人?有本事殺量刑的法官去,那才是有本事。
justiceinny 發表評論於
這種連真名都不敢公開的垃圾文如何相信?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justiceinny

對於這類報道,一定要多看看其他人不是利益相關者的敘述。
justiceinny 發表評論於
14歲以下的殺人犯與17歲的殺人犯量刑能一致嗎?不懂不要瞎掰。
justiceinny 發表評論於
“我爸接著拉我媽回到我家門口,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裏打,打死老子頂著”,在場的人都能聽到。老三一聽這話,就又來火了,又從他們牆邊柴堆裏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媽。對於老二,我記得老二是一開始動的手,後來又和老三一起打我媽。後來媽媽就暈倒了,躺在地上。”

張扣扣自己也是這麽說的,怎麽成了他姐姐的一麵之詞了?!
kvm 發表評論於
經過深思熟慮,精心策劃的叫謀殺。起於口角一時性起的鬥毆失手叫誤殺。本質不同。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的行為是一級謀殺。 當年王家也是一級謀殺。
8421 發表評論於
支持媚眼鳳姐,同意你的評論,請繼續。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首長交給你的任務要完成啊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那是理解的問題。張家有這個印象,我們應該尊重
方家胡同 發表評論於
媚眼鳳姐,這已經是第23帖了。累不累呀!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他不是無辜的人
方家胡同 發表評論於
媚眼鳳姐,外麵轉了一圈回來看到你還在堅守崗位。你那麽激動,整天在這裏守著,所為何來?看到中國有人犯了法就那麽高興?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不殺老大,可能就殺不了王父。他是個訓練有素的士兵,知道如何完成任務。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他大哥(指王校軍,死者之一)當時是我們兩合鄉的鄉長,如果母親當年沒去世,不會有今天的結果。"

根據他姐姐的講述,老大應該是利用職權和影響,在老三減刑假釋上起了積極的作用,起了包庇的作用。
樓下應該知道這叫瀆職罪或包庇罪。並且牽涉到受害者的切身利益,可以附加一條合謀罪。

殺得正確。
kvm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的行為是一級謀殺。 當年王家隻是是誤殺。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不讓他幹,國家又幹了什麽來避免? 3年監獄加1500元? 中國公民的命就這個價錢?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就算是往臉上突口水,也不是要往死裏打的理由。不明白為什麽你們對這個細節那麽關心。你在街上踩了人家一腳也是必死的理由嗎?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他姐姐沒描述清楚。王父有教唆罪,老二有傷害罪,他們都必須同時入獄。法製是怎麽判的?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是對是錯已經不重要了。人家張扣扣就是幹了,解決了一件困擾了20年的心事。你怎麽樣? 斃了他? 那就斃唄,他又不怕死。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不怕死就上。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你得問問王家老二有沒這個膽量才行。
williamsteng 發表評論於
平時成天叫喊中國需要法製的人,在張扣扣這件事情上竟然大肆鼓吹拋棄法製報私仇。請問,是否王家老二也應該把張扣扣父親和姐姐也都殺了以報私仇?
luguoren 發表評論於
公平的話就按當年的判法, 一條命等於三年加1500元,那麽三條命等於九年加4500元。外加通貨膨脹,就45000元吧。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對於作案的關鍵事實,根據辦案規範及有利張扣扣本人辯護的角度,不便披露。”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據殷清利律師介紹,這是張扣扣落網後,首次與律師見麵。見麵時間從2月23日上午9點持續到下午兩點。整整5個小時,張扣扣狀態時好時壞,在談及22年前媽媽“被去世”案件中的細節,他數度掩麵大哭。“對於作案的關鍵事實,根據辦案規範及有利張扣扣本人辯護的角度,不便披露。”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幹得不錯,遺憾的就是漏掉了老二。
wumiao 發表評論於
他不說扁鐵的事,他不想把自己姐姐牽扯進來的,也挺真實的,他說自己家條件不行結不了婚也是真實的。王家應該對張家表示歉意或者年節去鄰居家看望送點東西,畢竟把人家媽媽打死了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自己都說13歲之前不知兩家有何矛盾,可見網上僅僅因為別人家兒子多就說別人是村霸,欺負張扣扣家也不實。否則,他自己挨了多少王家兒子的打罵自己也會記得清楚,張扣扣的爹也不知道兩家有大矛盾。估計原本是農村的潑婦潑男打架失控,演變成了死人的悲劇。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老三一聽這話,就又來火了,又從他們牆邊柴堆裏拿出一根木棒,打了我媽。"張扣扣在監獄裏,沒有和姐姐串供,我一直就說,張姐不誠實,打死人的是老三,她卻一直撒謊說是老二,目的想要引起民眾對司法不公的懷疑,煽動鬧事。她弟弟和父親都說是老三,當年她自己14歲時也是證人之一,當年也沒說打死人的是老二。結果這次卻改口,背後才是有高人指點。

網上很多人,故意利用張扣扣姐姐的說法為準,完全不理當年的判決詞的說法,指責中國司法造假,才是別有用心。他一個鄉裏的人,想要至少縣城級的法官、法醫一起造假,他王家還真沒有那麽大的能耐。

老大王校軍,打人時都不在場,張扣扣難道不是殺害無辜?

這個案子若是不判死刑,才是真正的輿論左右司法,沒有任何法律的公信度。



cindy2006 發表評論於
這個案子真正符合500年前海瑞的觀察,500年,中國的社會風氣基本沒變。
“即使在模範官員海瑞的筆下,這些鄉民也似乎隻是一群動物,既渾渾噩噩,又狠毒狡詐,易於衝動。日常生活中為小事而發生口角已屬司空見慣,打架鬥毆以致死傷也時有發生。糾紛的一方有時還憤而自殺以傾陷仇家;即或由於病死,家屬也總要千方百計歸之於被毆打致死。海瑞在做縣令的時候,有一次下鄉驗屍,發現村民竟以顏料塗在死者的身上來冒充血跡。這些殘酷的做法,除了泄憤以外,還因為訴訟一旦獲勝,死者的家屬就可以取得一部分仇家的產業。”這段話基於海瑞自己的文章而做出的結論。轉自黃仁宇“萬曆十五年”
smeagolrocks 發表評論於
這件事情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當時張隻有13歲公安局光天化日之下當著他和全村人解剖他母親的屍體,張的精神肯定大受刺激變態是不可避免的。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中國司法係統的腐敗有目共睹,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法院認為,因王正軍未滿18周歲,且能坦白認罪,其父已代為支付死者喪葬費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對引發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過錯行為,應當對被告人王正軍從輕處罰。法院以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判處王正軍有期徒刑7年。

二師兄,看清楚了,是七年。不是八年。
三木匠 發表評論於
王家是未成年的小兒子頂罪,以獲輕判...十分嚴重的欺騙!
無邊無際 發表評論於
帶槍的民主,保證的大多數時候的公平(如果你妄想絕對的公平,請移民火星),保障了我們不受無底線的欺淩,因為我們有魚死網破的工具。
當然,跟任何藥物一樣,有副作用,偶爾幾個瘋子發瘋濫殺,但那是億萬之一的可能性。用你的腦子想想,是否要為了億萬之一的可能性就要放棄我們得到公平的保障。
老頭衫 發表評論於
三個男人打一個女的 還往死裏打 南霸天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估計上級首長已經下達維穩的指示
無邊無際 發表評論於
好好想想吧,沒槍的民主就是假民主。我們拿什麽保衛我們的權利。將來,我們都有可能是張扣扣,都有可能被欺淩,和麵對司法不公。
八戒. 發表評論於
王家小子被判刑,而且已經刑滿釋放,是已經為他的罪行付出代價了,張沒有任何理由去為已經結案的陳案“報仇”的,如果他認為當年判決不公平,隻能通過法律途徑申訴,當年也應該通過上訴來推翻判決。不通過法律途徑,濫殺無辜,此人才是真正的殺人魔鬼。
八戒. 發表評論於
當年的案件已經很清楚了,是張母首先挑起的口角,王家並沒有預謀要殺誰,後來是口角升級導致動手,張母是否打了王家小子是事件升級的關鍵因素,無論如何,升級的結果導致死亡,都是個悲劇。這種情況導致死亡確實就是故意傷害罪,加上凶手未滿18歲,判刑八年很公正。

張在22年後是故意殺人罪,這也沒有任何疑問,有些人居然還為殺人犯辯護,說他是英雄?英雄在哪裏?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不做虧心事,何懼張扣扣。張扣扣連他們家的婦孺都放過了。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2018-02-24 07:35:07
鳳羽 發表評論於 2018-02-24 06:15
這種對於孝的認同,血性,恰恰是很多忘祖的移民所缺乏和不能理解的。
_________________

喊口號意淫誰都會,夢裏做幾回張扣扣許多人都會有,隻是話別說太絕免得不小心把自己也圈進去,嗬嗬。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據殷清利律師介紹,這是張扣扣落網後,首次與律師見麵。見麵時間從2月23日上午9點持續到下午兩點。整整5個小時,張扣扣狀態時好時壞,在談及22年前媽媽“被去世”案件中的細節,他數度掩麵大哭。“對於作案的關鍵事實,根據辦案規範及有利張扣扣本人辯護的角度,不便披露。”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據殷清利律師介紹,這是張扣扣落網後,首次與律師見麵。見麵時間從2月23日上午9點持續到下午兩點。整整5個小時,張扣扣狀態時好時壞,在談及22年前媽媽“被去世”案件中的細節,他數度掩麵大哭。“對於作案的關鍵事實,根據辦案規範及有利張扣扣本人辯護的角度,不便披露。”
方家胡同 發表評論於
azkaban
忘了嗎?他老爸可是姓張的,他的姐姐也姓張。
冤冤相報何時了啊!
彪悍的小石頭不用多說 發表評論於
你們有人仔細看那兩個數字了嗎?

法院判王家出9639.30。首先這個數字很奇怪為什麽會有什麽639塊三毛錢?天啦農村法院的法官數學好好,竟然精算到幾塊幾毛錢。

其次,下葬和請吃白酒用掉8139·30。這王家他媽的花錢也那麽牛B。竟然不多不少花了8139.30。我問你你哪個人本事那麽大、湊發票就湊到了8139.30?還是根本就是個手寫的白條。

最後兩個一減。華麗麗的1500給了張家。

當別人都是白chi嗎?

肯定是倒推。當初就是和法官打通關係講好隻出1500。然後再弄個白條葬禮花了8139.30。得出要陪9639.30。

你也照顧照顧我們網民的情緒好不好?隨便咋弄兩個數都行幹嗎湊整。

不行了老niang的工作就是夭天算數。我一眼就看出這個數字是作弊。其他判詞再說什麽都是假的了

就從這個可以看到王家權勢傾人。當時連法院都買通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我相信王家沒有那個種。
為什麽?
20年不敢更新房子,明明就是在等死,想著哪天被人都殺了。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這麽多人這裏一邊倒的喊好,我隻是想知道,這事如果攤在自己頭上,你也會怎樣做麽?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有,就認了。沒有,就靠邊站著。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這姓王的孫子得有那個膽量和本事才行啊。
鳳羽 發表評論於
這種對於孝的認同,血性,恰恰是很多忘祖的移民所缺乏和不能理解的。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潛伏很深。佩服! 幹得漂亮! 感謝中國人民解放軍培養了一位勇敢的戰士! 我軍為你驕傲!
jzl106 發表評論於
張家這種賴子在中國農村很多,自己一吃虧就動力動槍的。這事的教訓就是:除惡須除盡,斬草要除根!
needtime 發表評論於
屁漢子。你鼓勵濫殺無辜,和文章裏麵殺參與者的男性(1個男性算是代替不在家的兄弟吧)能一樣?

方家胡同 發表評論於 2018-02-24 05:07:45
王家的人似乎沒有死絕,他們或者他們的後代是不是也應該是個“血性漢子”,以牙還牙,找機會把張家的人殺盡啊?
frederickj 發表評論於
這個潑婦媽害死了這麽多人。
嘟嘟囔囔大總裁 發表評論於
算是個西北漢子,不然忍氣吞聲地愁苦一輩子?
歸來的駿馬 發表評論於
為母報仇好男兒,替天行道真英雄!
方家胡同 發表評論於
王家的人似乎沒有死絕,他們或者他們的後代是不是也應該是個“血性漢子”,以牙還牙,找機會把張家的人殺盡啊?
abalawo 發表評論於
死緩,就這樣了吧。然後你們大家繼續爭論吧。
getstarted 發表評論於
當年判決不夠公允,政府應該分擔一些責任,所以應該免於死刑。
nihaowohao 發表評論於
習大大不也是大孝子嗎。張扣扣從哪張照片上看,都穿著打扮很幹淨整潔,不像農村人,而且臉,頭發,胡子都收拾得挺好,一個沒媽沒媳婦的人,也不邋遢,令人歎息。挺好一個小夥子。
hotpinklady 發表評論於
開始給殺人犯洗地了?
酒釀圓子羹 發表評論於
如果我是習近平,就會想方設法免除他的罪行,並且把他招來做自己的貼身侍衛,一個忠孝義都全的人在當今中國真的很難找到,為母報仇是孝,堅持22年不放棄是忠,不殺女人孩子和無辜是義,所以這樣的人做自己的侍衛應該可以放心
人_天涯 發表評論於
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裏打,打死老子頂著“
- 這是故意殺人的證據,而非過失殺人; 所以當時明顯輕判了。
世事滄桑 發表評論於
是條漢子。
黑夜道士 發表評論於
說她媽吐口水的理由我都不信,殺了人隻做了三年牢,陪了1500塊就出來了的人,編一個對方吐口水的理由也就容易了。13歲孩子親眼見著自己母親斷氣,這種深仇大恨肯定要報。說什麽都沒用
小小咪闖江湖 發表評論於
此人忠,孝,義,勇,是真壯士!!!
建議習主席特赦免死金牌,戴罪戰場立功。
小小咪闖江湖 發表評論於
此人忠,孝,義,勇,是真壯士!!!
建議習主席特赦免死金牌,戴罪戰場立功。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牛人。受了這麽大的心理創傷,沒有報複社會濫殺無辜,隻是替母親報了仇。太堅強了。
咋啥名都被使用 發表評論於
也許他有些值得同情的方麵,但應該死刑。故意殺人,三條人命。
波波大 發表評論於
這裏有一重要細節:扣扣爸扶著他媽正在離開,老三拿著柴棒追上去給了致命一擊;這是在打鬥完全終止的情況下殺人,法律上對王家很不利。另外,王家老二成年人,也是主犯之一,王父也參與了。就從這兩點看,王家判得太輕了,顯然是運作過來。
leslieking 發表評論於
很有血性。法院不應判死刑的,三十年吧。
淡定哥 發表評論於
被害人一家也想看除夕煙花
那叢野菊花 發表評論於
母親被打死了!不報仇不是漢子! 讚一個! 從人性的角度來看,是個漢子!但是從法律角度來看,賠了性命, 悲劇!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以前國民黨還有一種審訊方法,用煤油燈烤蛋蛋,很有效。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起因不會是懸念。老二還活著。灌辣椒水,上老虎板凳,馬上就有結果。
醉在四方 發表評論於
洗地的就不要來再狡辯了。有人說22年前張扣扣母親被王家三大男人打死後,政府已經公正地判決了。那張扣扣13歲時就失去母親的創傷和永遠沒有了母愛誰來撫慰?一個還是13歲的孩子看著自己的母親死在眼前,那是多麽慘絕人寰啊。原本張家是非常和睦的一家四口,張扣扣可以健康地成才,長大後即使不為社會做貢獻也能娶妻生子過著平常的生活,絕對不可能淪落到今天怒殺三人。但這一切隨著張母被王家三大男人打死了,再也不可能了。張扣扣自他的母親被打死後到長大,這麽多年了,誰知道他經曆了什麽痛苦的磨難?靠張家賠償的1500元?如果是這樣,我花錢150萬找人打死你們這些母親或者老婆,看你們這些洗地的人和孩子怎麽過?捫心自問一下吧。
東四劉石匠 發表評論於
13歲的少年看著母親在自己懷裏死去,刻骨銘心的仇恨是無法抹去的。
arrowla 發表評論於
這個仇不報才會後悔吧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我爸接著拉我媽回到我家門口,王自新又出來了,大聲地說“打呀!往死裏打,打死老子頂著”,"

如果這點真實,那麽,起因絕對不是吐口水那麽簡單。王自新從心裏憎恨張母。並且長期引導了幾個小孩。
沒落貴族 發表評論於
混得差,想不開,正好有個仇家
席辦 發表評論於
俄羅斯竟無一男兒
lalagua 發表評論於
即便是死刑,大家也敬重他的作為,張扣扣自己無兒無女,了無牽掛,血刃仇家三人,為母報仇!人總有一死,能死的像條漢子,死的被人敬重也是種奢侈!
空城之主 發表評論於
張扣扣說的全部內容,要等一二十年後內部的人透露出來。現在因為維穩的需要不會讓發表。從僅有的信息來看,張家姐弟倆也沒有看到開始的爭吵,到底是什麽原因使張母吐人家一口,直到今天沒人說起。後來就是倆男人把張母打倒了,但還沒過癮,等到張母被拉回去,王父下令,老三(律師通過封麵新聞說的,是否真實還不知道)追上去補一棍送命。這個細節應該有別的鄰居看到,但是被王家請全村人喝酒馬虎過去了。這場酒是王家請的,但算在張家的賬上。

這些細節,全部被法院的寫手捏得麵目全非。誰說小地方沒有人才?這種黑暗,是我也咽不下這口氣。
睡覺不打呼嚕 發表評論於
人重傷了不趕快救人但擺放人家家門口....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關鍵是他幹成了他想幹的事。讓別人說去吧。事實勝於雄辯。
braker999 發表評論於
得,又一個新版本,這次扁鐵不見了,那可是判決書中的涉案工具和致命一擊的前提啊。反華的趕快起哄政府草菅人命。。。我繼續吃瓜去。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幹得對! 沒有什麽好討論的。討論的人也不是真心想幫你。隻是耍耍小聰明而已。
Louis168 發表評論於
冇什麽好後悔的。為母報仇,以一抵三夠本,是條漢子,母親沒有白生他!
小矛 發表評論於
我是覺得當年的判決是公正的,人家也不是什麽權貴,人家也是最底層的普通人,人家也是受害者。這個家夥惡意殺人,嚴懲不貸。
最愛鹵煮 發表評論於
建議設二個捐款項目,一個給張家,一個給王家,畢竟二家都出了命案,留下來的人應該得到一些撫恤。順便也可以根據捐款額的大小顯示一下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