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剩女"相親記:相過的二三十個男生都結婚了(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妹妹想不明白,為什麽他們對待婚姻能如此草率,好像是到了年齡要應付差事,如同一個木偶被急於“抱孫子”的長輩們提拉著。



2015年7月,妹妹在3D博物館遊玩。

今年春節,父母和外公外婆都不準備再催妹妹相親了。

在河南林州的鄉村,24歲還沒定下婚事,已經被視作異類。而過了年就25周歲的妹妹,明顯成了大家眼中的“剩女”。

妹妹沒上過大學,長相不太出眾, 160厘米的身高,皮膚較白,微胖,一笑起來眼睛就眯成一道縫。

從19歲開始,來家裏為她說媒的人就沒斷過。相過二三十次後,她和我們都精疲力盡。

跟著父親學了一段時間會計業務後,在家人請托下,輾轉於多個建築公司。

直到3個多月前,她的工作才穩定下來,這次是在城裏一家文化旅遊公司做會計,剛去收入不算高,生活得靠家裏貼補。

但妹妹心氣高,她不甘於隨便交出自己的一生。她羨慕我外地求學,在北京找到穩定的工作。她卻不然,到處都是熟人圈,各種規矩。

6年來,她一直拒絕接受自己的命運,但又無法擺脫,所以雙方拉鋸戰升級為持久戰——她相中的家人看不上,家裏相中的她又看不對眼。

於是,二三十個相親對象都結婚了,有的孩子都上了幼兒園,她就“剩”了下來。

視頻:25歲“剩女”相親記:相過的二三十個男生都結婚了。??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

“相親要趁早”

馬上就要過年了。

每到這時候,村裏老人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像年終總結一樣掰著指頭“盤點”:有多少家的孩子要結婚了,又有多少家的孩子還沒找著對象。

妹妹自然屬於後者。

與前幾年七八姑八大姨紛紛出動、見麵就問“找到對象沒,啥時候結婚”不同,這幾天家裏相對冷清。她放了假,每天做做家務看看書,偶爾逗小侄子玩。

這樣的情形在早前是不可能出現的,此前一到年關,妹妹要麽是在相親,要麽就是在相親的路上。

“相親要趁早”,尤其是妹妹這種沒有讀大學的,高中一畢業,家裏就開始操心她的婚事。

作為“中國建築之鄉”,《林州年鑒》記載,百萬林州人中就有20萬人從事建築行業。具體到我的家族,外公、叔伯、姑父、姨父、舅舅,都以建築為生,堂哥、表弟也是。

幾十年來,這裏的青年出路基本上隻有兩條:考上大學在外工作的是極少數,其他幾乎都是中學畢業後跟家人四處闖蕩。

在婚戀觀上,上大學的不想找學曆低的,有固定工作的不想找“臨時工”。

妹妹也一樣,她的交際圈子並不大。因此相親對象幾乎都是建築產業鏈相關工作人員。

每到年底,全國各地的“建築候鳥”紛紛回鄉。這是適齡青年相親的最佳時間,為了不耽誤工期,有人甚至在半個月內,就完成相親結婚兩步走。



2017年,林州組織了多次相親活動。受訪者供圖

由於曆史上重男輕女觀念導致的男多女少現實,當地人普遍認為,年輕女性可以在婚戀市場獲得更好的“溢價”,也掌握更多的主動權。有的兩家滿意後,會按照老家習俗先舉行婚禮,到法定結婚年齡再領證。

但妹妹的相親路始終不太平坦。有的是“雞飛狗跳”屬相不和;有的要求到外地定居不再回來;有的會問她是否接受婚後兩地分居;有的貼心地過分,每天重複問,在幹什麽,吃飯沒有,吃的什麽……

遇到最多的情況是,對方看一眼,簡單聊幾句,就問,“年底有結婚打算嗎?不結咱就別浪費時間了”。

她也有心儀過的對象。

他叫王峰,比妹妹大四歲。“我們是不是見過”?因為和相過的一個男生很像,第一次見麵時,她誤以為世界太小,不同的媒人竟介紹了同一個相親對象。

“你這是相親的常用語嗎?我可沒見過你。”對方笑著說。跟以往相親“自我介紹式”的程序化相比,這次見麵氣氛不錯。

他們一起去放生。妹妹描述,那天陽光很好,她坐在副駕駛,聽著音樂,和王峰聊到家庭、自由,以及對愛情的看法。把魚放進水庫,她看著它們遊遠的瞬間,感覺很好。??

體貼細心、相處愉快,又有共同話題,兩人感情進展很快,不到一個月就見了男方家人。

“隻想擁有一份簡簡單單的感情。”她在朋友圈裏寫到。並想著彼此再了解一下,如果合適,就談婚論嫁。

但家裏堅決不同意。

“這麽多男的一個都配不上你”?

不同意的原因,包括男方家境一般,沒有穩定工作,家裏甚至還搬出算命先生,說他們“八字不合”。

更重要的是,他們非常希望促成她和另一個相親對象的婚事。

那個男孩叫李超,比妹妹大兩歲,他爺爺和我外公是朋友,他父親和我父親是同學,更重要的是他在建築公司懂技術收入較高——知根知底、條件不錯,家人都覺得,這是最好的選擇。

對方家人結親的願望也十分強烈。他們不斷托人來撮合,邀請妹妹去家裏做客,還安排家屬們聚在一起吃飯討論兩人的事。

但妹妹非常抵觸家裏安排,她覺得相親是兩個人的事,希望結婚是基於自己的意願。她對李超並無好感,覺得對方個子不高,長相也不是喜歡的類型,而且比較沉悶。



2016年7月,妹妹在林州某購物廣場逛街。受訪者供圖

兩人觀念也不一樣。李超是要努力掙錢,並攢下來留給孩子,他焦慮“下一代娶媳婦沒錢不行”。而妹妹認為男方首先應該關心的,是自己。“自己都沒結婚,就想到要為孩子結婚準備,也太早了吧?”

家裏並不這麽想,他們考慮妹妹學曆、長相、身材,認為早點結婚生子才是正事。“你倆怎麽樣了?女孩要早點出嫁,年齡大了就不好找了。”每次回老家,外婆就勸,這樣條件的錯過就沒了,你找個窮家去吃苦受罪嗎?

“戰火”甚至會轉移到母親身上。“都是你慣的,她要是嫁不出去,你可後悔去吧!”外婆責備母親“做不了閨女的主”——母親結婚,就是聽從家裏安排,外公看中父親有文化。

自己願意的家裏不同意,家裏願意的自己又不情願。那段時間,妹妹一直在搖擺。她想過“要不然就這樣嫁了算了”,但又不甘心就這樣委屈自己。

經不起家人軟磨硬泡,最後她決定再去見一下李超。

但見過麵後,她氣衝衝地回來。

“我做錯什麽了,想找個什麽樣的自己做決定不行嗎?兩家人關係好我是不是就非得嫁給他?相個親憑什麽這麽多人都來幹涉?”她用力碰上屋門,一夜無話。

原來,李超約著去水庫玩,但她上車後發現,他的父母甚至幾個姑姑都在車裏。他們上來就問:你覺得我們李超有啥不好的?

本來就覺得別扭的妹妹說了句他還好,就是話不多。沒想到對方反問,“我們李超是不愛說話,但是能掙錢呀,而且其他條件都不錯,你想找個什麽樣的?”

這個問題,也成為她在家裏被盤問的日常。他們一致認為,妹妹太挑了,要不然“這麽多男的一個都配不上你”?

結婚要找相處舒服的才行

那段時間,叔叔打來電話,說是一個建築公司招人,去山西做工。妹妹問都沒問,就去了山西。

走了沒多久,王峰就發來消息,告訴她要結婚了。“他說自己年齡不小了,家裏著急,不想再等。而且如果等到最後,我還是沒有嫁給他,他就什麽都錯過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李超也在電話裏問她:你要願意,咱們年底就結婚;你要不願意,我今年肯定是要結婚的。

果然,到了年底,姥姥告訴妹妹:李超結婚了。

妹妹想不明白,為什麽他們對待婚姻能如此草率,好像是到了年齡急於應付差事,如同一個木偶被急於“抱孫子”的長輩們提拉著。



臘月二十八,妹妹在老家宅院貼春聯、門畫。受訪者供圖

事實上,村子裏,年輕人被逼婚生子情況非常普遍。除了在外地工作脫離老關係網生存的,那些找不到合適的或者不太想結婚的年輕人,都麵臨非常大的壓力。

“你家孩子怎麽還沒結婚呀,找著對象沒啊,可得抓緊”。一過25歲,父母就該著急了。要是孩子大了沒結婚,父母就會覺得“丟臉”,大門都不出。尤其到了年底,結婚的紮堆,樂曲通過一個個音響放大,歡快和喜慶傳達到全村。

家人再次埋怨妹妹沒抓住機會。妹妹也提過當時心情很複雜,李超很合適結婚,但兩人真的沒有感情。她還是堅持,結婚要找相處舒服的才行。

此後,在山西工作期間,她還談了個對象。對方比她大7歲,很有想法也很體貼,但家裏覺得年齡差太大,而且男方條件不好,工作一般,還是外地人怕兩地分居,完全不同意。

最終,妹妹放棄了這段感情。相了這麽多次不行,她特別傷心,每天都很消沉。

她開始消極麵對相親。“嫁誰不是嫁”,她降低了預期,進入最為頻繁的相親階段,有時一天都能見兩三個。

樓上阿姨介紹了個小夥子,陳浩,1米8高,長得不錯,獨生子,有房有車。

妹妹發生了很大變化。她越來越像匆匆結婚的王峰和李超,完成任務般,對陳浩十分主動。見麵沒多久她就問對方:覺得我怎麽樣?可以繼續發展嗎?

“接觸時間不長,需要好好談談。”他說。

陳浩喜歡玩遊戲,基本上每次約,都是在網吧,而妹妹則隨叫隨到。但有一次,他約著出去,妹妹等了一天,連個電話都沒有。接下來又有幾次都是如此。

覺察到不對勁的母親托人打聽到,一直有個女孩兒在追陳浩,經常跑去他家裏洗衣服做飯,他不喜歡對方,但也從不拒絕。

妹妹此後再也沒聯係過他。

如果遇到合適的,就出嫁

這幾年,妹妹陸陸續續通過媒人得知,相過親的那些男孩,都結婚了。



電影《征婚啟事》劇照。

在林州,結婚意味著“負擔”,部分家庭甚至返貧。六萬,八萬,甚至一二十萬的彩禮,還要在城裏買房買車,這對於打工家庭而言,隻能是負債累累。

年輕男孩們鮮有能力承擔自己的結婚開銷,絕大部分需要上麵兩代老人背負。一兒一女的家庭輕鬆,女兒的彩禮往往可以為兒子娶親湊一筆不小的份子。有兩個兒子的家庭就慘了,不但老大說親更難,娶到兒媳後,負債累累的父母還得外出打工,為老二娶妻攢錢。

每個男方家庭都會被置於放大鏡下來回檢視:一家老小會不會賺錢?父母有沒有遺傳病和重症?男孩交際能力活套不活套?準婆婆多少歲,身體咋樣,有沒有力氣在未來幫助照顧孫子?

女孩也輕鬆不到哪裏去。無論我們多不願意麵對,在老家相親市場,女性最被看中的價值,就是生育,再就是長相、身高和脾性。

像妹妹這樣,過了25歲還沒出嫁,在相親市場上的籌碼會越來越少,配比的男性質量也隻能更差——當大多數適齡青年步入婚姻,那些不具備自我獨立能力的年輕人,隻能貶值,最後灰頭土臉。這反過來,又強化早婚早育的合理性。

到了去年,妹妹的處境開始不妙。很少有人再為她說媒,甚至有的與同行達成共識:她要求太高,某某家條件那麽好都不嫁。

妹妹也意識到,感情的不順利,婚姻的不自主,與家裏過度幹涉有關,但根本原因,還是自己經濟和精神上,沒有實現自立。她很羨慕我考上大學,然後自由戀愛,經濟獨立,不必經曆她所經曆的一切。

為有效遏製農村婚喪陋習和不良社會風氣,林州市去年11月發布《紅白事參考標準》,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彩禮總數控製在3萬元以內(包括訂婚、結婚)。提倡“不要房、不要車,自己家業自己創”的自強創業觀,摒棄因婚借貸、婚後還賬尤其是讓老人背賬還賬等陋習。

林州總工會、婦女聯合會等部門,也多次組織開展相親活動。旨在為單身青年搭建良好的交友、交流、相親平台,也樹立正確的婚戀觀,拒絕天價彩禮、相互攀比之風。

可能是受有些相親對象結婚不久即離婚的觸動,家人也慢慢想開了,他們更願意和妹妹一起等待合適的那個人。

外婆暫時擱置信奉了一輩子的“女人就要趕緊嫁出去,找個依靠”的想法。她曾經因為妹妹的婚事,急得整夜整夜睡不著覺,現在不再催促她。

母親發現,這個社會沒有文化的人,跟有文化的人,活法大不一樣。她全力支持妹妹學會計,並多次提及,很後悔當初妹妹厭學不想讀書時,家裏沒有強迫她繼續讀下去。

妹妹也不那麽著急了。去年,她考過初級會計後,在城裏這家旅遊文化公司穩定下來。雖然收入不算高,但她非常滿意,認識了一群很談得來的同事。

她們在工作之餘,聚餐,逛街,看電影,有的相親次數比她還多,年齡也不小了,但都不著急結婚。

妹妹說,新的一年要好好工作,當然,相親還是要繼續,如果遇到合適的,就出嫁。
polar_bear 發表評論於
女孩子25歲是不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