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陳光標:曾經以上頭條為樂的首善去哪了(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打印本新聞 (被閱讀 次)

曾經以上頭條為樂的標哥,為什麽突然從大眾眼前消失了? 

3724個字,大概7分鍾讀完。

金融八卦女頻道每日為你送上有態度、有溫度、有深度的精彩內容,歡迎置頂關注,八妹等你

作者:田也

來源:快刀財經(ID:kuaidaocaijing)

好久沒有陳光標的消息了。網上搜索他最近的消息,首先推薦的搜索是“2017年陳光標去哪兒了”。不知不覺間,這位幾乎以“上頭條”為樂的企業家,竟然消聲滅跡了整整一年。

陳光標最後的現身停留在2016年九月的發布會,在當時,他剛剛被《財新周刊》刊文曝出“慈善數字注水、靠倒賣拆遷項目賺錢,涉嫌圍標、違規轉包,拿著跟領導的合影騙捐款、騙頭銜、騙項目……”

文章發布以後的第三天,陳光標召開了發布會,回應了關於“首善”還是“首騙”、切胃減肥、私刻公章用於投標和做獎狀等一係列問題。在現場,標哥就像一個犯了錯的孩子,曾經的誌得意滿蕩然無存。

在被財新周刊曝光以前,陳光標一直是媒體的寵兒。自2008年開始,他就頻繁地出現在新聞版麵之上。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他種種慈善的舉動。更是因為他近乎誇張的行為所帶來的新聞性。



新聞配圖

眾人追逐他的新聞,就如同餓狼追逐血腥氣,標哥種種誇張的“善舉”,早已超出了慈善的範圍,成為世人津津樂道的趣聞。當然,標哥對於這種關注樂此不疲,所以他怪招頻出,屢屢奪人眼球。

不過,存在即合理,有果必有因。標哥突然開始的行為藝術,除去其內心被關注的渴望,其實不乏其商業上的考量。

標哥的商業模式

細究標哥一直以來的商業模式,就如同馬克吐溫的小說《百萬英鎊》,沒有模式,隻有基於眾人心理破綻上的經營。

陳光標有據可查的發家,源於一次成功的“包裝”。1994年的一天,陳光標在街上閑逛時,在一家藥店門前看到許多人正圍著一台袖珍儀器谘詢。這個儀器隻有普通收音機大小,名叫“耳穴疾病探測儀”,號稱把電極夾在耳朵上,就能測出身體哪個部位有病,很受老年人歡迎。

這台儀器原本的功能是:患者手持一端金屬棒,而另外一端由醫生在患者同側身體的耳部來回試探,無論是“心肝脾肺胃膽關節腎腦胰腺腸道膀胱”哪裏的病變,一發現了,儀器上“那個紅燈就一閃唧唧唧”。

這樣一個堪稱簡陋的儀器讓陳光標看見了商機。他花168元買了一台回去,又花了3000塊錢請南京中醫學院和南京師範大學的專家研究後,得到了改造方法:買一台舊電腦顯示器,把顯像係統整體拆掉,隻剩一個空殼子。然後找一個和熒光屏等大的塑料板,在上麵畫個人體結構圖,“心上麵裝一個發光管,肝上麵裝個發光管,胃上裝個發光管”,再將這個裝上發光管的塑料板安置在已經掏空的顯示器正麵。接下來從顯示器旁邊伸出兩根金屬棒,進行診斷。“一旦發現病變”,發光管就會亮,能在顯示器(塑料板)上直觀地看到身體哪個部位有疾病。

1994年11月7日,陳光標為此申請了專利“新型電子疾病探測儀”,專利號942428390。至今,這個專利號都可在國家知識產權局的網站上查到。後來,因為有人感覺這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儀器抱起來很輕”,陳光標就找了個摩托車電瓶放進去,讓它抱起來感覺真材實料,“還蠻重的”。

陳光標帶著這個儀器回老家趕集,穿個白褂戴個白帽子,耳朵上戴個聽診器,顯示器上標了個廣告語“不用開口說句話,兩分鍾內知病情。”趕集的老鄉“一看是個高科技,是台電腦”,就排隊過來診查,診查費一元。回到南京後,陳光標在新街口郵電局門口的馬路上擺攤,並利用中醫專業給患者開藥方,將診查費提高到了二至五元,一天可進賬一兩百塊錢。



新聞配圖

兩個月下來,陳光標賺了萬餘元,感覺這樣掙錢還是太慢。於是請南京電視台來為“光標牌CT型耳穴測病治療儀”策劃了一個五分鍾的廣告宣傳片,到安徽的縣級電視台花1000元放了10個晚上。很快,不少個人診所、地攤商販找過來,一時間讓儀器的生產供不應求。

168元購進的儀器,經過標哥的幾番包裝,買個外殼畫個人體圖,改造成本不超過600元,最後卻可以以8500元一台的價格出售。自己組裝的幾十台儀器很快售罄後,他又用賺來的30萬元去深圳買外殼、發光管進行批量生產,終於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上世紀50年代,“經絡穴位”這一與現代解剖學完全衝突的理念傳到中國,國人將這一套理論照搬回來,創造了“經絡測試儀”,並很快蔚然成風。70年代時,“有的單位甚至用萬用表或示波器來探測耳穴”。

我們知道,CT是計算機斷層掃描(Computed Tomography)的縮寫,是一種通過X射線掃描人體並重建圖像的技術。CT機與“光標牌CT型耳穴測病治療儀”沒有任何功能相同之處,所謂“CT 型”恐怕隻是陳光標那旺盛的營銷心機初次施展的成果。而任何學過初中物理的人都能看出,這個機器的實質就是測量人體電阻的變化,與“測病”沒有半點關係。

陳光標利用大家對中醫學的懵懂,以及逐漸興起的保健意識,一時大發橫財。據說,“連北京的各大商場都有陳光標的這種產品”。到1998年時,他自稱“大概淨賺了兩千多萬”。

當然,在上世紀90年代,這樣靠著坑蒙拐騙你起家的企業不少,中華鱉精、太陽神等打著保健的旗號積累資本的企業不勝枚舉,儼然已成為那個時代中國式成功的縮影。

靠著坑蒙拐騙起家的標哥,因為1999年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監督檢查而沒能繼續他的“CT”致富之路,但他基於人心的商業模式從來沒有改變過。這一點,從他後麵近乎瘋狂地慈善之路上,可見端倪。

瘋狂“首善”陳光標



新聞配圖

2008年五月,汶川發生特大地震,陳光標是第一批趕到現場的企業家之一。他帶領一支由120名操作手和60台大型機械組成的救援隊,馳援災區。據報道,“他親自抱、背、抬出200多人,救活14人,還向地震災區捐贈款物過億元”。這一善舉使他一夜成名,2008年底,他被授予“全國抗震救災英雄模範”,並當選中央電視台年度經濟人物。

沒過多久,陳光標就將公司經營範圍增加了廣告設計、製作、發布、戶外媒體代理、電視台廣告代理。據熟悉陳光標的知情人士稱,這一調整與陳光標結識公安部原副部長李東生有關。

當時李東生已經離開中央電視台,但還在宣傳係統擔任要職。認識李東生後,陳光標就在工商資料的經營範圍裏加上了廣告製作發布的內容。而這一轉變,相距他在汶川地震中名聲大噪,僅僅過去一個月。

也許汶川地震慈善的成功使陳光標的嚐到了甜頭,從那以後,標哥就走上了“基於人心,而又立於關係。”的慈善商業之路。

據《財新周刊》報道,陳光標通過自己的“首善”之名,獲得了不少政商關係,為了分一杯羹,有不少人拿錢給他,讓他幫忙做慈善。這其中,就包括已經因非法經營罪和行賄罪被捕入獄的“高鐵一姐”丁書苗。

不過,我們都知道,陳光標在這一時期的高調慈善行為,還在合理的範疇內,直到有一天,標哥發現他的慈善商業之路走不通了。

為上頭條去,辛酸有誰知?



2011年1月,陳光標來到新北市憑吊已故巨星鄧麗君,現場獻唱鄧麗君名曲。

他表情沉痛,如喪考妣。很快,這條新聞成為媒體爭相報道的軼事。

這件事情也成為陳光標的慈善行為走向“娛樂化”的開端。如果說在這之前的慈善行為稍顯高調,那麽他此後的一係列行為,就可以用他在冰桶挑戰作假被揭穿以後的回應完美概括,堪稱“行為藝術”。



2011年是陳光標的“行為藝術元年”,在那一年,他在鄧麗君墓前獻過唱、扮過“雷鋒”亮相,在“中國城市無車日”砸大奔買自行車,在畢節開過個人演唱會。人們對他的“行為藝術”或笑或罵,卻從沒有去了解過,他瘋狂上頭條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



新聞配圖

雖然陳光標曾多次對外宣稱他2009年的利潤超過4億,並將其中的絕大部分做了慈善,十幾年來,已經累計向社會捐贈了14億元之巨。但據後來媒體曝出的資料顯示,2010年,他號稱超過3億的捐贈有眾多項目沒有落實,甚至有的受捐單位都不存在;很多捐贈項目名為捐贈實為自我投資的行為。

一位曾經在陳光標身邊工作的人士透露說,陳光標所宣稱的巨額捐款大多是虛報出來的數據,實際上根本沒有那麽多。例如,其2010年慈善“成績單”中所說的,“春節期間,陳光標帶領全國企業家光標榜樣愛心慰問團,分5個小組共237人,分別在雲南、貴州、四川、新疆、西藏等五省區進行了春節慰問活動,總共發放紅包近10萬個,合計人民幣7100萬元。”事實上被嚴重誇大,“我當時隻見到兩個小組去慰問,而且派發的紅包也根本沒有7100萬那麽多,至少是幾十倍的誇大。”

在《自傳》中,陳光標自稱江蘇黃埔2009年營業收入是103億元,淨利潤4.1億元,自己全部家當有50多個億。而工商資料中的年檢報告顯示,從2003年到2010年,江蘇黃埔的稅後利潤均為負數。2011年全年總利潤17萬元,年末總資產1.2億元,其中負債就達到9429萬元;2012年全年淨利潤18萬多元,年末資產總額仍為1.2億元,負債已經超過至1億元。

曾經有人在一篇解析“王健林為什麽突然高調打出一個億的小目標”的文章中指出,王首富突然頻繁出現在公眾麵前的原因,在於其商業上的需求。而首富高調的背後,實則是其事業的低穀。

無獨有偶,2011年,隨著媒體調查質疑日漸深入,江蘇黃埔虧損的加劇,陳首善自然開始了自己瘋狂地表演。

聰明的陳首善,消失了



新聞配圖

人們常說,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在這場瘋狂地表演開啟之初,就已經昭示了它的消亡。互聯網的飛速發展,信息的高度透明,國家反腐力度的加大,都在迫使陳首善做出改變。

當在冰桶挑戰上的小小作假都被揭穿,當種種慈善背後的真相被媒體曝光,當他從人人稱讚的“首善”變成人人喊打的“首騙”,當他辛苦積累的人脈一朝散盡……

聰明的陳首善,終於也隨著令計劃等人的被捕,而變得低調起來。

還記得幾天前,企業家曹德旺評價陳光標的慈善行為是“真傻”。陳光標才不傻,他聰明著呢。

王老吉續命惹來了群嘲,莎普愛思虛假宣傳惹來了調查。這個時候的陳首善終於明白,靠著坑蒙拐騙發家的日子,已經一去不複返了。


zhichi 發表評論於
人家捐了就閉嘴吧!
ShiMaQian 發表評論於
第一位很張揚地為富人洗錢。
黃玫瑰888 發表評論於
奇葩的人在奇葩的國度,你要是說他是騙子,人說你是嫉妒中國的先進發展。嗬嗬。有點常識就知道這人是大騙子,做秀。為啥媒體趨之若鶩,因為他背後有人支持,就這麽簡單。不合常理的事情拿這個套一套就還原真相了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早就知道這 陳光標 是個大騙子!可是中國人如此的容易上當受騙,不知是缺心眼,還是追著臭味,跟著撈取政治資本,然後是經濟資本?

還記著陳首騙跟 雷鋒 一樣的照片嗎?都是政治扒手。
十具 發表評論於
醫科畢業的陳與他母校南京中醫學院和南京師範大學“研發”的到鄉下裝神弄鬼的“新型電子疾病探測儀”,是最邪惡的職業犯罪。身為醫生對最無知無助的最缺醫少藥的農民下如此毒手,一開始他就是criminal,plain and simple,樓下居然還有人打抱不平。衛生部,醫藥監理部門,司法部應該聯手對陳及其同夥,包括上述兩所高校,開出天價罰單,算算他還剩什麽可以捐。他把非法所得“捐”出一點,就洗白了?國人包括很多城裏人也太好騙了。

國家專利局也有責任,如此拙劣的騙人玩意兒也給授權專利。以後收入教科書的笑料。
美國新人 發表評論於
可愛的媒體 看人家後台倒了 就又來一次牆倒眾人推
弟兄 發表評論於
八十年代大街上到處是這種高科技醫療器械
吃貨2001 發表評論於
不管動機如何,人家真金白銀捐了
duty 發表評論於
這位陳光標與那位陳光誠是不是一條藤上的兩個瓜?
斜橋55313 發表評論於
沒了陳光標,還有董光標,曹光標,曆史就是一盞走馬燈,總是重複著相同的畫麵。
不言有罪 發表評論於
記得他是最風光的活雷鋒,最忠誠的愛國者啊。
阿米高 發表評論於
蘇北人,沒幾個老實的,陳光標,劉強東,本質上是一樣的,還要陰險的老周
Gong-Ray 發表評論於
首騙應該是共匪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就是說他還是捐了,有這份心就值得表揚。
不飛 發表評論於
如假包換的首騙,天天上頭條,如今那是包子的位置。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好好反省一下。
如果沒賺到什麽稿費,自殺吧!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那時這裏為虎作倀的人不少。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胡溫時代的產物。那是個騙子橫行的時代。
zs-11 發表評論於
那個蠢貨造假竟然用溫度計測出冰水為懾氏零下二十度,還有記者跟著起哄。還要裸捐,恐怕人還沒死,錢沒了。
媚眼鳳姐 發表評論於
人大代表
吹毛求疵 發表評論於
Who cares
泰傻 發表評論於
送他去黨校進修一下吧,此人有大材,要知人善用。
v玄玄v 發表評論於
有道是長江後浪推前浪


老騙子被新騙子擠下頭條